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莫负寒夏 > 第111章

第111章

陆樟万万没想到,她这么决绝,这么绝情。︽,前一刻她还说将来能为他肝脑涂地,但是半点涉及爱情,她竟不给他留一丝希望,一点活路。她要逼他放手,哪怕明知他放不了手,也要逼他从此绝口不提,不能有任何肖想,否则连朋友都做不成。

她太狠了。她竟然这么狠。

原来她有多善良正直,就有多心狠。

陆樟只觉得阵阵巨恸,混杂着剧烈的晕眩感,往脑袋里,往他心里钻。他又难过,又羞愤,还感觉到隐隐的自卑。他一下子站起来,跌跌撞撞就走了出去。木寒夏见状起身,他却立刻吼道:“你别过来!”他人高腿长,刹那就冲出了帘子,冲出了餐厅。木寒夏这里还有何静要照顾,立刻喊道:“老板,快出去看着他。”

老板也是陆樟的朋友,赶紧领了两个人出去。可是外头月黑风高,哪里还有陆樟的身影?

原来陆樟出门后,一摸口袋,才发现车钥匙也拉在里面了。路边恰好有出租下客,他拉开门就坐了进去。

出租车司机一下子闻到他身上的酒味,还不太乐意:“哥们儿,我这车还是新的,不拉喝酒的。下去,下去。”

陆樟从钱包里抽出一叠红钞,就砸了过去:“闭你~妈的嘴!”

司机:“……去哪儿啊?”

陆樟靠在座椅里,深深吸了口气,说:“去香山别墅。”

——

陆樟之所以来这里,是因为隐约记得,他家里今天其实还有个聚会。他现在醉得不轻,可是越发不想一个人呆着,只想往人多的地方去,往有朋友在的地方去。

出租车停在半山别墅门口,他脚步有点飘地下了车,果然听到里面音乐声沸腾。他忽然笑了,掏出钥匙打开门走进去。

朋友们都在。

一路走进去,不少人跟他打招呼,还有人戏谑:“呦,小陆不是要去奋斗青春,放我们鸽子吗?怎么又肯来啦?”

他也不生气,只是笑。如曾经的那个自己般,放肆又顽劣地笑。这里可真吵,真热闹。他跌跌撞撞地在泳池边的人堆里坐下来,跟他们一起玩骰子。

一直输,输了就喝酒。越喝越晕,越喝越想到她的每一句话,心如刀割。其实25岁的陆樟,不见得对木寒夏爱得多深。但这的确是他第一次认真地去爱一个人。不止爱,还有一个男人,对一个比他阅历更深、更成熟的女人的仰慕。所以他痛得格外真切,格外挫败。

迷迷糊糊,也不知喝了多少。周围的人好像散了,又好像没有。后来有人察觉不对劲了,低声说:“小陆今天是不是遇上什么事儿了,这么拼?”

有人答:“莫不是为了公司的事?听说他新做的网站,被风臣压得死死的。”

这几句话,陆樟却听得分明。他抬起迷蒙的眼睛,一下子急怒攻心,大吼道:“去你~妈的,林莫臣算个什么东西!我师父明天、明天……”

夜是这样的深,这样的长。后来喝过什么酒,对面站的什么人,说过什么话,陆樟也记不清了。只觉得这个深夜,如同漆黑一片的深渊,终于把他给淹没了。

——

凌晨两点,方宜集团。

何静一觉醒来,只觉得特别想上厕所。她头疼欲裂地睁开眼,发现这里是木寒夏的办公室。她躺在沙发上,身上盖着条薄毛毯。而木寒夏坐在桌前,一盏孤灯亮着,她的神sè专注,显然是在为明早的大事,做最后的准备。

何静飞快地去上了个厕所回来,然后重新在沙发坐下,看着木寒夏。她觉得歉意又心疼,说:“抱歉,我喝多了,还让你把我弄回来。”

木寒夏抬起头,温和一笑:“没事。多喝点热水,要不要再睡会儿?”

