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捉蛊记 > 第一章 宠辱不惊,进退有度

第一章 宠辱不惊,进退有度

  我在那个水洼处躺了大半夜,一直到快要凌晨的时候,才被出来找我的小青给寻到,而那个时候我已经失去了任何行动能力,倘若不是水洼并不深,只怕我就是第一个淹死在水中的南海一脉了。

  小青叫来了小玉儿,两人把我送到了附近的人民医院离去,在病床上昏睡到第二日凌晨才醒过来的我,被问及前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的时候,我真的很无语。

  此时的我已经恢复了自己的面容,然而那一晚,我在水洼里面瞧见的,却分明就是一狗头。

  或者狼。

  除了脑袋变成了一狗头之外,我全身的皮肤都泛起了血淋淋的燎泡,然后往外面长毛,差不多有一寸长,那种感觉就好像是被人给剥了皮一样。

  就连我的意志,都没有能够忍住这种疼痛,在挣扎了几分钟之后,终于疼晕了过去。

  而那几分钟,是我人生里面最为难过的时间,不但是生理上的痛苦,还有心理的,我的jīng神遭受到了最为剧烈的冲击,那就感觉,就好像有人那大铁锤在我的脑袋上瞧一般,邦、邦、邦……

  那一刻,我以为自己就要死了。

  而我清楚地感觉得到,所有的一切,都是那如水的月光洒落在我身上的时候造成的,而与此同时,我的耳朵里面不断回荡着一句话。

  有一个女人,在我的耳边轻轻低语:“我诅咒你,在每一次月圆之夜,都会受到月光的洗礼,成为万物唾弃的存在,永生永世,不得轮回。”

  永生永世,不得轮回。

  不得轮回。

  那声音就像针一般,不断地扎着我的脑子,让我疼得死去活来,当时几乎恨不得死了的好。

  之后的事情我便已经不知道了。

  小青告诉我,说她找到我的时候,我已经恢复了人的模样,但浑身还是长着黑毛,看起来就像一头人熊。

  面对着小玉儿、小青和及时赶来的朱小柒共同的询问,我说起了两件事情。

  第一件,之前我曾经在欧洲的时候,被一个传奇女巫美狄亚临死的时候诅咒了,大概的意思,就是每个月圆之夜,我都会变成万物唾弃的存在。

  第二件事情,程程告诉我,黄养鬼与我交易的时候,在我在不知道的情况下,解开了我身上的封印,让这诅咒给释放出来了。

  听到我的话语,众人都陷入了沉默。

  这是何等的居心,居然会这般恶毒。

  黄养鬼。

  她还是是布鱼口中那个曾经与他共过事的女子,还是我口中那个急公好义的师姐么。

  她已经不再是她自己了。

  小玉儿问我,说你现在感觉怎么样了。

  我说还好,不过就是感觉心头有一股很沉重的负担压着,浑身都不得劲儿。

  小玉儿说估计是诅咒的力量,对了,你之前发作过没有。

  我摇头,她又问,说那是谁帮你封印的。

  我仔细思索了好一会儿,摇头,说不清楚,我记得虽然当时被诅咒了,但却一直没有出现,我都没有放在心上过,哪里会想到居然又被黄养鬼给开发出来了。

  小玉儿说肯定是有人在你昏迷或者你不知情的情况下,帮你给封印住了,你仔细回忆一下,有可能是谁。

  我听到,暗自斟酌了一下,觉得如果真的有那么一人的话,最有可能的,便有两个人选。

  第一个不用说,就是爱装波伊的虎皮猫大人。

  这个家伙神神叨叨的,基本上没有人能够猜得到它的思路,所以做好事不留名这事儿,如果说是它,我绝对不会怀疑。

  另外一个人,却是Kim,这个让徐淡定无比重视的少年子,有着太多神秘的光环是我所没有能够看懂的。

  除了这两人,应该不会再有谁。

  小玉儿说你自己看一下,我觉得你很有必要去找一下那人,帮你再封印一回,要不然很容易会有生命危险——这一次还好是小青发现了你,如果是猎鹰,又或者是别的什么人,只怕你就不会活在这世间了。

  听到小玉儿的话语,我沉默了一下,却关心起另外一件事情来:“那宅子里有没有什么动静。”

  小玉儿摇头,说没有,我估计人早就已经离开了。

  虽然不太愿意承认,但我觉得这种可能性十分大,要不然也不会一直都没有什么动静发生。

  唉……

  我坐在病床上,感觉头疼欲裂,满肚子的恨意无处发泄出来。

  过了好一会儿,小玉儿问我道:“王明,事已至此,你有什么打算么。”

