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捉蛊记 > 第三十五章 你凭什么杀我,梦想么?

第三十五章 你凭什么杀我,梦想么?

  战!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返。

  战!

  虽千万人,吾亦往矣。

  无论是陆左的沉静,还是萧克明的慷慨激昂,他们都在表明一件事情。那就是决不妥协,你特么的要战,那就战,没有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

  不管你外面有多少人,不管你们来了多少高手,这对于他们来说,都没有能够造成半分的畏惧。

  不但如此,陆左的一句话特别打动了我。

  他说威尔的谈判谈不拢,他不介意加一把火,促成和平。

  这是什么意思呢?

  谈判是需要筹码的,这帮人过来找我,想要将我们给拿捏在手里,就是想要给威尔施加压力。增加筹码;而陆左居然毫不畏惧,也准备将外面这帮人,当做是筹码。

  只是,这可能么?

  面对着这成百上千的血族,我们能够取得胜利么?

  我的脑子有点儿发懵,然而在下一秒,战斗就没有任何预兆地爆发了。

  轰!

  许是要给面前这些狂妄的年轻人一点儿教训,侯爵猎杀者没有给我们任何适应的时间,直接一拳砸在了地上。恐怖的力量从脚下传来,以他拳头为中心的巨大裂纹,朝着四周骤然扩散而去,而整个房子的基础结构都在震动,下一秒,直接轰然倒塌。

  坍塌的建筑结果往下簌簌掉落着砖瓦,而砸出巨大动静的侯爵猎杀者如同一道重炮。朝着我们这边陡然袭杀而来。

  所谓侯爵猎杀者,必然要比一名血族侯爵的力量、速度和敏捷度要强上许多,方才敢说出这样的话语来。

  眼看着蒙多出手。一道奇怪的咒诀就从萧克明的口中骤然念起:“灵宝天尊,安慰身形。弟子魂魄,五脏玄冥。青龙白虎,对仗纷纭;朱雀玄武,侍卫我真。急急如律令!”

  然后他的双掌拍出,与侯爵猎杀者隔空对了一掌。

  砰!

  一声巨响,从两股力量交击的地方骤然而出,双方谁也没有退一步,却又巨大的力量从撞击的地方扩散开来,将周遭一切都给冲散,宛如灰飞而去。

  在这样的力量撞击下,那些落下来的砖石也近不得身,都朝着外面飞散离开了去。

  我们在杂毛小道的护翼之下。倒也没有受到任何波及。

  悠长的轰鸣之后,尘烟之中,废墟里,侯爵猎杀者与我们屹然对立,脸上露出了嗜血而又疯狂的笑容来。

  杂毛小道收回了手掌,脸上没有半点儿情绪,而是摸出了雷罚来。

  拔剑。

  唰!

  齐唰唰的声音,杂毛小道的雷罚,陆左的鬼剑,还有我的十字军血刀,在同一时间,都拔了出来。

  不得不全力以赴,因为在蒙多的身后,出现了一群人,不用数,数目都已经过百。

  这儿是伯明翰,英格兰的第二大城市,英国的主要制造业中心之一,重工业工厂繁立,而不是血族的山丘古堡,能够聚齐这么多的血族,简直就是一个奇迹。

  我们的敌人,并不仅仅只是面前的这一些,在我们的身后,还有周围的yīn影之中,至少好有一倍以上的血族存在。

  这些血族的素质参差不齐,不过绝对能够将我们给淹没。

  不过事到临头,我知道担心已经没有用。

  既然已经宣战,那就只有搏命一条路可以走,别无它途。

  飕!

  一道信号弹射向了天空,然后陡然炸开,化作了漫天的烟火,照亮了场中这些人的面容。

  我注意到了一件事情,在蒙多的身边,站着四位打扮各异的家伙,一个身材异常魁梧的中年男子,一个拄着拐杖的佝偻老头,一个满脸络腮胡的黑哥们,还有一个蒙着黑sè面纱、穿着保守的女人。

  这些家伙,每一个人都有侯爵的实力。

  对方显然是志在必得,要不然也不可能用上这么强大的这阵容来。

  作为此间的首领,蒙多卡帕多西亚并不是一个粗鲁一根筋的角sè,他没有立刻出手,而是挥手,给这些人介绍自己的机会。

  中年男子说道:“巴顿-勒森魃。”

  这是来自魔宴同盟的主导者勒森魃,茨密希的合作者,暗与影的信徒,十三氏族之中唯一能够与梵卓媲美的强大氏族,每一个人的实力都让人侧目。

  佝偻老头说道:“亚特伍德-诺菲勒。”

  这是来自于密党成员的诺菲勒一族,他们虽然共同遵守密党六戒,不过因为生活在肮脏腐烂的墓穴或者下水道里,身上充满恶臭而被其他血族排斥,不过极度的团结和自强,使得他们有着不一样的强大,而且有着高超的潜行和偷听技术的诺菲勒,绝对是城市和巷道的宠儿。

