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捉蛊记 > 第七十一章 第三方力量介入

第七十一章 第三方力量介入

  血匙?

  听到这话儿,陆左忍不住就笑了,对他说道:“血匙是有,不过是在威尔阁下的手中,至于那个让茨密希大公一人分饰多角。跟我们交手的法器到底是什么玩意,这个就不得而知了。”

  我下意识地望着老鬼,而阿道夫却有意无意地朝着我们望来,说就在这古堡之中,会不会被人拿到了?

  陆左耸了耸肩膀,说也许吧,怎么,你有什么发现么?

  阿道夫摇了摇头,说道:“没,好奇而已。”

  威尔的脸sè有些不太好看,对阿道夫说道:“即便是被谁拿了,那也是各人私有的战利品。你去看一下安吉列娜醒了没有,带过来吧。”

  阿道夫低头离开。我有些惊讶,说找到人可么?

  威尔叹了一口气,说人是找到了,不过出了点儿问题——她一直处于昏迷状态,不知道怎么回事。

  说着话,阿道夫就与邋遢杰克一起,将人给带到了这边来,只见人依旧是我们在塔楼之上瞧见的那般模样,只是再也没有弹琴之时的灵气。双眼紧闭,却是昏迷不醒,气息紊乱微弱,仿佛随时都有可能停歇。

  瞧见这个让我们奔东走西的女子安眠于此,大家都是一阵默然。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将威尔一个手下跑了进来,对我们说道:“不好了。山下来了好多人,是暗黑议会的人,十分钟之后。就要抵达茨密希古堡了!”

  威尔一惊,说你确定?

  那人点头,说我确定,领头的那几个很扎眼,都是暗黑议会的黑骑士,我在柏林的时候跟他们有照过面。

  威尔思索了两秒钟,眉头一扬,说不好,一定是茨密希跟暗黑议会勾结起来了。

  邋遢杰克在旁边问道:“海因里希冕下不是通过密党传递过消息来,说会保持中立的么,怎么会出尔反尔呢?”

  威尔冷冷地说道:“诺言和承诺,从出现起,就是用来违背的。利益才是最根本的一切。”

  这时巴尔克侯爵的教女奥黛丽突然发声说道:“古堡的地下,有一条密道通向山里,如果我们准备撤退的话,可以使用那条通道。”

  威尔神sè一喜,说如此最好,大家都受了伤,特别是王明和老鬼。我们走,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来敌匆匆,我们并不敢停留,在奥黛丽的达带领下来到密室,然后由密道离开。

  密道直通山中某个溶洞,一路上,我发现似乎还有人也通过这条通道逃离,便问起,得到的回答是至今没有人瞧见血腥玛丽的下落,说不定那人便是他,或者是其余知道密道的人。

  密道的出口在喀尔巴阡山的某一处深谷之中,我们出来之后,邋遢杰克检查了一下周遭的痕迹,告诉我们,应该有人在不久之前,也出现在了这里。

  听到这个消息,虎皮猫大人自告奋勇地前去搜查,而我们则在山中,找了一个藏身之地。

  过了半个小时,它折回了来,告诉我们两个消息。

  第一个消息是逃走的人,的确是血腥玛丽,它瞧见那女人朝着西方逃去,而目标,虎皮猫大人估计应该就是巴克尔侯爵的蒙多迪尔山村。

  第二个也是一个坏消息,整个喀尔巴阡山的交通要道都已经被人给封锁住了,任何风吹草动都会被发现。

  听到虎皮猫大人的消息,气氛瞬间凝重,所有人都变得沉默了起来。

  路上的时候,我已经得到了科普,知道这个所谓的暗黑议会,其实是一个相当于国内邪灵教一般的异端组织,然而与建立不过百年的邪灵教相比,这个暗黑议会可是有着上千年的历史,它最早是由不被教会所容的多姆哈斯教徒(撒旦教)组成,发展到了后来,就开始容纳各种各样的狂徒、异端、邪教。

  随着黑暗中世纪教会的权力变得越来越大,暗黑议会成了许多与教会有着冲突之人的庇护所,血族、狼人、死灵巫师、炼金术士甚至于科学家,都纷纷加入其中,借以对付控制了整个欧洲的教会。

  虽然在后来,教会随着文艺复兴的兴起而逐渐退出世界政治舞台,逐步走向低调,然而暗黑议会却一直留存了下来。

  它是一个畸形的怪物,以先进的议会制存在,每五十年就会从资深议员里面评选出一名议长和三名副议长来,作为暗黑议会的领导者和仲裁人,然而实际上,这是一个极为恐怖的组织,罪恶,吸毒,死亡,淫乱,疾病,杀戮是他们一生的追求。

