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捉蛊记 > 第五十七章 这不是提亲

第五十七章 这不是提亲

  两天后的下午,我们抵达了喀尔巴阡山下的一个村庄。

  这是一个离喀尔巴阡山最近的村子。

  没有任何隐藏踪迹的行为,我们径直走入了这个村子,来到了最大的建筑跟前来。

  作为距离茨密希古堡最近的世俗之地,这儿完全被茨密希一族的势力所掌控了。不但有着大量的低端血族存在,而且还有一个侯爵镇守。

  低端的血族甚至都不能说是血族,而是一群也会生老病死的感染者。

  他们并不畏惧阳光。

  与此同时,他们的实力也弱得不行,不过如果拥有现代武器的话,那就是另当别论了。

  村子里并非没有高阶血族,不过尽管天空yīn暗,昏昏沉沉,但是他们更愿意躺在地下的棺材之中沉眠,这才是最好的休息方式。

  当威尔找到了这栋庄园一般房子的管家,请求拜见巴尔克侯爵的时候,他是拒绝的。

  穿着打扮犹如英国管家一般的老家伙用蛇一般的眼睛盯着我们一行人,冷冷地说道:“这里没有什么巴尔克侯爵。你们找错人了。”

  说罢,他便吩咐仆从将铁门给关上。

  然而这个时候,威尔走了出来,平静地说道:“我只是想把这一次拜访,当做一次很重要的见面;作为一个女婿的拜见,并不想染血,而如果你摆出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架势来的话,我不介意将你烧成灰烬,以惩罚你的不敬。”

  听到威尔的威胁。老管家的眉头猛跳,说道:“你确定你在蒙多迪尔,敢做这样的事情?”

  威尔平静地说道:“在我看来,无论是你们这个小破村子,还是巴黎伦敦,又或者喀尔巴阡山上面的茨密希古堡,对于我来说。都没有任何区别;你一个小小的子爵,对我来说,也如蝼蚁。”

  他的话语充满了挑衅。然而那老管家沉默了许久之后,终于还是开口说道:“请进来吧,不过侯爵大人起床会比较晚,可能需要你们等一下。”

  威尔微笑着点头,说没关系,我可以等,另外如果有不错的英国红茶,弄点儿过来。

  我们一行人挺多,并没有全部进去,除了那天夜里参加行动的人之外,只有杰克和阿道夫被威尔允许进入其中,至于其他人,则守在了汽车里面。

  管家是个眼神锐利的人。瞧见我们一行人里面,那四位血族伯爵都没有资格入内,立刻就变得无比谨慎起来。

  我们被引到了一个有着长条餐桌的客厅等待,五分钟之后,一位长得颇为明媚的女仆过来,给我们倒茶。

  这女仆金发碧眼,眉高目深,典型的欧罗巴美女,肌肤像雪一般的白。

  她的出现,一下子就吸引了大部分人的目光。

  萧克明顿时就控制不住了,上前套近乎,只可惜人女孩儿根本就听不懂他的话语,只是礼貌地笑了笑,然后离开。

  老鬼则在旁边,跟我说着一件事情。

  他觉得穿燕尾服这事儿,真的很不错,等回国了,找裁缝做两件合身的,到时候会不会很有范儿?

  这话儿被威尔听到了,他笑了起来,说何必回国,回头就给你找个设计师弄好。

  一行人显得十分轻松,仿佛来这儿是走亲戚,或者度假的。

  殊不知我们刚刚将人家最大的钱袋子给弄得一塌糊涂,而要知道断人财路,犹如杀人父母,这事儿,任何一个茨密希都会找我们拼命的。

  这般大摇大摆的出现,真的好么?

  要知道,大半个欧洲的黑暗势力,可都在找我们呢?

  老管家说侯爵可能会很晚,然而实际上不到五分钟,一位穿着华贵燕尾服的矮个子就在众人的簇拥之下,来到了我们的跟前。

  他长得有点儿像卓别林,又有点儿像希特勒,个子不高,大鼻子,眼神锐利如鹰。

  他拄着一根绅士拐杖,在十几个血族的簇拥下来到厅中,打量了一下我们所有人话之后,目光最后回到了威尔的身上来,面无表情地用英文说道:“威尔冈格罗,没想到你居然就这样出现在了蒙多迪尔,真的让我有点儿大吃一惊啊!”

  威尔显得很平静,他甚至都没有站起来,而是坐在舒适的椅子上,平静地说道:“我来带安吉列娜回去,按照血族的规矩。”

  巴尔克侯爵眯眼瞧他,说血族的规矩,可是强者为尊,你确定不偷偷摸摸地过去找人?

