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捉蛊记 > 第四十章 颠覆的观感

第四十章 颠覆的观感

  姚小宝的侄女得了一种很奇怪的病症,叫做劳伦斯畸形肌无力症,也就是寻常所说的“睡美人症”。

  这种病是神经肌肉传递障碍所导致的一种急性疾病,临床特征为受累的骨骼肌肉极易疲劳,免疫机制紊乱。体内的蛋白酶缺失,最终导致人昏昏沉沉,难以维持清醒,这还是前期表现,到了后期基本上都处于昏迷状态,整日浑浑噩噩,连维持生命都只能够靠点滴和注射来完成,最终会变成植物人,长眠于世。

  而得了这种病,从发病到死亡的过程,足足有十余年的时间,无论是病人,还是病人家属。都显得特别痛苦。

  姚小宝的哥嫂目前在南方省打工,本身还有一个儿子,在得知她侄女的消息之后,就已经放弃了治疗,知道姚小宝在带着她,基本上就脱手了。

  先前的时候还逢年过节打过电话来,现如今小半年都没有关心过了。

  这事儿小女孩是知道的,不过却一直骗自己,说爸爸妈妈太忙了。等以后有时间了,就会过来看自己。

  这种病症跟普通的肌无力症并不相同,即便是使用抗胆碱酯酶药物治疗和恢复,也没有什么大用,当初姚小宝之所以对那肉灵芝有想法,就是一个中医讲过的偏方,知道拿这玩意入药。就能够让侄女痊愈。

  只可惜那东西最终被我和老鬼抢走了,留给了小米儿。

  母亲被莽山洛铁头的人给杀害,而侄女的病情越来越重。兄嫂撒手不管,带着自己的儿子过那小日子,姚小宝举目无亲,只有整日混在街头,靠偷盗维持侄女必要的医药费。

  用她的话来说,就是身无特长、又没有文凭的她,不偷盗,难道去出卖自己的身体,叉开双腿来赚钱么?

  虽然我觉得无论是偷盗,还是出卖自己的身体,都不是什么好事儿,但我还是表示了理解。

  一样米养百种人,我明白这世间的苦楚。所以无意对旁人苛求太多。

  严于律己,宽于待人,这样才是一个成熟男人的表现。

  我站在房门前沉默了许久,有点儿摸不清楚姚小宝是为什么带我过来,难道是想表达若不是我们抢走了那太岁肉灵芝,病床上的那个小姑娘,已经能够乱跑乱跳了么?

  可是,人终究是自私的,我不可能为了一个小姑娘的未来,断送自己女儿的性命。

  这是第一点,再有一个,如果我们不插手那件事情的话,姚小宝和她侄女也绝对得不到那肉灵芝,更可能的下场,估计是被莽山洛铁头给杀害。

  如果想因此而引起我的愧疚感,那实在是没必要。

  过了许久,我方才开口说道:“不如走正道吧?”

  姚小宝盯着我,说如何走?

  我沉吟一下,说道:“慈元阁你听过没有?”

  姚小宝说怎么不知道,江湖之中做生意最厉害的修行宗门嘛,做的是大生意,随随便便几千万、几亿的,对他们都不在话下。

  我说我有一个朋友,认识慈元阁的人,我觉得你的手艺,或许慈元阁有需要,不如跟他们打工咯?

  姚小宝眯起了眼睛来,说慈元阁的门槛那么高,人家会收我一个小贼?

  我说事在人为咯,总不能一直这样混下去啊?再说了,你妹子的这个病症呢,现代医学也许一时半会儿找不到原因,但是咱们的中医学,却也有很多补充之处,慈元阁跟修行界之中的很多医家都保持着亲密的联系,如果他们肯帮你,未必需要肉灵芝,也许就能够治好她的病呢?

  听到我的这句话,姚小宝的呼吸一下子就变得急促了起来,激动地问道:“你说的,是真的?”

  我点头,说不但如此,我也认识几位大医家,日后若是有空,我也可以帮你介绍。

  我认识的医家,其实也是我给小米儿寻医问诊之时认识的人,譬如妇科圣手四冲道人,譬如麻栗山蛇婆婆,甚至陆左,这些都是有真才实学的人。

  尽管心中无碍,但我对那好女到底还是有一些同情,如果能够帮到她,我也是愿意尽量伸出手来的。

  姚小宝听见我说的话并不似作伪,身子一下子就松弛了下来。

  两人坐到了病房外面走道的椅子上,她问我为什么会跑到舟山这边来?

  我过来,自然不是来旅游的。

  我告诉姚小宝,我想找一个女人,而那个女人,跟一个舟山叫做慈航别院的门派有关系,不知道她有没有什么了解。

  姚小宝一愣,说慈航别院不在舟山啊,现在应该在衢山岛吧?

