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捉蛊记 > 第二十五章 合作愉快

第二十五章 合作愉快

  想要见我们的那个人,叫做保罗-沃伊蒂瓦,是米娅之前在大学认识的一个学长,现如今他是巴黎圣母院的一名见习教士,米娅昨日。正是得到了他的庇护。

  她昨天之所以不肯说实话,是因为害怕我误会这人对我们不利,平添担心。

  然而保罗用自己的行动给米娅吃了一个定心丸,所以她决定引荐这意味保罗学长与我们相见,因为她觉得也许这个人,可能会帮上我们的忙。

  骤然听到这事儿,我的心中是排斥的。

  尽管我对牧师、教士的心中,是充满崇敬感的,这种情感来源于美国大片里救死扶伤的那些战地牧师,或者结婚时问新人“无论贫穷或者富贵,疾病还是健康”的教士,然而这些天听到关于教会的传说,却隐隐多了几分担忧。

  这帮传教士跟咱们国家的和尚和道士不一样。他们是积极入世的,在几百年之前,他们甚至统治了整个欧洲。

  用咱们的话来讲,就是他们属于剥削人民的统治阶级。

  要万一是陷阱,那该怎么办?

  我不动声sè地把通讯器交给了老鬼,毕竟米娅对我或许隔着一层,但是对于给予自己初拥的老鬼,她却只会说出自己内心之中,最真实的感受。

  老鬼接过通讯器之后。与米娅交谈了起来,两人说话没有超过两分钟,随后老鬼挂了电话。

  我问老鬼怎么决定的。

  老鬼犹豫了一下,然后告诉我,说米娅说得,其实有一定的道理,茨密希族和魔党在欧洲是地头蛇。但其实这儿最大的地头蛇是教会机构,而两者偏偏是不死不休的死对头——中世纪之后,特别是工业革命以来。教会对奉行避世规则的密党整体上是持宽容态度的,而对于魔党来说,则是毫不犹豫地灭杀。敌人的敌人,也许能够成为朋友,我想去谈一谈。

  我有些担心,说那帮人要万一知道你的身份,会不会对你不利?

  老鬼摇头,说应该不会,我只要不与人拼命,与正常人并无区别,米娅不说,谁能知道?

  我盯着他,说你真的确定了?

  老鬼点头。而我则还是有一些不放心,于是拨通了徐淡定的电话,跟他问起了这个叫做保罗的教士来。

  电话很快就打通了,徐淡定居然真的知道这保罗,他告诉我,说这个保罗可是巴黎教区的新星,此人是杜伦大主教的得意弟子,半路出家,不过据说是某位大人的血脉,所以进度很快,听说未来极有可能成为巴黎圣母院的主教,甚至整个巴黎教区、法国大教区主教的得力接班人。

  这样的家伙,简直就是含着金汤勺出身的名门贵族,最注重的就是自己的名声,所以如果他愿意谈的话,可以试着接触一下。

  得到了徐淡定的认可,我和老鬼终于放下了心防来,老鬼给米娅回了一个电话,跟他约了一个地点。

  时间定在了明天早上十点钟。

  一夜无话,次日清晨,我和老鬼早早地起了床来,这时有电话打了进来,我接通,却是威尔打过来的。

  电话那头,威尔告诉我们,说他们已经在拉脱维亚扎下了根,现在正准备接下来的战斗,如果没有意外的话,明天他就能够救出自己的女友,问我们这边怎么样。

  我将这几日发生的事情跟威尔说起,他大喜,说我说为什么茨密希族没有警戒呢,原来是你们在巴黎吸引火力,让他们以为我们还在大巴黎区——太好了,你们继续在哪里闹,给我们争取时间吧。

  得到了威尔的赞赏,我并没有开心,而是说起了我们的心结和仇怨来。

  威尔告诉我,说放心,等到他们腾出空来,一定帮着报仇,那个叫做什么张海洋的家伙,分分钟让他见撒旦。

  我又谈起了宁檬之事,电话那头的威尔一愣,说她还没有回中国么?

  我说你知道她?

