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莫负寒夏 > 第116章

第116章

正如新闻中所报道,林莫臣是拿自己的钱,在风臣投资开了个个人账户。再从团队里抽调了几个得力的人过来操作。所以这笔钱最后到底是赚是赔,目前看来风臣集团是不会受半点影响的。全由他个人承担。一向稳重老辣的风臣集团ceo周知溯,在出差回来得知这个消息后,立刻来找林莫臣。他说:“我们一直都在密切关注股市动向。你我也都认为,大盘这个走势,离反弹不远了。但现在看来,下跌势头并未完全止住。如果进入,并不是我们之前一直等待的最佳抄底时机。再看几天不行吗?你别冲动。”林莫臣答:“我是冲动了。但并不后悔。”——木寒夏在雨幕前,站了很久。然后拿出手机,给林莫臣打了过去。然而无人接听。她想对他说,不是要让他拿自己的钱去冒险,不是要他跟自己一样犯傻。那天他们都那么冲动,她只是……想要他更理解她,她也知道自己应该更理解他。但现在,已成定局,他只身入市了。木寒夏坐回电脑前,打开股市图。她其实从未认真看过股市、k线图等等。也不太懂,他曾经纵横驰骋过的这个领域。但今天这个时刻,当她看到股市的曲线不断跳水下行,一片惨淡的绿sè,每一个单调的数字,每一段曲折的线条,于她眼里,仿佛都有了惊心动魄的意义。隔着屏幕,她就像是看到了他。此刻,他是否阻隔掉外界所有声音,指挥着自己的团队,在电脑前操作着?可股市这么大,现在她并不知道他在哪里。她只能看到几乎所有股票都在跌,看到有资金不断流进流出。她懂得那是做空和护盘的双方,正在搏斗博弈。这是一片没有硝烟没有声音唯有数字的惨烈战场。此时,是3050点。这一天,股市暴跌7%。无数人在股市血肉成泥,赔得喘不过气来。然而,林莫臣即使是个人账户,87亿金额也不小。加之他在投资界的赫赫声名,他的资金流向和投资表现,也受到外界的广泛关注。这天傍晚,木寒夏看到了这样一段分析报道:“今日开盘后,林氏个人资金分批入市,所买入数支股票,股价均大幅拉升。同时亦有不少投资者追随,实现逆市上扬。但因午后大盘暴跌,受大盘整体拖累,林氏最终依然蒙受一定损失。我们将继续跟踪其后续投资表现。”晚上,雨停了。木寒夏躺在床上,全无睡意。就在这时,手机响了。她看着屏幕上那个名字,心仿佛也随着夜星悬了起来。她接起:“喂。”林莫臣沉静的声音传来:“白天在开会,给他们布置投资策略。没有接到你的电话。”木寒夏静了一瞬,说:“你别这样,别投了,从股市里退出来。”林莫臣沉默了一会儿,笑了:“既然进了,哪还有退的道理?男人一言九鼎,我会陪你护盘。别担心,我有分寸。”木寒夏抬起头,望见窗外清亮的星光。然后听到林莫臣在她耳边低声说:“晚安,summer。”“晚安,莫臣。”木寒夏这一晚,竟觉得很累,疲惫至极,仿佛全身都松了下来,什么东西彻底释放了一般。她意外地睡得很沉,睡得很香。可是天刚蒙蒙亮,她就醒了。睁开眼,看到天气彻底放晴,没有雨水,也没有乌云。她就这么躺了一会儿,起身换衣服下楼。楼下很宁静,花圃边也空空荡荡。除了她,没有别人。她沿着平日的线路,开始缓缓跑步。当路过风臣时,她抬起头,看到这座恢宏的大厦上,林莫臣的窗口是暗着的。倒是有另一个楼层,有一片区域,始终亮着数盏灯。——第二天上午,木寒夏在医院办理张梓的身后事,空闲时立刻打开手机软件看盘。然而这一天看到的消息,却更令她心潮波动。是怎样的波动呢?信他,担心他,期待,感动?她知道他在投资中是与众不同的,她知道他有超乎常人的洞察力和决断力,力挽狂澜也绝非难事。但是她没想到,他在这样不明朗甚至看起来糟糕的行情下进入,却依然计划周全、步步为营。这一天,股市依然是跌的,跌掉了4%,但比前一天已经好些了。一片哀鸿遍野里,林莫臣所买进的数支优质股票,维持小跌,甚至几支还略有所上涨。而他亦宣布拿出10个亿,增持风臣的股票。大股东增持,这样的举动,自然引起外界广泛关注。舆论纷纷猜测,林莫臣是否已对这轮行情看涨,并且对风臣未来的发展充满信心。以至于这天收盘时,风臣自身的股票还逆市涨停。而他买入的另一支股票,虽然金额不多,只有2000万,却也引起舆论关注。这支股票,是方宜。为什么他会买入竞争对手的股票?是未来即将有合作,还是看好方宜的发展?,10亿元的增持,可见其对风臣自身的发展非常有信心,那他怎么会买入方宜呢?