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莫负寒夏 > 第77章

第77章

  斜阳照在窗玻璃上,木寒夏与陆樟相对而坐。

  她姿态清闲,他翘着二郎腿。

  正要继续往下说,这时,木寒夏的手机响了。她拿起一看,139打头的号码。微怔,这年月,谁都换成18开头的手机号了。139是非常老的数年前才有的号码。

  刹那之间,她已忆起这个号码的主人是谁。

  她看一眼陆樟,拿着手机走向阳台,带上门。

  阳光洒满大地,楼下车流如梭。铃声徐徐缓缓在她手里响着,她想起的,却是昨天深夜那个缠绵而深刻的吻。她静默了一会儿,接起:“你好,请问哪位?”

  林莫臣静了一秒,在那头说:“是我。”

  木寒夏嗓音里带上客气的笑意:“有事?”

  林莫臣也在那头平和的笑:“公司的几个老同事,听说你回来了,提议今晚一起吃饭。”

  木寒夏一时迟疑。

  “有空吗?”他问。

  “我……”木寒夏顿了顿,若说不去,未免小气。但他此刻的语气越疏淡平静,却偏偏令木寒夏越想起昨晚,他吻她吻得那么强势,甚至难以自抑。

  “替我谢谢他们。”木寒夏说,“我今天要加班到很晚,去不了,下次吧,我请他们。”

  两人都静了几秒钟。

  “好。”林莫臣说,“不要太忙,注意休息。”

  挂掉电话,木寒夏有点发怔。

  林莫臣刚才是在叮嘱她,不要太忙,注意休息?

  记忆中,他从没对她说过这样的话。那时候,她觉得付出一切去奋斗是理所当然的。他自己都忙得昏天暗地,事事利益至上,自然也从没对她说过这样的柔软话语。

  ……

  察觉自己陷入了本已尘封的记忆中,木寒夏收敛心神。昨晚的事,对她来说,是个突如其来的冲击。而现在林莫臣不动声sè的接近,她不知道他有几分真心,几分假意。抑或是,只是对当年的事意难平?心中的结打不开?毕竟,他曾经是那么骄傲的一个人,这些年更是顺风顺水,越走越高。她大概是他唯一心有不甘的人吧。

  不过,不管他到底怎么想,木寒夏也不想去深想。当她审视自己的内心,很清楚的是,她不愿意再回头,跟他重新开始。

  陆樟斜瞥着她走进来,说:“怎么一张欠费脸……不会是你的老情人来电话吧?”

  木寒夏一愣,摇头说:“不是。是……诈骗电话。”

  陆樟一笑:“下次接到这种电话,给我啊。我最喜欢接这种电话了,逗****。上次我都把一诈骗的说哭了,愤然挂了我的电话,再打过去都关机了。”

  木寒夏噗嗤笑了。

  陆樟笑归笑,突然意识到,两人间的气氛好像变得有点太融洽了。他立马收了笑,恢复淡漠脸sè坐着。

  木寒夏也正sè说:“那我们说说方案吧。”

  他淡淡地“嗯”了一声。

  木寒夏打开笔记本电脑,在找文件。陆樟依旧靠在皮椅里,姿态大开大合地坐着。双手支起,手指随意地互相打着架,眼睛盯着她。

  作为一个在富人家庭、从小几乎是孤独长大的年轻男人,陆樟表面看起来放荡不羁,实际上看人看事,都有自己的心思和准则。他表现得浑不在意,并不代表他真的不在意。同样,他表现得很叛逆抵触,暗地里不见得没有在观察和审视。

  譬如事业部的另一位副总朱老头,虽然陆樟非常非常讨厌他絮絮叨叨刻板严厉,脑子也不太灵活。但他心里其实又很清楚,老朱是跟着父亲打江山的人,对他们家忠心耿耿,也是他在事业部最能依仗的人。这也是父亲安排老朱到事业部“养老”的原因。所以他表面总是跟老朱唱反调,有时候被念烦了还吵架。但老朱坚持要执行的事,陆樟其实几乎从不阻挠。前几个月有一次老朱突然发急病,还是陆樟二话不说,背起送医院。别人他不放心!老朱出院之后,对他和颜悦sè了好几天。不过没过多久,陆樟又跟他掐了起来。但两人好像也习惯了这样的相处模式。事业部也就这么吵吵闹闹、平平稳稳地走过了这几年。

  譬如现在眼前的“空降摄政王”木寒夏,也是一样。一开始,陆樟是很讨厌外人来指手画脚,他也从不会轻易信任人。但木寒夏是这样一个年轻、漂亮又大方得体的女人,的确是给她加分了。陆樟再怎么说,也是个年轻男人嘛。比起老头子,他当然更喜欢看到美女。

  但是赏心悦目、通情达理,还有循循善诱,并不代表能得到他的信任。几天下来,陆樟也承认,木寒夏作为一个女人,和一个同事,处处都还挺招人喜欢的。现在,她画了一张大饼给他,一个充满诱惑力的设想。但她是否可靠、是否真的有才华,是否能成为他陆樟的导师和臂膀,陆樟很清楚,要看她今后实际做的事和效果,才知道。他才会决定信不信她。

  现在,他就继续陪她耍耍花枪,斗斗嘴,冷眼看她是否真的如她所说般,又真诚,又牛逼。

  木寒夏抬起头,两人目光相对。

  他漫不经心的脸上,眼睛里却沉沉湛湛。

  木寒夏微微一笑:“开始吧。”

  “风臣、方宜,还有绝大多数的商场,布局是怎么划分的?”她问。

  “按功能划分喽。”陆樟答,“一楼奢侈品珠宝,二楼少女装,三楼熟女装,四楼男装。有时候五楼再卖户外运动风,楼顶再卖童装、jīng品家居什么的。负一楼再弄个超市。千篇一律,有什么好问的?考我啊?”他扯起嘴角笑了笑。

  木寒夏不为所动,又问:“那么,哪些人,会去逛商场?”

  陆樟的腿一边晃,一边懒洋洋地答:“有钱人呗。那些老女人……”扫她一眼,继续:“中产阶级夫妻,当然,现在有些小年轻哪,没钱,宁愿吃泡面,也要存钱买包啊买衣服啊,蠢啊。不过他们不蠢,我们也就没钱赚了。”

看网友对 第77章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