  威尔说就是我委托徐淡定帮着照顾的,怎么会不知道?宁檬的父亲是一个很可敬的绅士,只可惜他太不小心了,一不留神,就给魔党给伏击到了;而他这人却最为讲义气,宁肯被折磨死,也不愿意透露出我的消息来,这样的朋友,后人他肯定得照料好的。

  威尔那边很忙,也来不及跟我多谈,只是告诉我,我和老鬼的任务,就是拖住茨密希和魔党的部分力量,开辟第二战场,这样子就很好了。

  与威尔进行了通话过后,我与老鬼简单收拾了一下,然后出发。

  为了不暴露这边的位置,我们约在了一个离着很远的地方,乘坐出租车抵达,那是一个在大学附近的咖啡馆,我和老鬼走进了这个极富异国气息的店子里,立刻有侍者上前接待。

  我尝试着用英语沟通,那侍者居然能听得懂我这结巴的英语,把我们引到了咖啡馆的角落处。

  在那儿,我瞧见了米娅,还有一个长得很面熟的男人。

  大鼻子,滑稽的脸,这人看着就仿佛年轻版的憨豆先生,不过穿着传教士长袍的他显得有些庄严,让人莫名就产生出几分肃静之意来。

  米娅瞧见了我们,站起来朝我们挥手。

  我和老鬼走过来,那人站起身,与我们握手,用字正腔圆的汉语对我们说道:“两位好,我就是保罗-沃伊蒂瓦,初次见面,请多关照。”

  呃,你的汉语是日本人教的么?

  我心中吐槽着,却还是与他握手言欢,简单的自我介绍之后,大家落座,我瞧见老鬼没有说话,便笑了起来,说保罗先生你的中文挺厉害的,一点儿口音都没有。

  米娅说道:“保罗是个语言天才,不但jīng通英法德俄、拉丁等欧系语言,而且对汉语、日语、韩语和广东话,以及相关国家的文化,都深有研究,最让人惊奇的是,他是一位意大利人。”

  哇哦……

  听到米娅的话语,我和老鬼不由得都震惊了起来,毕竟我们都是经受过素质教育折磨过的人,甚至学英文的苦楚。

  我们光是学一门外语,都已经是焦头烂额了,没想到这人居然懂那么多的外语。

  翻译机么?

  听到米娅的夸奖,这位小憨豆先生摇头说道:“哪里哪里,我只是从小学的语言多一些。说话儿,只不过是表达自己内心之中的想法,而语言只是工具,算不得什么。比起说话儿,世人更欣赏实干家,而我对于两位先生近日在巴黎的所作所为,也是十分仰慕,所以才会拜托米娅介绍,与两位见上一面。”

  我耸肩笑道:“我们刚来巴黎不久,哪里有什么所作所为?”

  保罗说道:“剑斩刀锋女,然后在一位臭名昭著的卡帕多西亚手中丝毫无sè的离开,还斩杀了那么多的邪恶力量,光这一件事情,就已经让我心生仰慕了。”

  我说能够得到法国教区未来红衣大主教的夸奖,我和老鬼也真是十分荣幸啊。

  保罗一愣,说哪儿来的消息,我怎么不知道?

  没想到这小憨豆还真容易较真,我不由得尴尬地笑了笑,说道听途说,难道不是么?

  保罗哈哈大笑,说我的目标,可不只是法国的红衣大主教,而是格里高利教皇的王座——这想法,你觉得会不会太天真了?

  格里高利教皇是什么鬼?

  我表示听不太懂,也不明白教廷的选举到底是怎么回事,无所谓地耸肩说道:“梦想这事情,说不定哪天就成真了,谁知道呢?那么,比起这些虚无缥缈的东西,我更想听一听你关于合作的提议。”

  保罗点头,说好的,说正事——事实上,我是与杜伦阁下沟通之后,过来与你们接洽的,据我所知,茨密希对你们,似乎很愤恨?

  我点头,说的确如此,他们有一种杀之而后快的想法。

  保罗歪着头问:“那是为什么呢?”

  我耸了耸肩膀,说请容许我保留一些秘密,可以么?

  保罗说没问题,既然是合作,我们就应该处于平等的位置,彼此都不会要求对方去做违反心意的事情,这才是合作的基础。那么,我直接把杜伦阁下的交代说出来吧。

  我说好,洗耳恭听。

  保罗说近日来,茨密希和魔党屡屡在巴黎教区的地盘上生事,这是对于我们最大的挑衅,他将授予我全权处理此事的权力,并且将宗教裁判所的指挥权交予我;而我则想与两位合作,由你们作为诱饵,将那帮在巴黎闹事的家伙给引出来,一网打尽,不知道两位意下如何?

  我说诱饵?听着似乎不太妙啊……

  保罗点头,说你担心得很有道理,不过我在这里可以向你保证,我们一定会倾尽所有的力量,用来维护两位的生命安全。

  我说你们确定能够留得住那位艾伦爵士?

  保罗微微一笑,说别说艾伦,就算是侯爵猎杀者亲自过来,我们也能够把他给关入棺材之中。

  好家伙,这话儿说得真霸气!

  我和老鬼胡看了一眼,伸出手,说道:“合作愉快!”

南无袈裟理科佛、说:
跟欧洲宗教局合作,……

看网友对 第二十五章 合作愉快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