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风鬼传说 > 第740章 战后

第740章 战后

第740章 战后

这名站于孟秋晨身旁的翻译人员,正是上官秀乔装改扮的。

对于上官秀来说,杀掉伊恩,易如反掌,但有时候,直接杀掉一个人并不是最残忍的办法,把一名原本站在云端的王子,一脚踩进尘埃泥土里,那才是更加折磨人更羞辱人的。

上官秀从来都不是个善良之辈,从来都不是个好相与之人,如果伊恩没来主动招惹他,他或许还不会刻意记起伊恩这个人,但这次伊恩不仅惹上了他,还打算置他于死地,新仇加旧恨,他哪还会对伊恩客气?

这一次,上官秀算是把威‘逼’、利‘诱’、人‘性’都玩‘弄’到了极致,将伊恩推到风口‘浪’尖上,内外施压,最终让彼得国王不得不被迫放弃伊恩,剥夺了他一切的名誉、权力和地位,将一名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王子,贬为布衣凡子。

风军未伤一兵一卒,只是在戈罗城外做了一场炮兵演习,便轻松达到了目的,全军回撤到风军大营。两国达成的那一纸和约,终于又被摆放到台面上,双方又开始遵守起和约的准则。

回营之后,上官秀被唐凌派来的人招入寝帐。见面之后,唐凌眉头微皱,说道:“听说,伊恩已经被贬为了庶人。”

上官秀点点头,说道:“这是贝萨国王刚刚下达的王令。”柏渡亿下 潶演歌 馆砍嘴新章l节

唐凌的眼神一黯,垂下头,没有说话。

“你还在想着他?”

“我的朋友不多。”

“可惜,他早已不再是你的朋友。”唐凌脸上的黯然之‘sè’,让上官秀觉得刺眼,他说道:“如果你找我来,只是为了询问伊恩的事,你现在已经全知道了。”说着话,他转身向外走去。

“你就那么恨他?”唐凌追问道。伊恩是从骨子里骄傲的人,从王子便贬为庶人,被剥夺了一切,这对伊恩的打击,唐凌能想象得出来。

“我似乎没有不恨他的理由。”上官秀深深看了唐凌一眼,再什么话都没有说,转身向外走去。唐凌说道:“阿秀!”

上官秀停下脚步,但没有转回身。

看着他的背影,唐凌幽幽说道:“你知道的,我只是把他当成朋友。”

“我也说了,他早已不是你的朋友。”

在‘私’人感情和国家利益这两者之间,伊恩选择了后者。身为贝萨国的王子,他的选择无可厚非,但他既然选择了国家利益为重,那就注定双方只能成为仇敌,不可能再是朋友。

“以伊恩的‘性’格,他定然受不了此等的羞辱!”唐凌的话,既像对上官秀说,也像是在自言自语。

“呵呵!”上官秀轻笑一声,没有在寝帐内多做停留,大步走了出去。

难道,他就是注定能受得了此等羞辱的人?当初,他也因救驾之功,一步登天过,随后又被唐凌剥夺了一切,被发配到贞西。

大丈夫,能屈能伸,是人才,不管站在云端,还是低入尘埃,都能发光,如果只能站在山顶,一旦跌入谷底就一蹶不振,这样的人,注定一事无成,还与之做什么朋友?

看着上官秀离去的背影,唐凌无奈苦笑,似乎他俩只要一谈到伊恩的话题,最后总会闹得不欢而散。

行刺事件,只是风贝两国议和中的一段小‘插’曲,并没有‘激’起太大的‘波’澜,要说在这次事件中受损最大的,自然当属伊恩,他由贝萨的王子,一下子被贬成了平民,连唐凌都认为伊恩可能会受不了此等的屈辱,不过,她倒是小看了伊恩。

伊恩既然敢对上官秀下手,早已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为自己选好了退路。

他的退路,便是教廷。伊恩被贬之后,没过多久便被教廷吸纳,教皇直接任命他为枢机主教,并在枢机院担任副院长一职。

枢机院由枢机主教组成,是直接负责教廷事务的行政机构,职权极大。枢机主教并非一人,多时可达上百人,少时也有数十人。在地方,枢机主教可代表教皇,行使教皇之权。

通过伊恩这么快的投靠教廷,并被教皇破格提拔和重用,也可以看得出来,伊恩行刺上官秀的事,和教廷是脱不开干系的。只不过涉及到了教廷,没人敢去非议罢了。

不日,风军拔寨起程,离开戈罗,返回风国。

进入贝萨作战的风军,也在两国签署完和约之后,分批分次的撤离贝萨领土,退回到风国北郡(纳西克亚),休息整顿。

这一场由风国、宁南、贝萨三国参与,耗时一年多的国战,终于宣告结束。

此战,国力受损最为严重的,当属贝萨。贝萨不仅丢掉了传统的势力范围——杜基,还被风国夺走了纳西克亚,另外,先后与宁南、风国‘交’战的贝萨王廷军,伤亡人数高达上百万之众,可谓是元气大伤。更为关键的一点,也正是在这场国战之后,贝萨城邦的统治地位被大大动摇,几个实力雄厚的大城邦,都在蠢蠢‘欲’动,皆有取而代之的趋势。

