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捉蛊记 > 第五十三章 将计就计

第五十三章 将计就计

  我的好奇心一下子就变得浓重起来,低声问王小欠道:“说句实话,我跟养鬼师姐有好一段时间没见了,这程程是听过,但没见过。你能跟我说一下,她到底什么脾气么?我听说她挺厉害的,要万一惹到她,我以后在荆门黄家,可混不下去了。”

  听到我的话语,王小欠的嘴角不由得往上一翘。

  虽然有些小拌嘴,但她对我这半个救命恩人还是挺有好感的,于是说道:“其实你也不用准备什么,程程妹子她这个人呢,不爱讲话,比较沉默,不太惹人注意,一晃眼。你也许就找不到人了。”

  我说是不是yīn森森,神出鬼没的?

  王小欠点头,说对,就是这个意思,我觉得她是天生的刺客,总是能够出现在你意想不到的地方。

  我说哇靠,这还了得?

  王小欠奇怪了,说你们不是一伙儿的么,难道不是她越厉害。你越高兴才对么?

  我心中一惊,未必避免她起疑,慌忙解释道:“你也知道的,一个家族嘛,资源总是有限的,给你多了,给我就少了。所以骤然听到,我心里怪不是滋味的。”

  王小欠深有同感,点头说道:“你说得也是。不过说句实话,那小姑娘天纵奇才,前途不可限量,我觉得你还是跟她搞好关系才行。”

  我说她天纵奇才?谁说的?

  王小欠指着前面跟着小玉儿一路往前的静越师太说道:“我师父说的啊,她还说……”

  她话语未落,前面的静越师太冷冷地声音就传来过来:“王小欠,你这碎嘴巴什么时候能够治好?是不是需要我回头了,拿针帮你缝上才行?”

  听到这话儿,王小欠慌忙捂住嘴巴,冲着我抱歉地摇了摇头,然后跑到了前面去。

  我本来还能够打听出更多的信息来,结果静越师太这一句话,就把什么都给终结了。我心中腾然就生出一股火儿来。

  你这个老处女,要不是我们过来救了你,你特么的就给人毒死在那个蛇岛里了。

  你哪里还能够在这儿唧唧歪歪?

  真的是,如此不知道感恩,迟早会遭报应的!

  我气呼呼地想着,没想到就在此时,静越师太的身子突然间就腾空倒飞了起来,口中还发出了一声尖锐的叫声,划破了整个夜空。

  啊……

  怎么回事,我这乌鸦嘴,竟然这么灵了?

  就在我的注视之下,静越师太腾空而起,而这时小玉儿却出了手。

  她手中有一把青锋,却是刚才从那个叫做小青的妹子手中抢夺过来的,腾空而起之后,她猛然一划,却见捆住了静越师太脚踝的绳索状物品给斩断,紧接着她将那青锋化作了一个大圆弧,将周遭的攻击全部都给抵住。

  静越师太并非任人宰割之人,脚踝被解之后,人在半空中一个翻腾,落了下来,然后右手一挥,却有一道火线陡然亮起。

  这火线朝着前方蔓延,将周遭的杂草都给点燃,而这个时候,我终于瞧见了袭击她的,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

  怪树。

  或者说,树怪。

  这是一大排挥舞着树枝的大树,每一棵大树都有十多米高,它们身上的枝桠就像柳条一样柔软,如同它们的手臂一般,呼啦啦地就在半空中炸响,然后砸落纠缠而来。

  这些活过来的树木挺凶猛的,那树枝挥过来,就像长鞭一般,而一棵数十根,十几棵却是数百根,如此骤然袭来,的确是让人胆寒。

  这样的强度,即便小玉儿也不敢轻掠其锋芒,翻身后撤,。

  而这个时候静越师太却是逞了威风,衣袖之中陡然有土黄sè的粉末飞出,一旦沾染到了那火焰上,立刻就高了好几丈,然后如同烈油一般,四处蔓延而去。

  我们退出了那怪树的攻击范围,而静越师太则开始了个人表演秀,烈焰焚城,火舌向前卷涌而去。

  这些炙热的火舌吓得那些怪树慌忙挥舞着树枝,拍打向前而来的火焰。

  然而这些火焰十分旺盛,蔓延得也很快,三两下,居然就顺着那树枝朝着树怪的主体传递而过,吓得这些树怪纷纷自断手臂,不敢造次。

  静越师太口中念念有词,似乎想要催动法诀,让这些火焰烧死前面这些怪树,而就在此时,小玉儿却出手拦住了她。

  “够了!”

  小玉儿的声音并不算大,但却足够的坚定,静越师太一开始并没有理睬,但是第二声的时候,她却停了下来。

  她回过身,盯着小玉儿说道:“为什么?”