联系到前期传出的消息——方宜即将推出新型可穿戴电子设备产品,人们纷纷猜测,林莫臣突然看好方宜,很可能是与这项新技术有关。于是媒体们也开始关注这项新技术的发展、何时正式推出。而对于此,风臣集团代表林莫臣个人的发言人,笑而不答,并未否认。……这晚,木寒夏只收到林莫臣发来的一条短信:“晚安,好梦。”她抬头看着对面大厦上,亮着的那盏灯,回复:“谢谢你,晚安。”第三天。不知是股市真的到了底部,终于开始反弹,还是林莫臣这个人,当真是运势不可挡。从上午开始,连木寒夏都注意到,大笔资金开始陆续流入,多支股票频繁换手。然后整个大盘,开始涨了。一直涨。连震荡都是小幅的。像是蕴积着某种力量,又像是压抑后的终于爆发。最终收市时,大盘涨了5%。而林莫臣买入的所有股票,全部涨停。……木寒夏是在这天傍晚,再去风臣的。搭乘的是总裁专梯,到林莫臣的办公室门口时,孙志悄声替她打开门,说:“刚结束会议,他随便吃了点东西,现在在里面休息。”木寒夏点点头:“谢谢。”孙志只是微笑。林莫臣现在办公的地方,不是顶层董事长办公室,而是楼下走廊尽头的一个房间。木寒夏推门进去时,就见一室落日的余晖,很静。这房间不大,素净简洁的文件柜、桌椅。然后就是一整排几台电脑,桌上散落着许多文件资料。除此之外,什么也没有。林莫臣就坐在书桌后,椅子往后放平了,他仰头靠在里面,睡着了。木寒夏望着他平静的容颜,还有他搭在扶手上的手,削瘦、白皙而平稳。她没发出声音,在他身旁的一张椅子里坐了下来,安静地凝望着他。他的呼吸很均匀,眉头在睡梦中,似乎还习惯性地轻锁着。脸sè也有些苍白,嘴唇有些干。必然是水也没怎么顾上喝。她看得失神,伸出手去,轻轻触碰他那轻蹙的眉。可手还没碰到他的脸,就被抓住了。他睁开眼睛,那双眼竟清明无比。两人都静了一会儿,谁也没动。她说:“你没睡着?”他答:“刚要睡着,你进来了。”木寒夏把手指往回抽,可他哪里会放,伸手揽住她的腰,直接把她拉进怀里,坐到了他的大腿上。木寒夏静默未语,也没动,抬头看着他。他已闭上眼睛,低头深深吻了下来。周围很静,两个人也都没动,一切似乎都是寂静而柔和的。可这却是个非常凶狠的吻。他扣着她的肩膀,掌握着她的后脑,瞬间撬开她的唇,与她撕扯纠缠。他吻得她连喘气的空隙都没有,夺去了她所有呼吸,像是要吻进她的身体深处去。木寒夏是那样清晰地感觉到,这个吻夹杂着男人爆发出的所有的爱和恨,不甘与渴求,**与执拗。他吻得她颤抖,吻得她生疼。而她亦跟以往每一次一样,无法抗拒。这个男人这样真切地就在她的眼前,拥有着她,爱惜着她。她无法不感觉到了被爱的喜悦,也感觉到被渴求的归属感。她伸出手,一寸寸抚摸他的轮廓。而他感觉到了,低下头,亦任由她触碰着,两个人的脸,轻轻地,又极亲昵地贴在一起。原来他们根本无法真正分离。她想。他们不会分离。他想。什么话也没有说。什么话也不用说。这样小心翼翼的彼此触碰了许久,她轻声说:“林莫臣,那天对不起……我……”她低头笑了:“我这几天,担心得不行。”他将她按在胸口,说:“要说对不起的人是我。不必担心,我什么时候,都不会让你为我担心。”这话还真是自大得不行。两人又亲了一会儿,她说:“我这两天会离开……”他的手臂陡然收紧,眼眸也沉沉地看着她。“去趟贵州,完成张梓的遗愿。”她说,“我离开一段时间,我想我需要冷静,冷静好好想想那天我们说过的话,好好地想想我,也想想你。整理好心情,再回来。”他静默了一会儿,问:“要去多久?”“也许半个月左右。”这时,外面也有人敲门了。木寒夏从他怀中站起来,他却抓着她的手没放。木寒夏温柔地望着他,他亦用那深潭般的眼睛,回望着她。过了一会儿,他放开了手:“好,记得回来。”这一次,请记得回来。我的summer。……这一夜,当木寒夏独坐在夜机上时,望着外面幽深的夜空,还有朦胧的星光。她想,不是每个人,都会遇到缠绵入骨的爱情。有的人,遇到了,错过了。有的人,放弃了,不敢了。也不是每个人,都会在利益和真我的漩涡里挣扎、抉择。不是每个人,都会爱得这样痛并快乐着,这样轰轰烈烈起起伏伏地与一个人纠缠一生。是伤痛,是不幸,可是否也是万中无一的幸?而当她驻足回首,当他俯身相求,当真爱第二次来临。他要她去想,他不断地问,这一次,这余生,是要一人无声安稳凋零,还是要陪他放肆燃烧了?

看网友对 第116章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