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捉蛊记 > 第五十章 又打酱油

第五十章 又打酱油

  是海豹么?你是海豹么?你特么的真是海豹?

  估计是假的吧,要不然怎么这么弱,屁话都没有说,毫无抵抗地躺倒在这里了?

  我跟着陆左离开,心中还存着疑惑。而快步走到那边的大楼旁,陆左突然对旁边的小妖姑娘说道:“我需要把这条通道的所有监控画面都给遮挡住,你想想办法。”

  小妖姑娘点头,说哦。

  她浮现在了半空之中,手往前方一抓,有一股气息仿佛从电路之上抽离了一般,然后她对我们说道:“五分钟时间,随意。”

  陆左对老鬼说道:“你不怕枪,在门口这儿等着,无比不让任何人离开。”

  老鬼担忧地看了我一眼,不过还是点头,说好,没问题。

  吩咐完了老鬼。陆左一拍胸口,低声喊道:“有请肥虫子大人现身……”

  我一愣,说这是什么节奏,还没有反应过来,便瞧见一道金黄sè的光芒从陆左的胸口处浮现而出,宛如一道金光,朝着前方陡然射去。

  它走的并不是直线,而是曲线,画着S型。让人肉眼很难捕捉。

  就在我准备仔细打量的时候,陆左拍了拍我的肩膀,说王明你随我一起进去吧,GO,目标监控室,务必摧毁对方的指挥中心,让这般家伙没有办法增援血液实验中心。

  说罢。他的身子就已经朝着前方飞奔而走。

  小妖毫不犹豫地跟在他的身后。

  大佬,你这样冲进去,真的不怕被乱枪扫射而死么?

  我心中狂跳。却无可奈何地朝着老鬼挥了挥手,向大楼的门口处狂奔,飞一般的过了大门,瞧见大厅这儿,躺着几个穿着作战服、全副武装的安保人员,这些家伙一脸凶相,没有一个善茬,然而却连拔枪的机会都没有,直接就倒在了地上去。

  相隔仅仅一两秒,我却连陆左到底是怎么出手的,都闹不明白。

  眼看着陆左已经冲到了大厅尽头,打开了电梯,向我招手。我毫不犹豫地冲到了里面去,然后瞧见陆左在电梯上按了一下-1楼。

  然而那电梯却并没有反应,我瞧见旁边有一个刷卡器,提醒他,说这个需要权限卡。

  陆左点头,说哦,偏头看了一眼小妖姑娘。

  小妖姑娘走了出去,几秒钟之后又折回了来,手中拿着一张沾血的工作卡,不知道是从哪儿搜出来的,拍在了感应器上。

  叮!

  电梯终于动了,门合上,开始往下沉去。

  从该电梯的现实来看,这儿地下可有两层,眼看着即将抵达-1楼的时候,陆左突然眉头一跳,对我说道:“不好,下面招待的人有些热情,我们上去。”

  说罢,他腾空而起,一拳砸开了电梯上面的口中,攀上了电梯的天井处。

  我瞧见小妖也照着执行,也有样学样,离开了电梯的里面。

  没想到我这边刚刚爬上去,电梯门“叮”的一声打开了,还没有等我回过神来,就听到下面传来一阵暴风骤雨的枪击声,哒哒哒,哒哒哒……

  不知道有多少颗子弹在那几秒钟之后,打进了这电梯里面来。

  金属风暴啊?

  倘若是我们刚才傻乎乎地乘坐着电梯下去,恐怕这个时候也就只剩下碎末了。

  我吓得深吸了一口气,回头瞧了一眼陆左,没想到眼前出现了一个肉呼呼的大虫子,这小家伙努力睁着一对黑豆子一般大的小眼睛,瞪着我,充满了滑稽,而在那滑稽的后面,却又隐藏着让我为之惊骇的恐惧感。

  这种感觉,就好像是当初我把小米儿给生下来的时候,第一次瞧见她的那种恐惧。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这金黄sè的大虫子瞧见我的时候,却显得比较亲切和温和,冲着我眨了眨眼睛,然后背上的翅膀陡然一振,朝着下方飞了过去。

  此时枪声都还未停。

  我想起所有关于陆左的传言,忍不住喊道:“金蚕蛊?”

  陆左微笑着点头,骄傲地说是本命金蚕蛊。

  此话一落,电梯的对面突然传来一阵痛苦的惨叫声,而陆左也没有在停留,径直跳了下来,小妖姑娘冲我笑了笑,说别吓尿裤子哦。

  说罢,她也离开了这儿。

  听到小妖姑娘的话语,我知道自己的谨慎和担忧在这姑娘面前,变成了胆小与懦弱。

  尽管经过那一招黄狗撒尿之后,我对这长得妩媚迷人的小妖jīng再也没有什么想法,但是作为一个男人,我怎么可能甘心让一个小姑娘瞧不起呢?

  不就是干么,谁怕谁?

