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莫负寒夏 > 第76章

第76章

  夜sè幽深。

  木寒夏靠在躺椅里,身体蜷成一团,一直凝望着窗外。

  直至,时间变得很晚了。

  她收拾心情,下意识竟不愿再去深想今晚的种种,以及他突如其来的拥吻。

  美国那边,已是早上了。她拿出手机,打了个越洋电话。

  电话那头,过了一会儿,才辗转到了那人手里。

  木寒夏未语先笑,嗓音也变得格外温柔:“今天怎么样?感觉舒服点没有?”

  几颗稀落的星子,在夜空中闪烁。她的嗓音轻轻的:“……过几天,他们就会送你来中国。这边的医疗条件也不错。医院我已经联系好了,到时候我去接你。”

  顿了一会儿之后,她答道:“是的,我见到他了。他好像……没怎么变。”

  同样的夜sè里,林莫臣驾车离开。

  城市的流光,从车前经过。夜sè很静,宛如这些年来,成百上千个夜晚,他都是这样,独自驾车回住处。

  可今晚,不同了。

  天上的星,地上的灯,似乎比往日更加清晰地在他眼前闪烁。

  前面,遇到了红灯。

  他慢慢将车停下。单手搭在方向盘上。

  过了一会儿,他忽然伸手抚上自己的唇,就这么笑了。

  ——

  翌日。

  木寒夏带着陆樟在巡店。

  巡的是风臣的店。

  她今天穿的是身休闲的衣服,毛衣开衫,搭深sè长裙,但也不失端重。陆樟自不必说,穿了条破洞的牛仔裤。所以两人走在风臣的商场里,不会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这种事,陆樟还是挺喜欢干的。逛街呗,看美女。而且逛的还是竞争对手的店,有点刺激。要是逛自己的商场,美女也比风臣这边少,他还真没什么兴趣。

  一路闲闲散散地跟着木寒夏。她的神态也很淡然,手里还挎着个包,像是真的在逛街。偶尔还在柜台前停下,看看衣服。

  不过事实上……

  经过风臣的一楼大厅时,她淡淡地说:“看看他们的装修风格。”

  陆樟抬头瞄一眼:“水晶灯、弧旋吊顶,简约时尚,名家设计。一句话:高大上。比我爸装修的那傻啦吧唧的欧式风格强多了,钱也没少花。”

  木寒夏莞尔:“方宜装的也没那么差,5年前也引领市场风潮,只是现在有点过时而已。”

  陆樟摇头:“大姐你不必给我爸面子。”

  经过世界顶级名牌旗舰店时,她提醒道:“看看他们招商的对象。”

  陆樟:“闭着眼睛都能数过来,LV、纪梵希、爱马仕……我们也有,但是没他们多。”

  木寒夏点头。

  然后又看了他们的营业员,个个身材高挑,仪态端庄;看了他们负一楼的超市,引进的是国际排名第一的超市;看了他们整座大楼的设计、分布,售后服务、餐饮品牌……

  陆樟虽然转得有些不耐烦,但还是忍着。一是这工作的确挺轻松的,以前每每来个老成持重的副总,总是整天拉着他苦口婆心地将战略讲市场,他都快烦死了。二是他也想看看木寒夏到底想干什么。因为越转,看得越全面,就越能感觉出,风臣商城全方位的优秀。木寒夏的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总不能是专程带他来自取其辱的吧?

  末了,两人回到方宜,她的办公室里。

  相对而坐,陆樟翘起二郎腿。木寒夏泡了杯茶给他,他有些嫌弃地端起尝了一口,倒是没说话,慢慢喝了起来。

  木寒夏问:“对于风臣,你的结论是?”

  陆樟笑了笑,正sè答:“这不是显而易见的事?他们整个走的就是高端时尚风格,无论商场设计、品牌引进、人员素质、服务质量……几乎都已是国内顶尖。所以他们的商城,到哪个城市,就会成为地标性建筑,不是没有道理。你说要开一家新店,业绩超过同地段风臣的店?怎么开?别告诉我要砸钱,我爸可砸不过风臣,我们的500强排名被他们甩了50名。而且我们即使做,也达不到他们那样的整体运营水平。”

  木寒夏点点头:“所以,这就是我们突破的方向。”

  陆樟放下茶杯:“怎么突?”

