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捉蛊记 > 第五十三章 没有什么能够阻挡

第五十三章 没有什么能够阻挡

  我扬起了手中的十字军血刀,往回一挡,却是抵住了四五把雪亮的弯刀。

  这个时候,我瞧见了一大堆白花花的大腿。

  突然出现,并且朝着我们袭击的。并非别人,而就是我们刚才瞧见的那二十几个长得一模一样的金发女郎。

  这些原本被禁锢在培养箱里面的女子,此刻居然活过了来,并且朝着我们扑了过来。

  我原本以为这些女郎都没有什么意识,然而此刻与她们蓝sè的双眸相对,却能够瞧出有几分的凶恶狠戾来。

  我和老鬼应对着这些女郎,而陆左则专心致志地与那头仿佛无数尸块腐肉缝合而成的傀儡在交手。

  鬼剑卡在了对方的身体里,腐蚀的浆液四溅,而陆左并没有冒险,而是往后退开。

  他一直退到了我们的身边,方才猛然一收。

  指间摇动,那卡在尸块之中的鬼剑陡然一摇,然后腾空而起。

  陆左的这个。也是飞剑?

  我心中骇然,想着以前觉得那飞剑简直就是世间奇迹,举世罕见,没想到如今有一个算一个,都特么能够飞起来。

  你们难道就是灭绝已久的蜀山剑派?

  我心中狂震,却见陆左并没有让那把剑给腾飞起来,而是重新抓到了手中,紧紧相握,然后猛然一剑划了下去。

  他是从斜上方往下劈去。无论是角度,还是力量,都掌握得十分微妙。

  这一剑,只有用刀的人方才有特别的感触。

  唰!

  长剑斩落在了半空之中,甚至都没有沾染到了那家伙的身上,然而就在此刻,那隔着差不多有两米远的傀儡甚至突然一歪。而下一秒,上半身却是斜斜地往下滑落了来。

  断成两半。

  这剑势是虚的,但是杀伤性却是实打实的。

  一剑毙命。

  陆左的这一剑给了我许多的感悟。当下也是猛然一转身,依样画葫芦,感受着他那一剑的气势,猛然往下一斩。

  十字军血刀比起鬼剑来说,更加适合这一招,然而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感觉有几分别扭。

  跟陆左刚才那畅快淋漓的一剑相比,我这个似乎多出了几分生硬。

  不过即便如此,照虎画猫的我依旧还是将前面的一个凶物给劈成了两半。

  此事与招式无关,仅仅只是因为这刀,太过锋利。

  十字军血刀已经被Kim解开了封印,我虽然能够压制住它身上的凶焰,但是刀身本体。却已经恢复了当初那种大杀四方的锋利来。

  特别是沾了鲜血,就是更加无可阻拦。

  知道这些并非生命,而不过是一帮碳水化合物之后,我没有任何顾虑地挥刀,然而斩杀了几人,我突然发现这个大厅之中变得有几分不同了。

  用一句话来说,那就是它整个儿都活了过来。

  我面前的对手越来越多,除了这些光屁股的克隆美人儿之外,还有之前我们路过时瞧见的种种实验品。

  譬如那双头怪人,譬如十几个带着血肠子和内脏的头颅,譬如整张皮被剥了的血人,譬如断手断脚、只有半张脸的怪物……

  那些让我看起来心惊胆战的东西,此刻却全部都打破了筋骨自己的玻璃培养皿,从溶液之中爬了出来。

  或许并不是打破的,而是某种程序被激发了。

  我听到了无数凄厉的哭声,让人浑身直起鸡皮疙瘩,面前的敌人越来越多,而且模样也是越发千奇百怪,让我一时半会儿,有些撑不住了。

  然而陆左却瞧了出来,冷笑道:“用这些魔障之物,就像拖住我们?死灵法师乔,你真的是有些天真了。”

  他打了一个响指,口中喊道:“金蚕蛊大人!”

  那个不知道藏在哪儿的肥虫子此刻又出现在了半空之中,它肥硕的躯体不停蠕动,而身体两侧宛如黝黑眼睛一般的纹路突然一阵蠕动。

  嗡……

  我感觉脑中一阵鸣叫,下意识地望了过去,便觉得这些花纹就真的如同一只又一只的眼睛一般,朝着我看了过来。

  仅仅只有一眼,我就有一种后背生寒,毛骨悚然的古怪错觉。

  世界也仿佛不断地回旋扭动,变幻形状。

  就在我心神即将沉浸其间的时候,陆左的声音突然在我的耳畔响起来:“王明,别看,低下头。”

  我不由自主地低下了头,两秒钟之后,我突然醒了过来。

  整个世界在这一刻停了下来。

  我深吸两口气,再一次抬起了头来的时候,瞧见无数朝着我们扑过来的试验品就如同定格电影一般,停在了原地,倘若不是它们身上滴滴答答的培养液在继续,我都以为时间都已经冻结了。

  我心中发慌,问到底怎么回事?

  陆左说道:“有个死灵法师,你们仔细等着,他会露面的。”

  什么,死灵法师?

  难道是我们今天要过来找寻的那个叫做“乔”的家伙?