其次,宁南的损失也颇为惨重,因为不是在本土作战,本国境内没有遭受到战争的破坏,不过宁南中央军的伤亡太大了,有六、七个军团已被打得不成编制,只剩下军团番号,不过宁南得到了他们最想要的杜基,战略目的已经达成,可以说是此战的胜利者。

这场战争,最大的赢家当属风国。虽说风军的伤亡也很大,但和贝萨军、宁南军相比,风军的损失要小上很多,而且风国浑水‘摸’鱼的得到了纳西克亚,又在木伦城驻扎下一个军团的兵力,无论是对贝萨,还是对宁南,都是进可攻退可守,占有极大的主动。

通过此战,风军也在贝萨人的心目当中,留下极深的心理‘yīn’影,尤其是贞郡军,竟然能从风国一路打到贝萨的都城戈罗,势如破竹,锐不可当,只是想想都让贝萨人觉得不寒而栗,在贝萨人的心目当中,贞郡军简直就是一支无法战胜的军团。

而且风军之凶残,也让贝萨人即恨又怕,其中值得一提的还是贞郡军,一路上烧杀抢掠,被其摧毁的城镇、被其屠杀的百姓,不计其数。贞郡军给贝萨人留下的战争创伤,在未来的十年甚至数十年间,恐怕都难以愈合。

所以,后来贝萨人不怕和宁南人打仗,但却很忌惮和风人打仗。贝萨军的将士都知道,风军当中有一支虎狼之师,杀人如麻,吃人都不吐骨头。贞郡军就是靠着彪悍又凶残、血腥的战风,在宁南和贝萨境内被广为人知。

不能说是个好名声,但绝对是个让人惧怕的名声。

这倒正符合上官秀的治军理念。军队,国之利器,是国家最坚硬的那颗拳头,最锋利的那颗牙齿,它存在的意义就是为了保护本国,威慑四方,而不是让敌国来歌功颂德,传扬优良品质和美德的。

贞郡军和其它的风军军团一样,撤退回北郡,进行整顿。由贞郡输送过来的新兵和补给,也源源不断的运送到北郡。

值得一提的是,此次贞郡所运送的辎重,是贞郡军军备的一次大提升。

首先火铳被大幅度的改造,铳托、铳管都被大大的加长,如此设计,可让火铳的‘射’程更远,‘jīng’准度更高,最主要的一点,是为了更好的配合铳剑。

贞郡锻造坊生产的铳剑也被进行了改良,不再是‘插’入铳筒式的铳剑,铳剑上加造了卡扣,使用时,可以把卡扣固定在铳筒上,如此一来,即便加装上铳剑,火铳还是能够正常使用。

火铳的枪体已然被加长,再装上长长的铳剑,如同一根长矛似的,无论是远攻还是近战,都可成为杀人之利器。

锻造坊改良的第三种装备,便是弹‘药’,由贝萨炼金术士发明的纸壳弹,被锻造坊借鉴和仿制,现在贞郡军的火铳弹‘药’,已经不是火‘药’和弹丸分开装的了,全部改成纸壳弹,完成火‘药’、弹丸一体化的升级。

总之,锻造坊对所有武器的改造和改良,准则只有一个,就是制造出使用更方便、威力更强大的杀人利器。

锻造坊所有改造和改良的武器,都是先列装在贞郡军身上,等到在贞郡军普及之后,方会输送给其它的风军军团使用。

在风军当中,贞郡军的战力之所以最为强悍,并不单单是因为贞郡人凶狠好斗,还因为贞郡军的武器一直都是风军众军团当中最为‘jīng’良的。

北郡的郡城,现已改名为秀月城,它是以上官秀的名字命名的。

贝萨的纳西克亚被并入风国,成为风国的第十郡——北郡,这事在风国国内早已经传扬开了,大批风国百姓涌入纳西克亚来淘金,其中有商人,有农民,还有手工业者。

而原本居住在纳西克亚的贝萨人,大多都已向北迁移,不愿意北迁,愿随着纳西克亚一并并入风国的贝萨人,只是极少数,这么大片的领土,只如此少的居民,又哪里够用,从风国涌入进来的百姓,正好可填补北郡人口不足的缺陷。

目前,秀月城就是以风人为主,街道上,风人熙熙攘攘,只偶尔能看到贝萨人的身影。

临时担任北郡郡尉和郡守的,分别是该当和子隐,他二人都是被上官秀临时任命的,自然不会被风国朝廷认可,而且他二人的志向可不是只在这里做郡尉和郡守。

当上官秀和唐凌随军抵达秀月城的时候,他二人立刻向上官秀和唐凌提出辞呈。

本书 ,请勿转载!

本文字由 破晓更新组 提供

本书来自l/30/30937/index.html

看网友对 第740章 战后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