  我叹气,说不知道,现在头乱如麻。

  小玉儿张了张嘴,却并没有说话,我瞧见,心中疑惑,说师姐你怎么了。

  她摇了摇头,笑着说道没事。

  我说师姐,你我虽然并不是一个师傅,但却同属南海一脉,情同手足,有什么事情,但讲无妨,何必遮掩。

  小玉儿依旧不说,而这时朱小柒却告诉我道:“唉,她不肯讲,我来告诉你,你师姐她每个月都有一段时间,需要前往东海某处去修行,否则道心不稳,其实按日子早就到了,却已经拖延了好几日,我劝她直接跟你讲便是,但她却说你这个时候,最是需要人帮忙的时候。”

  听到朱小柒的话语,我陷入了沉默。

  啊……

  就在我满心愤懑的时候,却没想到与我几乎没有什么交情、仅仅只有一些师门渊源的小玉儿,却在这般的付出着。

  我这般满腹埋怨,又怎么能够对得起她呢。

  而倘若我师父南海剑妖再世,又怎么可能希望看到我这般颓废的样子。

  我心中一动,整个人却一下子就jīng神了起来,深吸一口气,然后微笑着对小玉儿说道:“师姐,你有事便去吧,此事基本上已经告一段落了,再继续守候,估计也没有什么用处。”

  小玉儿颇为担心地说道:“那你接下来,准备怎么办。”

  我闭上眼睛,想了一下,突然间心中强烈地思念起了我的女儿来。

  我已经有很久没有再见过她了啊。

  想到这里,我微笑着说道:“仇恨只会让人蒙蔽双眼,我接下来会去我女儿的师父那里,探望一下她,看看过了这么久,她到底长成什么样儿了。”

  听到我这般说,小玉儿终于松了一口气,说如此就好,我真怕你一时半会儿想不开。

  我说我与荆门黄家的恩怨并未完结,与黄养鬼的事情也会继续调查下去,不过我不会飞蛾扑火、玉石俱焚那般不智,因为这世间还有许多值得我珍惜的东西,比如我的女儿和家人,还比如师姐你,以及老鬼他们。

  我的话让众人都松了一口气,朱小柒拍着我的肩膀说道:“嘿,不错,拿得起放得下,这才是干大事儿的人。”

  我苦笑,说小柒姐你就别笑话我了,就我这样,干什么大事啊。

  朱小柒摇头,说你可别妄自菲薄,知不知道你们闭关这几天,外面都怎么传你的。

  我说啊,这事儿还传出去了。

  朱小柒说不但传,而且还传得沸沸扬扬——你也知道,所谓江湖,其实没有太多秘密,关于那日大战的事情,说什么的都有,有人说你王明单枪匹马,一人单刀,三两句话便将慈航别院给逼退,然后与荆门黄家的追兵酣战三百回合,万军丛中取上将黄汉首级,那绘声绘sè的样子,听得我都悠然神往呢。

  我苦笑,说别人不晓得,你难道不知道那黄汉却是被布鱼哥给杀的。

  朱小柒摇头,说哪里,连人布鱼大哥都说了,若不是你反应那般及时,前后两剑,让黄汉无路可退,一命呜呼,他那一掌顶多也就只会疼痛一下而已。

  我摇头苦笑,说得了,估计与事的三方都没谁愿意多说,布鱼哥又不肯露面,最终落到了我的头上来。

  朱小柒说可不,现在你在江湖上的名声可厉害的,隔壁老王的威名赫赫,有流星崛起的趋势啊。

  我说你也都说是流星了,一划而过嘛。

  朱小柒收起了笑容过来,提醒我道:“不过话说回来了,我这里得跟你说一句,现在江湖传言,说荆门黄家对你已经恨之入骨了,而黄汉的死则使得他们将你提到了家族第一仇人的位置上来,据说黄氏双杰会有一人出手对付你,又有人说黄家的隐世长老也会出面,就算不是小玉儿事情,我也想劝一下你,该低调的时候,咱也得小心。”

  黄氏双杰。

  听到这名字,我忍不住就是一阵心脏急跳,这两人便是黄天望、黄公望两人,前者身居大内,而后则则是邪灵教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左使。

  这两人无论是谁过来,我都只有死翘翘。

  得,咱还是隐姓埋名先。

  那天我们在病房里聊了许久,而第二天,我与舟山众人告别之后,拿着朱小柒给我弄的假身份,乘船返回浙东,然后又买了车票,坐上了前往麻栗山最近城市的列车。

  拥挤的动车站,望着挤挤的人头,我长长叹了一口气。

  小米儿,爸爸终于要来看你了。

  你还会记得我么。

看网友对 第一章 宠辱不惊,进退有度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