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莫负寒夏 > 第106章

第106章

天亮了,木寒夏睁开眼睛。透过半掩的窗帘,看着外面刺目的光。

那光也落在林莫臣的脸上。他还睡得很沉,手牢牢固定在她腰间。短发垂落间,那从来桀骜的眉眼,此刻却显得格外平顺。睡梦中的脸,却像是带着一点微笑。

木寒夏伸出手,触摸他的鼻尖和颧骨。

即使是多少次在他身边醒来,这感觉依旧真实,又不真实。

人的感觉,或许是最不理性的东西。每每当她凝望着他时,都能感觉到某种涩而甜的悸动。她依然会感觉到,这样一个男人,是自己无法掌控和看透的。却也是令她迷醉和割舍不了的。

她的手指沿着他的眉骨、脸颊、脖子,一点点触碰着。他睡得很沉,半点没有察觉。看来他跟当年一样,还是个贪睡的男人。木寒夏想着想着,笑了,放下手,不再滋扰他。也没有下床,怕吵醒他。她拿起手机,看看邮件,刷评友圈,看新闻……安静地在他身边,消磨清晨的一点浮闲时光。

没多久,床头的闹钟响了。林莫臣动了动,没睁眼,眉头轻蹙,沙哑的嗓音对她说:“关掉。”

木寒夏把闹钟关了,推了推他:“喂,该起了。”他眉目不动,将她抱到胸口上。木寒夏笑了:“你是小孩子啊你。”

林莫臣低下头,把脸埋进她的睡衣领口里,沿着她的锁骨和胸口,一寸寸地开始亲。手也开始不规矩。

这么折磨了她好一会儿,他才轻吁口气,放过了她,但依然搂着她,两人靠在床上没动。木寒夏全身都软了,一时也不想起床。

人也许都是贪恋柔情的。他和她现在每每短暂的相处,似乎变得越来越贪恋彼此。就像中了某种毒一般。木寒夏不去深想,她感觉得到,相信他也很清楚,并且纵容那情愫滋生。

“我刚才看新闻和朋友圈,股市最近越跌越惨。”木寒夏问,“风臣现在怎么样?没事吧?”

“我怎么会让风臣有事?”林莫臣答,“放心,我们退得很快,没有大的损失。”

“那就好。”木寒夏放下心来,思忖了一会儿又问:“那现在这个时间点,要是有人进股市,是不是特别傻?肯定赔钱。”

林莫臣看着她。那双深邃的眼睛,像是瞬间已看透她的心思。他答:“是的,特别傻。等于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孩,自己走进了屠宰场。你如果想投资,把钱交给我打理。放着这样一个老公不用,等什么?”

木寒夏:“不用,我只是问问而已。”

他却又说:“我也愿意把所有财产都交给你随意使用支配。”

木寒夏开始说“不用”,后来被他亲了几下,忍不住笑了。

——

其实木寒夏问林莫臣有关“是否入市”的问题,是有原因的。因为一早上,她的手机都被“为国护盘”的消息刷屏了。

对于这次股灾的真相,各方的猜测,甚至明明暗暗的证据,也越来越明显了。据说是有不明势力,暗地里在做空大陆股市,目的在于掠夺中国近年来经济建设的成果。

1997年的香港金融保卫战,木寒夏也看过资料。当时也看得热血涌动。没想到类似的情况,也发生在大陆了。这种举国浩劫的事,一直离普通人很远。这一次,却几乎跟每个人息息相关,就发生在生活里。

“为国护盘”,这个话题初一看是挺傻的。现在大盘跌成这个鬼样子,你们这些散户进去,能护得住什么啊。大概就像林莫臣所说,“等于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孩走进屠宰场。”最先炮灰掉的,肯定就是散户。

可是随着木寒夏接触到的这方面的消息越来越多,身边亦有越来越多的朋友返身入市,她竟也感觉到某种久违的热血情怀。有些事看起来是傻,可难道因为傻,就不去做正确的事吗?她在几个留学生的微信群里,现在每天看到大家,尤其是男人们,在群里讨论入市护盘,共抗外敌。大家都是心甘情愿的,不图名也不图利。哪天如果股市跌得惨了,就看到大家在群里苦中作乐、长吁短叹:“今天又给国家捐了辆奥拓。”“Shit,你捐的奥拓,我捐的奥迪。”但是并没有人有怨言。

不光是民间,一些有国家背景的投资公司,也被要求以巨额资金重返股市,参与护盘。而每当“XX公司以XX亿资金入市”的消息传出时,这种平铺直叙的字句,却总是振奋人心的。

但林莫臣不是热血青年,是冷静的资本家。他说这样特别傻。或许,她是真的傻吧。

于是这天上午,木寒夏跟陆樟一起工作时,忽然心念一动,问他:“你最近有炒股吗?”

陆樟答:“本来没有。前天丢了三百万进股市。”

“为什么?”

“为国护盘啊。少爷我可是铁骨铮铮,有钱任性。”

木寒夏被逗笑了,难得也肉麻了一把,说:“还是徒弟像我。你买的那支股票?”

陆樟跟她说了几支股票,然后说:“我问过做投资的朋友了,买这几支,更加稳妥。怎么师父,你也要入市?”

木寒夏点点头。过了没多久,她从自己的积蓄里拿出七八十万,放进了股市里。她生性豁达,既然决定买了,就不管了,也不看。倒是自称“铁骨铮铮”的陆樟,工作一有空档,就刷手机,然后幽幽地说:“草,又为国家捐了十万。”“师父,我又捐了五万。”惹得木寒夏忍俊不禁。

而“e-show”网站,这段时间一直发展得很顺利,维持稳定的、逐步攀升的销量。是以陆樟在方宜集团里,几乎都是抬着下巴走路的。木寒夏的心情也很好,网站的发展比她预期的还要好。不过她知道,真正的关键转折点还没有到来——风臣的“私人订制”项目,最近就要正式上市了。

这天傍晚时分,木寒夏去医院看张梓。他是个乐观的人,虽然病得虚弱,脸sè也不太好,却依然躺在床上,看着电视新闻。看到木寒夏来,他的眼中浮现笑意。

木寒夏问:“今天感觉怎么样?”

“挺好的。”他说,“我看到新网站了,e-show特别成功。你太棒了。”

木寒夏微微一笑,在张梓面前便不掩锋芒,淡道:“还有更棒的在后面。”

张梓只是温柔地笑。

暮sè是漫长而柔和的,窗外的北京城像是一幕繁华而静止的画卷。木寒夏坐在床边,用调羹一勺勺给他喂温水喝。

电视新闻里传来主播的声音:“今天下午5点,风臣集团发言人宣布,今晚12点,’私人订制’网站将正式上线。这是电商领域最引人注目的事件,而风臣与方宜同样瞄准服装行业,双方的网站是否会在将来展开市场激烈争夺,格外引人关注……”

张梓一怔,对于木寒夏的计划,他也只知道个大概。问:“林莫臣也要进这块市场了?那你们……”

木寒夏静默片刻,抬起头,那目光竟格外沉静:“我现在等的……就是他也进场。”

看网友对 第106章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