  他们像老鼠一样,掌控着这个城市的地下世界。

  说不定找到我们,便是他的功劳。

  满脸络腮胡的黑哥们口音很奇怪:“达姆-侯赛因-阿萨迈。”

  这是来自于中东荒漠的杀手一族,关于他们的资料少之又少,只知道是中立种族,常年游离于血族世界之外,热衷于榨取逼自己更强的血族,成为强者。

  蒙着面纱的女人也开了口:“丽娜-希太。”

  好吧,这位是屠龙者阿罕麦德的同族。

  蒙多卡帕多西亚之所以让这些人站出来自我介绍,并不是为了别的,而是表示尊重。

  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有着侯爵以上的实力,虽然他被人称之为侯爵猎杀者,但他并不是一个莽夫,而一个只知道屠杀的家伙,是绝对活不到现在,并且造成如此的名声。

  他们宛如古代骑士一般地报上头衔,来获得敌人的尊重。

  面对着对方的举动,我们这边却显得不那么配合。

  陆左和萧克明两人,之前来欧洲,就已经刚说过了,此番前来,是隐姓埋名,并不准备扬名立万,至于我和老鬼,本来就是为了逃避荆门黄家的追杀,恨不得躲进地缝里面去,哪里会把招牌亮出来?

  那么高调,真以为人荆门黄家没有海外关系?

  所以面对着这些气势磅礴的家伙,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挥舞着手中的刀兵,一声不吭地向前冲杀而去。

  而且几乎不约而同的,我们都冲向了最前面的侯爵猎杀者蒙多卡帕多西亚。

  没有人逃跑,满脑子只有一句话。

  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

  唰!

  刀剑齐上,在一瞬间,我们就冲到了对方的跟前,然后在极短的时间里,战场就分割了开来,手舞恐怖鬼剑的陆左被巴顿-勒森魃和丽娜-希太给拦住,杂毛小道被浑身散发着恶臭的亚特伍德-诺菲勒截住,老鬼被黑哥们缠住,至于朵朵和小妖姑娘,周遭一大帮子的血族蜂拥而至,配合着各自的主上,将她们拦截。

  结果让我无比蛋疼的事情出现了。

  最终冲到了蒙多卡帕多西亚面前的人,只有我一个。

  是故意的么?

  我陡然一刀劈落,侯爵猎杀者轻轻一挥手,我感觉就好像撞到了钢枪之上一般,挡开了去。

  我后退几步,稳住阵脚,瞧见这位侯爵猎杀者不紧不慢地向前走,然后对我微笑着说道:“他们很厉害,但是与我没有太多的私人仇怨,而你,我想问一问阁下,可知道艾伦卡帕多西亚的名字?”

  事到临头了,我也不能装怂。

  毕竟我装怂了一辈子,现在估计快死了,不蒸馒头争口气,死也要死得壮烈一些,所以我一咬牙一跺脚,大声喊道:“自然知晓。”

  侯爵猎杀者小心翼翼地取下了金丝眼镜,挂在了自己左边的衣兜上,然后又问道:“他是谁杀的?”

  我狞笑着说道:“就是老子。”

  侯爵猎杀者摇了摇头,说道:“不可能,凭你这般蝼蚁一样的实力,如何能够杀得了我最得意的追随者?说实话,我或许会给你一个痛快。”

  我用十字军血刀将手指划破,然后紧紧握着这刀柄,鲜血将其浸染,那刀被开封了,一股血气弥漫了出来。

  我心中不再有畏惧,而是满怀的壮志豪情,血都是沸腾的,哪里还怕这个,竭尽全力地喊道:“就是老子杀的,不但如此,我还把他的心脏给挖了出来;怎么的,打了小的,还有老的?那好,你他妈的也站出来,老子一块儿宰了!”

  侯爵猎杀者将双手的白手套脱下,露出了宛如钢铁一般的手掌来,冷冷笑道:“有点儿意思。”

  他指的,是我手中的萨拉丁之刃,也是我的人。

  他一步一步地靠近,脸上露出了奇怪的笑容来,一字一句地说道:“你觉得你能够战胜我?太可笑了,到底是什么,让作为蝼蚁的你产生出那样的想法来?”

  我忍受不了对方一步一步的紧逼,终于挥出了第二刀。

  唰!

  这一刀角度刁钻,奇快无比,有着斩杀天地、吞吐风云的气势,在挥出的那一刻,我感觉整个人的灵魂都得到了升华。

  战斗的奥义……

  叮!

  然而这样完美的一刀,却最终停住了,卡在了侯爵猎杀者的手中。

  他用怜悯的目光刚看着我,然后继续着刚才的那个问题:“你凭着什么杀我,梦想么?”

看网友对 第三十五章 你凭什么杀我,梦想么?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