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捉蛊记 > 第三十五章 神秘高手

第三十五章 神秘高手

  黄汉到底有多厉害,我并没有太多的印象,然而瞧见他陡然掏出了族兄弟心脏来吃掉的时候,我的心中突然就生出了一种无力感来。

  这不是人,是魔。

  心中有魔。这样的家伙,绝对不好对付,而我的第六感告诉我,最好不要惹这样的家伙。

  想到这里,我没有任何犹豫,直接沿着那楼边的管道,往下攀爬了去。

  我速度飞快,几乎在一瞬间就跳到了一楼地面,然而当我双脚落下的一瞬间,便感觉到后脑处有一阵凌厉的爪风,迎头扑来。

  骤然而至。

  我在感受炁场变化的一瞬间,陡然抽到劈砍,却感觉到回身一刀之下。却是斩到了一处坚韧之处,紧接着竟然再难往下一寸之地。

  啊……

  我使劲儿嘶吼一声,结果并没有能够再进一步,仔细看,方才发现血刀居然劈到了黄汉的手上来。

  他的手掌之上,有一道金银两sè、明暗不定的金属之物不断蠕动,宛如手套一般将其双手包裹,然后死死抓住了我的长刀。

  我试图汇聚龙脉之力,再往下斩。却发现对方根本就是纹丝不动。

  两人四目相对,互相看着对方。

  黄汉认出了我来,一声冷笑,说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若知道这般容易见到你,我有何必损失那么多的人呢?

  我的长刀被抓。进退不得,下意识问道:“你这是什么鬼东西?”

  黄汉漫无表情地说道:“荆门黄家,千古名门。只有厉害法宝——此乃真龙软骨熔浆所制的蠡龙爪,专破一切坚韧之物。”

  我说难怪你能够毫无阻碍地将自己同伴给杀死。

  他微微一笑,脸上的血污变得格外恐怖:“本来你早一点儿出现的话,他是不必成为代罪羔羊而死的。”

  我说你有这等本事,为什么不去与白头山的人拼杀,反而是对自己人下手?

  黄汉说白头山虽然杀了很多猎鹰,但并不是我的敌人和目标,我接到的命令,一直都是你;抓到了你,一切问题都得到了解决,而抓不到,也得有一些替罪羊出来,事情就是如此简单。

  我没有再问了。因为寥寥几句话,已经足够让我真正认识了面前这个男人。

  冷血、狡诈、不择手段。

  他所作的一切,都是有目的的,而任何人的性命在他眼中,都不过等同于蝼蚁而已。

  必要的时候,他都可以毫无顾忌地杀死任何人。

  这就是为什么连身为嫡系的黄养鬼,都得叫他一声汉哥,因为他有够狠。

  不但够狠,而且还足够强大,甚至让我生出了一种难以战胜的感觉来,这是在白头山大放异彩的我所不能够想象得到的。

  仅仅只是身边人,就如此恐怖,那么那个黄门郎,又将是怎样的人物呢?

  我心中感慨,人却在瞬间抽身后退。

  我丢弃了手中的血刀。

  与这样的强者,没有必要死拼,因为对方终究超出了我太多的实力,既然这差距一时半会儿无法弥补,我最好的选择,是暂时避过。

  即便是丢盔卸甲也在所不惜。

  我人如幻影,在那度假楼中飞速狂奔,那黄汉愣了半秒钟方才反应过来,怒声吼道:“你这个懦夫,居然逃跑?”

  懦夫?

  我心中苦涩,然而却没有跟他多作口舌之争,健步如飞,在那滑雪场度假村中快速穿行着,闪身避开了那人顺手投来的血刀,很快就冲到了一个警卫亭前来。

  我瞧见周遭至少有七八人,除了度假村的守卫,还有一些客人。

  这家伙应该会有一些顾忌吧?

  我的心中这般想着,而下一秒就被一股巨力扑来,人顿时就立足不住了,连滚带爬地滚落到了路边的草地上。

  我一阵天旋地转,还没有反应过来,就给人掐住了脖子,一股恐怖的窒息感让我突然之间就感受到了死亡的临近,下意识地双手抓在了脖子处,使劲儿掰着那人掐在我脖子上的手,感觉他的那蠡龙爪宛如坚钢。

  尽管我用尽了全力,也终究感觉气息一点一点儿地失去。

  我的力量在流失,而这个时候,我方才醒悟过来,这个家伙手中的蠡龙爪,居然有针对我那龙脉之气的特效。

  正是如此,使得我面对这家伙,几乎没有一拼之力,宛如丧家之犬一般。

  啊……

  我心思飞转,很快就明白了过来。

  我身具逸仙刀的事情,对于一部分人来说,已经并不是秘密了,而荆门黄家与曾经的龙脉守护王家争斗百年,不可能没有克制之法。

  这个蠡龙爪,就是黄家的杀手锏之一。

  想到这里,我心死如灰,感觉自己好像中了陷阱一般,不过倔强的意志到底还是又生出几分气息来,没有再试图龙脉之气去沟通逸仙刀,而是凭着我南海降魔录修行的功法,与其死死相持。

