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莫负寒夏 > 第100章

第100章

病房里静悄悄的,张梓躺在床上,睡得安然。只是比起前几天,脸似乎又凹下去了一。

木寒夏在床边看了他一会儿,推门出去。走廊里没有人,窗外夜sè幽深。她站了一会儿,脑海里浮现林莫臣昨晚的表情。

他那时问她,是为了什么事回来。她不愿意回答。他没什么,但那双眼,幽沉寂静。在想什么,就不得而知了。

其实木寒夏并非藏着天大的秘密,隐瞒他防备他。但商机这种东西,大家都是商场中人,本能都会敏感得不行。其实只要风臣不进电商、不进服装这个细分行业,两边就不会有直接利益冲突和争夺。但是林莫臣是狼一样的性格,眼见庞大的利益摆在面前,因她的缘故,他应该不会抢。但多少会有些心痒难耐吧。

想到这里,木寒夏低头笑笑。但她现在隐瞒,他肯定是在意的。他虽然生性凉薄,但对于爱人,占有欲却是一直很强的。不光要身,更重要的是要心。就像他昨晚貌似不经意提及的:以前她整颗心都扑在他身上,没有别人。人的本性是不会变的,现在对他而言,她是失而复得,只怕占有欲更盛。只是他现在2222,m.⊙.c≤om的性子更隐忍而已。

也不知道那六年,他是怎么忍过来的。木寒夏的心头微微发软,又忽然意识到,这才没过多少天,自己竟然已经可以释然地面对那六年了。

都是因为他的温柔靠近吗?

木寒夏静静想了一会儿,拿出手机。她想打给他,跟他坦白。

其实她心里早就信他了。若是从前的他,会不会半路杀出截胡,还真不好。但现在,她觉得,他跟以前不同了。

正要拨号,却忽然听到一阵急促的报警声。她猛的抬头,隔着半掩的房门,就见屏幕上张梓的心电图超快地跳动着,而床上躺着的张梓,呼吸仿佛梗滞,非常艰难粗重地喘息起来。木寒夏丢掉手机就冲进去,抓起报警器一直摁。同时抓住张梓的手,但是他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却全无意识。

医生和护士很快赶来了,病房里简直兵荒马乱。医生的呼叫声,护士急促的脚步声,各种器材哐当地响。木寒夏心急如焚,被赶了出去。门关上之前,她看到张梓宛如濒死的鱼,躺在那里。而医生拿起电击器,按在他的胸口。他本就骨瘦嶙峋的身体,一下剧烈颤抖,弹起、跌下。

木寒夏转过头去,望着窗外的黑夜。她的手牢牢按住墙壁,这一刻她忽然感到孤独。在美国的那些日子里,若真正有什么人走进她的心,只有张梓。她那时还是太年轻,太稚嫩。看起来全无异样,其实失去林莫臣是她的生命不可承受之重。半夜都会茫然若失的醒来。那样的人生,真的太苦了。幸而还有张梓。

她刚去美国没多久,突发重病的夜晚。起初她还不知道,后来才听医生骂张梓,才知道那晚双腿瘫痪的他,几乎是连滚打爬,跌得满身伤,急急忙忙上楼下楼,给她送药,帮她叫医生。如果不是他,烧得不省人事的她,还不知道会落下什么病根。后来,每每她遇到什么挫折时,跟他吐槽,他却总是温和地笑。如果林莫臣是她在商场上的导师和引路人,张梓这个平凡许多的青年,这位挚友,却教给她平和的力量。她哭的时候,他会轻轻触碰她的长发,像一位兄长。她也曾经陪伴他,在亡妻的灵前,看从来沉静的他,眼中也浮现泪光……

现在她即将重新寻回自己的幸福,可张梓一无所有。

他是她见过最善的人。

最善的人,不该就这么被掩埋惊世才华,平寂地死于病床上。

也许在这个物欲横流的世上,还有很多不为人知的天才,都逃不过相似的结局。但是有她在,就不会让这样的事发生在他身上。

她一定要凭一己之力,改写张梓的结局。

绝不会让他这一生悲剧收场。

过了不知多久,张梓终于醒了。木寒夏趴在床边,握住他的手。又经历了一次抢救,他的脸sè是从未有过的苍白,面容枯槁。他的眼神也有些迷离,似乎一直对不了焦。木寒夏轻声问:“你感觉怎么样?”他安静了好一阵子,才答:“寒夏,要不……算了。我也许,熬不下去了,看不到你为我实现梦想的那一天了。其实……也已经没有关系了。你去过……幸福的生活,不要再……被我拖累了吧。我……熬不下去了,真的……太痛苦了……”

木寒夏的眼泪一下子掉下来。他是多么坚强的男人,要有多痛,才会出放弃的话语。

“不……”她哽咽着,“你再等一会儿,很快就要成功了,我马上着手做,马上……在你死之前,一定会实现。我不会让任何人,阻挠你的梦想实现。谁也不能。”

她把脸埋在他的手臂里,张梓眼里也浮现泪水,轻轻叹了口气,伸手抚摸着她的长发。

——

大白天的,陆樟的办公室窗帘却又拉得紧紧的。他沉着脸坐在桌后,冯楠假装一脸镇定。

“咳……”陆樟开口,“我昨天的脸sè真的很臭,很讨人厌?”

