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捉蛊记 > 第四十七章 厚积薄发

第四十七章 厚积薄发

  砰!

  陆左的右脚重重地蹬到了我的鼻子上面,没有任何预兆,我即便是用那玄武金刚劫集中抵御,都没有能够逃脱,只感觉口鼻之中一酸。天昏地暗,人就直接飞出了去。

  当重重摔倒在草地上面的时候,我捂着鼻子,想着这才是他真正的实力。

  先前之所以让我坚持那么久,只不过是给我喂招,让我的刀术上面,能够得到领悟和升华而已,整个过程,都由他在掌握着。

  他喊停,随时就能够把我给撂倒。

  疤脸怪客,果然是名不虚传。

  不过,鼻子为什么会这么痛呢,啊西巴。疼疼疼……

  我捂着鼻子,眼泪忍不住地往外流,想着陆左这家伙会不会因为我之前对小妖姑娘有点儿那种意思,吃醋了,所以才会公报私仇,下狠手呢?

  我正想着,陆左面带微笑,平和地伸出手来拉我,说你没事吧?

  我握住他温暖的手。站了起来,顿时觉得刚才的猜测实在是太过分了,人家只是正常的喂招而已,这一招黄狗撒尿,却是为了给我示范何为突破气场锁定式的突然袭击。

  这种超乎人体反应的手段,绝对只是他的一种手段,而能够逼出陆左使出这一招来。我绝对算得上是不错。

  陆左扶我站了起来,拍着我的肩膀说道:“你很不错,在你的身上。我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我捂着脸,说还不错呢,被您一招就给制了。

  陆左微笑,说你倘若知道死在我这一脚下面有多少修行高手,就不会这么想了,真的,你刚才的诸般手段真的让我惊讶,特别是最后使出来的那几式刀法,天马行空,凌厉毒辣,又充满了想象力,不但展现出了用刀是的稳、准、狠,霸气凛然。而且还蕴含着剑法的飘逸灵动,宛如羚羊挂角,不可多得,我倘若再跟你一直拼下去,胜负尤未可知。

  虽然他这话是谦虚,但是我听在耳中,却欢喜得很,双方谦虚一番,这是虎皮猫大人却摇摇晃晃地飞到了跟前来。

  这肥厮一出现,嘴里就没有好话:“哎呀,小毒物,老王只是剃头挑子一头热,单相思而已,你何必把他打成这个样子呢,怪可怜的……”

  呃?

  真的是吃醋了么?

  我一脸尴尬,而陆左则也是很尴尬地解释道:“王小哥刚才的刀势太厉害了,根本停不下来,我如果不下狠手,恐怕这一架得打到晚上去了,我是怕……”

  虎皮猫大人挥着翅膀,说好了好了,都是男人,我们能理解的——老王,这一脚让你记住,以后别再想小妖那妮子了,她是陆左兜里面的,一百年不动摇,知道不?

  我无力辩驳道:“我根本没有你说的那样好吧……”

  陆左耸了耸肩膀,说我好像听到朵朵在叫我了,我先走,你们聊哈。

  说着话,他仓皇离开,而我则竖起耳朵,也没有听到有朵朵的声音。

  陆左尴尬离去,虎皮猫大人则一脸关心地说道:“怎么样啊,隔壁老王,被人抓奸的感觉不太好吧;所以呢,你以后千万要记住,有主儿的妹子,咱能不招惹,就尽量别招惹……”

  等等,什么叫做抓奸啊?

  陆左不是被你叫过来给我喂招的么,抓奸算怎么回事?

  我用手扶着额头,感觉到跟这头脑袋里藏着一个猥琐老男人的肥母鸡说话,实在是有些太困难了,痛苦地说道:“大佬,我已经单身很久了,从没有打过任何人的心思,好吧?”

  虎皮猫大人说道:“哦,是以前造的孽太多了,对吧?”

  我日……

  我无语了,躺在了青青草地上,眯着眼睛,望着头顶上的烈日,回想起刚才与陆左的拼斗,重重手段浮现在脑海之中,海天一sè、孤鹜齐飞、惊涛骇浪、风起云涌、一刀锋芒……这些每一招,都是一副画面,它们在南海剑法之中,是最适合刀势的五招,有一往无前,有诡异莫测,有大气凛然,也有决绝的冷厉……

  对了,还有陆左制服我的那一招黄狗撒尿,看似粗鄙不堪,然而却出人意料到极点,结合了瑜伽、魔术、武术和柔术,在一瞬间爆发出来。

  其中的jīng妙之处,即便是博大jīng深的十三层大散手,也方才能够与之平齐。

  我闭目养神,回忆着刚才发生的一切,觉得自己修为与手段经过陆左这一次的梳理,顿时就得到了系统的提升,不管怎么讲,以后再拿着这把刀的时候,我心中都是沉稳的。

  正沉思着,旁边又响起了一个声音来:“怎么了,隔壁老王,是不是后悔自己以前干的那些操蛋事儿了?”

