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捉蛊记 > 第一章 熟悉的背影

第一章 熟悉的背影

  暗黑议会的确是一个让人轻易不敢得罪的组织,然而与它的强大所对应的,是它的低效和松散性。

  那位副议长阁下在斯洛伐克山区逗留了一个星期左右的时间,在没有任何结果之后,便开始待不住了。最终将此事的后续工作交给了一位资深议员继续负责,而他则带着大队人马离开了这里。

  而在离开的人里面,有一位代号叫做“K”的议员阁下,据说是刀锋女艾薇儿的领主,也就是她作为黑骑士所效忠的领导。

  我也是意外得知的,据说这位K先生将是下一届暗黑议会副议长的热门人选。

  在副议长阁下离开之后,威尔打出了一个至关重要的电话。

  通话的对象,是冈格罗一族的大公阁下。

  威尔当初一共提炼出了三份“该隐的祝福”药剂,一份自己使用了,一份给了安吉列娜,最后一份,却是给予了这位现任的冈格罗大公,这可是天大的情分。

  也正因为这个原因。使得冈格罗大公坚定地站在了他的身边,成为了他幕后最重要的支持者。

  威尔在欧洲的整个地下世界之中,只是初出茅庐的小辈而已,威望不高,然而冈格罗大公作为血族十三氏族里面,战斗力最强一支氏族的领导者,他的话语权可是举足轻重的,在整个版图之中,占据着至关重要的地位。

  问题很快在第二天得到回复。暗黑议会那边接受了冈格罗大公的调解,同意撤回调查预案,不过却提出了一个条件。

  死灵法师乔手中,曾经有一根控灵法杖,又叫做约翰·威尔之杖,是暗黑议会的财产。

  这个东西需要交还给议会。

  除此之外,因为我曾经杀害过K先生的教女艾薇儿。所以基于议会一贯主张的公平缘故,暗黑议会将不会阻止议会成员私底下的报复。

  当然,如果威尔能够将我交出去的话。暗黑议会将会阻止属下任何成员针对他们的行动。

  得到这个回复之后,威尔显得十分暴怒,一巴掌劈碎了两指厚的实木桌。

  完全消化了茨密希大公修为的威尔此刻看起来,平添了几分高深莫测的感觉,看着跟以前的他绝不相同,反而给人一种茨密希大公的威严和气度。

  就凭着这个,巴克尔侯爵对他就是十分服帖,没有任何应付的想法。

  发完了怒火,威尔毫不犹豫地对邋遢杰克吩咐道:“给冈格罗大公的联系人回电,说暗黑议会要战,那便战!”

  杰克有些犹豫地望着他,有心想劝,又不知道如何诉说。

  这个时候老鬼走了出来。将那把刚刚没摸热多久的空灵法杖给交了出来,微笑着说道:“我们现在的实力,想要办事儿,就不能够跟暗黑议会全面开战,既然如此,那就将这玩意交出来,反正我又不是术士,用着也不太习惯。至于那位备有用心的K先生,他若来,我们便让他瞧一瞧,欺负人,也得仔细挑选一下,不是谁都得罪得起的。”

  他话儿说得简单,不过我却知道他对于这控灵法杖有多喜爱,夜深人静的时候,总是忍不住掏出来摩挲一番,就如同抚摸亲人的肌肤。

  只可惜按照当前的情况来看,留下它的希望并不算大,与其让别人开口交出,还不如自己主动一些。

  这个时候陆左和萧克明都过来劝威尔,而威尔也是推脱了几次,方才收下此物,让人拿开。

  事后,威尔特地找到了老鬼,跟他允诺,说日后如果他找到合适的法器,必定换他一件更好的。

  对于威尔的承诺,老鬼并不介意。

  事实上,此次前来欧洲,他的收获其实已经很大了,血族力量的源泉来源于血液,而他先是获得了艾伦的心脏,在茨密希大公一役之中也占得了便宜,另外还收获了一件神秘的法器,对于他来说,已经十分满足了。

  约翰·威尔之杖的交出,也算是给威尔一个交代了,那个极有可能是“血匙”的法器,他拿着也就心安理得了。

  作为威尔的第一个后裔,阿道夫被获得授权,前往捷克的首都布拉格提交约翰·威尔之杖,并且与暗黑议会达成协议,而我们则在他出发的半天之后,与巴克尔侯爵告别,改头换面,悄不作声地离开了斯洛伐克。

