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捉蛊记 > 第四十章 岁月静好

第四十章 岁月静好

  来的若是条子,我们倒也不在乎,毕竟不是在国内,没有了规则的束缚,大家的胆子都变得大了起来。

  寻常的火器。对我们这里的任何一人,都已经不能够造成什么太大的伤害了。

  这样的结果,是即便是警察来了,我们也照样干死。

  不过如果来的人里面,还有教会的那帮教士,又或者还有专门对付我们这帮人的宗教裁判所裁判员,事情就变得有些麻烦了。

  要知道我们现在虽然是取得了胜利,不过大多都已经油尽灯枯了。

  就比如我,别说什么伯爵、子爵,就算是来一个稍微强壮一点儿的普通人,都能够将我给一拳撂倒。

  老鬼他们是因为天生惧怕这雷场,所以才会萎靡不振,而我则是因为耗损过度。

  所以在虎皮猫大人这一声喊之下。我们都开始撤离。

  离开的时候,也是颇为费心,我其实已经走不了路了,好在陆左过来,两人相互搀扶,如此跌跌撞撞走了两百多米路,来到了奶牛场附近的一个破烂工厂附近时,我瞧见不知道跑哪儿去了的老鬼,居然抓了一个人过来。

  这人浑身焦黑。散发着一股古怪的肉香,不过却有存活着一缕气息。

  应该是劫后余生者,不过他并不是有着侯爵猎杀者或者屠龙者阿罕麦德的恐怖势力,而是因为战斗的时候,有意识地离得远一些。

  事实上,在我们离开的时候,那些尸山血海里。陆陆续续有几道身影艰难爬出,都是与他一般的幸运儿。

  在这样残酷的战斗中还能够活下一条命来,那实在是一件很不错的事情。

  上帝垂怜。

  对于这样的幸运儿。身疲力竭的我们其实也懒得再去管了,一来是因为本身没有太多的力量去将漏网之鱼一网打尽,另外一个心思,则是想着此战的名头,也需要这些可怜的幸存者去宣扬。

  没有什么,比这帮亲身经历过的家伙,更加能够证明战斗的残酷,以及我们的名声。

  这是大家心照不宣的事情,所以我有些奇怪老鬼为何这般执着。

  所以当他带人过来的时候,我忍不住出言说道:“老鬼,战争已经结束了,我们应该享受这来之不易的和平……”

  老鬼抬起头来,脸上露出古怪的笑容。说道:“你想看一看这小子到底是谁再说吧?”

  我低头一看,怎么是个东方人的面孔,黑乎乎的,再仔细看,我擦,张海洋?

  这个家伙居然也在这里?

  我咋没看到?

  瞧见张海洋的那一刹那,我就忍不住笑了起来。

  这小子别看本事不大,人倒是狡诈得很,滑不溜手的,我和老鬼找了他大半个欧洲,屡次都被他逃脱,没想到在这里却还是受到了意外之喜。

  我忍不住叫出声来,而那家伙也认出了我来。

  他浑身一哆嗦,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我这个时候忍不住看了老鬼一眼,瞧见他冰冷而又凶狠的眼神,我就知道张海洋这一回是没有救了。

  老鬼的心里,至今都还留着对云陌阡的愧疚,而这一份愧疚有多深,张海洋就有多该死。

  听到我的喊声,陆左也走了过来。

  瞧见张海洋,他也忍不住笑了,说嘿哟喂,真的是人生何处不相逢,海洋兄,没想到我们还有再见面的一天吧?

  张海洋浑身一震,冲着陆左说道:“陆左,我们是老乡,你可得救救我啊?”

  陆左摸着鼻子说道:“我擦,这个时候咱们就是老乡了?那么,老乡,当初你买杀手过来杀我的时候,你是怎么想的呢?”

  张海洋脸sè变得惨白,摇头说道:“不是的,不是的……”

  这时威尔过来跟我们说道:“我的人过来接应我们了,得赶紧走,有消息说英国教区宗教裁判所的人已经大举出动了,而且英国的官方也出动了大量人手,被堵住了就坏了——你们在干嘛呢?”

  张海洋就像是看到了救星一样,扑通一下跪倒在地,然后大声喊道:“威尔冈格罗阁下,欧洲血族的新皇帝,请接收我的效忠吧,我愿意一辈子在你面前,鞍前马后……”

  威尔瞧见我们都围着张海洋,愣了一下,弄不清楚情况,低声问了一句话:“谁找出来的这傻比?”

  呃……

  老鬼知道不能再多耽搁,便问陆左,说你动手,还是我动手?

