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莫负寒夏 > 第93章

第93章

read336();<!–章节内容开始–>

男人的手指,干燥而微凉。

他的脸,他的黑发,他低沉的笑声,他怀里的温暖。

他与她,耳鬓厮磨着。身体缠绕,那么亲昵,那么靠近。

……

木寒夏感觉到心底迸发出的深深爱意,是如此强烈,强烈到要淹没过她的整个身体。那是一种放纵而无法阻挡的情绪,比与他重逢后的每一刻,都要真实。

朦朦胧胧,锥心刻骨。

然后,不知是何时的瞬间,身体冷却下去了,心也冷却下去。她抬起头,就看见一个身影,在晨雾中远去。离开了她,毫无留恋。

她追着他的步伐,追不上。尽管看不到他的脸,听不到他的任何话语,可是木寒夏清晰感觉到他从骨子里散发出的冷酷和决绝。

某种尖锐的、似曾相识的刺痛,一下子扎进她心里。她感觉到自己的双眼已充满泪水……

她猛然惊醒。

抬起头,一室阳光明亮。望向墙上的钟:2点整。她吁了口气,往后靠在老板椅里。午休的短暂时间,竟然就这么趴着睡着了,还做了梦。

她静静地靠了一会儿,脸上没有太多表情。门口传来敲门声,何静穿着职业套裙,还有些拘谨不适应的样子,笑看着她:“木总,马上要到会议室开会了。”

木寒夏也笑了,递给她个戏谑的眼神:“哦,谢谢啊,我马上去。”

会议室里。

木寒夏和一众经理坐着,其中一人低头看了看手表,说:“木总,已经快半小时了,小陆总是不是又不来了啊?”

木寒夏沉吟不语。

另一位经理却道:“陆总已经有三天没来公司了,也没参加我们的任何会。下个星期,咱们的商场就要开业了,他不来,总是不合适啊。”

大家纷纷点头称是,但也不好多说什么。虽说这件事大体是木寒夏在主持,但陆樟再怎么说是正职,又是太子爷。他现在关键时刻突然又掉链子,那感觉就像是临决战前,主帅跑了,无论是于士气,还是于此战的兆头,都是不妥的啊。

木寒夏也不明白,陆樟到底是怎么了。前几天还好好的,特别勤快听话。突然就跟她玩起了消失,电话也不接,人也找不到。问冯楠,冯楠遮遮掩掩地说,陆总这几天跟朋友玩去了,他也找不到。

木寒夏听了,也有点发火。索性晾了他几天没管。谁知现在都要开业了,他也没回来。

“小陆总那边,我去沟通。”木寒夏说,“不等了,先开会吧。”

——

这是北京郊区半山上的一幢别墅。天空中的星星,竟比城市中繁密许多。周围森林幽深覆盖。

木寒夏把车停在别墅门口。地址还是从董事长陆栋那里问到的。提到儿子最近的叛逆,陆栋也很生气,并请木寒夏多担待。而木寒夏并无怨言,她觉得自己理应去担待陆樟。

走到门口,去按门铃。却听到里头传来震耳欲聋的音乐声,还有说话声。看来陆少爷在开party,人还不少。

很快就有个年轻人来开门,瞧衣着气质,也是非富即贵。他见开门是个美女,笑笑:“小姐,你找谁啊?”

木寒夏答:“找陆樟。”顿了顿说:“我是方宜事业部的副总,叫木寒夏。”

年轻人看她的目光,变得有些古怪,然后一下子笑了出来,说:“哎呀,原来是师父啊,蓬荜生辉,快请进快请进,小陆在里面颓着呢,师父,就靠你去超度他了!”

他一口一个“师父”,令木寒夏失笑,跟着他走进去。一路上花园、篝火、泳池……遇见不少人,全是跟他一般大的年轻人,男男女女。偏偏他见一个人还引荐:“这就是小陆的师父,师父来了!”结果所有人都改口叫“师父”,热络嘴甜得不行。这令木寒夏微微无奈,也觉得陆樟的这些朋友,都还挺有趣的。

最后,年轻人把她带到别墅深处,一楼的一个房间门口,然后小声说:“他刚刚就在里面呢。师父,这小子这几天跟吃了火药似的,见谁喷谁。您去治他,我就不去触霉头。”

说完他就走了。木寒夏在门口站了一会儿,里面似有说话声。她敲了敲门。

陆樟冷淡的声音传来:“谁?”

木寒夏轻轻推开门。

这是个起居室模样的房间,很大,除了床,还有大沙发和茶几。落地窗外是个小泳池。此刻屋里只开了一盏灯,昏昏暗暗的。陆樟就坐在沙发里,大刺刺的样子,他身旁还站着个女孩,年轻又漂亮。

陆樟的脸本来yīn沉着,看到木寒夏,一怔。

木寒夏笑了笑,走进去,说:“旷工、躲着我,就是为了在这里开party?”

陆樟还没说话,旁边的女孩先生气了,冲木寒夏吼道:“你谁啊你,说小陆干什么?”

“你闭嘴!”陆樟转头就朝她吼道。

女孩愣了一下,心里委屈极了。她今天本来就是想跟陆樟发生点什么的,结果刚才话没说完,陆樟就让她出去,别吵他。两人的事还没扯清楚呢,谁知道又杀进来个女人,陆樟还护着她!

女孩以为接下来,陆樟肯定要让自己滚蛋了。谁知陆樟骂完她,却又忽然把她一扯,扯进怀里抱着,还在她腰上摸了一把。幸福来得太突然,原来陆樟真正的性情这么暴?女孩都有点懵了。这时陆樟却抱着她,懒洋洋地开口道:“师父,我不是早说过吗,我想什么时候上班,就什么时候上班。向来随心所欲。您找到这儿来干什么啊?关心我啊?可我就是烂泥扶不上墙怎么办啊?要不您还是先回去吧,别管我得了。这样您好受,我也好受啊。”

女孩没敢出声。木寒夏看着陆樟的样子,静了一会儿,心平气和地说:“陆樟,能不能让你朋友先出去,我们谈谈。”

女孩横她一眼:“你凭什么叫我出去?小陆……”

“谁让你跟她顶嘴了?”陆樟说,“她让谁出去,谁就得出去!滚蛋!”他一把推开那女孩,女孩气得脸都白了,哭着摔门出去了。<!–章节内容结束–>

看网友对 第93章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