  南海降魔录是南海一脉的修行根基,本就奇绝无比,再加上我身体之中有诸多异于龙脉之气的力量,也使得那家伙没有能够一下子将我给掐死了去。

  瞧见我陡然焕发出一股力量来,黄汉俯身,死死掐着我。

  他的脑袋抵近着我,冷笑道:“别垂死挣扎,我留你一条活命到荆门;若是再摆出这一副死样,我不介意带一具尸体回去。”

  他刚刚吞噬了一颗活生生的心脏,说话的时候,一股腥臭的恶臭之气喷在了我的口鼻之间,让我几欲呕吐。

  而这般的羞辱,也让我凭空生出强烈的反抗心理来,喉咙里面迸发出几个字来:“南海一脉,宁可站着死,不可跪着生!”

  黄汉狞笑着说道:“那就死了!”

  他双手之上的蠡龙爪突然间爆出了一道金光,一股巨力狂涌而入,我顿时就感觉到无可抵御,而就在这个时候,却突然有人轻声说道:“在我的产业里杀人,怎么不问我一下呢?现在的年轻人,真的是不懂规矩啊……”

  一股狂风袭来,黄沙扑面,我下意识地闭了眼睛,就感到有一人陡然闯入了我与黄汉之间,与黄汉在一瞬间交了几招。

  砰、砰、砰……

  每一下,都是实打实地硬拼,而紧接着我竟然听到了黄汉的一声惨叫,紧接着由近而远,竟然一下子就消失不见了去。

  我感受不到了黄汉的气息。

  怎么回事?

  这般的变故吓得我魂飞魄散,我下意识地翻身而起,准备警戒,结果身子被人重重一按,压在了地上。

  有人沉声说道:“年轻人,你也别动,在我地盘打打杀杀,也得交代清楚。”

  听到这话儿,我反而是松了一口气。

  我感受到了对方话语里面的威严和温和,知道对方与黄汉并不是一伙儿的,应该是此间的主人。

  只是,一个滑雪场度假村的主人,怎么会有这般厉害的手段呢?

  黄汉受惊远遁,那股笼罩在我身上的无力感正在迅速衰退,龙脉社稷图又开始活跃起来,对我源源不断地提供起了充足的龙脉之气,然而我却并没有反抗,而是十分配合地趴在了地下。

  在我看来,只要不死,受点儿委屈又有什么关系呢?

  那人见我这般配合,先是一阵讶异,紧接着会心一笑,放开了我,然后吩咐旁人道:“彪子,处理一下现场;四子,把人押到亭子里去。”

  我被人给反扣着双手,压倒了旁边的警卫室里去。

  那人的劲儿很大,不过对我来说却实在弱得可怜,但我并没有反抗,而是任人押着走进里面去。

  我心里明白,在一个随手就赶走了黄汉的神秘高手面前,最好的办法,就是配合人家。

  果然,我的诚意打动了对方,我这边刚刚给押着坐下,有一个中年男人便跟着走了进来,朝押解我的那人挥了挥手,说四子,别弄了,人家没准备跑。

  我抬起头,瞧见这男人五十来岁,西装革履,举止儒雅,看起来像是一个商人,而不是什么修行高手。

  不过人不可貌相,我很光棍地拱手说道:“多谢救命之恩。”

  那人摆了摆手,说先别给我扣大帽子,说吧,你们怎么打起来的?那人是谁啊?

  我瞧见他有些不耐烦的样子,无奈地说道:“这人叫做黄汉,是荆门黄家秘密部队猎鹰的头目,我跟他有一些恩怨,前来探寻他的时候,瞧见他出手杀了自己的一个同伴,并且挖心吞噬,忍不住暴露了行踪,结果被他一路追杀至此……”

  神秘高手听到,皱眉说道:“你是说那人还在我这儿杀了人?”

  我点头,说对。

  他又问:“还将人的心脏掏了出来,并且吞吃了去?”

  我又点头。

  神秘高手怒气冲冲地喊道:“彪子,彪子,过去查一下,到底怎么回事。”

  外面有人应了一声,然后离去,神秘高手眯眼打量着我,冷冷不说话,没一会儿,那个叫做彪子的人过来禀告:“王总,没看到死人,只有一滩血迹……”

  神秘高手的眉头皱了好一会儿,方才吩咐道:“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找阿姨去打扫一下。”

  说完,他指着我说道:“你,滚蛋。”

  我还想跟人家攀点儿交情,结果人根本不搭理我,直接将我给扔了出去,完了还把我的血刀还给了我。

  我被轰出度假村时,忍不住问道:“请问阁下名号。”

  神秘高手理都不理我,转身离开,而那阿彪则不屑地瞪了我一眼,说你小子敢在我们千通集团的地头闹事,难道不知道王千林王老总的名头么?

  土鳖!

南无袈裟理科佛、说:
人在高速,车上写的,一天疲惫,路上见到车祸无数,感慨人生无常,唉……
各位注意休息,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看网友对 第三十五章 神秘高手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