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捉蛊记 > 第二十六章 死里逃生

第二十六章 死里逃生

  龙冢的轰塌一点儿预兆都没有,我想倘若不是因为我获得了那黑龙的一点儿传承,只怕我们也得深陷其中。

  眼看着那垮塌的趋势朝着这边迅速蔓延过来,我没有半分停留的意思,大声吼道:“走!”

  事实上。不用我喊,前面的人也都感觉到了不对劲儿。

  特别是宋加欢和郝晨两人,他们对这一场垮塌的预见,并不会比我差多少,所以一入其中,立刻夺路而逃。

  我们足足跑了十几分钟,方才感觉到那山体的震动平歇了一些下来,七爷有心回头去望一眼,却给我阻拦了去。

  在我看来,即便是那些真龙尸骸价值万金,也没有再贪恋的必要。

  真龙面前,凡人皆如蝼蚁。

  对于这句话,我深信不疑。既然如此,又何必回去找不痛快呢?

  说句实话,我来到这个鬼地方,最主要的目的就是将我那爱闯祸的老弟给带出去,其次就是想办法将黄养鬼给诓出来,现如今我老弟趴在了宋加欢的背上,而黄汉也告诉我黄养鬼并没有过来,那么回头过去,实在是一件鸡肋的事儿。

  天大地大。逃命最大。

  我们沿着那条狭窄的通道一路往前走,当那山体震动停歇之后,这才回过神来,左右打量,才发现这儿居然也是一个属于石勒羯地下文明的一部分。

  之前发生的地震,将白头山龙冢给泄露出来,而也使得这片地下建筑处处垮塌。但七爷他们走的这条路还算是不错,一路上碰到的麻烦也多被解决,倒算是通畅无阻。唯一的难题是刚才的震动,又使得这儿多处塌方,使得我们不得不小心翼翼,害怕头顶上面的穹顶再次塌下。

  好在余震并不算强,我们在地下又摸索了一会儿,终于找到了出口。

  这是一处宽敞的通道,离地七八米,嵌在山壁之上的一个孔洞,而往下面看去,却是人来人往,全部都是白头山的人。

  就在我们在这里观察没多久,就瞧见有人抬着几个伤员匆匆离开。

  我没有注意,但宋加欢却告诉我。说瞧见里面的伤员之中,有白头山少主。

  主要是面积太大,招眼。

  这家伙的命大还真的是让人惊讶,而天池寨的几个人有些跃跃欲试,想趁着白头山这手忙脚乱之际占点儿便宜,若是能够趁乱宰了白头山这个对头,那必然是天大的功劳。

  然而我却给这一帮人的头上浇了一瓢凉水。

  我告诉他们,说此刻下去偷袭,且不说杀不杀得了人,就算是杀得了,那白头山势力已成,杀了这位少主,还会有另外一个少主站出来,无外乎是城头变幻大王旗而已,对天池寨并无任何帮助。

  不但如此,而且还会给天池寨平添许多的麻烦,这并不是王寨主和宋老所希望看到的局面。

  况且杀了人,我们也逃不了,何必为了这胖子抵命于此呢?

  七爷心中有些不甘愿,说那我们死去的兄弟,不就白死了?

  听到这话,我忍不住反驳,说怎么会白死,那几百人不是都给他们陪葬了么?经此一役,白头山损耗数百jīng锐,必然一蹶不振;再说了,即便没有白头山,你们前来冒险,也未必能够得以全身而退,出来混,终究还是得还,这个各由天命,实在没有什么可说的。

  我的话让众人都陷入了沉默之中,过了一会儿,七爷点头,说都听你的。

  说服了众人,我们又趴在那洞口瞧了一会儿,发现人流少了,便攀岩而下,回到了这条主道上来,然后在黑暗中摸索。

  主道两旁,有不少细枝通道,不时有人出来,都是白头山的人。

  我们并没有试图硬闯,毕竟外面还有数千人,我们又不是超人,于是找了一个办法,将一队人给打昏了去,换了对方的衣服,还找了一副担架,将我老弟给抬起了,堂而皇之地混入其中。

  宋加欢和郝晨两人在没有战斗的时候,又恢复了平时的状态。

  一行人一直走,来到了那雪窟之下的平地来,发现这儿变得十分热闹,那架起落机不停运转,还有十数条软梯垂落而下,来往匆忙。

  我们一行人交给宋加欢去打交道,装作是白头山的人,混了过去。

  一路走,最终离开了雪窟,走到外面来,发现到处都是一片哀嚎,显然并不仅仅是龙冢那边崩塌了,而且其余的地方都有波及到,伤员许多,有的没有得到及时的治疗,痛哭得哇哇大叫。

  我们一开始还担心会被人发现,结果发现这儿实在是太过于混乱了,我们抬着担架出来,都没有人管我们。

  就在我们彷徨无措的时候,旁边突然一人走了过来,拉着我说道:“别说话,跟我们走。”

  我抬头一看,居然是邱三刀,而在他旁边,是扮作医护人员的宋雪见。

  我心中一喜,招呼其余人跟着他们走去。

  一行人一路走,来到了营地边缘,邱三刀瞧见左右无人,问我说道:“怎么样,你没事吧?”