  我紧紧抓着包裹住十字军血刀的画筒,从上面跳了下来,风一般地冲了出来,正要挥刀砍人,结果环顾一望,周围躺倒了七八人,一地的子弹,枪口都还在发热,结果此刻却已然悄无声息。

  我只来得及瞧见陆左和小妖姑娘的背影,正朝着左前方的通道走去。

  我擦,难道我真的是过来打酱油的?

  你们这帮人不是传说中的黑狼么?不是三个人里面就有两个是来自最为著名的特种部队,个个都是一个人能够顶得上一个排的硬汉么,怎么这么弱啊?

  我穿过躺倒的人群,随手捡起一把AUG突击步枪来,检查了一下,不是玩具枪啊?

  就在我满心疑惑的时候,陆左他们那个方向又传来一阵爆豆般的枪声,我立刻丢掉了所有的疑惑,箭步冲去,还没有冲到了跟前,突然间感觉到左边一阵劲风扑来,下意识地滑步一躲,扭头一看,却见一张满是电芒的大网越过了我,扎在了结实的墙上面。

  那大网的边缘处,有许多细碎的银钉,死死扎住了墙体,倘若是我刚才来不及闪避,恐怕我就已经给电昏在了里面去。

  这手段,并不是对付寻常人的。

  我的目光转移,瞧见那大网却是从一个特制的枪口喷射出来的,而那把枪则是被一个满脸络腮胡子、包着头巾的穆斯林给拿着。

  我躲开电网的一瞬间,就已然拔出了十字军血刀来,然而还没有等我上前,突然间左边传来一阵刀锋。

  我挥手一挡,感觉到虚空之中传来一道劈砍。

  这力量很大,不过对于我来说,却并没有那般难受了,我当下也是猛然一挥,将这一击给直接掀飞了去,接着瞧见一个穿着黑sè紧身服的小个子突然之间就从虚无之中浮现了出来。

  什么玩意儿?

  我瞧见那个大胡子还想再动手脚,没有给他机会,一个箭步上前,挥刀就斩,那人吓得赶忙将手中的特制长枪拿来抵挡,被我一刀振开,然后又拔出了贴身的匕首挥来。

  我与他交手的一瞬间,便感觉到这人虽然在力量和速度上面远比常人厉害,但并非修行者。

  他这是一个雇佣兵而已。

  这回老子终于可以在力量上面,形成倾倒的优势了,我没有放弃这个机会,陡然挥出了一刀。

  这一刀,又快又疾,深谙刀法之中大开大阖、刚猛激烈的道理。

  偷袭我的大胡子被我连着匕首带人,给一刀斩死。

  哎呀?

  吹得牛波伊上天的黑狼雇佣兵,其实不过如此嘛?

  这个时候,我才感觉得到,不是这些黑狼雇佣兵名不副实,而是因为我已经成长到了一定的高度,使得以前只能仰望的这些人物,在我跟前,已然不算是什么威胁。

  他们或许有能够纵横战场的绝对实力,但是在这儿,在我们的面前,却也如同普通老百姓一般。

  只要不给他们拿枪的机会。

  唰!

  一刀划过,漫天鲜血狂飙,就在这个时候,有一个穿着宽松和服的家伙冲了过来,手持着雪亮的日本刀,朝着我劈砍而来。

  他一边砍,一边还作死地怒吼道:“八格牙路!”

  纳尼,日本人?

  哦,对了,邋遢杰克之前有介绍过,这帮雇佣兵里面,也有一帮奥姆真理教的残余势力,这个浪人打扮的家伙就是,还有刚才那个黑衣小个子,应该就是传说中的忍者吧?

  我不由得兴奋起来,刀锋不减,朝前卷去,与那浪人连拼了十几刀。

  那浪人倒是个不错的家伙,我连续十几刀变幻莫测,他居然每一刀都能够接得住,显然也是击剑高手,过后当我最后一刀劈下来的时候,他终于没有能够挡住。

  十字军血刀没有任何意外地割破了他的脖子,然后猛然一回旋,将偷袭的那小个子黑衣男给扎在了地上。

  我缓缓地拔出长刀,瞧见十字军血刀在染血之后,显得更加的妖艳美丽的。

  我用长刀一挑,把那人的蒙面黑巾打开,却是一个黑乎乎的家伙。

  我没有继续在此停留,冲进了那边门,瞧见里面是一个监控大厅,有上百个显示器,许许多多的专业设备,还有超过十五人以上的雇佣兵。

  不过当我来到这儿的时候,大部分都已经刚躺下了,一个穿着和服的长发女子握着一把竹剑,正在跟陆左作最后拼搏。

  我伸手瞧了一下表,此刻离凌晨三点,已经只有两分钟了。

  小妖姑娘把旁边一帮人都给料理了,瞧见陆左这手段软绵绵的,不由得满怀醋意地说道:“瞧见这日本小甜妞,是不是想起了亚也小姐啊?”

南无袈裟理科佛、说:
新年好啊,新年好啊……
2016,小佛向你献上最诚挚的祝福!!!!

看网友对 第五十章 又打酱油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