  木寒夏往椅子里一靠,双手抱胸,慢慢笑了:“对手的弱点,往往隐藏在他最大的优势中。什么都是最好的,高端的,商业化的,这是风臣的优势,却也是我们唯一可以突破的方向。我们要找到一条路,反其道而行之,发起一场侧翼战,为方宜搏出一片新的市场。”

  陆樟的心扑腾一跳。抬头看着她,一时没说话。

  他发现她跟他在商场上遇到过的任何女人,都不一样。有的女人在商场上能成功,是因为她是花瓶,长得漂亮,擅长交际,利用关系得到商业利益;有的女人是典型的女强人,完全没有半点女性的柔美,在陆樟看来简直丧失人性。可木寒夏行事坚定,但又不会采用太强势的手段逼人就范;她总是盈盈笑着,循循善诱,像狐狸那是肯定的。可真的说到正题时,她又十足十像个男人了。瞧这番话说的,侧翼战,搏出市场。

  关键是,陆樟居然还被她说得心跳加速了。

  他端起茶又喝了一大口,掩饰自己被挑起的战斗兴趣。可这女人这儿连茶居然都挺好的,味道淡淡的,还挺香。不像其他老总那里,总是极品银针极品龙井,又浓又苦。

  他兀自沉默着,木寒夏讲完这番话,却也有点走神。

  其实所谓的“反超风臣”、“寻找对手弱点”,只不过是针对陆樟的性子,故意激他的话。她的本意,始终是要对方宜的商场进行优化升级,探索出一种新的商业模式。你说会对风臣的业绩形成冲击吗?如果成功了,肯定会有。但这样的改革,其实并不是针对风臣发起的攻击,而是方宜自我的提升和进步。

  对于这次的商业行动,她本来是有把握的。风臣那边会不会做出一些针对性的竞争举措,肯定会有。但她觉得对方不会大动干戈。因为这是无法避免的良性竞争,不是恶性竞争。

  她也从来没想过,林莫臣会知道这件事。常理来说,一个隐退的董事长,是不会知道庞大集团的具体某一块业务中,遇到的一个竞争问题的。

  但现在,不同了。

  她想起他昨晚沉默注视她的样子,还有他的车牌号……他必然能够洞悉她即将采取的商业举措。

  那么,他会怎么做?

  木寒夏发现,这个疑问在她心中居然是无解的。既然无解,她收敛心神。她既然已经受陆董事长之托,有所承诺,就得言出必行。

  那如果林莫臣主动出手阻挠呢?记忆中的他,向来是在商言商,在商场上从来铁石心肠、杀伐果断。

  ……

  那就兵来将挡,战则战矣。

  ——

  林莫臣突然现身北京,其实引起了风臣集团高层短暂的混乱。

  因为过去几年,除了必须参加的例行会议,他只在集团业务遭遇巨大选择或者冲击时,才会出现。他人在华尔街,接触的是最新的商业资讯和思维模式。有他在关键时刻的决策与帮助,风臣集团这几年才能越走越好,甚至获得逆市增长。

  所以他这次突然出现,大家都猜测——集团不会有什么特别重大的变革吧?

  然而并没有。

  孙志现在分管的是所有的房地产业务,这天一早,他听到下属上报的一个消息,略一思忖,决定去董事长办公室找林莫臣。

  空置了很久的董事长办公室,今天打扫得干干净净,还有新鲜花草和茶叶的香味。林莫臣与周知溯,正坐在沙发上聊天喝茶。

  周知溯也不是外人,孙志走进去,关上门,笑了笑说:“林董,刚报上来个消息,其实也是个小事。听说方宜那边,最近会对商业地产模式进行升级改造。在他们……”他顿了顿:“新来的木寒夏副总和陆樟的带领下,去推进。”

  林莫臣抬眸看了他一眼。

  周知溯笑而不语。

  孙志说:“下面的人担心他们会对业绩造成冲击,打算采取一些竞争措施来打压他们。”

  “他们打压不了木寒夏。”林莫臣说,“她思维灵活,擅长独辟蹊径。这回如果要出手,她必然是避开风臣的优势和锋芒,寻找到一条新的、适合方宜的商业地产模式。即使是新的商业模式,会对风臣业绩造成一定的冲击,但也绝不会动摇我们的根本。不足为惧。我们作为市场领导者,总会有新的市场突围者出现。即使没有木寒夏,也会有别人。我们不可能一直占据最多的蛋糕,不分出去一些。这是良性竞争的市场规律,让你的人不必自乱阵脚。”

  “好的。”孙志答,又问,“那随他们自己去?”

  以为林莫臣肯定会说好,因为他既然说了,下面的人打压不了木寒夏,又是良性竞争,自然也不需要他们这个层面过问了。

  结果林莫臣沉默了一会儿,说:“告诉下面的人,不要做任何抵抗。”

  孙志和周知溯同时一怔,对视一眼。

  “她回国的第一仗,为她让路,让她旗开得胜。风臣不做任何抵抗。”他的眼睛里竟有了一丝笑意,“我要有多犯蠢才会去抵抗她。”

看网友对 第76章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