  我屏气凝神,十几秒钟之后,突然间右边的角落里传来了一声呜呜的声音,类似于短笛吹出来的,陆左脸sè一喜,冷笑道:“我就知道你沉不住气。”

  他朝着那声音发出来的地方箭步走去,而那些停止了身形的实验品居然又开始蠢蠢欲动了起来。

  肥虫子立于半空之中,与那短笛声抢夺这些实验品的控制权。

  我和老鬼随着陆左向前冲了过去。

  我们没有冲到尽头,就瞧见陆左再跟一个穿着身黑sè长袍的毛头小子在交手。

  那毛头小子的手中,有一根半米长的权杖,那权杖上面镶金嵌银,顶端处还有一个鸽子蛋大的绿sè宝石,而之前我们听到的那种声音,却是从这法阵之中吹出来的。

  那法杖的中间有一部分镂空,所以气流从那儿吹过,便能够发出这样控制实验品的声音来。

  而当那个绿sè宝石的光芒照耀都任何一个实验品的时候,它都能够突破掉肥虫子的jīng神束缚,朝着我们疯狂地扑了过来。

  毫无畏惧。

  陆左跟这个毛头小子交手着,攻势极为猛烈,那小子有些抵挡不住,三两下之后,就有意让那些傀儡过来挡住陆左的进攻路线,而他则仓皇向后逃去。

  想逃?

  一直沉寂的老鬼显现出了十二分的英勇来,身子陡然一震,人就出现在了那个毛头小子的身后,挥手就是一抓。

  他出现得实在是太过于突然,那毛头小子有些猝不及防,不过即便如此,老鬼还是抓了一个空。

  他明明抓到了,然而却没有接触到任何实物。

  这个毛头小子,不是人?

  就在老鬼为之惊骇的时候,他的手上突然有一股幽冥冷艳的火焰燃烧了起来,并且迅速朝着他的身上蔓延而去。

  所幸老鬼从之前的黄溯身上学到过冥火的用法,并没有给这玩意给伤到。

  毛头小子瞧见老鬼也是个硬角sè,没有再停留,身子一转,人就准备开溜,远远离开。

  就在这个时候,他的身前陡然出现一把凶气凛然的木剑,这毛头小子下意识地躲开,凭空又伸出一只手来,将他给揪住。

  那人身子一阵涟漪,又化作了虚无,准备如对付老鬼一般,故技重施。

  然而他的谋算却是落了空。

  陆左这一回,却是抓了个结结实实,瞧见一脸惊骇的那毛头小子,陆左冷然一笑,说道:“我这诅咒之手,抓过无数的怨魂灵体,不管你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只要是以能量的场域形式存在,都逃不过我的手掌。”

  毛头小子听到,拼命挣扎,然而却终究没有能够摆脱陆左的控制,反倒是那法杖被陆左一把拍飞,落到了老鬼的手上。

  老鬼不贪功,将那把漂亮的法杖还给了陆左,陆左摇头,说你且拿着,我审审这小子。

  说啊,他揪住那毛头小子的脖子,咳了咳嗽,用蹩脚的英语说道:“看样子,你应该不是大名鼎鼎的乔,那么告诉我,你的名字,小子。”

  那家伙闭口不言,而身子却愈发的虚无。

  几秒钟之后,他终于为之动容了,慌忙用英语大叫到:“我不是,我是丹尼,乔的五大弟子之一,负责看守这一层的实验品……”

  陆左微笑,说很好,我亲爱的丹尼,告诉我前面进来的人呢?别告诉我你没有瞧见他们。

  丹尼说道:“我瞧见了,被鲁西引到血迷宫里去了。”

  陆左:“血迷宫是哪儿?”

  丹尼说道:“是我老师最得意的作品之一,花了二十六年的时间,用超过万人的鲜血和冤魂凝结出来的大阵,任何人进入其中,在没有得到我老师旨意的情况下,是不可能走出来的,只有困死于那里!”

  陆左:“告诉我你老师在哪里?”

  丹尼:“他在操控着血迷宫,你别问我如何破解,我不知道。”

  陆左沉默了一下,手中猛然用劲,将那交完了底的亡灵学徒丹尼给捏得灰飞烟灭。

  我心中惊讶,说为什么不留着?

  陆左摇头,说他不知道就是不知道,留着何用?走,我们去见识一下,那个没有任何人能够走出来的血迷宫,到底是个什么模样。

  他许是心忧兄弟,快步冲到了大厅的尽头,把那大门一脚踹飞。

  我们跟着进去,突然间世界骤然一变,无数血光升腾而起。

  血迷宫,就在门后。

南无袈裟理科佛、说:
不好意思,给大家道个歉。
解释一下,两个以前的同事,也是小佛在珠海最好的朋友和兄弟过来找我,过新年,喝酒,白的,喝大了,这个酒不能不喝,因为虽然住在一个城市,但相隔很远,各忙各的,很难见面,我喝了,俗话说得好,男人总有想喝醉的一天,在我看来,就是今天。
聊了许多,都是些有的没的往事,最近我一直梦到的东西。
都是我的错,不过今天可能不行,我明天加更赔罪,谢谢大家的理解。
男人还有浓烈友情,真好。

看网友对 第五十三章 没有什么能够阻挡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