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莫负寒夏 > 第88章

第88章

天黑了,风臣的层会议室里,却是灯火通明。

水晶灯缀在头,光洁如镜的原木长桌旁,坐的人并不多。但都是风臣的核心高层,还有投资部门的尖分析团队。

这两个月,股市依旧一路上扬。风臣已赚得满钵满仓。因此在这样的会议上,投资经理们总是面带一层红光的。

地产、服装两块业务保持稳定。受电商冲击略有下滑,但依然是行业佼佼者。

形势一片大好之时,但周知溯、孙志等人,坚持多次开这样的战略分析会。林莫臣列席。

一排西装革履的男人中,林莫臣坐在首位,手肘撑在椅子扶手上,低头沉思。

“林董,周总,我们认为,这一轮股市,还有充分的上升空间。”积极派投资经理坚持道,“宏观经济数据利好,国家政策也在扶持,股民投资信心很足。即使存在根基不稳之处,但这些宏观面,至少能支撑大盘再往上走000。我们应该继续采取积极投资策略,到那个时候,再考虑调整。”

“我不这么认为。”保守派反唇相讥,“实体经济的颓势,已不是一天♀←♀←♀←♀←,m.▲.co↙m两天。这样疯狂的一轮上涨行情,股民的信心和市场资金实力,并不足以支撑。我们来看技术面的数据……”

保守派打开幻灯片,作出各种曲线图分析。然而积极派不甘示弱,同样也摆出技术分析数据。

……

周知溯转头看向林莫臣:“林董,你怎么看?”

众人顿时安静下来。

林莫臣的手指在扶手上敲了敲,有冷地笑了:“上升空间,还有。但股市资金流量、一些大盘股的大数据,都有异样。这一轮行情的确扑朔迷离,你们好好追踪这些数据,我要jīng确到每时的报告。这样,或许能拼凑出一个隐藏的轮廓。投资策略建议调整为谨慎,适当收缩。”

……

讨论完投资业务,便轮到实业。

林莫臣看向孙志:“上次你们汇报的项目方案,筹备得如何?”

孙志答:“线上部分已经初具雏形。下个星期可以看新网站的架子了。线下部分的资源,还在加紧整合。跟合作方都签了保密协议。”

周知溯笑着:“还不是因为董事长你给他们提了更高的要求?原本打算尝试今年先做5个亿的盘子,现在要他们做0亿。”

林莫臣笑了笑,答:“电商,不做则已,做必做大做新,才有蛋糕可分。我现在支持你们做电商,也并非看到这块蛋糕越来越大,想要进去分一杯羹。我们手上的蛋糕,难道还不够多么?但是风臣的业务模式,必须更加符合现在互联网+的时代特。况且居安思危,风臣也应该寻找新的经济增长了。

网络,只不过是提供了一条更短的途径,让我们将客户的需求和我们的优势能力,更好的结合。但越是网络化,风臣越要提供更准确贴合客户需求的高品质商品,并且商业模式必须创新。而不是模仿先行者,现在还去做简单的买卖平台,靠拼价格去圈地。商场上,第二个模仿者或许还有活路,第三个模仿者,就是蠢货了。

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在日益泛滥的电商市场里,杀出一条血路。并且是旁人无法复制的血路。”

……

会议结束了,众人散去。此时已是华灯初上时分,林莫臣回到房间里,打开窗前的落地灯,抬眸望去,却见她家的窗户,始终暗着。

——

时间还不算太晚,楼下路边,还有广场舞的音乐声传上来。外面的各种灯光,透过模糊的玻璃,映在房间里。

何静喝得有多,歪在沙发上就睡着了。木寒夏给她盖上毛毯。她今天也喝多了,头很沉,心里一直难受着,脑子也不太清醒。

但她始终记得自己要做的一件事。

她走进里屋,带****,不让何静听见。然后拨了陆樟的电话。

此时此刻,北京的郊区水库旁,虽有冷风阵阵,但胜在星光灿烂,篝火温暖。陆樟和几个狐朋狗友,正靠在火堆旁的帐篷上,几个带来的女孩子,正欢声笑语在烧烤食物。

有几个人在打牌,但是陆樟今天没去。他双臂枕在脑后,望着星空,在发呆。

一个女孩子,拿着几串吃的,走过来,推他一把:“喂,陆,你怎么不去吃啊?”

“没饿。”他淡道。

女孩笑着在他身旁蹲下:“你上次不是要教我钓鱼吗?我们去夜钓怎么样?我还有害怕呢。”

陆樟看她一眼:“我今天不想去,你找别人教呗。”

女孩愣了一下,起身走了。

旁边的一个兄弟瞧见了这一幕,狭促低笑:“哎呦,陆,你上回不是这姑娘挺可爱的嘛?今天咱们专程把她也带来了,你给人家什么冷脸啊?”

陆樟嗤笑一声:“跟蚊子似的跟着,没劲。”

兄弟哈哈大笑:“那还不是因为你是块香肉!”

就在这时,陆樟口袋里手机响了。他摸出来一看,笑了,懒洋洋地接起:“喂?想我啦?”

木寒夏坐在幽暗的房间里,揉了揉眉心,:“没想。想你干什么?自虐吗?陆樟,我有件事想拜托你。”

陆樟觉得,她今天讲话的语气,有不一样。比平日更爽利,但又带着几分娇嗔似的。他也没深想原因,就觉得心里挺受用,笑眯眯地答:“什么事儿?吧。”

木寒夏:“我想安排个人,做我的助理。是我以前的朋友,现在境况不太好,我想帮她一把。可以吗?”

就这事儿?

