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莫负寒夏 > 第85章(新v)

第85章(新v)

转眼到了周末,木寒夏也没有给自己和陆樟安排工作。现在是春暖花开的季节,陆樟自然不安于室,约好了几个狐朋狗友去水库钓鱼。

周五临下班时,他跑去问木寒夏:“师父,我看你周末一个人也挺苦闷的,带你去玩啊。都是年轻人,你会觉得自己变年轻的。”

木寒夏一边收拾东西,一边答:“不去。”

陆樟:“这就没意思了嘛……”

“我周末已经有安排了,要去见朋友。下周一、二我还要请两天假。”

陆樟眼珠一转,毫不客气地说:“不会是去见那个渣男老情人吧?师父,你可要争口气啊。”

木寒夏抬眸看他一眼。一直以来,她不喜欢对任何人提林莫臣的事。而知道内情的人,也尽量不跟她提。偏偏陆樟总是直来直往地戳出这个人,但反而因为他的直白,跟他谈及林莫臣,她好像也不会感到心中滞涩了。

“不是他,别的朋友。”她答,“你怎么跟管家婆似的,我去见谁关你什么事?”

陆樟嘿嘿一笑:“我还不是为你好。你从单纯的美帝回来,怕你找了我们大天朝人民的道儿啊。现在的社会环境可不像前几年单纯,你去街上扶个老人试试?我身为方宜太子都不敢扶!你再去随便找个慈善捐款试试,分分钟被骗……”

木寒夏懒得理他的贫嘴,挎着包就走了。留下陆樟在原地,看她走远,吹了声口哨,又在她办公室里瞎转了一圈,这才走。

木寒夏没有骗陆樟,她今天下班,就是要来首都机场接人的。

暮色低垂,机场里灯火通明。她在接机口等了很久,直至这一趟美国飞来的航班,旅客几乎都走完了,才见两个护士,推着架轮椅,慢慢走了出来。

轮椅上的男人,似乎又清简了几分。身上裹着厚厚的毛毯,露在外面的双手瘦得几乎没有肉。他的头低垂着,似乎是睡着了。

木寒夏快步迎上去,在轮椅前蹲下,仔细地端详他。护士低声说:“木小姐,他在飞机上睡着了。”

“一路情况怎么样?”

“情况还不错。”

木寒夏点点头,说:“医院的车就在停车场,我们过去吧。”

——

天已经黑了,厚厚重重的云,积压在北京城上空。

这是一间安静整洁的病房。木寒夏坐在床边,就着一盏台灯,看书陪伴着。

直至床上的男人动了动,她放下书,低头靠过去,等他睁开眼睛。

四目对视的一刹那,两个人都笑了。

“晒黑了?”张梓伸手摸摸她的头发。

“去你的,见面不说好话。”木寒夏拿起他的一只手,轻轻握住,“感觉怎么样?”

“很好。”他答,“可惜飞机上睡着了,不然可以看到北京城现在的样子。”

“过几天,陪你去看。”

两人都静了一会儿,他问:“一切顺利吗?”

木寒夏答:“顺利,你别管了,一切交给我。”

他点了点头,那双清亮的眼睛,直视着她,有些狭促的味道:“跟林莫臣和好了吗?”

木寒夏静了一瞬:“没有。”

张梓目露些许怜惜:“我以为你们很快会和好,在一起。”

木寒夏静了好一会儿,才说:“为什么每个人都觉得我和他应该在一起?连你也这么觉得。可是我这次回来以前,真的没想过跟他还有任何可能。我以为这份感情就会烂在我心里,埋了,就这么一直埋着……”

“他还深爱着你,对吗?”张梓问。

木寒夏又沉默了,然后点头:“我想……是的。”

“那你还爱他吗?”

木寒夏抬起眸,望着窗外幽暗深沉的夜色。还爱他吗?这真是个艰难的问题。她独自一人在国外,在异国人怀疑的眼光中,策划推动几百万千万的项目;她只身回国,挑起方宜事业部的重担,都不会有丝毫犹豫。可在爱不爱林莫臣这个问题上,她其实找不到答案。

“如果……”她缓缓地说,“看到一个人,只有疼痛的感觉,却感觉不到甜。哪怕回忆中美好的时光,也不是甜的。如果,他让我觉得那么熟悉,又那么陌生。你说,我还爱不爱他呢?即使真的还有爱情,可他让我没有安全感,我曾想相信过他会陪我终老,但现在让我相信他,太难了。我又应不应该相信呢?我又怎么去相信他,这一次,不会让我失望?”

张梓却笑了,目光温柔地望着她:“carol,这个问题,我无法帮助你找到答案。你和我,在爱情里都是生涩的。我们都只爱过一个人。对吗?”

木寒夏点头。

张梓却又说:“可是你不该因为犹豫,而止步不前。比起我,你又是多么幸运。如果上天能让她还活着,我愿意用一切去交换。你曾经爱他至深,你对我说过,他是你今生唯一挚爱。后来,你的学业越来越忙,工作越来越累,你就不说了。后来几年,甚至没听你提起过他。可是他真的,已经不在你的心里了吗?carol,勇敢一点,不要让那个倒霉的男人,像我一样孤独到死。如果不确定爱不爱,那就去确定。如果不知道他是否还值得你信任,那就尝试着去信任,给他一个机会,也给你自己一个机会。好不好,我最重要的朋友?”

木寒夏的眼眶湿了,握紧他的手说:“你不会死的。他……他才没有你这么痴情又温柔。你的话,我会再想想。”

——

木寒夏今天开的是集团配的车。从医院回住处的一路上,她都有些失神。

夜已深了,小区里没什么行人。她沿着一盏盏的路灯,往楼下开。远远的,看到一辆黑色卡宴,车牌京al8m29。

她刚刚想着的那个人,就靠在车旁,背影料峭。路灯蒙蒙的光芒,在他身上晕开。

木寒夏看了好一会儿,才把车停进车位。而他也抬头看过来。

木寒夏下车,他的车就停在楼门口,自然正面相遇。

他笑了笑:“回来了?”

木寒夏“嗯”了一声。

他今天穿的是件深灰色大衣,里面是黑色毛衣,短发被夜风吹得微微有点乱,站在春日的夜色里,更显轮廓深邃。

他的脸色是平静的,像是前些天那个针锋相对的电话,完全没有发生过。

他把手里的一个纸袋,递给她:“这是孙志的夫人,自己种的樱桃,托我拿给你。”

木寒夏没接:“为什么要托你?”

两人的目光对上。他的眼睛里映着寂静的夜色。

“我住得近。”他答。

“你住在哪里?”木寒夏问。

“风臣的顶层,有几个套间。”

木寒夏抬起眸,看向他身后,此刻风臣大厦上,那个位置的那盏灯,是灭着的。

她静了一会儿,避开他的眼睛,伸手接过樱桃:“谢了。”

“客气。”他说。

“那我上楼了。”她说。

“嗯。晚安。”

“晚安。”

一直看着她,走进楼里。过了一会儿,她家的灯亮起。林莫臣才坐进车里,也没有发动车子,而是静静地坐了一会儿,终于笑了。

木寒夏回家后,去洗了个澡,出来首先看到桌上的那袋樱桃。她取了一些出来洗干净,靠在床上,慢慢吃着。

樱桃很酸,也很甜。

她抬起头,就看到对面的风臣大厦上,那盏灯已经亮起了。

她静静地望着它。

晚安,好梦。她在心里低声说。

看网友对 第85章(新v)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