冯楠头。

陆樟摸了摸鼻子,没话。

冯楠见状劝道:“我陆总,不管你有什么事不开心,也不能对昨天那些功臣,发那么大的火啊。你好不容易在他们心里树立威望,现在他们在集团里,可是你的人了。你这不是一下子寒了他们的心嘛,有隔阂了啊。”

“那怎么办?”

冯楠这会儿耍滑头了,笑着:“我不知道。”

陆樟“切”了一声,嘀咕道:“老子发那么大的火,还不是因为老子相中的好白菜被猪拱了,妈~的……”

冯楠:“什么?”

“没什么!”陆樟沉下嗓音,想了想,“这样,你把昨天在场的人,一个个叫进来。”

“叫进来干嘛啊?”

“还能干什么,道歉呗。赶紧去!”陆樟依旧绷着脸。

冯楠一听,却有些感动。他一直知道陆樟是个纯良的人,但以前骂人吧,多多少少拉不下面子,骂了就骂了。现在短短几个月间,竟然主动要向下属道歉。看来在木寒夏的教导下,他真的变了,虽然脸还是经常臭着,但是变得成熟宽容了。

“哎,好嘞。”冯楠屁颠屁颠地出去了。

陆樟一个人坐了一会儿,想到待会儿的谈话,还有些尴尬。干脆把椅子转过来,半斜着对着窗口。这样既不用直面下属,又不会显得不尊重。他对自己的这个主意甚为满意,又等了一会儿,就听到有人敲门进来了。

陆樟清了清嗓子,也不看来人,淡淡地:“来啦?今天叫你来,是要跟你道个歉。昨天……我的态度确实不对,我当时也不是故意的,心情实在不好。”

见来人不话,他也沉默了一下,:“有人对我,坐这个位置,要有朝下看的胸怀,经常看到你们的困难和感受。可能这一,我做得还不够。但是我也有在努力,所以……你也别放在心上,大家以后要一起走的路还很长嘛。怎么样?”

他转头看着来人,却是一怔。

木寒夏站在那里。她的脸上有微微的赞许地笑容,但是陆樟很快注意到,她的眼眶是红的。

哭过了。

陆樟站起来:“你怎么了?”

木寒夏走到他的面前,嗓音有哑,眼神却清澈坚定:“陆樟,我等不了了。”

陆樟愣住。

她很淡地笑了一下:“我本来打算,在悦家模式全国推广后,在基于悦家庞大的客户群,推出新电商。那样必定能一蹴而就、席卷全国。但是现在我等不了了。我要马上启动推出,再伺机而动。哪怕要借力打力,踩着其他竞争对手上去也好……陆樟,请你帮我。”

陆樟心头一震。她这番话得又快,又没头没脑。可他望着她红肿的眼睛,静默片刻后,只答了一句话:“好啊。”

木寒夏笑了:“谢谢。”陆樟却神差鬼使般伸手,用指腹轻轻擦了一下她湿润的眼角,然后:“师父,不管你是为了谁要这么做,别哭啊。万事还有我。”

这句话让木寒夏非常感动,了头。陆樟很想抱她,但终究是不敢。只是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心中却想:陆樟啊陆樟,你可真是个窝囊废。昨晚还下定决心,再也不理她了,要抽出一把慧剑斩断这不伦的情丝。可是现在突然看到她哭了,胸中竟只剩下心软,只剩下心疼了。别是帮忙了,现在就算是让他去揍林莫臣,也是愿意的啊。他现在可真是糟糕,糟糕透了。

——

暮sè低垂时分,林莫臣站在风臣大厦上,给木寒夏打电话。

想起那天两人间的旖旎,她在他耳边的浅语低喃,他的眼中还有细碎笑意。然而电话打通后,很久也没有人接起。这在这段时间也是常有的事,她现在翅膀硬了,总也有一堆会要开。顾不上他。

林莫臣放下电话。望着天边低低压着的云,脑海中浮现出那晚在车上的情形。她对他的疑问,避而不谈。当时他是什么感觉呢?

若不是开着车,他想把她拉到怀里,狠狠地吻。让她明白,这世间没有任何事,可以阻拦在他们之间。

孙志走过来了,跟他一起站在窗边,笑着:“合作方的合同,都签得差不多了。一切进展顺利,下个月网站可以正式上线。风臣必将成为电商服装这个细分领域的新霸主。”

林莫臣的嘴角也浮现笑容,目光悠然。孙志察言观sè,笑问:“老板,在想什么啊?”

“当年她跟着我,就是从实体服装行业起家。”林莫臣答,“现在她回来了,我攻占电商的这块领域,也算是个纪念。”

看网友对 第100章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