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莫负寒夏 > 125.第125章 番外三《寒夏》《倾城》联合番外(下)

125.第125章 番外三《寒夏》《倾城》联合番外(下)

林莫臣拉开木门,恰好看到木寒夏穿着日式浴袍,从浴室走了出来。他迎面就把她抱住,低头亲她。有点重,还咬,像是惩罚。

木寒夏:“怎么了?”

“你把我们的事都告诉林浅了?”

木寒夏望着他:“她是你妹妹嘛……”

“以后别跟她说太多。”

过了一会儿,木寒夏才觉出味儿来:“林莫臣,你不会是……不好意思吧?”

林莫臣根本不说话,平淡的表情,强势地亲她。

于是木寒夏很确定了:这个男人,分明是在妹妹面前,死要面子啊。

大家休整完毕,就一起去吃午餐。新鲜的日本料理,三文鱼北极贝牛肉刺身味增汤……厉致诚是军人,而且是典型的穿衣显瘦脱衣有肉那种身材,饭量也不小,生鱼片一盘一盘地干掉。林浅本来就喜欢吃日料,也放开怀抱大快朵颐。

倒是木寒夏才吃了几筷子生鱼片,就被林莫臣拦住了:“生冷的少吃。”又夹螃蟹,也不让吃,说:“这东西寒。”最后要了些熟鱼和肉给木寒夏。木寒夏样样都依他,并不反抗,看得林浅只觉哥哥太肉麻。

反倒是厉致诚瞧出苗头,问:“有计划了?”

林莫臣点头答:“在备孕。”

虽然只是简单的几个字,说得木寒夏微赧,又觉甜蜜。林浅亦是大大的惊喜,说:“太好了,给我家厉承澜生个弟弟,以后姐弟俩可以作伴。”

厉致诚淡道:“薄家小子和季澍不是抢着跟她作伴吗?不过以后有了大哥嫂子的孩子,就让他们靠边站。”

两人说话间,林浅注意到,林莫臣微微噙着笑,木寒夏也在笑,目光温柔。林浅正要移开目光,却注意到两人的手在桌,一直牵在一起。林浅心头一暖,可也留了个心。于是直至这顿饭吃完,她才发现,哥哥竟然全程都握着木寒夏的一只手,在无人查知的角落里,没有松开过。

午饭后的节目是滑雪。厉致诚虽然以前滑过的次数不多,但任何运动,他几乎都能轻而易举的掌握,动作也算娴熟漂亮。林浅一直是滑雪高手。木寒夏出国后也滑过几次,滑初级道勉强合格。待到林莫臣穿戴好装备后,很平静地告诉大家:“我没有滑过。”

木寒夏:“那之前商量的时候,你怎么没提?”他是美帝回来的,见多识广,木寒夏以为他肯定会滑的。

林莫臣答:“学学自然就会了。”

那倒也是,他那么聪明。木寒夏想。

“那谁带我哥滑?”林浅问。

木寒夏说:“我不行的,我自己技术都堪忧。”

林浅说:“我也不行,我哥那么高的个儿,摔了我可拖不动。”

两人同时看向厉致诚,厉致诚静默了,笑道:“大哥,那我来带你滑?”

林莫臣:“可以。”

四人走出山腰上的小木屋,林浅拉着木寒夏,笑着先滑走了。此时,天空湛蓝高远,雪意森然。两个女人在雪地里划出两道流畅的弧线,身影苗条婀娜。厉致诚和林莫臣注视着各自的女人,都看了一会儿,才开口。

厉致诚:“我想,你并不想要我牵着你的手滑去。”

林莫臣:“谁要你牵了?”

厉致诚笑了笑:“但是我先去,你一个人确定可以?需不需要我叫救援员来?”

“不必。”林莫臣调整了自己的滑雪杆,淡笑道,“该来的人自然会来,不需要你操心。”

厉致诚就真的没再管他,滑雪杆在地上一借力,竟似飞鸟一般,灵活而迅速地滑远了。

木寒夏和林浅滑得并不快,两人一路说说笑笑,林浅还教给她一些技巧。不过木寒夏挂念着林莫臣,不时回头。结果没多久,就见一道矫健的身影,从高处滑。

那么矫健的身影……

自然不会是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林莫臣。

等厉致诚滑到两人面前。

木寒夏:“他呢?”

林浅:“我哥呢?”

厉致诚略带歉意地说:“我想带他,但他无论如何不愿意,让我先走。”这个解释,木寒夏和林浅都是信服的。林浅说:“那怎么办……我哥那个运动神经,你们懂的。”

“你们先去。我去陪他。”木寒夏立刻说。林浅还有点不放心,厉致诚却已将她的手一牵,点头:“嫂子,那就辛苦你了。”

林浅还没回过神,就被厉致诚拉走了。两人往滑了一段,厉致诚忽然改变姿势,从背后抱住了她,两人缓缓往滑。这样亲昵的姿势,他的胸膛和体温,令林浅心头也是一荡,低声说:“干嘛这样?”厉致诚在她耳边答:“这才是我想象的滑雪场面。”

“可是就这么丢他们不管了?”林浅问,“寒夏姐的技术,带我哥会很吃力的。”

“别傻了。”厉致诚说,“那不就是你哥想要的?要不他会答应来滑雪?”

林浅:“……我说,你们这些男人的心思,能不能不要这么坏?”

木寒夏在原地等了一会儿,还是没见林莫臣来,就脱雪橇,拎在手里,往山上走。没多久,就见雪地里有个人正爬起来,不是林莫臣是谁?此刻他距离起点……十米不到。看样子刚摔过。

木寒夏忍着笑,走过去扶住他:“没摔疼吧?”