  陆左说我要不是瞧见他,早就忘记还有这号人了……

  老鬼点头,说哦,我知道了。

  说罢,他走上前,伸出手,咔嚓一下,就把张海洋的脑袋从前面扭到了后面来。

  张海洋,卒。

  这家伙的死并没有引起多大的波澜,毕竟比起我们身后那数百多的血族来说,他甚至都排不上号;当然,也正是因为他排不上号,使得被排挤在边缘,反倒是没有被落雷直接轰中,留下了一条狗命,给老鬼一个交代。

  天意就是这般让人不可捉摸。

  我们穿过破旧的厂房,来到了另外一条大街上,在yīn影处,还有蠢蠢欲动的小角sè在窥探,不过我们也懒得管他们,走到了一辆蒙了牌照的旅游大巴前,搀扶进入。

  大巴上面还有医生,瞧见这一行浑身血淋淋的家伙进来,可吓坏了,慌忙过来安排布置,然后给我们包裹伤口。

  事实上,需要包裹伤口的是我们这些没有血族身份的,至于老鬼他们,走了这两里路,身上那密密麻麻、血流不止的伤口都已经结痂了。

  雨夜,我们在车上待了三个多钟头,然后被安排进了伦敦某个卫星小镇的私人医院里面治疗。

  事实上,我几乎是从上车的几分钟之后,就已经进入了睡眠状态。

  即便是那护士是个金发碧眼的大美人儿,还被杂毛小道调笑得娇羞不已,两对狗男女恨不得跑到大巴后面去成就好事,都引不起我的半点儿兴趣。

  再一次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三天的下午。

  我张开眼睛,望着白花花的天花板,脑子似乎显得有些迟滞,过了好一会儿,我才回忆起睡着之前发生的事情。

  我回忆起了艰苦绝伦的战斗,回想起了一个又一个的血族高手,回想起了绝境之中的坚持和不放弃,一直到头顶上亮起来的那绚烂光芒。

  我突然间有一些后悔,当时倘若是有着足够的勇气,不应该抱头等死,而是环目四望。

  如果是那样,我就可以瞧见那一道道的落雷,将那些不可一世的家伙生生劈死的场面,而它有可能是我人生记忆之中,最为难忘的一幅场景。

  只可惜那个时候的我,居然选择了闭上眼睛。

  因为我当时实在是害怕极了。

  我感觉我甚至尿了。

  我想了许久,偏过头来,看向了窗外,此刻是下午时分,有温暖的阳光斜斜照耀进来,像金子一样,铺满了白sè的床单,和我的脸上来。

  世界在这一刻,变得如此的宁静,就好像所有的罪恶和喧嚣,都已经不在人世。

  啊……

  我伸了一下懒腰,浑身的骨骼都在啪啪作响。

  我感觉到了自己身体里面的虚弱,也能够觉察出此战之后,自己将会变得更加强大。

  只有经历过艰苦,方才能够有所成长。

  我瞧见了墙上挂着一把刀,是我的十字军血刀,而我其余的物品,都放在了我目光所看的到的地方。

  我闭上了眼睛,内视一圈,发现脑海里的龙脉社稷图正在徐徐运转,它朝着我身体不断激发着龙脉之气,给我予一种独特的温养,让我身体的技能不会因为这一次的崩溃而萎缩。

  我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走下了床来。

  在病床上闷了太久,我有一点儿不太适应,走到窗边往外望去,瞧见一个大草坪,尽头还有片小树林。

  草坪上面,我瞧见有人在晒太阳,仔细看,却是陆左。

  到底是比我们厉害太多的家伙,之前的一番血战,并没有对他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

  瞧见他,我忍不住想起了侯爵猎杀者当初的话语。

  连他都忍不住出声询问陆左和杂毛小道萧克明的出场价钱,因为不管多少钱,这都实在是太值了。

  我松了一下筋骨,然后从这二楼的窗口跳下,朝着草坪那边走了过去。

  陆左瞧见了我,坐起来,朝我招了招手。

  我走到了陆左跟前来,这时有一位护士慌里慌张地跑过来,问我有什么需要帮助的么?

  我思索了一下,问有烟么?

  护士愣了一下,半天不敢说话,这时陆左温言笑道:“去吧院长最好的雪茄拿过来。”

  那护士对陆左十分尊重,没有再犹豫,匆匆离开。

  她回来得也快,弄了两根雪茄,还殷勤地帮我们给点燃了。

  我接过雪茄,瞧见陆左有些犹豫,不由得诧异道:“你不吸烟?”

  陆左接了过来,笑了笑,说以前抽,有孩子之后,就戒了。

  我抽了一口,然后深深吸了一口气,说道:“我躺下的这几天,威尔那边情况怎么样了?”

  陆左微微一笑,说他那儿啊?还可以,整个欧洲都闹翻天了……

看网友对 第四十章 岁月静好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