  呃……

  我苦笑着说道:“大哥,我想静静,你让我静静行不行?”

  虎皮猫大人:“静静又是谁?”

  我捂着脸说道:“大人,实话告诉你吧,我上一个女朋友,就是给我种下蛊胎的米儿,而我跟她纯洁到就拉拉小手而已,根本没有做过任何出格的事情;再往上走,是读大学的时候交的一女朋友,虽然有过关系,也不多。我很苦闷的好吧,你整天隔壁老王、隔壁老王地叫着,不如给我介绍一个女人吧?”

  虎皮猫大人:“这是小事儿啊,大人我想一想啊,唉,对了,还真有一个合适的,我们马上就要见着。”

  我说谁啊?

  虎皮猫大人:“安吉列娜啊,好家伙,我瞧过她的照片,大洋马,金发碧眼,皮肤白得跟雪一样,个子一米八,跟你差不多……”

  我听着哎哟,还不错哦,不过,安吉列娜,这名字怎么这么熟悉呢?

  等等,我艹,这不是威尔的女朋友么?

  你还真当我是隔壁老王啊?

  我们在小镇古堡里待了四天时间,主要是等萧克明的伤势恢复,而这期间我基本上都在消化着与陆左较量时感受到的心得,除此之外,就是跟虎皮猫大人闲聊扯淡。

  不知道为什么,或许是不打不相识的缘故,虎皮猫大人挺喜欢我的,或者说是挺喜欢捉弄我,总是弄得我狼狈不堪。

  不过他倒也不是没有好处,这家伙的脑袋渊博得很,在瞧见我修行龙脉之气后,问我是不是懂得轩辕内经,我说是,于是这家伙就兴奋了,跟我好是一番掰扯,不知道为什么,他讲得好有道理,让我对于轩辕内经的许多不明之处都豁然开朗了。

  于是我将修行上面许多不明之处都跟他问及,这才知道为什么陆左、萧克明这般尊重它,别看这肥母鸡行事说话像个老流氓,但是脑子里却藏着一个大宗师。

  什么是大宗师,那就是无论是心法、招式还是手段,他都能够拈手及来,滔滔不绝,前因后果,那是一清二楚,百年江湖,皆在胸中。

  我感觉这个家伙的脑子真不是寻常人,就算是我师父,那也及不上此人。

  与虎皮猫大人待的这几天,甚至比与陆左的那一场喂招更加让我有收获,虽然得忍着肥母鸡各种嘲笑和捉弄,但我还是利用这段时间,对我修行之路上遇到的所有问题,都进行了一次系统的梳理,然后沉淀下来,成为了自己的东西。

  慢慢的,我对这个长得格外夸张的鹦鹉,有了一种发自内心的尊重。

  当然,这段时间里,我尽量避免跟小妖姑娘见面的机会。

  毕竟黄狗撒尿实在是太让人记忆犹新了,我可不想再被踹第二次,因为那实在是太痛了。

  第五日的清晨,我在古堡前面的广场前瞧见了萧克明。

  在床上躺了好几天的他终于将身上的绷带拆了个干净,然后提着一把木剑,在那平地上开始练起了一套剑法来。

  那剑法,依旧是茅山入门剑法,一招一式,十分简单和刻板,然而在萧克明的手中刷出来,那剑就如同活过来一般,游龙惊凤,让人看得着实心惊肉跳。

  我在旁边瞧着,觉得与陆左相比,萧克明的剑法就颇有大家风范,并非走偏锋的半路手段所能比拟。

  另外我听虎皮猫大人跟我说,萧克明的这剑,可是能够飞起来的。

  飞剑。

  萧克明瞧见我站在旁边,也不介意,一套刷完,回过头来对我笑了笑,说这几日虎皮猫大人总是去找你,没麻烦你吧?

  我慌忙摇头,说怎么麻烦,他教了我很多呢。

  萧克明笑了,说能够得到虎皮猫大人青睐,看得出来,你的未来不可限量啊,哈哈……

  萧克明既好,行动立刻进行,威尔召开会议,连沉睡了好几天的老鬼也都起来了,大家在会议室里讨论着接下来的计划,而威尔也给我们介绍了他的一众手下,在确定之后,我们开始上车,越境前往斯洛伐克,第一站并非是格尔拉赫峰,而是西喀尔巴阡山的前哨基地,一个矿业公司的黄金矿场。

  在那里,有一个血液实验基地,我们需要确认一下安吉列娜是否被送过去做实验了。

  而我们将要面对的,有可能是著名的死灵巫师乔。

看网友对 第四十七章 厚积薄发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