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莫负寒夏 > 第80章

第80章

  夜sè深深,木寒夏和孙志在小区旁的咖啡馆里坐下。

  木寒夏打量着孙志。男人或许真的是不显老的,他看起来跟几年前没什么两样。也就是五官轮廓更厚重了些,嘴角那爽朗的笑意依旧。

  木寒夏忍不住也笑了:“好久不见啊,孙总。”

  孙志“哎呦”一声,说:“寒夏,你这不是寒碜我么。我们那拨老人,也是跟着林董,一人得道,鸡犬升天。运气好罢了。”

  木寒夏笑而不语。

  孙志问:“这些年,在国外怎么样啊?”

  这个问题,要怎么回答呢?她端起咖啡喝了一口,说:“挺好的。”

  “那就好。”孙志像个老大哥似的,欣慰地点点头。然后又责备地看着她:“这些年,你也不跟大家打个招呼,有个联系。我们几个老人,也是会挂念你的啊。”

  木寒夏举杯:“以咖啡代酒,抱歉了。下次我请大家吃饭。”

  孙志哈哈笑了,点头:“你还是这么爽快这么真的一个人,好,挺好。”

  木寒夏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连声感叹“这样好”,但她也没有去深想。两人又聊了聊她在国外时的生活,然后孙志话锋一转:“你现在在的方宜,是不是想在商业地产这块有大动作了?”

  木寒夏慢慢啜着咖啡,抬眸看着他,笑而不语。

  孙志:“你别防着我,放心吧,打不起来的。”

  木寒夏:“为什么?”

  孙志笑笑:“林董说了,风臣不做任何抵抗。”

  木寒夏没说话。

  孙志却像刚刚谈及的只是最普通的话题,没做任何停留,转而又开始聊风臣这几年在全国的发展布局。

  木寒夏的手指一直握在杯子上,过了一会儿,才笑着插嘴问道:“所以你现在全家都搬到北京来了?”

  “是啊。”孙志笑答,“北京再怎么说是首都嘛,现在确实也不操心钱了,就让孩子在北京念书,你嫂子就在家养养花,带带孩子。也算是让他们舒舒服服过日子。”

  木寒夏说:“真好。”

  孙志点头,又有些感叹地说:“其实刚开始的时候,还是蛮辛苦的。就是你走的哪一年,你也知道,那时候风臣并不好。虽然也得到了伯特的投资。但毕竟手里还是一盘烂棋。每一分钱,还是要花在刀刃上。弄不好,万一再遇到个什么大的坎儿,说不定又得赔进去。可林总当时也不知道怎么想的,你走后没几天,他上班第一件事,就是通知中断与程薇薇那边永正的一切合作。全部合作啊,永正在全国也有一百多家店,风臣的商品在同一天单方面违约,全部撤柜,一件不留。永正那边怎么闹怎么说,林总连谈都不跟他们谈。风臣不仅从此少了一大笔稳定收入,还赔了好多钱。我们当时都吓坏了,怕风臣再次元气大伤。”

  周围很静,咖啡的香气轻轻弥漫。只有孙志不紧不慢的声音,一直在说着。木寒夏端起咖啡又想喝,这才发现杯子不知何时已经干了。她没有看孙志,抬手叫来服务员,再上一杯。孙志看着她的脸sè,心中微微喟叹。

  “不过没关系,你知道咱们风臣从来不会白白吃亏。赔给永正的钱,后来也成倍赚了回来。”孙志目光悠远地说,“你不知道,咱们林总也挺逗的,这事儿知道的人也不多,跟你说也没关系。当时明明是我们赔钱,他还给永正放话,说今后在商场上最好老死不相见,相见了风臣绝不放过。”

  木寒夏咽下一口咖啡,盯着他问:“然后呢?”

  “然后?”孙志笑了笑,“就相见了啊。过了两年风臣开始进商业地产领域,商业地产嘛,都会附带建连锁超市。林总选的第一个开店地址就是江城。程薇薇当时已经是永正的掌门人了,结果自然被打得落花流水,你看看现在全国排名前二十的超市连锁集团,哪里还有永正的名字?”

  “哦。”不知怎的,木寒夏也有点想笑。那种无奈又有些畅意的笑。

  “后来程薇薇看股市好,想暗中转型进金融投资领域。那不是自己撞枪口吗?”孙志说,“风臣已经是这个领域的大佬之一了,分分钟就把他们收拾了,永正赔得那叫一个惨啊。现在程薇薇应该也就在二线城市,开开农村小超市吧。”

  木寒夏静默片刻,轻声说:“他一向是个有仇必报的人。”

  “是啊。”孙志叹息,“程薇薇到底跟他结了多大的仇啊?”

  木寒夏低头抿了口咖啡,不语。

  林莫臣不是在替他自己报仇。

  他是在替她报仇。

  ——

  夜sè深了,木寒夏把孙志送出去。

  孙志发动车子,笑着说:“寒夏,有空到我们家吃饭,见见你嫂子她们。你刚回国,在北京也没什么朋友,我们多走动走动。”

  木寒夏说:“好。”

  回家后,她躺在床上,一抬头,又望见对面的风臣大厦。漆黑的夜空下,那座楼里只有高层的某个窗户里,还亮着一盏灯。不知是什么人还在加班。

  孙志的话,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但她知道,肯定不是林莫臣的授意。他那样傲的性子,大概是不愿意对她提及的。

  可她的感觉,就像是原本埋藏得很深,甚至愈合好的伤口,又被人翻开了。她不舒服,很不舒服。心里就像瞬间缺了一块,一直在漏风,呼呼地往里漏。她非常警觉的,甚至是非常娴熟地,克制自己不去想林莫臣那几年可能的模样。但她即使什么也不想,因为孙志的话,那时他的样子,仿佛也已特别清晰地存在于她的脑海里。负气的他,决绝的他,心狠手辣的他,那个为了她的他……

  木寒夏扯过枕头,盖在自己的脸上,慢慢地、慢慢地吐出几口气。她感觉自己平静下来,闭上眼,让自己睡觉。

  都过去了。她对自己说,都已是过去很久的事了。

  重洋之隔,六年冬暑,既已放手,即已痊愈,那就不要再挖开了吧。

看网友对 第80章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