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莫负寒夏 > 第90章

第90章

cpa300_4();木寒夏侧过头去,不再看他。@頂@点@小@说,然后很快,她面前的阳光被挡住了。

他的脸俯过来,找到她的唇,轻轻吻着。他的嘴唇有点干,木寒夏想也许是熬夜的缘故。背着光,她看不清他的面目。一开始,他只是用唇,触碰摩擦着她。然后慢慢地吻了进去。他的手,也缓缓扶住她的脑后,另一只手,则握住她的手。

两人的脸,也静静贴在一起。这么安静,这么温柔的一个吻。可是在炫目的阳光下,木寒夏却清晰感觉到,当他的舌纠缠上来的一刹那,那触电的感觉,便从舌头上轰然炸开,一直痛击到她的肺腑心脏里。他吻得那么轻,他的手指无声插入她的黑发里,明明已经多年不见,他却好像已经这么吻过她千百遍。而她亦然。

那是灵魂被触动的感觉。她知道。无数人从她身边经过,却唯有他方可这样触动她。

那是死去的爱情复苏的滋味。她知道。

其实它从来没有真正死去。它一直下沉,下沉,沉到连她也够不到寂静深谷里。

她都知道的。

他为什么要这样吻着她,像吻着唯一心爱的人那样?

木寒夏的泪水慢慢掉下来,他察觉了,抬手拭去。然后将她拥得更近,轻声说:“寒夏,对不起。”

木寒夏说:“没有对不起,都过去了。”

他用脸一直蹭着她,温柔、强势又亲昵。

“所以……是肯回头看我了?”他问。

木寒夏深吸一口气,将他轻轻推开一点,说:“林莫臣,不是回头,无法回头。我想,是重新尝试。我现在已经知道,你要的是什么。但是我并不确定,自己能不能给你。我也不知道,现在的我们,是否真的适合再在一起。我们对彼此而言,是熟悉的,可也都是陌生的。过去这些年,我真的把你这个人彻底放下了。现在,我们即使真的尝试,也不一定能成功。所以,你确定要这样?你真的愿意?”

林莫臣静默了一会儿,笑了:“你问一个溺水的人,要不要最后一根稻草。你说他愿不愿意?半夜做梦,他只怕都要笑醒。”

木寒夏的心头倏地一疼。沉默片刻,她抬起头,在他的侧脸上,蜻蜓点水般落下一吻。

四目凝视,他慢慢笑了。那深邃而清朗的眉眼间,笑意竟然刹那极深。他转过头去,不再与她对视。却拿起她的一只手,隔着毛衣,按在自己左胸上。

木寒夏起初不懂,可掌下传来温热,还有不太平稳的心跳声。

是他的心跳,竟然在这一刹那加速了。

“你让我摸什么?”木寒夏装傻说,“我感觉不到。”

过了一会儿,她却也低头笑了。

——

回到何静家,木寒夏把自己的行李简单收拾好。何静站在窗边,看着楼下的车和人,迟疑地问:“那是林莫臣吧,你们……”

木寒夏笑了一下答:“阿静,这些天发生了一些事。我们……还不算正式在一起,但是打算尝试重新开始。”

何静很意外,但是她安静了一会儿,握住木寒夏的手,笑了:“阿夏,别的我不多说了。这么多年了,你其实也就他一个。你心里想什么,其实我都清楚。那就把握眼前人,好好过下去。我为你感到高兴。”

木寒夏答:“谢谢你阿静。其实,你昨晚说,自己已经不是当年的样子。我何尝不是?你说你心里怨着很多人,其实我……这些年,也在怨他。很多时候,不开心的时候,难受的时候,熬不下去的时候,我总是想,怪他,都怪他。

如果当初他没有招惹我,如果他肯停在好朋友的位置上。如果我不曾经见过他这样一个男人,如果我没有被他爱过,我现在说不定早就很幸福了。不管有钱没钱,我都会在后来,遇到还算合适的人,然后自己感觉幸福地过一辈子。

可是不是这样。我遇上他了。之后再遇到很多人,我也爱不上别人了。我想,就这样吧。一个人过一辈子,也没什么大不了。可这些年,不管学业、事业有多顺利,不管我感觉自己有多沉稳成熟,可总是觉得,生命里少了什么。不,是少了很多。”

何静安安静静地听着。木寒夏继续说道:“你昨天说,羡慕我曾经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活着。可其实很多时候,我也做不到那样了。在爱情这件事上,要安全、不再受伤,还是冒险去求唯一的圆满,这些年,我一直,让自己选择前者。我傻不傻?但是我真的是,不敢。”她握着何静的手,沉默了一会儿说:“我希望这一次,他再也不会让我失望了。原来我们真的……都困在七年前的事里。但是我想……现在的他,应该不会再让我失望了。”

——

何静把木寒夏送下楼。林莫臣走上来,接过行李。何静说:“喂,林莫臣,好好把握机会,否则别想成为她的男朋友。”

林莫臣笑答:“当然。必须。”

何静笑了,木寒夏对她说:“我先回去了,你这边整理好,尽快过来。”何静说:“好。”两人又抱了一下,才分别。

木寒夏坐上林莫臣的车,直赴机场。她问:“你跟我一起坐飞机回去,那车怎么办?”

林莫臣答:“让分公司的人送回来。”

上飞机后,木寒夏才发现座位已被升成了头等舱,跟他在一起。

她昨晚到底喝了酒,坐下没多久就开始犯困,刚想拿出眼罩戴上,手却被他握住了。她侧头看他一眼,他一脸平静坦然。

木寒夏把手抽回来:“林莫臣,我现在还不是你的女朋友。只是尝试开始相处。”

林莫臣看着她。终于能够这么近这么安静的凝视,竟觉得她比六年前还要白皙清丽几分。只是乌黑的眉目间,有浅淡的、自信的神采,这几句话她说得波澜不惊,居然带着几分从前没有的倨傲,可又像是成熟男女间欲拒还迎的挑衅。

林莫臣的心头就这么怦然一动,面上却慢慢笑了,淡道:“没关系,庄家肯打开我的跌停板就好。我慢慢涨,慢慢追。”

木寒夏戴上眼罩,也笑了。

不知过了多久,她醒来,轻轻掀开眼罩,首先看到的是,放在椅子扶手上的手,不知何时,还是被身旁的男人给牢牢握住。她没有动,抬眸看着他。他昨晚毕竟通宵了,此刻睡得很沉,呼吸均匀,眉目舒展。

木寒夏静静看着他,看着他宽平的额头,笔直的鼻梁,还有微高削瘦的颧骨,是她记忆中的模样,却又似乎改变了许多。一时间,她竟觉得移不开目光。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转头,看着机舱外一层层堆叠缠绕的云。

这些年,她去过很多地方。南美去过,埃及去过,北欧去过。

哥伦比亚大学去过。那个叫林莫臣的人,在美国从小生活过的地方,她都去过。

每一段航班,都是一个人。

可原来人身在孤独中时,并不会真的感觉到孤独。

只是此刻,他终于作伴的这段行程。

她才察觉,那个不断独自旅行的木寒夏,在寻找着什么。

看网友对 第90章 的精彩评论

1 条评论

  1.  沙发# 匿名 : 2016年01月01日

    林哥哥,夏姐姐,愿你们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