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莫负寒夏 > 第92章

第92章

一个早上,就这么过去了。≥,木寒夏回家洗完澡,到公司时还比较早,没到上班时间。可远远的,就看见陆樟的办公室门虚掩着,里面还亮着灯。

这是稀奇事。陆樟从来不会早到。

她走过去推开门,果真见到陆大少端坐在电脑后,一脸百无聊赖的样子。看到她出现,他的眼睛瞬间一亮,然后笑了:“呦,这不是师父吗?舍得浪回来啦。”

他笑得很开心的样子,木寒夏心头也是一暖,嘴里却淡道:“说什么鬼话,谁去浪了,我是有事。你怎么到这么早,我不在还变勤奋了?那为师就要深感欣慰了。”

陆樟满不在乎地答:“呵呵,本少爷向来随心所欲,想几点上班就几点上班。半夜来上班又怎的?勤奋?不好意思,那根神经我暂时还没长出来。”

木寒夏又被他逗笑了,转身想先回自己办公室,陆樟却叫住她:“等等。”

木寒夏看着他:“还有什么事?”

陆樟问:“你去江城,见的谁啊?去这么多天。”

“一个老朋友。”

“哦——”陆樟懒懒地说,“男的?是不是你要安排的那个助理?”

“不是,女的。”木寒夏答得爽利。

陆樟一听笑了,伸了个懒腰,仿佛瞬间jīng神抖擞地坐直了:“女的就好。师父你不早说,哎,她漂不漂亮?比你漂亮不?”

看他每一句正经话,木寒夏直接转身走了。

上午,木寒夏带陆樟去巡场,检查悦家商城最后的筹备情况。今天陆樟居然表现得格外听话服帖,一路紧跟着她,还主动提了些问题。木寒夏自然耐心教他,一上午两人就这么融洽地相处度过了。

到中午的时候,冯楠给他俩定好了餐厅。是附近一家环境非常优雅别致的店。冯楠也不敢做的太明显,虽然定了情侣小包间,但是没有放玫瑰花和蜡烛,而是装点得素雅舒适。

所以木寒夏走进去时,只觉得特别温馨,也没察觉什么异样。倒是陆樟,对这些吃吃喝喝的地方的门道都很熟,看见红sè情侣沙发和浪漫的装修,扫一眼冯楠,笑了一下,没说话。

冯楠于是知道自己这件事办对了。

小包间,一整面墙却都是玻璃,可以俯瞰整个北京城的景sè。此时是午后,阳光覆盖大地,一望无际的楼宇沐浴其中。木寒夏有点被这胜景震慑到了,走进窗边,手也按在玻璃上,凝神往外看。

“很美。”她说。

陆樟走到她身后,一只手按在旁边的墙上,另一只手也按在玻璃上。再往前一步,就能把她抱在怀里。闻着她身上淡淡的香水味,他的心居然跳得很快,兴奋又紧张。他从没追过年纪比自己大的女人,还是师父,只觉得整个脑子里都是滚烫的。

木寒夏心无旁骛,并未察觉。

“美吧?”他在她头顶小声说,“师父,北京城还有好多更美的地方,我以后带你去看。”

他说得真诚,又叫她师父。木寒夏没察觉异样,笑答:“好,多谢啦。”

冯楠看着他俩的样子,女的清丽洒脱,男的英俊桀骜,站在一起,竟也是一对璧人般。他看着陆樟落在木寒夏腰旁的,那只蠢蠢欲动却又不敢上前的手,深深觉得自己再呆在这里,陆樟说不定就要炒掉他了。于是他无声地退了出去,带上了门。

听到门响的声音,木寒夏回过头。陆樟动作更快地把手放下来,若无其事地说:“坐下吃饭吧。”

木寒夏看一眼门口:“冯楠呢?”

陆樟拿起筷子夹了口菜,说:“那小子还有一堆杂事,别管他,我们吃。”

木寒夏坐下,看了眼菜sè,说:“吃个中饭,干嘛来这么讲究的地方?随便吃点好了。”

陆樟答:“本少爷的中饭,怎么可以随便?喂,先说好,明天中午我们去吃日本料理。有家店的寿司我很喜欢。我觉得你肯定也会喜欢的。”

木寒夏有些无奈,干脆懒得跟他说了。

吃到一半,木寒夏的手机响了。她看一眼对面的陆樟,走到窗边才接起。

陆樟低头吃着东西,眼睛却一直盯着她。

木寒夏:“喂?”

林莫臣的嗓音传来:“喂。”

木寒夏微微笑了:“什么事?”