“摔疼了。”他抬头看着她,眉毛上还沾着一点雪,面容却更显清朗。那双眼里有醇亮的笑意。

他低头亲了她的脸:“怎么回来了?”

“你干嘛不让厉致诚带?”

“我怎么能让一个男人牵着手滑去?而且他还是我管教过的妹夫?”

木寒夏又笑了,自己也穿戴好设备,然后牵起他的手:“先说明,我的技术也就那样,别期望太高。”

“没关系。”他淡道,“有你保护,就好。”

林莫臣的平衡能力倒不渣,他也擅长观察学习,所以也不至于摔得太厉害。但两人一个是半桶水,另一个是新手,滑了一段,还是牵着手摔了好几跤。木寒夏摔得浑身疼痛,林莫臣摔得也不轻。

有一次摔得最重,林莫臣先倒地,腿和背都砸在地上。木寒夏也被他带得摔倒,臀部直接落地,都摔麻了。然后两人并肩躺在雪地里,木寒夏说:“摔得我疼死了。”

“哪里疼?”

“腿,腰屁股……”

他侧头看着她:“没关系,晚上我给你揉。”

“……嗯。”

天空好蓝,雪好凉。两人静默凝视了一会儿,林莫臣伸手把她抱到自己怀里。木寒夏趴在他的胸口,一起看着高高的天空,两人都微微笑着,只是想,人生原来可以这样幸福了。

(3)温泉与森

林莫臣是说要给她揉摔疼的地方,但是木寒夏没想到,是这么个揉法……

天空深黑如同无底洞,星光散落其中。院子后面,就是露天的独立温泉,此时雾气蒸腾,朦胧如梦。

当木寒袭推开门,就见林莫臣已泡在池子里,手臂搭在边缘,抬头看着她。

那目光叫她心都微微颤抖。

“怎么还不来?”他说。

木寒夏脱掉浴袍,里面穿的是泳装,沉进水里。池子不大,他在那头,她在这头。她笑着说:“是挺舒服的,水很暖。”

他不说话,起身游了过来。

……

“别脱……”她嗓音微哑。

“没关系,这里的水很干净,也没有别人会来。”他埋头去。

“舒服吗?”他轻声问。

水波,温度,雾气,灯光,男人的手和唇舌,它们叠加在一起,带给木寒夏前所未有的刺激。他又开始疯了,她想。可是跟多年前一样,哪里拦得住?

过了一会儿,他把她托了起来,让她的身体抵在池边。手也开始在各处加重力道揉。木寒夏嘤咛:“轻点……”

“疼吗?”

“不是疼……”

他于是笑了,低声说:“不是说好了,要给你揉的?”

……

他随着越来越热的水波,一次次地晃动着。木寒夏的身体被他托高,又被他哄着,也跟着他的节奏动。她的体力本来就好,腰肢细软柔韧。林莫臣的手紧紧握着,不舍离开。后来他还是觉得水里不够流畅,用浴袍裹着两人,进了房里。

木窗是开着的,透过素白的窗纸,月光非常安静地照耀着。当木寒夏最后软在林莫臣怀里,他的呼吸也那么喘急,却低头不断亲吻着她被汗打湿的每一寸皮肤。然后当他抬起头,看着窗外,那么清淡幽暗的景sè,却令人觉得目眩神迷。

(4)弱水

次日早晨,林莫臣推开木门,站在门廊,就见隔壁的厉致诚已经起了,坐着在泡茶。

“林浅呢?”林莫臣遥遥地问。

厉致诚静了一瞬。

他再怎么沉稳练达,也不好对大舅子说,是自己昨晚做了什么,令人家的妹妹是今天起不来。于是厉致诚淡道:“还在睡。她一向贪睡。”

林莫臣也并未在意,点头。本来就是来度假的。

厉致诚又问:“嫂子呢?”

林莫臣也安静了一秒钟:“她也在睡。”

两个男人于是都没说话。

后来,厉致诚拿出棋盘,两人无声对弈。阳光越来越亮,照在薄雪覆盖的小山上。旁边的茶香弥漫,两人你来我往,厮杀惊心动魄,无旁人知晓。

到一局棋快完了,才听到厉致诚的屋里,隐约有动静。而林莫臣的屋里,似乎也有人起床的脚步声。

厉致诚低头凝神看着棋局,忽然说:“放心我会一直珍惜林浅。她当我是个保安经理时,就一心一意护着我。能娶到她是我的福气。”

林莫臣看他一眼,落子,然后说:“你嫂子也是。她在我最难的时候,不离不弃,为我奔走。等一切都好了,她却离开。现在才肯回来。”

两人又你来我往,了几个回合。然后兀自都笑了。

“大哥,不用再,我赢了。”

“呵……你确定是你赢?”

……

是啊,那样的女人,如何不让我心动?

大抵心有城府的男人,反而更渴望得到女人的怜惜。

这世间弱水三千,莺燕无数。我江山在握,哪里会看在眼中。

却唯有她,如此与众不同。

她看见我的脆弱。

唯有她,痴痴怜惜着,明明比她更强大的我。

——

从日本回霖市后快一个月,某天早晨,木寒夏起床后,神sè就有点不对劲。脸有点红,又有点走神。

林莫臣察觉了,问:“怎么了?”

“我的例假晚了一个星期没来。”

他慢慢笑了:“哦?”

“昨天买了张验孕棒……林莫臣,我好像中奖了。”

——《莫负寒夏》网络版(完)——

看网友对 125.第125章 番外三《寒夏》《倾城》联合番外(下)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