陆樟满不在乎地答:“行啊,随便你。多大事儿。”

木寒夏却是心头一松,笑道:“陆樟,谢谢你。”

陆樟无声笑了,刚想再几句,结果“嘟嘟——”声传来,她已挂了电话。

陆樟看了看手机,丢到一旁。想了想她最后含笑的语气,自个儿又笑了。

旁边那兄弟看见了,问:“谁的电话啊?”

陆樟答:“还有谁,我爸给我找那个师父呗。三天两头她就得给我打电话请示,嘿……”

“就是你之前提起的那个老女人?”

“嗯。”

兄弟却伸手过来,拍了拍他的肩:“陆啊,我怎么觉得,你最近被那老女人,迷得五道六道的呢?悠着啊。”

陆樟一开始还在笑,后来沉默下来。

——

沙发上的何静呻吟一声:“水……”

木寒夏自己都晕晕乎乎的,但还是倒了杯水,喂给她。两个女人倒在沙发上。何静并未完全醉倒,喝了酒后,又清醒了一些,睁开眼,目光发散地望着天花板。

“阿静,跟我去北京吧。”木寒夏。

何静一怔。

木寒夏将她的手一握,笑了:“我刚才跟公司的老板了,你去跟着我干。那家公司不错,老板不错,待遇也不错。他们给我安排的是两居室,你过去了跟我住在一起。”

何静:“不,可是……”

“不什么不?”木寒夏捶她一下,“你不是,也想过要走不一样的路吗?曾经有人,改变了我的人生,把我从营业员的生活,带到了另一个完全不同的,他的世界里。更好的世界里。现在我有能力了,我改变不了更多的人的际遇,但是我可以带你去。重新开始,阿静,明天开始,就当你的人生翻盘重新开始。相信我,相信我们两个人可以的,好吗?”

何静的眼泪一下子出来了,可她的内心,更加震动无声。她忽的抱住木寒夏,:“对不起,阿夏。”

木寒夏失笑:“你有什么对不起的?”

“不是……我给你添麻烦了。我知道这样很拖累……”

“什么话,你才多重个?根本连我一根手指都拖不动好么?”

何静又哭又笑。

两人静静地坐在沙发上,不喝酒了,慢慢喝水,发呆。木寒夏:“我今天见到孟刚了。”

“孟刚?”何静,“我从乐雅辞职后,已经很久没见过他了。那个混蛋,他怎么样?”

木寒夏注视着一室迷离的光,答:“不好不坏吧。他这几年是不是遭受过什么挫折了?”

何静抬手捂住还在发疼的额头:“嗯……我听还在乐雅的朋友过,他前几年好像被人整过。好像是得罪过北京来的大开发商,不过都是传言而已。后来他就没做店总了。”

木寒夏感觉自己的太阳穴轻轻跳了一下。曾经孟刚对她的那些暧昧和强迫,还有那一晚,温暖的男式西装,安静的轿车,蜿蜒的通往贫民窟的路,仿佛浮光掠影般闪过脑海里。

“北京来的开发商?”她问。

何静“唔”了一声:“我也不太清楚。但是好像听后来孟刚给人下了跪,还是当着很多人的面。所以才传得那么开。活该!”

木寒夏抬起头,看着窗玻璃上模糊的光,她沉默了好一会儿,才问何静:“时间不早了,去床上睡吗?”

何静摇摇头,撑着墙站起来:“我在店里忙了大半天,臭死了,去冲个澡再睡。你先去睡吧。”

木寒夏看她情况还好,盯着她进了洗手间,这才起身进房,脱衣服躺进了被子里。

她的酒量本就不如何静,此刻后劲上来,意识很快有些不清。可脑子里某一块地方,似乎又格外执拗地清醒着。她的脑海里一直浮现林莫臣的样子,许是酒jīng的作用,她想着何静刚才的话,孟刚给那人下跪才被饶过,她就觉得特别难受,胸口滞涩难受。

她擦着眼泪。

她想,前几天才对张梓过,她感觉到的只有痛,没有甜。

可现在,心里怎么涌起了一丝阵痛后的甜意呢?

她拿出手机,想翻到他的号码。可是她醉了,总是找不到。正恍惚间,似乎听到哪里传来手机铃响的声音。她习惯性按下接听键,把手机放到耳边。

“喂……”

“喂。”低沉的,熟悉的嗓音传来。木寒夏的眼泪一下子冒了出来,可又笑了:“林莫臣……”

电话那头的林莫臣沉默了一秒钟。

“你哭了?”他问。

“当然不是。”她答,“我在笑。”

林莫臣嗓音更沉:“你喝酒了?”

“嗯。”她的嗓音突然沉静下来,“林莫臣,我问你一件事。”

“你。”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他的声音似乎变得格外温柔。

“孟刚的事……你做的?”

林莫臣沉默了一下,答:“他运气不好,惹上的是我。”

他的语气很平淡,木寒夏却只觉得心底那股酸酸胀胀的感觉又在往外冒,几乎要让她陷进去。

“谢谢你。”她,“林莫臣,晚安,明天见。记得坚持跑步。”

“好。”林莫臣答,“那你现在在哪里?”

“我在江城,何静家里。”

“具体地址?”

……

天边,月亮已经高高悬挂着。林莫臣放下手机,只静默了几秒钟,拿起外套,就走出房间。

下楼时,电梯里遇到正准备回家的孙志。孙志看着他的样子,心翼翼地问:“林董,你去哪儿啊?”

“江城。”

孙志低头看了眼手表,吃惊:“这么晚?估计赶不上末班机了。”

“开车过去。”

“出什么事了?”孙志关切地问。

林莫臣静默片刻,忽然笑了:“天大的事。过去跑步。”

看网友对 第88章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