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莫负寒夏 > 第113章

第113章

此时正是下午,风臣大厦一楼灯光璀璨,偶有人来,偶有人去。木寒夏踏入时,偌大的厅中寂静肃穆。她走向前台,前台姐笑问:“请问有什么事?”

木寒夏答:“我找林莫臣。”

前台姐愣了一下,和旁边的同事交换个眼sè,又问:“你找董事长?请问你有预约吗?”

木寒夏笑了一下,:“我见他,什么时候需要预约了?”

前台姐见她衣着考究、来历不明,一时拿不定主意。就在这时,旁边响起道声音:“寒夏?”

前台姐:“孙总好!”

木寒夏转过头,看到孙志。他的西装搭在手臂上,行sè匆匆,像是刚从外面赶回来。两人目光一对,刹那似乎都在彼此眼里,看到某些不寻常的意味。

孙志笑了:“你来找他有事?”木寒夏没答,径直走向旁边,通往楼上的闸口,:“刷卡。”

孙志愣了一下,拿出工作卡,替她刷开。木寒夏笔直走进去,孙志追上,:“寒夏,他今天一天的会,要不等他晚上回家你们再好好谈?”到底还是添了句:“别冲动。”

木寒夏脚步一顿,转头看着他:“孙志,我只问一句:是不是你们做的?”

③⑥③⑥③⑥③⑥,m.↘.c¤om孙志静了静,笑了:“你什么事?我怎么听不懂。”

木寒夏脸sè一寒,转身已进了电梯里,冷道:“别跟着。”

孙志站在原地,看着电梯门徐徐关上。他沉默了好一会儿,忽然一拳捶在墙壁上,轻轻地骂了声“操”。

电梯高速上行。

木寒夏就这么盯着门上的数字,一直往上跳:4、44、45……她始终安静而漠然地看着,直至到了层。

电梯门开,这一层单设的前台姐恰好放下电话,看着她,大概是已得到了孙志的嘱咐,没有询问也没有阻拦。木寒夏一直往里走,到了最深处也最僻静的董事长办公室门口。

这里连灯光都是清冷的,偌大的一片区域,奢华jīng致,空空荡荡,只有他的一间屋,一扇门。门口沙发上坐着两个男人,看着像是正在等待他的接见。门旁办公桌后坐着个年轻男人,应是林莫臣的助理。

木寒夏:“我是木寒夏,我来见林莫臣。”

她不认得助理,助理却认得她,立刻殷勤笑道:“您来了,请稍等,我马上去知会董事长。”

两人话间,沙发上的两个男人却同时抬头,看向了她。木寒夏的反应也很敏锐,目光扫过两人的脸,又落在他们胸口挂着的工作牌上。一人是“风臣集团-电商事业部-高级项目经理”,另一人是“风臣集团-信息技术部-资深工程师”。木寒夏心中一动,而那两人在她的目光逼视下,一瞬间眸光似乎都有些闪动。

木寒夏的心狠狠一沉,一时间竟有心如死灰的感觉。

这时助理已经敲开了门,木寒夏收回视线,直视前方。不等助理通报,已越过他,走了进去。

助理一怔,默然替他们关上了屋门。

此屋朝正南,一室通透明亮。落地窗外映着的,是这城市辽阔静美的风景。素sè的沙发,深灰sè的帘,以及黑sè办公桌,一如他简洁而深挚的风格。

他就坐在桌后,西装革履,贵胄天成。抬起头,看着她。

情侣几日不能相见,再见却是这样的情势。木寒夏望着他依旧俊朗的脸庞,胸中如堵巨石,突然间难以言语。

周围这样静,空气里还有轻微的檀香浮动。他静默地注视了她几秒钟,笑了:“summer,找我有什么事?”

波澜不惊,沉敛温和。

木寒夏:“是啊,我找你,有事。”

两人又都静了一会儿,他没有再看她,而是看着别处,然后端起桌上的茶杯,慢慢喝着。

他明明什么都还没,什么都没做,木寒夏看着他的样子,却忽然心口一疼,刹那竟有放弃质询,转身离去的冲动。可刚才门口那两个人的眼神,孙志的欲言又止,还有张梓躺在病床上,被白布覆盖的样子,都那么深地刻在她的脑海里。她的胸中滞涩无比,却还是开口了:“e-sho网站被毁,张梓死了,他没有看到自己的梦想实现。就这么离开了这个世界。”

林莫臣侧头看着她,那目光沉澈如水:“节哀。”

木寒夏:“我节不了哀!是谁在算计?是谁令我功亏一篑,令他含恨死去?你,是谁?”

林莫臣静了片刻,忽的笑了:“你以为是我?你来质问我?”

虽早有预期,但见他如此反应,木寒夏心中某处还是骤然一松。可她发现,这并不能减轻她任何哀痛和怨埋。因为她听到自己开口问:“你敢……跟风臣没有任何关系?”

林莫臣静默。那眼眸深厉如寒雪。

空气里,像是有某种令人哀伤的气息在蔓延着。木寒夏忽然像是被人抽走了所有力气,她:“林莫臣,你好自为之。”转身便想离去。

“什么意思?”他的声音响起,“木寒夏,这句话什么意思?”

木寒夏滞了一下,答:“没什么意思。我不想再谈了,就当我情绪不对,你也不要来找我。”

可话音刚落,他已从桌后起身走过来,抓住她的手:“木寒夏,就算张梓死了,你的e-sho垮了,两家公司的人斗得你死我活。可这跟我们俩的事,有什么关系?”

“怎么没关系?”木寒夏猛地回头看着他,看着他冷峻无比的容颜,“你知不知道我这次回国,就是为了张梓?你知不知道他对我的恩?对我的意义?我的感觉……我这些天的感觉,就像一直吊在悬崖下,努力往上爬,如履薄冰、步步心。终于等我爬到悬崖边了,可是你的人,一脚就把我踢下去了!全毁了!我现在什么都得不到了!”

林莫臣一直牢牢钳住她的手腕,人却已气笑了:“你回国就是为了张梓?就是为了他?那我呢,木寒夏?我在你心中的哪里?”

木寒夏心中绞痛,咬唇不语。

他还在笑,冷冷的轻轻的笑:“你你回国后感觉就是一直吊在悬崖下?这就是你的感觉?对一切的感觉?木寒夏,我的summer……已经不同了,跟七年前完全不同了啊。在你心中,很多人,很多事,都已经比我林莫臣重要了对不对?张梓比我重要,梦想比我重要,什么他~妈的都比我重要。我这些天当看不见,等你去做要做的事。因为在我心中,还有什么比你重要?可是木寒夏,我在你心中算什么?算什么?你真的还爱我吗?还爱吗?”

木寒夏眼中的泪一下子渗了出来,只觉得他的话像一把把的刀,全都插进她的心里。她难受极了,像是有千言万语要,要辩解,却又不出口。

“不是……”

“不是什么?”林莫臣逼视着她。

看网友对 第113章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