  威尔耸了耸肩膀,说对,我确定,你联系茨密希大公吧,我会从他手中,亲自将人给带走,让他等着我便是了。

  哈、哈、哈……

  巴尔克侯爵仰头大笑,仿佛听到了什么可笑的事情。

  许久之后,他方才回过神来,依旧眯着眼,散发出碎玻璃一般细碎的刺人光芒来,说道:“多少年了,居然真的有人胆敢按照当年十三同盟定下的契约,上门挑战。不过,为了确定你的资格,我需要出手验证,可以么?”

  威尔拍了拍衣服,平静地站了起来,说等候许久,请。

  巴尔克侯爵扬起手来,大门被打开,而他则说道:“屋里比较挤,而且都是从伊丽莎白时代留下来的好东西,不如我们出外面去?”

  威尔点头同意,说对,艺术是无国界、无种族的,是全世界共同的财富,我们出去玩儿。

  两帮人都站了起来,然后来到了外面的草坪上。

  这个时候已经是下午时分,因为天空yīn沉,并没有一丝阳光照耀,头顶上吹着冷风,让人情不自禁地搂住胳膊发抖。

  随后我才发现,并不是因为天气的缘故,而是这两帮人的气息太过于yīn沉。

  整个空间的温度,都下降了十几度。

  威尔越境而出,巴尔克侯爵也离开了人群,走到了草坪上面来。

  这个时候,整个村庄陷入了一片沉默的热闹之中,从磨坊里、从马房里、从农田里、从集市里、从高高低低的房子里……涌出了许许多多的人来。

  这些人将草坪围得里三层外三层,然而不管如何,除了踮起脚尖的细碎脚步声之外,没有任何人胆敢说话。

  所有人都压低了呼吸声,细细地喘着气,然后望着场中的两位主人公。

  一位是统治这一片地区不知道有多少年的血族侯爵,拥有着漫长的生命和强大的力量,金字塔顶端的存在。

  而另一位,除了长得有些帅之外,真看不出有什么资格,能够站在巴尔克侯爵阁下的面前来。

  巴尔克侯爵为什么会给他这个机会呢?

  只有知晓内情的人,方才晓得这个年轻人有多么恐怖。

  他是一个颠覆血族历史的里程碑人物,他研制出来的“该隐的祝福”,打破了高阶血族畏惧阳光、依赖鲜血的诅咒,成功了融入了人类社会。

  只要他想,随时都能够创造一个除了十三氏族之外的种族。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虽然比不上血族伟大的第三代,但是绝对能够与传说中的第四代执政者所媲美。

  现在两人要交手了。

  在我的眼中,无论是威尔,还是巴尔克侯爵,两人都显得无比的慎重。

  他们面对着自己的对手,都十分谨慎。

  如此一致僵持了半分钟,终于有人忍耐不住了,开始了窃窃私语来。

  侯爵大人,难道是怕了么?

  面对一个这般年轻的家伙,他为什么不挥一挥衣袖,让这个家伙去吃土呢?

  疑惑在众人的心中蔓延着,也刺痛了巴尔克侯爵大人的心,他的浑身开始不定地抖动,化作了一个又一个的幻影来。

  这些幻影不断分离又重合,最终变成了十三个巨大无比的他。

  每一个巴尔克侯爵,都有两米多高,将威尔给紧紧围住。

  反而是作为挑战者的威尔,显得格外平静,他甚至连动都没有动,整个人宛如蜡像一般地矗立在那里。

  一直到第一个巴尔克侯爵幻象出动试探的时候,他终于动了。

  威尔优雅地伸出了手来,往前一抓,掐住了那个幻象的脖子,然后轻轻一拧。

  幻象化作了无数光点落下。

  紧接着他动了,一个又一个的幻象被威尔给熔解消灭,变成了无数光点,落在了草地上,几分钟之后,有且只剩下两个。

  而这个时候,侯爵大人的气势已经高涨到了极点,整个天空都变得一片鲜红。

  所有身处其间的人,都觉得自己仿佛置身于泥潭之中一般。

  我有一种缓不过气的感觉,而瞧了一眼老鬼,瞧见他表现得也十分痛苦,强忍着这种巨大的压力不动。

  但是老鬼撑得住,旁人却有些撑不住了,我瞧见村庄的围观者,已经趴倒了一大片。

  这是一种发自灵魂深处的威压,特别是对于血族一脉来说,一位侯爵大人的威压,已经是他们所能够理解的极限了。

  战斗在继续,可以用眼花缭乱来形容。

  这是一场让我说不出来的战斗,所以可以直接跳到了结果的描述。

  整个天空都是红sè,而场中的身影从十四个,最终化作了两个,然后我瞧见威尔的脚步踉跄,仿佛随时都有可能跌倒一般,不过他最终还是趴在了那位巴尔克侯爵的身上。

  威尔的两颗尖牙,深深刺入了巴尔克侯爵的脖子上。

  血液,是一切力量的源泉。

看网友对 第五十七章 这不是提亲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