  我把刀还给了邱三刀,然后给他指点道:“就碰到了七爷、加欢、郝晨和我老弟,其余人都留在了那里。”

  邱三刀朝着七爷拱手说道:“七长老。”

  七爷挥手,说非常时期,不必多理。

  邱三刀继续问我,说下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刚才看到白头山少主被人抬了上来,匆匆带走了。

  我将下面发生的事情简单讲了一下,邱三刀击掌称叹,说太棒了。

  我瞧不见雪君姑娘,出言问了一句,邱三刀指着不远处的一个角落,低声说道:“我们将宋怒长老救了出来,就搁置在那里,要不是这边发生变故,本来都准备逃走了的。”

  我一脸惊喜,说真的么,干得漂亮。

  邱三刀并不居功,说因为宋雪主那小妞儿的关系,宋怒老爷子本身就看守得不严,再加上大批高手都下了井洞,倒也不算什么。

  我说现在一片混乱,上面有谁在做主?

  邱三刀低声说道:“现在别看一片混乱,不过大概的秩序并没有散,主要是因为铁算军师崔隆海居中策应,另外白头山少主的老妹也在这里镇守,所以混乱也只是暂时的,我们得赶紧离开,否则等白头山回过神来,只怕就走不脱了。”

  听到这话儿,我们不再犹豫,在邱三刀的带领下往旁边摸了过去。

  很快我们就与宋怒、雪君姑娘汇合了,我也拿回了十字军血刀,双方一见面,方才发现宋怒老爷子倒是没有受到什么折磨,只是他自己个性刚强,绝食了好一段时间,弄得自己身体虚弱得很。

  这会儿雪君姑娘给他弄了一些吃食,又瞧见七爷和其余几人得以回返,jīng神立刻振奋了一些,也能够自己走。

  这双方一见面,自然是有千言万语要述说,不过都打住,悄无声息地朝着边际逃离。

  邱三刀说的没错,这儿有铁算军师坐镇其中,白头山的防卫是外紧内松,虽说发生了巨大的变故,但外围的岗哨却还是十分周全的。

  我们一连杀了好几伙岗哨,却发现不远处有严密的守卫。

  如果硬冲,必将陷入纠缠之中。

  我犹豫了好久,正准备横下心来的时候,突然间另外一边却传来了喊叫声,那些人听闻,立刻迅速增援而去。

  尽管怀疑是陷阱,不过时间不等人,我犹豫了几秒钟,决定还是尽快离开。

  一行人硬着头皮往前走,却发现居然是真的,走到后面的时候我也琢磨了过来,既然白头山少主都能够活下来,那么荆门黄家的猎鹰,说不定也有人存活,并且突围而出。

  不过此刻我对这帮死里逃生的猎鹰并无兴趣,最主要的想法,还是带着这一帮人离开这个鬼地方。

  所以我毫不犹豫地离开了去。

  一路疾行,终于在傍晚时分,离那雪窟有了二十几里的路程,也基本算是安全地带了,想必在这样的情况下,白头山一时半会儿也组织不起像样的围捕,我才让众人在背风处歇息。

  大家行路的时候,心头一直绷着一根弦,就连最活泼的雪见姑娘,瞧见我满脸的鲜血,和严肃的表情,也是噤若寒蝉。

  而这一歇下来,我拿雪将脸上的鲜血洗尽,大家也都打开了话匣,讲述起了各自的遭遇来。

  最活跃的,应该就是宋加欢。

  他本性就挺开朗的,也善于言辞,那七爷一问起他那一对鸡翅膀,也没有半分隐瞒,讲起了这些天来的遭遇,重点讲述了遇到我之后的情形。

  这家伙对我倒是充满了善意和敬佩,对我处处褒奖,讲明了若是没有我,只怕他就已经死在了那洞子里面。

  郝晨也点头,说他这条命,也是我救的。

  听到两人的话语,再结合我这一路过来的表现,其余众人都是肃然起敬,只有郝晨在感慨,说可惜了海叔,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

  众人心中一阵叹息,萧海中了邪,又留在了洞子里,只怕是凶多吉少了。

  就在这个时候,旁边突然传来了一声呻吟:“哎哟,这是哪里?”

南无袈裟理科佛、说:
加更加更,今天加更,抱歉晚了……

看网友对 第二十六章 死里逃生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