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莫负寒夏 > 第95章

第95章

午夜,灯火寂静。

风臣的会议室里,还坐着一群人。林莫臣依旧坐在主位,身旁是周知溯和孙志。

其实按照董事长的职责,林莫臣根本不需要参与这样深入的业务讨论,只需要列席一些正式的高层会议就好。但他带出来的人,他带出来的风臣,一直是目标至上的风格,高效简明。周知溯他们心里很清楚,市场不好,风臣需要林莫臣,所以私下就一直拉着他开会。而林莫臣也明了他们的心思,掌握分寸,逐渐介入。

而底下的人,对这位董事长,向来是又敬又怕。虽他隐退已有好几年,但是谁没听过他在商场的手段?加之他还是个投资高手。所以现在他肯出山,于职员们的心中,像是多了座钢铁般的靠山。而且向来风传林莫臣为人冷漠低调,但现在频频见到真人,却发觉他对员工从来温和客气,倒是常对孙志周知溯几个人没有好脸sè。所以职员们更加感觉出这位最高领袖的魅力所在。

一位投资部门负责人:“林董,我们已经拟定初步调整计划。本周,总体资金会按计划撤出0%左右。另外,从权益投资*部分中,调整出【【【【,m.←.c≌om0%到固定收益投资*。此外,股票基金投资将大笔资金调整到蓝筹股,和一些市盈率较好的股票。全面调整为稳健投资策略。”

(固定收益:简单的,类似债劵、保本基金这样的投资品种。权益投资:类似股票这样的波动性较大的投资品种。)

这样的投资策略,在如今一片大好的股市情况下,已经算是相当稳健,甚至是过于保守的了。正常情况下,股市即使出现一定幅度的波动,风臣基本也能全身而退。

当然,如果本轮股市依然上扬,那么风臣赌的这一把,就会少赚很多钱。在今年的投资市场里,将会是最吃亏的那一个。

做这样的决定,其实除了林莫臣,所有人心中都有些惴惴。

然而在他们的目光中,林莫臣只是平静地一头:“知道了,你们辛苦了。电商的事吧。”

电商目前是孙志的人,牵头在负责。比起上一次会议,电商项目的准备更加完善。

“再有一个月的时间,网站可以上线。”孙志,“当然,宣传推广工作,我们会提前爆发,先声夺人,一炮而红。”

林莫臣和周知溯都头。这也是风臣一向以来的策略。早些年时,进入什么商业领域,还会先试试水,步步为营,逐渐壮大,继而干掉市场领导者。现在风臣自己就是国内商业巨鳄和行业领导者。一旦确定目标,要进什么新领域,基本就是之前无声无息地窥探,一旦全面启动,就是“碾压式”进入,直接干掉细分行业里的所有竞争者,蚕食全部蛋糕。

周知溯最后总结:“今年的投资策略调整,势必造成集团利润缩水。那么电商的开发,就成为新的业务重。我们也投入了集团账上绝大多数的流动资金,所以这件事关乎集团业务转型是否成功,也关乎我们的经济命脉和上市股票的表现。只能成功,不能失败。这样,才能交给董事会、交给董事长一个满意的答卷。我是这么个意思,董事长,你看呢?”

林莫臣头,淡淡一笑:“电商这块蛋糕,我势在必得。期待你们的表现。”

……

风臣这帮人,真正推进什么事时,都像狼一样,又狠又不要命。所以即使这场会议有董事长参加,也开到凌晨才结束。

职员们都走了,剩下三大巨头坐在原地。又简单聊了几句,林莫臣起身:“上楼了。”

孙志此刻心情也是紧张忙碌之后的松弛,瞅着他含笑问:“都这个儿了,你不会明早……不,今早,还要去跑步吧?”

林莫臣笑了一下:“当然。”

这下连周知溯地讶异地望着他。

“跑步的好处……”林莫臣,“你们这些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人,只怕体会不到。有空,也去锻炼锻炼身体。”

他完就走了。孙志和周知溯对视一眼。

“如果我没记错……”周知溯悠悠地,“他才跑了三天吧。董事长就是董事长,那口气就像已经跑了半辈子一样。”

孙志失笑,:“得了,你知道的,就算今晚通宵,他也是要去跑步的。”

两人都笑了。这在从前,还真是难以想象。比他们都帅都年轻,比他们都要城府老辣、在商场大杀四方的林莫臣,从来不给任何女人半希翼的男人,现在居然天天追着女人去跑步。

老天爷还真是公平。

林莫臣回房间后,便看到对面楼上,木寒夏的窗口,灯已经灭了。他先把窗前的那盏灯打开,然后去简单冲了个澡,躺到床上。

刚才跟孙志二人的跑步的好处,并非夸大。以前他即使工作到半夜,也不见得能沉沉入睡。现在不同了,只要一沾床,几乎马上睡着。跟着她锻炼的这几天,竟是数年来睡得最好的日子。

然而今天并没有感觉睡着多长时间,持续的闹钟声,就把他从香甜的黑暗中吵醒。他闭着眼,伸手摸到床头的闹钟,关掉。只觉得头重如石、隐隐作痛。过了一会儿,他却用手掌按住自己的脸,笑了。

然后爬了起来。

——

木寒夏下了楼,就见花圃旁照旧站着的他。不过今天他手里拿着杯咖啡,一口一口喝着。看到她来,他把手里的纸杯丢进垃圾桶里。

“早。”

“早。”

他今天的神sè看起来有几分疏懒,深灰sè的运动衣,更显身材高瘦,面孔清朗。待她走近了,他忽然伸手把她拉进怀里,亲了一下。

木寒夏的心神微微一漾,任由他亲吻着。

他的嘴里有淡而醇的咖啡味道。是她喜欢的味道。

等他松开了,木寒夏:“清晨最好不要空腹喝咖啡。”

朦胧的晨sè,林莫臣低头看着她:“是吗?”

木寒夏到底还是笑了,:“什么’是吗’?这么简单的事,难道你会不知道?”

他也笑了。伸手在她脖子上轻轻一碰,指腹摩挲,宛如从前那样。木寒夏的感觉又痒又麻,竟如同当年般心头一跳。

看网友对 第95章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