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莫负寒夏 > 第79章

第79章

  这时屏幕上出现“Win”的巨幅字样,她听到陆樟轻轻说了声“噢耶”,然后摘下耳机,拿起旁边的矿泉水喝了一口。

  木寒夏敲了敲门。

  他回头看她一眼,脸在昏暗光线里模糊不清:“有事?”

  “没事。”木寒夏走进去,想想她其实也是个无聊的人,下班后无事可做。她索性在他身旁蹲下,问:“这是什么游戏?”

  “这你都不知道?”陆樟说,“很老的游戏了,打枪的。”

  不知是不是木寒夏的错觉,此刻一个人打着游戏的他,比平时少了几分吊儿郎当,冷冷的,也有点酷。

  “我不知道。”木寒夏摇摇头,“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打游戏?”

  陆樟盘腿而坐,重新戴上耳机,嘴角浮现笑意,答:“你当师父的不是教了那么多么?我打打游戏,放松放松脑子,才能更好的学本事啊。”

  木寒夏忍不住也笑了,就这么抱着双膝坐在他身旁,看他又打完一盘。在游戏里厮杀时,这大男孩的面容显得特别沉静,近身肉搏时眉宇间也浮现狠意。倒跟平时完全变了个样子。木寒夏不禁想,男人即使年龄段不同,在某些心性方面,依然是相同的。譬如喜欢争斗,喜欢厮杀,喜欢追逐胜利和强者的快感。孟刚、林莫臣、老伯特、陆樟……皆是如此。

  这时陆樟侧头看着她:“喂,你要不要也试试?”

  “行啊。”

  见她答得这么爽快,陆樟还多看了她一眼,心想莫非她除了是商场女强人,还是个游戏高手?那可真就是神人了。

  结果等她戴上游戏耳机,手柄一上手,陆樟就瞪大了眼睛,看着游戏里的自己被敌人狂砍掉80%的血。

  “卧槽啊!”他抬手捂住自己的额头,“你会不会打游戏啊?”

  “不会啊。”木寒夏眼睛紧盯着屏幕答。

  事实上,岂止是不会。当年高中毕业就要谋生计的她,还有孤身一人去海外求学的她,根本就不知道游戏是什么样的。

  她答得轻松,看到游戏里的自己被砍得“嗷嗷”直叫,还挺新鲜的。可陆樟简直一口老血要喷出来。他刚才交给她的时候,没有退出账号登陆。也就是这一次的战绩会记录在他连续N天的不败战绩之上。他刚才真的是脑抽了,为什么潜意识觉得这御姐商战能打,游戏肯定也能打?现在简直悔死了。

  眼看木寒夏还一脸淡定地被人砍着,就快要死了。陆樟满头黑线地伸出双手,从背后握住了她的手柄,开始引导她操作。

  “左闪啊、换枪!射完就跑,你现在就这么点血了……”

  两人的手指按在一起。

  木寒夏愣了一下。

  他的胸膛靠在她的后背上,双臂也环住了她。这些年,木寒夏其实很少跟男性接触,印象最深的,依然是林莫臣的怀抱,清冷,温和,臂膀有力,有时候会带着点男士香水味。然后还有张梓,好几次木寒夏和护士一起扶他,张梓太过清瘦,身上总有药味,还有他成天翻阅的纸张的味道。

  可身后这男孩,跟他们是完全不同的。他的怀里很热,隐隐还有汗味。他的侧脸也轻贴在她的脸颊旁,又热又软。他整个人,就像一团热铁。

  木寒夏一把推开他的手臂,从他的怀里出来,坐到了一旁。

  陆樟的眼睛还盯着屏幕,仿佛丝毫未觉,手指快速在手柄上跃动着。过了几分钟,他终于反败为胜,险胜了这一回,这才把手柄一丢,长舒了一口气,说:“喂,我厉害吧?”

  木寒夏点头:“是挺厉害的。”

  陆樟看她一眼:“你刚才突然躲什么躲啊,差点害死我。喂,你不会是以为,我对你有兴趣趁机揩油吧?大姐,你想多了!我对老处女真的没兴趣。”

  话一出口,他心想要糟,怎么把心里的嘀咕说出来了。果然,就见木寒夏脸sè一冷。

  木寒夏也是又好气又好笑,下意识回嘴道:“你才是老处……”

  陆樟见她没有真的生气,就一边收拾游戏装备一边说:“哦……原来不是啊,难得啧啧……恭喜师父贺喜师父,没有因为禁欲而走上变态之路。”

  木寒夏抬手扶住自己的额,竟然无言以对。她想现在的富二代是怎么回事啊,怎么能这么幼稚又狡猾呢?想当年她跟着林莫臣打拼时,也接触过几个80后富二代,那叫一个温文尔雅、知书达理啊……虽然她跟陆樟只差4岁,但是真的体会到代沟了。

  收拾好东西,陆樟低头看了看手表:“这么晚了。喂,我去吃宵夜,你去不去,开车带你啊。”

  木寒夏反正也无处可去,点头:“好啊。”

  ——

  林莫臣这次来北京,周知溯本来让人给他安排了最好的酒店。董事长这个人,对于衣食住行,一向也比较挑剔。

  谁知林莫臣却通知他们:不住酒店了。就住风臣总部大楼。

  风臣总部全是写字间,但是在高层也有几个风景、装修绝佳的套间,本就是供内部使用的。现在林莫臣住进来,周知溯自然清空了其他房间,不让他受任何打扰。

  夜深人静,明月高悬。林莫臣披着浴袍,端着一杯清茶,走到窗前。晚风吹过,心情徐徐缓缓。

  木寒夏住的房子,就在对面。其实隔得也不是很近,从他这里俯瞰,只能看到她小小的一扇窗。

  此刻,窗户还是暗着的。她还没回来,她避而不见,她说要加班。

  没有关系。

  从此以后的每一天,他跟她的距离,都比分离的那些年,更近。

  ——

  陆樟开着黑sè敞篷跑车,把木寒夏送到了家楼下。

  “谢了。”木寒夏跟着他,这一顿吃得还挺可口的,朝他挥了挥手,又说:“明天上班记得不要迟到。”

  陆樟不置可否地一笑,跑车呼啸而去。

  木寒夏掏出门卡,正欲刷开门,却听到背后有人喊:“木寒夏。”

  她一怔,回过头,居然看到了多年不见的孙志。

看网友对 第79章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