何静哪里好意思再睡,摇头:“我陪你。陆少呢?”

木寒夏顿了一下,说:“跑了。”

何静吃惊。木寒夏也不想多谈,说:“他也喝多了,跑回山顶别墅了。刚才我有打电话过去,跟他朋友确认了。没事。”

“哦。”何静叹了口气。

木寒夏也想起,昨晚与陆樟之间发生的一幕一幕。她承认自己有些怜惜他,但她的心,依然是沉静如水的。她亦不是个十分擅长处理男女关系,能够既圆滑又成熟的,不让对方受伤,又能做到独善其身。这一生会遇见很多人,也许会被不同的人喜欢。但是爱就是爱,不爱就是不爱。她觉得快刀斩乱麻也许更好。

两个人都静了一会儿。何静问:“你明天的计划,不能对林莫臣说吗?毕竟你们现在已经……”

木寒夏答:“不能。”

“为什么?”

木寒夏沉吟了一会儿。要怎么跟何静解释呢?她大概并不理解两个集团之间的战略博弈关系。

木寒夏说:“何静,这不是我和他之间的事,是两个集团之间的事。明天我要做的事,可以这么跟你说,最大的得益方,是方宜集团和我。甚至也许是,得到难以估量的巨大利益。风臣和方宜这两家大集团,都是国内商业翘楚,虽然没有交恶过,但在很多方面,依然是有竞争的。换作是你,如果你是风臣的人,你愿意拿出自己的客户资源,不求回报地帮助方宜一跃而上,获得巨额的利润吗?”

何静想了想,摇了摇头。她明白了。但是想起今晚林莫臣电话里的语气,又觉得不安。

见她懂了,木寒夏也不再多说了。她低下头,继续看资料。可因为何静的话,心思却飞到了林莫臣身上。她扫了眼手表,现在这个时间,他大概已经安睡了吧。

其实有些事,她并没有对何静详说。一是这次的计划,她早与陆栋有约定,会绝对保密,也不会泄露给风臣等竞争对手。二是她也想过,如果真对林莫臣说了,希望他拿出客户资源配合,他身为董事长,要推动全公司来配合方宜,那让他如何自处?索性她先把计划推出去,看起来像是利用了风臣一番,但实质上不会对风臣造成任何伤害,并且可能对销量也有带动。也不会让林莫臣在公司和她之间为难了。

他那样jīng明绝顶的人,明天一看,就会懂。

他会懂她的。

木寒夏继续工作。而天边,渐渐露出鱼肚白。

某个瞬间,她感觉到疲惫,靠在椅子里,望着晨昏交替的天空,大地正渐渐露出它原本的轮廓。许是因为太疲惫了,许是因为大战在即,人的心反而会变得空旷。她忽然想起了从前。

想起了自己去海南跑荔枝,而林莫臣横插一刀,令她功亏一篑,一个人在夜里痛哭。也想起去政府投标那次,他用那样深邃难辨的眼眸凝望她,低头亲吻她的脸颊,然后带着他们共同的奋斗目标,驱车离去。

想起那么多日子,他们热烈地相拥着、厮磨着、亲吻着。

也想起那晚,他站在酒店的廊灯下,拥抱亲吻着薛柠。

……

最后想起的,却是自她归来后,无数个黎明,无数个傍晚,他站在车旁,抬头对她微笑的样子。而每每这个时候,她感觉到的,或许不再是青涩的甜蜜与冲动,而是沉寂多年的灵魂,依然会为他悸动的声音。

她想,林莫臣,愿你懂得我。

愿今后每一天,每一个晨昏与黑夜,我们都是重逢之后,彼此珍重的模样。

——

作者:我的微博有转发当当网一个投票,我在“新锐作家榜”请大家帮忙投票,每天可投三票20日截止,谢谢!

,sj.9??9??9??

看网友对 第111章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