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莫负寒夏 > 第104章

第104章

木寒夏到公司时,也听到有职员在谈论今天暴跌的股市。她第一反应想到林莫臣。不过,她对投资了解不多,虽然年初有听朋友的建议,放了一笔钱在股市里买了蓝筹股,但是根本没有去看过管过。在她的意识里,股市一时涨跌是常有的事,也觉得不会动摇到风臣的根基。所以她并没有太放在心上。

当然,在这一天,中国大多数人,都没有意识到这一轮股灾的严重性。

木寒夏在办公室里坐了没多久,陆樟就晃进来了,脸sè古怪地瞅着她:“上午去哪儿了?打电话也关机,就不知道跟我一声啊,还以为你被谁绑架了呢?你,你现在做事怎么也这么没交代了?你以为你是我啊?”

木寒夏觉得他一副管家婆的模样,有些可爱,面不改sè地答:“上午有急事,没来得及打招呼,抱歉。”

陆樟“哼”了一声,但也立马被顺了毛,拉开椅子坐下:“你分配给我的供应商,都谈得差不多了。那些品牌的数据录入还要一周,再各种筹备一周。最快最快,e-sho两周内能上线。”

木寒夏看着他脸上深深的黑眼圈,︾□︾□︾□︾□,m.±.c︾om知道他这几天也是难得的废寝忘食。相对于以前的他来,少爷现在真算得上是脱胎换骨了。她感激地:“谢谢。辛苦了。”

“你谢我干什么。”陆樟笑了,“现在可还是你替我打工。这个项目方宜也是占大股。”他的手指随意拨弄着她桌上的摆件,“不过,你一直还没,为什么这么着急上这个项目,简直是不顾一切。为了什么?”

木寒夏直视着他的眼睛。他的表情很认真,那不是可以容人随意敷衍的表情。

“等网站上线了,我带你去见他。”木寒夏。

陆樟一怔。

陆樟满怀心事地走了,木寒夏继续处理手头的事。不过话回来,昨晚那样抵死纠缠过,又好好地睡了一觉。此刻虽然身体还有些酸,竟也觉得神清气爽。为了让网站能够尽快上线,她已经决定接下来的这些天,吃住都在公司里——她也没有别的选择。想到林莫臣大概会对此有所微词,然后继续隐忍,甚至还可能不动声sè地耍心机,她微微失笑。不过,他大概也有自己的事要忙吧?毕竟中午时,他急匆匆地走了。

忙了一下午,木寒夏总觉得自己好像还忽略了什么重要的事,跟林莫臣有关的事。可是什么呢?她诸事缠身,一时想不起来。到了傍晚时,她又约了个大品牌商见面,看见对方的一刹那,忽然反应过来。

这件事进展到这个地步,林莫臣很可能会知道了。

不,以风臣的影响力和背后庞大的关系网络,他必然已经知道了。

她约见的这些大的服装品牌供应商,同样也是风臣那些商场的大供应商,是同一批人。前一段都是方宜内部准备工作,保密性还能保证。但这些供应商,虽然也签订了保密协议,但难保没有跟风臣走得更近的,泄露风声的。何况孙志还是个最擅长玩人际手段的老狐狸。

她的眉头轻轻锁在一起,沉思片刻,给林莫臣发了条短信:“待会儿有时间见面吗?我有事对你。”

——

和绝大多数投资公司一样,风臣投资为客户打理数百亿资金,同时也有风臣近百亿的自有资金在里面。因为林莫臣之前定下的“稳妥投资”策略,在今天的大跌里,风臣的损失大概是同行里最少的。但大盘疯狂的、毫无理性地跌停,风臣也难以幸免于难。

在一下午的会议中,以林莫臣为首的高层,始终密切关注着股市的动荡。与以往每次面临大的风浪一样,对于下一步如何走,大家分为两派。一派保守,建议风臣承担已有的损失,资金继续退出,避过风头再伺机进入。也就是我们常的“割肉”。一派激进,认为震荡市中依然有机会,不应该马上割肉,而是应该挽回损失后,再视情况做决定。

最后林莫臣力排众议,坚持“割肉”。他:“我们做投资的,都知道巴菲特的那句话:在别人贪婪时恐惧,在别人恐惧时贪婪。若论贪婪,呵……我想你们当中,谁也没有我这个当老板的胃口大。但是这个节上的大陆股市,我都不敢守了。你们还要坚持?十亿也好,二十亿也好,割。”

此刻,在座的众人也并不知道,正是因为林莫臣的这个决定,令风臣的主力资金得以保留,在接下来即将发生的连续大跌中,逃过一劫。只是风臣的盘子比其他中投资公司更大,且从股市退出也需要时间,所以肯定还是要蒙受一定的损失。今年集团的投资业务,还是要亏不少钱了。业绩报表也不会好看了。

孙志是不涉足投资的,他们讨论时,他就在旁边默不作声地喝茶,一直喝茶。冷不丁林莫臣瞥他一眼:“孙志,别装死。投资业务今年没钱赚了。电商,必须做出亮。集团会全力支持这块新业务,你给我见神杀神、见佛杀佛,做个新的利润增长源出来。”

这番话他得平静,但在座的谁不明白其中的分量。孙志立刻笑道:“那是!那是。董事长请放心,保证完成任务。”

大家也都笑了。孙志瞅着林莫臣嘴角淡淡的笑意,别人或许看不出,他却看得出。今天明明赔了钱,林莫臣却隐隐显得意气风发,嘴巴也开始毒了。不用,肯定是跟木寒夏有关!哎!

散会后,林莫臣在办公室里坐了一会儿,刚打算下楼,孙志敲门进来了。

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林莫臣:“什么事?”

孙志:“我刚收到消息,有一个强有力的竞争对手,也会在最近,进入电商领域。而且也是做中高档服装。虽然网站定位跟我们不同,但冲击到我们的市场占有率,是肯定的了。”

林莫臣慢慢解开领带,丢在桌上,看他一眼:“谁?”

孙志一脸若无其事:“方宜。项目牵头人是木寒夏。”

林莫臣沉默着。

孙志也觉得这事儿实在操蛋,风臣今年业务转型,股市又赔了钱。“私人订制”筹备了已有一年多,公司上下都很关注,是无数人的心血所致。以风臣的地位和前期投入,既然做了,必须大杀四方、独占鳌头。可偏偏木寒夏也在这时杀进来。两人不是已经和好了吗?难道之前半风声也没透给林莫臣?那就有费人思量了。不过这话孙志当然不会出口。

孙志现在关心的是——无论是林莫臣本人还是风臣,在商场奉行的向来是铁血狡猾的手腕。以往若是有重大项目遇到拦路石,别还等着对方项目上线参与竞争了,一旦发现,直接打死,免得挡路。哪里还会给人家参与抢蛋糕的机会?

现在这个阶段,以风臣的雄厚实力,对木寒夏和方宜,也不是办不到。通过相关部门施压、对供应商施压,甚至在合法或者法律边缘范围内破坏他们的计划……都是有可能的。孙志估摸着,这要换任何一个竞争对手,林莫臣必然默许他放手去做了。可现在,对手是他林莫臣的心头肉啊,他会怎么做?毕竟现在可不是当初区区一家商场,董事长想让就让呗。电商,是关乎风臣整体发展的大事。

孙志也有些好奇,林莫臣这样一个男人,会如何抉择。

“董事长,我们接下来怎么做?”孙志问。

林莫臣抬眸看着他。那眸光沉敛难辨。

看网友对 第104章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