  暗黑议会的成员与上帝为敌,与死神共舞ᄇ在世界的每个角落都有他们的同伴,yīn暗的地下水道、地下赌场、雨林的罂粟田、等红酒里的红灯区里……到处都有他们庞大的组织。

  就血族而言,无论是密党,还是魔党,以及血族的死对头狼人,其实都是暗黑议会的一员。

  就算是血族里面最与世无争的中立派,也都是其观察员之一。

  他们才是欧洲的地头蛇,虽然没有教会那种能够动用国家力量的权势,但行事却更为恐怖,更加没有底线。

  尽管刚刚将茨密希大公给杀死,并且将茨密希的jīng锐给剿灭,但是没有人认为我们有能够撼动暗黑议会的力量,即便是威尔他们,也觉得并不可能。

  威尔跟陆左、萧克明等人在角落里商量了一会儿,决定前往巴克尔侯爵的蒙多迪尔,寻求庇护。

  之所以去那里,而不是留在山中,一是作为一伙外地人,躲在这山中,很容易就会被找到,再有一个,那就是虽然巴克尔侯爵虽然是临阵倒戈,但是威尔已经对他下了血引,所以侯爵是绝对不会背叛他的。

  另外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安吉列娜的身体恐怕撑不住太多的动荡。

  好在奥黛丽对这一带的地形比较熟悉,带着我们绕了一条比较远的路,翻山越岭不说,而且还从悬崖峭壁之上滑落,如此周折许久,终于赶在天蒙蒙亮的时候,赶回了蒙多迪尔。

  雾气笼罩着美丽的蒙多迪尔,奥黛丽孤身一人前去找寻侯爵大人,没过一会儿,巴克尔侯爵的一个手下便找了过来。

  没有谈多少话,他便带着我们来到了侯爵附近的一处地下密室里,让我们在这里先待着,避避风头,另外也是观察一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说是地下密室,不过倒是十分宽敞,能够保证两人一间房,每个人都有一铺床可以休息,还有共同的活动空间。

  大概过了小半个小时,巴克尔侯爵方才匆匆赶到,告诉了我们一个坏消息。

  这一次出现在斯洛伐克的暗黑议会,由副议长约瑟夫亲自领队,另外还有五位资深议员,除此之外,还有上百人的jīng锐,就这规模,足以横扫整个斯洛伐克了,不过幸运的是,他们并不知道巴克尔侯爵已经投向了我们这边,对待他们的态度还算是友好。

  巴克尔侯爵之所以刚才没有出现,就是在招待两位暗黑议会的资深议员。

  威尔询问巴克尔侯爵,说有没有瞧见血腥玛丽?

  侯爵摇头,说并没有。

  血腥玛丽这个女人十分恐怖,要不然也不可能成为茨密希一族之中举足轻重的领导者,如果他找到了巴克尔伯爵,事情还真的有些难办了。

  巴克尔侯爵跟我们讲述完了现在的事态之后,又给安吉列娜检查了一下身体。

  他是一位知识渊博、经验丰富的老者,很快就发现了安吉列娜之所以昏迷不醒的原因,这事儿跟茨密希大公倒没有太多的联系,她之所以如此,则是因为被人给诅咒了。

  这诅咒并非刚刚产生的,而是在此之前,应该有了一段时间。

  我们之前在塔楼顶端瞧见那个弹钢琴的安吉列娜,只不过是一个幻影而已。

  巴尔克侯爵告诉我们,他对于诅咒这事儿了解不多,因为它属于死灵法师的业务范畴,不过却能够知道,如果不赶快将整个诅咒给解除的话,只怕安吉列娜会有很严重的危险。

  虽然可能危害不到安吉列娜的性命,但极有可能会让她变成一个什么也无法感知的植物人。

  事实上,茨密希一族早就知道了此事,但是他们最终的目的,就是从安吉列娜的身体里提取出相关的因子和酶来,对于她是否清醒,反倒并不在意。

  其实如果是一直昏迷着的,似乎更加容易接受一些。

  听到巴尔克侯爵的讲述,威尔整个人的脸都沉了下来,问是否有办法解除她身上的诅咒,又或者帮着解决给安吉列娜下诅咒的人。

  巴尔克侯爵摇头,说这个没办法,只有找到专门研究这个的人,方才能够办到。

  威尔问巴尔克,说你有认识这样的人么?

  巴尔克侯爵沉默了好一会儿,然后说出了一个名字来:“葛洛滕迪奥。”

  威尔扬起了头来,徐徐说道:“你是说英格兰岛的预言家葛洛?”

  巴尔克侯爵伸出了右手,比了一个手势,说道:“十五天之内,如果不能够解除安吉列娜身上的诅咒,她依旧就只能是个植物人了!”

南无袈裟理科佛、说:
抱歉,晚了……

看网友对 第七十一章 第三方力量介入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