“吃饭了吗?”他问。

“正在吃。”

两人都静了一会儿,他笑了:“我也正在吃,跟一群投资经理。不太好吃。晚上你有没有时间?我来接你吃饭。”

“今晚不行。”木寒夏答,“我有事。”

“好。那改天。”

“好。”

“summer……”他说,“想你。”

木寒夏轻轻“嗯”了一声。

挂了电话,她一回头,就看到陆樟眼睛瞪得跟铜铃似的,看着自己。

“看我干什么?”她坐下继续吃。

陆樟说:“谁的电话啊?师父笑得这么温柔。”

“一个朋友。”

陆樟默不作声地吃了几口,忽然笑了,说:“哎,师父,我知道三里屯有家小店特别棒,晚上我们收工了去吃那里好不好?”

木寒夏头也不抬地答:“不行,我晚上有事。”

“什么事啊?”

“我去接个朋友,叫何静。就是来做我助理的那个人。”

陆樟恍然:“哦……”

——

等了几天,晚上却没约到她,陆樟一整晚都有些心不在焉。跟几个朋友去胡吃海塞,吃到半路,他一声不吭又跑了。

此时已是夜里九点多,他一个人开着车,不知不觉竟到了木寒夏住的小区里。他现在也有些懊恼,早知道……就让冯楠把她的房子租在他家附近,哦不,最好把他的一套房子给她住,反正他房子多,那样就完美了。

胡乱想着,他把车徐徐开到她家楼下不远,停下了。抬起头,望着她家的灯,是亮着的。不知怎的,竟感觉到心情一阵温暖。妈~的,他都怀疑自己是不是有恋母情节了……他低头点了根烟,打开车窗,慢慢咬着吸着,不经意间,却瞥见前方不远处,路的另一侧,还停着辆卡宴。

这辆卡宴,他是认得的。

他冷冷地盯着,啧啧……老流氓这是又出来作怪了?

结果,过了几分钟,果真看到林莫臣下了车。即使以陆樟的眼光,也不得不承认这个三十岁的男人,皮相很好,还会穿衣。一身简单的黑sè大衣,就显得修长挺拔,气质不凡。

林莫臣倚在车边,也没有上去,居然也点了根烟,然后抬头,慢慢抽着,望着木寒夏的窗口。

陆樟看着看着,突然觉得心里很不舒服。

那是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亲眼看到一个在商场堪称传奇的男人,一个连他父亲都不得不尊重的男人,却跟他一样,守在这个女人楼下。并且陆樟已清晰感觉到,那两个人之间的纠葛,是他这个后来的人,比他俩年轻了好几岁的人,根本就无法探知和介入的。

陆樟吸完了最后一口烟,把烟头重重戳熄在烟灰缸里。抬眸依旧盯着林莫臣。

就在这时,楼宇的门被推开了,木寒夏走了出来。

陆樟心头一动,一瞬不瞬地盯着她。

然而她没有注意到陆樟的车,只看着林莫臣,然后微微一笑。林莫臣已迎了上去,把手里的一袋樱桃递给她。陆樟看到樱桃,心里就骂了句“卧槽”。

然后两人说了什么,木寒夏接过樱桃,转身要上楼。林莫臣却一把拉住她的手,又不要脸地把她扯了回来。然后一直握着她的手没放,而木寒夏在他陆樟面前从来淡定自若的脸,竟有些许红晕,虽然没与他更亲近,但是也没有挣扎。

陆樟看不下了去,冷着脸,掏出手机,拨给木寒夏。

然后就看到木寒夏松开林莫臣的手,接起电话:“喂?陆樟。”

陆樟微微吐了口气,语气自若地笑了:“师父,有急事。”

“什么急事?”她看了林莫臣一眼,终于转身走进楼里。

陆樟脑子转得飞快,说:“哦,就是今天我们巡场看的几个问题嘛,我有些地方不明白,一个是……”

眼见她已走进电梯里,看不见了。陆樟才松了口气,胡乱说了几句话,就找了托词挂了电话。惹得木寒夏还骂了他一句“没头没脑”。

是的,他现在可不就是没头没脑吗?

陆樟重新抬起头,恰好看到留在原地的林莫臣也转身。

陆樟一动不动地看着他。

林莫臣似乎若有所觉,抬起眸,就看到了十来米远外的他。

两个男人对视了一瞬。

陆樟面无表情。

林莫臣却忽的笑了,也不再看他,径自上了车。

陆樟坐在原地,看着他倒车、掉头,然后开了过来。

林莫臣的眼睛一直看着前方,看都没看陆樟一眼。直至两辆车错身而过,林莫臣的嘴角忽的浮现一丝笑意,但他的侧脸依然没有半点表情。

陆樟却觉得,自己从没见过一个男人的眼神,能够像林莫臣这样冷酷。

林莫臣驱车扬长而去。

他明明什么都没做,陆樟却觉得自己的肺都要气炸了。

看网友对 第92章 的精彩评论

1 条评论

  1.  沙发# 莫莫 : 2016年01月05日

    怎么后面不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