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莫负寒夏 > 119.第119章

119.第119章

情况比木寒夏预想的要严重。

越往外看,看到塌方的地方越来越多。有的规模小,有的规模大。但是都已经被清理通车了。在一些崎岖的路段,还有武警立在路边指挥着,或停靠着抢修车,一切都还是有序的。

最严重的一处,是一段公路。一面靠山,一面是悬崖。而靠近悬崖那半边,居然全都塌去,没了!木寒夏他们都是城市人,几时见过这样的景象,当车慢慢驶过剩的半边公路时,只觉得心都是颤巍巍悬着的。木寒夏甚至不能想象,如果道路塌方时,当时如果正好有车在上面行驶,简直不堪设想。幸好现在望去,似乎并无车辆伤亡。

过了这一段,前方又是漫长的盘旋山路。约莫大部分私家车都已撤离,现在他们远远望去,前后方竟然都没看到一辆车。浓浓的暮sè加重了这种孤寂感。这时妻子突然问道:“雨是不是开始大了?”

木寒夏心里一惊,仔细去听,果然渐渐有噼啪声落在车窗上。

“开快点!”妻子催促道。

“能快吗?”丈夫答,“地上还是湿滑的,这么多泥和石头,能快吗?”

“还是开稳。”木寒夏说。

三人都不做声了,但丈夫还是把车速慢慢提高了些,全神贯注地开着。

雨真的大了。

天地之间,深山之中,整个世界仿佛只剩雨的声音。雨刷“哗哗”地拼命摇动着,两柱车灯直射雨中,除了车轮碾过泥石的声音,他们似乎还听到隐隐地不知何处传来的轰鸣声流动声。仿佛就在头顶,就在身后。三人都听得心惊胆战。

就在这时,听到“轰隆”一声巨响,就在他们的正上方!那一瞬间,所有人都失去声音,那妻子惊恐地发出一声尖叫,木寒夏的脑海里一片空白,意识低头,双手护住自己。那丈夫紧咬牙关,凭直觉一个猛地急刹,堪堪停在了悬崖边——

“隆咚咚——”滚动的巨响,就如同打雷一般,撞击着他们的耳膜。木寒夏猛地回头,才看到是一大片的碎石和泥流,从山上滚落来,冲到路中间来了。好在距离他们还有一二十米,只是因为雨声听不清晰,令人以为很近。

三人惊魂未定,却又都松了口气。妻子又哭又笑:“吓死我了,我还以为……”

丈夫安慰她:“隔得还很远呢。而且真要撞上了,我看也死不了人。没事。”

但三人都吓怕了。车速变得更快了,他们已经开了三分之一的路程,再有一个半小时,就能出去了!

——

“雨大了。”孙志说。

林莫臣抬起头,看着铺天盖地的大雨。天已经擦黑了,除了道路前方有辆维修车在缓慢行驶,没有别的车辆。

“不能退了,往前开。”林莫臣说。孙志点头。

孙志是搞房地产起家的,对地质多少有点了解。此刻见曾经塌方过的公路上,不断有大股雨水顺着坡流来,那势头有点触目惊心。因为发生二次塌方的可能性是很大的。加之他们刚才经过了一小段坍塌的公路,万一再遇到同样的事,就很糟糕了。

孙志开始加速,也超过了那辆维修车。他手稳,反应快,年轻时走南闯北惯了,所以这种路也开得顺手。

“那是什么?”孙志突然说道。

两人抬头望去,前方几十米远处是个岔路口。右侧道路是通往苗寨的,左侧大概是通往某个村庄的。左侧路上堆满了泥石,几乎把整条路都堵了。山上还不断有小股的泥石流在往冲。一辆小轿车陷在泥堆里。

雨声里,隐约传来哭声。当孙志的车驶近,车灯打过,才看到路旁站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满身的泥,一直在哭,大喊“救命救命!”而一个年轻女人坐在驾驶位试图发动车子,一个男的在车后拼命的推。看到有车过来,男的连忙起身,朝他们挥手。

孙志忽然说:“我不停了。后面的救援车还有五六分钟就能到,雨这么大,我看这段路也挺邪乎的,搞不好会二次滑坡,尤其这个路口,真的不能多停。”

林莫臣静默未语。

车经过岔路口时,小女孩的哭声更清晰了。孙志目不斜视看着道路前方,林莫臣抬起头,就看到那男的站在雨中,一动不动看着他们,满脸失望。而女的坐在副驾上,隔着雨帘,也望着他们的车。

——

天黑了。

后面半个小时的路,木寒夏这边一直开得很平稳。一路三人都没怎么说话,直至前方,堵车了。

半天都没动。

那丈夫车去问前面的人:“怎么回事?”

“说是前面出车祸了,有辆车掉去了。”

“啊,那死人了没?”

“不清楚。但如果是开着开着掉去,你想啊……”

三人都听得心惊。

木寒夏抬头,望着窗外漆黑的天sè,黑得像个蛰伏的怪兽。她拿出手机,依然没有信号。试着拨打林莫臣,依然打不出去。

她忽然感觉到不安。莫名的不安,莫名的焦躁。她很想快点出去,快点离开这里。也许是车祸的消息,让她心有余悸。

可是怎么,忽然觉得心里空落落的。

“知道出事的是什么车吗?”她问。

“那哪里知道。”同行人答。

她便没做声了。只是一直望着外面,望着前方。莫名的,始终睁大眼睛望着。

等了半个多小时,车辆终于又开始慢慢移动。沿着一条盘旋山道,转了个弯,远远的,就见前方是个岔路口。停了辆救援车,还站着数名武警。

“看样子情况还挺严重。”同伴嘀咕道。

接近了,才发现这一段出山的路,跟他们前面看到的一样,靠近山崖的半边,全都塌陷去了,只剩靠山的另一半。大概有三十余米都是这样的,直至岔路口。全程拉着警戒线。好在这里山势并不是很陡,有几名武警,正打着手电,站在崖七八米的山坡上,像是在实施救援寻找。那一片全是泥石和土块,掩埋着一辆车。

“好像……还是辆卡宴。”同行的那位丈夫叹息道,“有钱人啊,太倒霉了。”

木寒夏的太阳穴突地一跳,“刷”地降车窗。那里是暗的,但果然,她一眼就辨出那是辆卡宴的残躯。

不,不可能的。她想,林莫臣的车在北京,怎么可能开到贵州来?他来也是坐飞机,虚惊一场。正这么想着,突然就见有几名武警的手电,恰好掠过车头。雨幕那么朦胧难辨,她却依稀看到了车牌的轮廓:京A……27。

京AL8M27。

“停车……”木寒夏颤声,然后变成了嘶吼:“停车!”

车猛的急刹住,她已推开车门,扑了出来。旁边有武警眼明手快,立刻把她拦住:“你干什么?”

雨点砸在脸上,麻木的疼。四周黑沉如同深渊。木寒夏却忽然觉得天地间一片空旷,空旷得什么也没有了。只有她和那辆车的残躯,存在着。武警见她不动,刚松开手,谁知她连滚带爬,就翻了悬崖。在场所有人都被惊到了,她瞬间已摔得满脸满身的血,骨头像是已散了架,可她又爬起来,往那辆车的方向走。她在哭,什么声音也听不到了,大哭着往车上爬。

“林莫臣……林莫臣!”她哭喊着,嗓音哑得吓人。旁边一名武警反应过来,一把将她抱起,她乱踢乱打,武警连忙喊道:“人不在里面!不在里面!送去旁边的医院了!”

看网友对 119.第119章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