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捉蛊记 > 第四十六章 陆左喂招

第四十六章 陆左喂招

  “呃,威尔,这个,你听我解释……”

  这是摆在案板上面的事实,我无力否认。只有心慌意乱地左右看,害怕这餐厅哪儿突然间就出现五百个刀斧手,将我给弄死在这儿。

  瞧见我心慌意乱地表情,正在奋力跟老干妈较劲的陆左不由得笑了,说你心慌个啥子啊?

  我尴尬地笑着,说我搞不清楚威尔是什么立场,所以,嘿嘿……

  威尔的脸sè变得严肃起来,对我说道:“其实说起来,我应该感谢你。”

  我一愣,说啊,为什么呢?

  威尔的目光凝聚,一字一句地说道:“他杀了我母亲。”

  我说你们不是亲兄弟么?

  威尔抬头。冷笑道:“就是这样,我才不会原谅他。”

  艾伦那家伙,居然把自己的亲生母亲给杀了?

  这也太凶戾了吧?

  威尔的眼珠子变得红了起来,说道:“不但如此,你知道我为什么多年以来,一直都在外面游荡,不敢回英国么?就是因为他背叛了冈格罗,使得我在族内也受到牵连,被族人排挤……”

  我感觉威尔的情绪有一些激动。没有开口说话,而是用沉默来对待。

  等他说完之后,我方才平静地说道:“这畜生!”

  威尔拿起了餐刀,切着那硬邦邦的面包,说道:“我当初回到欧洲,一是想找到安吉列娜,再有一个。则是想要找到艾伦这畜生,将他亲手杀死,只可惜这家伙仿佛人间消失了一般。不管我怎么找寻,都不见踪影,没想到居然折在了你的手里……”

  我说对于这件事情,我很抱歉,不过当时的情况,我不得不这么做,要不然老鬼可能就救不出来了。

  威尔将身子往后靠,对我说道:“我想知道艾伦在临死前,说了些什么……”

  我说我们当时拼斗的时候,是在水里,并没有怎么交流,而等他快死的时候,浮出水面。也只是讲了一句话。

  威尔好奇,说什么话?

  我回想了一下,说大概的意思,是我杀了一个未来的冈格罗大公……

  威尔说然后呢?

  我摇了摇头,说没有了,他那个时候只是回光返照了而已,我已经用那把刀,从他的下颚捅进了脑子里,能够说出这一句,已经是很勉强了。

  威尔咀嚼这干硬的面包,扬起了头来,语调古怪地说道:“冈格罗大公啊——没想到你的理想居然是这个,而为了这破事,你居然杀了妈妈,还叛出了家族……”

  他似乎回忆到了什么,有泪水从眼角处滑落。

  我们都不敢说话,过了几秒种,威尔恢复了正常,用衣袖擦了擦眼角,微笑着说道:“明白了,王明,你帮我做了一件一直想做却没有能够做到的事情,作为回报,在未来的某个日子里,如果你有什么需要的话,告诉我一声,威尔冈格罗,将随时为你效劳。”

  我挥了挥手,说用不着这么客气,我只是随手为之罢了。

  威尔摇了摇头,说这事儿对我来说,很重要。

  一顿饭换来了威尔的一个承诺,不过这伙食着实是有些让人难以下咽,勉强吃过之后,我辞别众人,回到房间修行,行运了几个周天,这时房门被人敲响。

  我打开门,来的是陆左。

  他冲我微微一笑,说能够进来聊两句么?

  陆左的江湖地位远远不是我能够比拟的,对于他的拜访,我表示了受宠若惊的热情,寒暄了两句之后,我问他找我有什么事情。

  陆左告诉我,说虎皮猫大人让他过来跟我解释一下,之前在巴黎时将我们抛下的原因。

  我说不是虎皮猫大人的算命么?

  陆左点头,说对,就是他的一力主张,不过我听说了一件事情,那就是你们流落巴黎的时候,被两个姑娘收留,结果最后那两人其中有一人被杀害,还有一人重伤,被老鬼救回,而此事,似乎涉及到了一个叫做张海洋的人,对吧?

  我眯起了眼睛来,说对,就是这个家伙,如果不是他,就不会出那么多的事情,最可气的是这家伙居然不见了,不知道去了哪儿。

  陆左摸着鼻子,说这个人呢,说起来,跟我还是有一些关系的。

  我诧异,说啊,你认识他?

  陆左说对,他是我老家那边的人,当初的时候还跟我有一点儿冲突,后来买凶杀人,被我捉到了证据,连夜就逃到了英国。这么多年一直没有见面,没想到这个家伙,已经变成了一吸血鬼了……

  我指了一下我们身在的古堡,说道:“在人家的地盘,还是得尊重一下他们。”

  陆左无所谓地摇头,说在我看来,除了像威尔这样的,其余的家伙,都不过是些行尸走肉而已,异类,谈不上尊重。

  我人微言轻,不敢多讲,而陆左向我承诺,说在离开欧洲之前,定然将那个叫做张海洋的家伙给找出来,然后……弄死他。

  云陌阡一直都是我和老鬼的心结,若是能够以张海洋的死为终点,其实也算是不错。

  谈完这些,陆左向我邀请道:“你玩刀?”

