当前位置:笔趣阁 > 莫负寒夏 > 第71章

第71章

  木寒夏的目光扫过车内,是两个陌生的年轻男人。又看一眼车牌:京AL8M27。

  有些习惯,是这么多年一直跟随着她的。譬如无论在哪个国家、哪个地方,看到卡宴,目光总会停留。

  “木总,这边。”冯楠说,“你瞧,对面就是风臣的一家商场。实话实说,咱们的销售人家,比不过人家。”

  木寒夏闻言抬起头,隔着一片开阔的广场,方宜对面,正是风臣标志性的银灰sè建筑。今天是工作日,但门口依然停了不少车。数幅巨大的广告框,镶嵌在楼体里。显得时尚又大气。

  ——

  林莫臣就这样坐在车里,隔着一条马路,一片阳光,安静地望着她。

  前排是孙志的私人助理,和他的私人助理。事实上,已经隐退多年的大BOSS,最近突然来北京,而且今天还要用车,让两位助理先生也很忐忑。

  结果从机场,一路跟到了这里。

  能当高管助理的,自然都是人jīng。两人见林莫臣暂时没有别的吩咐,交换个眼sè。一个人说:“林董,那您休息会儿,我先下去抽支烟啊。”另一人也说:“我去买两瓶水。”

  林莫臣不置可否。

  两人下了车,车内瞬间更静了。林莫臣静坐不动,然后身体缓缓地前倾,按下车窗。

  车窗降下来。视野清晰得再无任何阻隔。

  她已转过头去,微笑着跟冯楠走进商厦。

  她的身影消失在门内。

  ……

  她的头发长了,脸上的那一点婴儿肥似乎消退了,脸尖了一些。看起来没什么太大变化,可似乎又变了许多。

  她抬头凝望风臣的样子,是那样安静。

  林莫臣将车窗缓缓升上去。

  两位助理先生也适时地回到车上。

  “走吧。”

  他们听到年轻的董事长平静地说。

  ——

  陆樟今天心情很好,因为听冯楠说,那个老女人下午来办公室找他了,却被他放了鸽子。而且他下午跟几个哥们去家会所里玩,还赢了他们十多万。钱不重要,关键是手气旺。

  他哼着游戏中的小调,双手插裤兜里走出电梯。此时天已经黑了,顶层还有几个员工没下班,看到他都忙笑着点头:“陆总好!”“小陆总好!”

  “嗯。”他神sè平淡地走过去。

  远远的,就见门口秘书的办公桌后,坐着个女人。他挑了挑眉。

  冯楠这事儿,办得不错。

  早让他找个靠谱又带得出去的秘书回来。上一个秘书,漂亮归漂亮,可傻乎乎的,特别老实,什么都要请示他。他都快烦死了,没两星期就找个理由把人开掉了。

  眼前这个就不同了,看起来大概二十六七岁,虽然年纪大了点,但完全在他可以接受的范围内。长得很好,衣服穿得也顺眼,有品位。看到他来了,她就放下手里的杂志站起来,那乌黑的眉梢眼角里,瞬间有了浅浅的温和笑意。

  机灵。

  陆樟淡淡一笑,嗓音也放得低沉蛊惑了几分,手指在她桌面上轻轻一敲:“去,先给我泡杯咖啡。”说完也不等她回答,走进办公室里。

  木寒夏眼中笑意未褪,往门内看了两眼,不急不慢地走向茶水间。

  “对了,你叫什么?我说英文名。”他的声音传来。

  “Carol。”木寒夏答道。

  过了一会儿,木寒夏端着杯咖啡走进来。陆樟已脱了外套,他很少穿正装,长袖T恤加休闲裤和一双板鞋,就坐在庞大无比的老板桌后,朝木寒夏招招手:“Carol,拿过来。”

  木寒夏把咖啡递给他,然后在他对面坐下。陆樟看到她神态沉静自若,动作不紧不慢,而且坐下后,手还往扶手上随意一搭,居然还挺有气场。

  呦,冯楠这回找的,还是御姐范儿的。

  陆樟满意地一笑,开始喝咖啡。

  “对了,Carol,你今天刚来,下午有没有看到一个老女人来找我?下次她要再来,你继续挺我挡了。看样子你应该做过几年秘书吧,这些事不需要我教你吧?”

  木寒夏顿了顿,眼中掠过笑意,朝他伸出手:“你好,陆总,还没自我介绍,我是木寒夏。”

  “噗……”陆樟一口咖啡喷得满桌都是。木寒夏眼明手快把手挪开。她有点想笑,但是面沉如水地忍住了。

  陆樟简直了,抬起头一脸狼狈地看着她,扯过纸巾胡乱一顿擦。木寒夏就在边上温温和和地看着。等他把自己收拾干净了,她脸上浅笑如常:“陆总,没想到你把我当成秘书了。希望我们今后合作愉快。”

  陆樟一脸难看:“你有病啊,干嘛冒充我的秘书?”

  木寒夏:“我从来没有冒充过。”

  陆樟一时语塞,想想也是,是自己先入为主,还差遣人家去泡咖啡。但他心里还是不爽极了,冷哼一声说:“随便吧。总之我觉得也没什么可愉快的。木寒夏是吧,欢迎你。随便你要怎样,我就不多奉陪了。”说完背起墙边的游戏装备,就走向门口。

  “等等,陆总。”木寒夏说,“明天上午九点我想给所有部门经理开个会,谈一谈今后事业部的发展。希望你能够到场,我也有些想法要跟你谈。”

  陆樟嗤笑一声,转身看着她:“这位木总,我直接跟你说,老子最烦老爷子派监工过来我的事业部,走一个还来一个。你爱咋的咋的,但是记住一条,这个公司,整个集团,将来都是我的。你真想在这里久干,最好听我的,别给我整一堆事儿。这个道理,你不会不懂吧?”

  他气势汹汹,木寒夏却只在静默片刻后,微微一笑:“是不是这几年所有来帮你的人,你都是这样的态度对待?”

  陆樟冷笑不语。

  “所以你才一直没掌控住集团的任何实权?”她又说。

  陆樟一怔,没什么耐性地骂了句“神经病”,走了。

  下楼的时候,陆樟懒洋洋地靠在电梯里,想,这回还真是麻烦了。老爷子派来的不光是个老女人,还是个老狐狸jīng!

  ——

  陆樟的态度恶劣和出言不逊,木寒夏并没有放在心上。晚餐她并没有让冯楠再安排,而是一个人在公寓楼楼下吃了个简餐。饭后在小区里跑了几圈步,再上楼。这也是她多年来简单的生活习惯。

  夜深人静时分,屋外没有星光,只有建筑上的灯光折射进来。或许是因为到了陌生的房间,木寒夏翻来覆去有点睡不着。

  后来,迷迷糊糊的时候,脑子里却突然冒出了今天看到的那辆卡宴车牌。

  京AL8M27。

  ……

  她的生日,是2月7日。

  林莫臣的生日,8月27日。

看网友对 第71章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