  小玉儿说道:“它们都是一个个活生生的生命,能够走到今天,实在不容易,得饶人处且饶人,我们绕靠走了便是。”

  静越师太有些不情愿,说绕开未必不会碰到别的麻烦。

  小玉儿依旧坚持,说心怀慈悲,则诸人向善,若有麻烦,也是天定;再说了,这边一有火焰生出,自然会惹得四处关注,只怕会凭添祸害。

  静越师太说我们燃了火,大部队也能够知道我们的到来……

  小玉儿看向了我,她显然不太擅长说服别人。

  我瞧见小玉儿无奈的模样,忍不住笑了,说行了,不争辩,我们绕路走便是,赶紧的。

  我说话的时候,语气加重了一下,然后盯着静越师太,她感受到了我的坚持和意志,有一种不妥协即翻脸的架势,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说好吧,听你们的。

  我们没有再停留,接着火光,往旁边的密林中走去。

  小玉儿的担忧并非没有理由,我们刚刚走远,便听到黑暗的密林中有快速奔跑的声音,听那动静,就知道应该是很厉害的猛兽,并且不只是一两只,而是一大群。

  不管怎么样,我们都不愿意在这个时候,面对这些猛兽,所以都小心地藏匿起了自己的身影来。

  经历过刚才的事情,小玉儿显得更加谨慎了,所以这一路过来,倒也还算是比较平缓,并没有再遇到什么太过于麻烦的事情。

  当然,依旧还会有几只不长眼的猛兽闯入其中,不过都被小玉儿给轻松解决了去。

  这些猛兽并非现实所能瞧见的,大都长得稀奇古怪,也凶恶万分。

  我觉得我若是对上,还真的有些心虚。

  然而这些在小玉儿的手中,却显得如此简单不过,那一抹青锋划过,基本上就是丧失了行动的能力。

  小玉儿刚才虽然阻止了静越师太的放火烧林,但并不代表她是一味的心善,该出手的时候她绝对不会犹豫,而且也不会留守。

  明明是一个姑娘家,却给我一种沉稳大气的王者风范来。

  我这时方才感觉到,那南海剑魔当真不是凡人,每一个徒弟陡然让人侧目的手段和修为。

  别的东西我倒也不好说,但他教徒弟的这本事,我觉得可以角逐这天下之间的前几名了。

  我们一路小跑,东躲西藏,走了大半个小时,终于来到了那蛩崖尖的山脚下,走到跟前的时候,静越师太仿佛瞧见了什么东西,快步上前过去,拦都拦不住。

  我不知道她又闹什么幺蛾子,赶忙上前,结果瞧见她蹲在了地上,手中拿着一片丝巾。

  我走到跟前,说您怎么回事啊这是?

  静越师太一脸担忧地说道:“这是我师姐静怡的丝巾,只有半块,肯定出事儿了!”

  小玉儿在旁边打量了一会儿,用青锋剑挑起一团黑乎乎的粘稠物,放在鼻子前闻了一下,然后说道:“这东西不知道是啥玩意,有剧毒。”

  王小欠脸sè惨白,说不会是刚才那个女妖怪说的龙修罗吧?

  我说你知道什么是龙修罗?

  王小欠摇头,说不知道啊,是什么?

  我说你不知道瞎咧咧什么呢?

  王小欠想要还嘴,这时小玉儿则检查出了线索来,开口说道:“时间应该不久,而且是朝上面跑去了,要不要追?”

  静越师太说当然了,去看看。

  这回她倒是跑得飞快,纵身往山上跑去,而且一边跑,一边从嘴巴里面发出一种类似于蜂鸣一般的高频声音来。

  听得十分不舒服,一边追赶,一边喊道:“你这是干嘛啊,听得脑袋直晕。”

  王小欠也十分意外,说师父,你……

  静越师太赶忙回答我,说我这是在跟上面的人联系,问一下她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千万要坚持住……

  我隐隐感觉有些不对劲,开口说道:“不对,你别吹这口哨了。”

  静越师太不听劝阻,却是吹得越来越急促了,而旁边的王小欠脸sè也骤然变化,我心道肯定有问题,没有任何犹豫地拔出了手中的血刀来,大声喊道:“跟你说了,别吹!”

  就在我喊话的时候,前方的黑暗中突然有一道剑光破空而出,朝着我的胸口刺来。

  我的刀毫不犹豫地抵挡过去,却见那剑光绚烂,叮叮当当。

  我抽身后退,却瞧见周遭有好几个人将我们给围住,而那静越师太则得意洋洋地说道:“那女子就是当年血案的元凶软玉麒麟蛟,你们真当我认不出来么?”

南无袈裟理科佛、说:
不要小看慈航别院这些尼姑的智商,她们只是眼界浅,并不是笨。
当然,然并卵

看网友对 第五十三章 将计就计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