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莫负寒夏 > 第91章

第91章

宁静的夜晚,灯光柔和。木寒夏坐在病床前,专注地削着苹果。

躺在床上的张梓,仔细看着她的神sè,笑了:“是不是有什么好事发生了?”

木寒夏笑着把削好的苹果堵在他嘴上:“你不是书呆子吗?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敏感八卦了?”

“我是想看着你早点嫁出去。”

“瞎操心。”

看着他听话地把小小的一个苹果吃完,木寒夏才又开口道:“我和他算是重新开始了,观察磨合吧。不过你知道的,我现在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张梓无奈地笑了:“把你女强人的那一套收起来,这两件事又不矛盾。”

木寒夏笑笑不答。

张梓:“那你跟他提后面的计划了吗?”

“没有。他到底是风臣的董事长,等做成了再说吧。”

张梓便没说话。过了一会儿,又说:“我能理解那个男人的心情。我敢打赌,他现在最在意的事,不是别的,而是什么时候可以把你娶回家。”

木寒夏静默片刻,莞尔一笑:“张梓,我记得你是普林斯顿博士吧,能不能不要这么像爱操心的居委会大妈啊?”

——

探望完张梓,木寒夏回家。次日一早,她照旧下楼跑步。一出门,就见林莫臣一身黑sè运动衣,站在花圃旁。双手插在口袋里,抬头望着她。

木寒夏朝他温和地一笑,率先朝前方晨雾中跑去。他很快跟了上来。

“早。”他说。

“早。”

人的感觉,是种奇怪的东西。平时木寒夏一个人跑步,也不觉得有什么,心情始终平静。现在身边多了一个他,虽然两人跑步时也不怎么说话,可是他的存在感太强了,木寒夏的心总是不太宁静。

跑了大概半个小时,林莫臣的速度渐渐慢下来。木寒夏以为他不行了,放慢速度回头看他。然后就听到他说:“寒夏,我跑不动了。”话音未落,木寒夏的手就被他抓住了。她撞见他漆沉如墨的眼睛,然后人就被他往怀里抱。

木寒夏心尖一颤,这才明白他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她立刻淡笑道:“林莫臣,跑步就是跑步,不要想浑水摸鱼。”她把手抽回来,加速速度往前跑去。

林莫臣怀里落了空,望着她俏丽矫健的背影,半晌,笑了。以前这样的招数,是百试百灵。他只要半真半假地一出手,她多半会软在他怀里,羞怯又开心的笑。现在……他神sè淡定地再度追上她。

终于,一个小时跑完了。太阳也出来了,两人并肩往回走。

木寒夏因为很多年都是独自一个人生活,许多习惯也是小时候被妈妈养成的,一直保持至今。譬如此刻,满身大汗淋漓时,她习惯性地拿出带着的毛巾,先擦干脸和脖子上的汗,又伸到背后衣服里面,擦个大概,避免风吹感冒。

林莫臣看见了她习惯性的动作,说:“我来吧。”

木寒夏一怔,手里的毛巾已经被他拿走了。

两人站在一幢楼宇下的阳光里,路上也没有别人。木寒夏背对着他站着,不知怎的,竟微微有些颤抖。眼角余光,瞥见他低垂沉静的眉目。他一只手稍稍拉起她的运动衣,另一只手拿着毛巾,探了进去。沿着她的肩膀,开始一下下地往下擦。经过她削瘦的背,她的……运动胸衣,然后滑到脊梁,滑到腰上,将她两侧腰上的汗,仔细轻柔地擦干。

他明明连摸都没摸一下,可木寒夏多年未被男人触碰过的身体,却窜起阵阵酥~麻感,覆盖整片背部,然后席卷全身。她的脸也有点发烫。

这时,他的手退了出来,又替她把衣服整理好,说:“好了。”

木寒夏拿回毛巾:“谢谢。”他却笑了一下说:“互帮互助,帮我也擦一下,免得我……感冒了。”

他的背,一如记忆中高大削瘦,但又似乎厚实了一些。木寒夏凝望了几秒钟,轻轻掀起他的运动衣,把毛巾探进去,手指触到了他的肩膀,然后一寸寸地往下擦了起来。直至他的脊骨,他窄瘦的腰。

他忽然将手伸到背后,抓住了她的手。

他没说话,木寒夏也没动。

她闻着他背上微微的汗味,还有属于他的熟悉气息,一时间竟觉意摇神驰。

过了一会儿,她把手抽回来,也替他把衣服理好。

两人间的气氛,似乎变得有些不同了。他抬眸看着她,隐隐有笑:“今天你煮的粥,够不够两个人吃?”

“今天没煮,在外面吃早饭吧。”

林莫臣答:“好。”

木寒夏便带着他,继续往前面的一家早点店走。

其实她今天是故意没煮粥,抱着一种微妙的心思。她望着身旁男人沉静清隽的眉目,总觉得如果就这么允诺他登堂入室,她哪里还压得住他?

到了早点店,两人站在吧台前,木寒夏看着墙上的菜单问:“你吃什么?”

林莫臣说:“我吃什么,不是一向由你安排么?”说完把钱包递给她,自己先去找了个卡座坐下。

他的话令木寒夏有点出神。因为他说的是从前。他的口味极挑剔,一开始都是他带着她去吃各种好东西。后来两人好上了,她也熟知了他的口味,再去吃东西,他就省心了,懒洋洋地只让她去安排。

他其实一直是个大男子主义十足的人,喜欢让自己的女人去照顾安排这些事。

而每每木寒夏点好菜,回到桌前。他总是喜欢让她坐在自己身边,而不是对面。吃完饭后的闲散时刻,他喜欢拥着她看看手机新闻,或者触碰她的头发她的脖子,两人说一些耳鬓厮磨的话……

木寒夏收敛心神,点好了餐,付了钱。一转身,却见林莫臣坐在一侧卡座的内侧,把身旁的位置空了出来,手还搭在靠背上。虽然是一身运动衣,却也显得气质矜贵又清冷。

他看着她,等着她。

不动声sè地招惹着她。

仿佛就是当年那个又傲又坏的男人。

木寒夏的心头激起阵阵涟漪,她忍着没有笑,走过去,像是没察觉他的用意,在对面坐了下来,把钱包递给他说:“很快就能吃了。”

林莫臣没答。

他站了起来,绕过桌子,走到她身边。

“坐进去。”他说。

木寒夏:“干嘛?”

他的手落在她的腰上,居然半推半抱地把她挪了进去。木寒夏的腰好麻,只能就范。他这才松开手,在她身边坐了下来。过了一会儿,手自然而然地搭在了她的肩上,轻轻抚摸她耳边的碎发,然后又挪到她的脖子上。他的手指修长而柔软,木寒夏被他摸得又痒又麻,两人谁也不说话。

看网友对 第91章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