  我们的目标是曾经的日不落帝国首都,伦敦。

  虽然受到强大的阻力和排斥,不过猫有猫道,狗有狗道,威尔在欧洲的整个网络并没有瘫痪,反而是因为茨密希古堡一役而声名大振,变得更加强大了起来。

  我们在第三天的凌晨,抵达了这一座兴起于工业革命的古老都市。

  我们并没有前往伦敦市,而是在大伦敦区一个叫做布罗姆利的小镇停留,在这儿有一个玫瑰园,也是威尔收服的一位子爵的产业,现在成为了威尔在英格兰的据点之一。

  茨密希一役虽然因为暗黑议会的介入,使得并不圆满,但是却已经在整个欧洲圈子里传播了开来。

  在高傲的欧洲贵族心中,无论是陆左还是杂毛小道,又或者我和老鬼,都不过是配角而已,真正如日中天的,就是这位导致了整个血族世界势力变革的新贵威尔冈格罗,作为威尔的下属,这位子爵显得十分荣幸,亲自爬出了棺材来欢迎大家。

  落脚之后,威尔并没有第一时间去找寻那位叫做葛洛滕迪奥的吉普赛占星师,而是随着这位爱德华子爵一起,前往大巴黎区拜码头。

  之所以如此,牵涉到密党六戒之中领权和客尊。

  这里面的讲究十分复杂,简单的来说,那就是每一个血族氏族都会有自己的领地范围,如果你要去别人的城市里,不管做什么事情,都需要获得对方的理解和尊重,要不然就会违约。

  而作为密党的成员来说,违约是一件很眼中的事情,甚至能够让你在整个血族世界无法混下去。

  没有规矩,不成方圆。

  血族十三氏族的领地是有着很深历史渊源的,这个甚至可以追溯到中世纪去,而伦敦的领权,则隶属于十三氏族的梵卓(Ventrue)一族。

  事实上,文雅、贵族化的梵卓一族就是密党的领导者,他们维护着密党的基础,是密党的中流砥柱,也是大部分城市的管理者。

  与其他避世不出的血族相比,梵卓是最开明的氏族,现如今密党的主流价值观,也都是源于梵卓,他们涌现了大量的哲学家、领导者和思想家,并且积极融入人类世界,甚至还与兄弟会以及它幕后的各大财阀保持密切的接触,丝毫没有血族的保守和闭塞。

  威尔前去拜访了伦敦的梵卓首领,在进行了一番融洽的交谈之后,他获得了在大伦敦区以及整个英格兰自由活动的许可,并且达成了密切合作的协议。

  作为密党的领导者,梵卓对于威尔手中的“该隐的祝福”配方也有着强烈的兴趣,不过在得知因为主药缺失而不能再进行配置之后,退而求其次,与其签订了战略合作协议,约定一旦有新的药剂,他们将以一个很慷慨的价格进行购买。

  这个承诺使威尔获得了相当大的自由,梵卓表示会尽力对威尔在伦敦的行动提供帮助。

  当然,对于这事儿威尔显得并不以为然,因为不管密党之间的同盟如何温情脉脉,血族之间的本质终究还是信服力量,如果没有他之前在斯洛伐克的茨密希古堡一役优秀的表现,恐怕今天的结果就不会是这样了。

  在拜过码头之后,威尔拿着巴克尔侯爵写得介绍信,前往伦敦一个风景秀美的小镇,拜访预言家阁下。

  这一次他并没有带太多的人,基本上就是我们这伙外援团,再加上一位奥黛丽小姐。

  是的,这位美丽的斯洛伐克小公主也跟随着我们来到了伦敦,她的责任是照顾自己的姐姐,同属于巴克尔侯爵的教女安吉列娜。

  而在这一段并不算长的时间里,她已经将沉默寡言的龙魔儿给拿下。

  两人已经双宿双飞了,这事儿让杂毛小道每每谈及,都相当气愤。

  看起来,他老萧的帅气,大洋马并不理解。

  那位拥有者赫赫名声的吉普赛占星师隐居在小镇的一个yīn气森森的独立屋里,不过因为太过于出名的缘故,当我们抵达的时候,被他的女助手告知,说如果没有预约的话,是没有办法与滕迪奥先生见面的,而如果现在预约,估计可能要到两个月之后。

  说完这些话,这个典型吉普赛女郎打扮的女助手睁着一双忽闪忽闪的大眼睛,询问我们是否现在确定预约?

  威尔掏出了巴克尔侯爵写的介绍信,让她带给滕迪奥先生瞧一眼。

  吉普赛女郎离开之后,没多一会儿,屋子里走出了一个男人来。

  大yīn天,那男人带着墨镜,全身包得严严实实,瞧了我们一眼,然后飞快地离开。

  一开始的时候我并没有注意,然而当那人走了不远之后,老鬼突然说道:“那个家伙的背影,怎么看起来这么熟悉啊?”

南无袈裟理科佛、说:
不好意思,最近天气变化,吾家朵朵有些感冒,所以总是迟到,而且没有加更,小佛这里道歉了。
今天好了,加更妥妥的,不过会晚点,大家原谅哈……

看网友对 第一章 熟悉的背影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