  我点头,说对,会些拳脚,刀的话,是赶鸭子上架。

  陆左说你跟一字剑都是南海一脉的,而我跟他有些关系,你若是觉得不妨碍的话,我们出去练一练,我给你喂喂招,咱哥俩个儿练一练。

  我眼睛一亮。

  陆左说得客气,说是喂招,其实就是指点我的刀法。

  这并不是挑衅,以陆左现在的江湖地位,那在行内,可是年轻一辈数一数二的佼佼者,能够得到他的指点,对于我的刀法来说,简直可以算得上是一次质的飞跃。

  我点头,说好,还望不吝赐教。

  想必此事应该是虎皮猫大人跟陆左说的,也算得上是对我和老鬼在巴黎开辟第二战场的一种补偿和奖励,两人离开了古堡,来到附近的一处山坡前。

  我没有带老鬼,陆左也没有带其余的人。

  除了虎皮猫大人在不远处贼眉鼠眼地放哨之外,再也没有别人。

  我与陆左相聚十米,拔刀出鞘,他扬着手中的木剑说道:“我这剑,叫做鬼剑,本质很普通,不过吸收无数的凶魂厉魄,无端就多出了几分贵气,你可得小心。”

  我点头,说晓得,我这叫做十字军血刀,曾经是穆斯林君主萨拉丁的武器,因为杀了太多十字军骑士,被教皇和五大红衣大主教封印至今。

  两人拱手,遥遥相对,陆左摆了一个起手礼,对我说道:“请!”

  我向陆左请教,自然不会等他先攻,说一声得罪了,脚步倏然向前,那长刀就迸发出十二分的气势,朝着前方扑了过去。

  我这架势仿佛拼命,其实使用了两分力,随时准备撤离。

  陆左在我近身的那一刹那,手中的剑轻轻搭了下来。

  他的剑,似缓实快,第一下,搭在了我的刀锋之上,然而一点即退,又如同闪电一般地挥了第二下。

  这一下,方才是真正的杀招。

  我与陆左在第一下交击之后,倏然回刀,正好避过了他这宛如疾电的一剑,待他的招式用老,猛然发力,一刀斩了过去。

  铛!

  这一次,方才是真正的交锋,我感觉到一股深沉恐怖的力量从交击处朝着我翻涌而来,整个人就朝着后方跌倒而去,好在我有那南海龟蛇技,三两下就将这力量给卸开了去。

  陆左一招得手,那攻势便如暴风骤雨一般地袭来,我不得不使尽浑身解数与其拼斗。

  两人在那长着青草的斜坡上交换身影,那陆左一边挥剑,一边心平气和地说道:“我与你一般,都是半路出家,所谓剑式,只不过是跟老萧混了点儿茅山入门剑法,其余的手段,全靠生死之间的领悟,就我而言,那剑法并无稀奇,能够杀人方才是正理,所以一招一式,需要讲究,或者生,或者死,或者快……”

  陆左说是喂招,不过却并不放水,招招致命,我仿佛遇到了平生大敌,不得不绞尽脑汁地与其应对着。

  南海龟蛇技、十三层大散手、玄武金刚劫、南海剑技……

  在死亡边缘,一切东西仿佛都变得那般亲切,因为它们能够救我的性命,所以被我从记忆之中翻腾了出来,我倾尽了全力,除了逸仙刀、火焰狻猊和解封十字军血刀这三种压箱底的手段没有使出之外,其余的都是能用就用。

  两人越打越快,突然间,陆左手中的鬼剑居然变大了数倍,化作一把巨剑,朝着我的身上劈砍而来。

  他口中朗声说道:“修行者之间的拼斗,并非武者决斗,诸多手段,琳琅而出……”

  只几下,我便差点儿跌落到底,眼看着陆左化作一道幻影,手中鬼剑直欲取我性命,我的心中莫名就是一阵坚定,南海剑技之中的许多手段,纷呈浮现脑海。

  海天一sè。

  孤鹜齐飞。

  惊涛骇浪。

  风起云涌。

  一刀锋芒……

  在死亡的威胁之下,我终于将那南海一脉的剑术融会贯通,化作了自己的刀法来,而当我畅快无比地将这些剑法给施展了两遍之后,陆左轻声一叹,说不错,可以了……

  我还有劲头,正待施展,这是突然间感觉到腰间一麻,低头一看,却见一个大脚丫子,从下而上地贴了过来。

  黄狗撒尿。

南无袈裟理科佛、说:
好久不见,黄狗撒尿!

看网友对 第四十六章 陆左喂招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