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莫负寒夏 > 第99章

第99章

陆樟坐在办公室里,正翘着二郎腿,在接父亲的电话。

“嗯……今天业绩是不错。”他懒洋洋地,“还行吧,爸你也别太高兴了,心血压升高……好好好,我乌鸦嘴还不行吗?知道,我会感谢我师父的,待会儿就请她去吃饭。谦虚?谦虚两个字怎么写我不知道。嘿,你别又生气啊,逗你玩的。好了,挂了,您快去遛狗吧,我马上去尊师重教。”

挂了电话,陆樟简直是身心舒泰。业绩爆成这个样子,超出他和木寒夏的预料,也超出所有人预料。从下午开始,他就开始接到各大合作企业负责人道喜的电话。这在以前是从没有过的事,他多少也有些飘飘然。

他看了看表,10半了。像木寒夏这种老黄牛,肯定还没走。他晃晃悠悠地走到她的办公室门口,却是一怔。门关了,灯也关了。人居然走了。

正好身边走来冯楠和几位经理,笑着对他:“陆总,今天大伙儿都没有好好吃饭呢,您是不是请我们去吃个宵夜,庆祝一下啊!”

陆樟答:“行啊,等会儿,我打个电话。你们先定地方。能叫多少人,叫多少人。”★★★★,m.≯.co♀m

大家一片欢呼。陆樟却走到一旁,靠在窗边,拨通木寒夏的手机。响了几声,她才接起。她那边很安静,嗓音也柔柔和和的:“喂,陆樟。”

陆樟笑了,抬头看着晶莹剔透的水晶灯:“去哪儿呢?大伙儿等着你吃宵夜呢。”

木寒夏顿了一下,:“我就不过来了,这边有朋友。改天我再请大家。”

陆樟盯着灯,笑容不变:“这样啊,什么朋友啊大半夜的?”

电话那头,木寒夏正站在水流盈盈的护城河边。手扶着汉白玉栏杆,头是深黑的夜空。身旁绿草寂静,林莫臣就站在她身旁,似是安静地眺望着远处。

她并不想跟陆樟多谈,刚要含糊带过,却听陆樟放低了声音:“师父,今天这个日子,你不陪我庆祝?”

木寒夏怔了一下,刚要开口行,我赶过来。冷不丁林莫臣忽然就侧过头,用力地吻住了她。他的唇染着夜sè的微凉,嘴里却是湿热的。木寒夏未出口的话变成了嚅喏的声音。她伸手想推开他,可林莫臣多坏的人,抱住她的腰,吻得更用力。他的眼睛里映着夜光,看不出是否在笑。然后他拿走了她的手机,轻轻“呵”了一声,直接关机。木寒夏哭笑不得,想抢哪里抢得回来。他把手机收进自己口袋,低头继续吻她。木寒夏开始还不满地推他,后来心想算了算了,安静地与他在护城河边相拥着,享受这个吻。

陆樟正等着木寒夏的回答,那头却突然没了声音。然后就是些细碎的声响。可是林莫臣的那句“呵……”他却是听得一清二楚。

手机里传来盲音,他静静地看着。这时有人探头过来,见他打完电话,笑着问:“陆总,可以去吃了吗?”

陆樟笑了笑,双手往裤兜里一插,走了过去。然后他脸上的笑容渐渐凝固住,等走到众人中时,又有人寒暄问他想吃什么。陆樟突然就变了脸,几乎是大吼道:“吃你妹啊吃!”

众人面面相觑。他却已寒着脸,大步一个人下了楼。

——

夜sè清澈,木寒夏与林莫臣在护城河边,继续踱着步。今晚是他带她来这里的,是以木寒夏才知道,原来北京城中还有这样幽静古意的去处。木寒夏想起他刚才不由分打断陆樟的电话,到底有些不满,:“你刚才干嘛挂我电话?”

林莫臣答:“你呢?”

木寒夏静了一瞬,问:“醋了?”

他答:“嗯。”

木寒夏看着路灯下两人的影子,:“那你也不能挂我电话。”

他看着她,不答。于是木寒夏知道,他哪里会是肯听女人话的男人。她静了一下,倒是笑了:“以前从来没见过你吃过醋。”

他也一笑:“以前你整颗心都扑在我身上,哪里还有别人?”

他的嗓音在夜sè里低沉微哑,木寒夏一怔,过了一会儿:“我心里爱情那块位置,除了你,也没有过别人。”

他在她身后没话。

又走了两步,他突然抱住她。

“够了。”他在她耳边轻声,“这就够了。”木寒夏低头不语,他的声音里却明显有笑意。这么深的时分,护城河边并没有别人。他拉着她,竟将她扣在石块堆砌的墙壁上,低头吻着,问着:“summer,你赌输了,要叫我什么?”木寒夏想推开他不理,他却越吻越深,头也埋在她的衣领里,低声哄道:“以前就没叫过,现在叫一声,让我心里也满足一次……”

木寒夏都被他亲笑了:“你是堂堂风臣董事长,怎么能这样……松开啊。”

两人就这样站在夜sè流水旁,耳鬓厮磨、浅笑低语。六年了,木寒夏竟头一次体会到这样甜蜜爱恋的感觉。他的黑发在夜sè里柔软微凉,他的眼睛里映着模糊的她。这一刻,真真正正像回到了从前,两个人心无隔阂地靠近着。

——

夜sè已经很深。

林莫臣载着木寒夏,在回去的路上。她的脸颊还有些绯红,而林莫臣得到了赢来的赌注,眼中始终噙着笑——虽然只是在他怀里,很轻很细的一声。

渐渐的,已经可以望见两人各自住的建筑。

林莫臣忽然开口:“今晚去我家?”

木寒夏心里咯噔一下,因为刚才的亲昵,她的身体的确也还在发烫。她垂眸答:“不去了,我晚上还有工作。”这是实话。

林莫臣静了一会儿,笑了:“什么工作,这么重要?”

“受人之托,忠人之事。”

林莫臣的一只手撑在车门上,手指抵着下巴,过了一阵,问:“你这次回来,到底是为了什么事?”

木寒夏怔住。安静了一会儿,才答:“等合适的时候,我跟你详。”

她转头望着他,却见他脸sè平静地看着窗外,答:“好。”

看网友对 第99章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