  我心中一喜,说你还知道这个?

  姚小宝放宽了心情,对我说道:“我在这边讨一口饭吃,自然得好好了解一番了——那慈航别院现如今应该就在衢山岛落脚,她们在一处地方盖了几处别院,除了部分人是女尼之外,其余人都是带发修行,而且听说慈航别院破落之后,找朝中找到了靠山,慢慢地又恢复了气息,舟山市以及浙东省,乃至沪上都有许多权贵之女在那儿修行,甚至在余杭那边,还办了一个女子学院……”

  这话儿听得我一阵诧异,本以为王员外所说的破落,是人口凋零,大猫小猫三两只,没想到人家居然还将学校开到了西湖边上去了。

  这是破落么,怎么看都好像是连锁上市了?

  我瞧见她说得头头是道,忍不住问,说你既然调查得这般清楚,为什么还给人当街抓到呢?刚才那帮人是谁?

  姚小宝郁闷地说道:“我也是倒霉,若说这舟山的地头蛇,慈航别院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算是一个,而这朱家尖的朱家,应该算是另外一个——他们凭着在朝中有人支持,在江湖中又有外援,家中又有明眼之人,混得其实挺厉害的,不但对舟山的旅游产业、捕捞业和房地产有所涉及,而且连灰暗的边缘产业,也都有掌控……”

  我诧异,说这么牛波伊,为什么还对小偷儿有兴趣?

  姚小宝说那个普陀迷佛朱跃进是朱家的一远方亲戚,算得上是一个大贼偷,他以前是在沪上混的,结果后来被人抓到,斩断了尾指,这才灰溜溜地回到了舟山来。

  那朱跃进回到舟山,重操旧业,凭着在江湖上闯下的名气,迅速招揽了一大帮人,一时间肆虐不已。

  不过这事儿后来给朱家知道了,本来打算找上门来灭了的,结果才发现这朱跃进是本家,不好动手,最终与他达成了协议,一边补贴,一边让他规范市场,做到盗亦有道,限制流窜小偷……

  我听到姚小宝的话儿,忍不住就笑了,说听朱家做这事儿,到跟警察有得一拼。

  姚小宝说可不是么,这帮贼一旦形成了行业标准,结果整个舟山的治安反而变得好了起来,小偷几乎绝迹了,一是行业垄断了,也就这么几个人,二来这几个人还天天帮着反扒,你说气不气人?

  我说人家这事儿,做得很好,说起来我倒是错怪了别人了。

  世间之事,就是这般奇怪,有的时候亲眼所见的,并非是真,我原本以为那个朱小柒就是个贼大姐,没想到人家对自己的家乡反倒是比我们这些外人热爱,既然这贼人一行都给她控制了,只怕那三教九流的人,跟她都是有交集的。

  如果……

  我心中一动,问姚小宝说道:“这朱家跟慈航别院的关系如何,你知不知道?”

  姚小宝想了一下,说应该不算好,我听说朱家以前的老爷子,叫做浪里白条朱贵的,曾经被誉为天下第一水战高手来着,结果被慈航别院算计了一下,最终死去了,双方就一直结了仇;不过不知道是不是有人调解,这两方虽然都在舟山,但也是相安无事,内中的详情,谁知道呢?”

  浪里白条朱贵?

  我想起来了,那朱小柒曾经跟我说过的,说那是她爷爷。

  她当时说话的时候,满脸的自豪,显然是对这位老人崇敬到了极点,也觉得我应该认识这人,结果我就是一刚入江湖的二愣子,所以并没有听清楚。

  而既然是她对自家爷爷那么崇敬,而朱贵又因为慈航别院而死,那么双方的仇怨,应该不会那么容易就揭过的。

  这般想着,我觉得还是有必要再见对方一面。

  不过不着急,我得拖一拖。

  与姚小宝的对话让我收获很大,心中感激的我当场就打了电话给黄胖子,让他帮忙联络慈元阁,给安排一下。

  黄胖子还记得这姑娘,听我这么一说,拍着胸脯,说没问题。

  毕竟慈元阁现在的当家人,跟他也是铁哥们。

  我将胖子的联系方式和地址留给了姚小宝,然后回到了住的旅社,歇了一晚,次日中午的时候,方才打电话过去,跟那位叫做朱小柒的女子约了一下。

  对于我的拜访,她表示了极大的欢迎,只不过她现在在出海,可能暂时回不来。

  不过朱小柒还是跟我约好了在晚上七点的时候,一起吃晚饭。

看网友对 第四十章 颠覆的观感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