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捉蛊记 > 第六章 降魔诅咒,父女情深

第六章 降魔诅咒,父女情深

  康妮及时的出现缓解了尴尬的场面,她逗了小米儿几句话,然后指着我说道:“小师妹,怎么,不认识你爸爸了么。”

  小米儿害羞地低头说道:“不是的。”

  她说话,有点儿古怪的口音,说不上来的好玩,有稚声稚气的,可爱非常,康妮瞧见有些手足无措的我,说是不是觉得自己女儿突然一下子变得这么大,有些不适应啊。

  我老实地点头,说对。

  康妮说我师父待的那个地方呢,时间流速跟这里不一样,并不是同步的,另外小师妹她的身体与正常人并不一样,新陈代谢十分频繁,所以会快很多。

  我有些担心地说道:“她长得这么快,会不会衰老得也很快。”

  康妮笑了,说你想什么呢,她的生命可比你长太多了,你死了她也不会有啥事,青春永驻,活个几百年,不是问题。

  小米儿一听这话儿,立刻插嘴说道:“我不要爸爸死,不、不要。”

  她说得坚定,一句话就将我的心都给融化了去,康妮笑了,说先别谈这个,别让我师父等太久了,走吧。

  我点头,往外走去,而这个时候小米儿在康妮的。励下,也伸出手来。

  小米儿的手冰冰凉凉的,又小,当与我牵连在一块儿的时候,一种血脉相连的感觉立刻涌上了我的心头,那种感觉,就好像我在津门水牢里面打通了任督二脉一般。

  我低下了头,瞧见小米儿正小心翼翼地抬头望来,两人目光对视,会心一笑,所有的隔阂和陌生便冰消融化了。

  到底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不管怎么样,她都是我女儿。

  都是我的小米儿。

  牵着小米儿的手,我们父女融洽地走到了竹楼里唯一的密室,推开那扇门,走入那黑乎乎的房间,一种yīn森古怪的气息就在这里面浮动起来。

  我对这种气息有一种天然的抵触,不过知道是小米儿的师父,方才极力压抑住,然后放开小米儿的手,躬身行礼道:“拜见蛇婆婆。”

  一盏油灯亮起,烛光如豆,无数长蛇弥漫之中,露出了一张老妇人的脸孔来。

  蛇婆婆。

  她朝着我微微一笑,然后说道:“你坐。”

  我坐在了蛇婆婆对面的蒲团上,而小米儿则跑了过去,抱着蛇婆婆的脖子,娇声说道:“师父,师父……”

  蛇婆婆那显得有些yīn寒刻薄的脸上一下子就浮现出了温馨、慈祥的笑容来,几条赤红sè的长蛇抚摸了一下她的额头,然后说道:“怎么,天天念叨你爸爸,现在见到他了,反倒害羞了。”

  小米儿扭着小身子说道:“师父,不许你笑话人家。”

  蛇婆婆老怀大慰,与小米儿聊了几句,方才回过头来,看着我说道:“王明,说句心里话,我挺感激你的。”

  我慌忙直起身子来,说您这话是怎么讲的呢,您肯收留并教育小米儿,我才应该感激你呢。

  蛇婆婆说你也瞧见我这样子,跟人已然有很大不同,心境也渐渐变了,然而自从带了这个小徒弟之后,每天都活得开开心心的,日子也变得充实了许多,你说我该不该谢谢你给了我一个可人儿疼的徒弟呢。

  我说那是您大气,小米儿乖巧,跟我倒没啥关系。

  蛇婆婆说讲真的,如果你这次过来,是想要带走小米儿,我可不答应啊——我还有好多东西,想要跟这个小鬼头讲呢,没学到我的八成手段,可不能让她出师。

  我说哪能呢,我这次过来,也是好久没有见过女儿了,心血来潮,就冒昧来访,只怕耽误了你的教导计划。

  蛇婆婆摇头,说无妨,对了,我听康妮说你还有一事儿。

  我点头,说对。

  我将在我身上发生的诅咒跟蛇婆婆讲起,她一听,脸上露出了凝重的表情,说你且近一些,我帮你把把脉。

  我说好,上前几步,然后将那右手手臂放在了摆放油灯的木台之上。

  几秒钟之后,一条滑溜溜的长蛇游到了我的手臂上来,然后用那细长的信子舔着我的手腕,弄得我有点儿麻麻痒痒的,下意识地一动,而那蛇却如遭雷轰一般,一下子就缩回了去,而蛇婆婆的脸sè也是大变,惊讶地问道:“你身上什么东西。”

  我愣了一下,说啊。

  蛇婆婆指着我的左手,说是从这儿传来的。

  啊。

  我懂了,估计是那火焰狻猊在作怪,这畜生对这种yīn寒之物最是不喜,而刚才的那条长蛇显然是刺激到了它,才会有这样的反应。

  我没有隐瞒,将这东西的来历跟蛇婆婆直接讲起,她听到之后,忍不住惊叹,说你居然还豢养着这龙子。

  龙生九子,其中有一个便是狻猊,最是珍稀,要不然也不会成为离火宋家的图腾之物,我尴尬地笑了笑,说蛇婆婆对不起,刚才我没有注意,现在控制住,你尽管查看。

  她摇了摇头,说不必了,刚才我已经看清楚了,这事儿我帮不了你。

  我一愣,说为什么。

  蛇婆婆说这九州之外的那一整套东西,跟我们这里完全不是一个体系,如果不熟悉脉络,根本就是南辕北辙的事情,我不敢轻易尝试,只怕耽误了你。

  说着话,她的话锋一转,然后说道:“不过呢,我这里也有两个提议给你听。”

  我退回了原来的蒲团坐下,然后拱手说道:“请讲。”

  蛇婆婆说你是南海一脉的,那南海降魔录想必你也是十分熟悉,对吧。

  我说这是自然。

  蛇婆婆说道:“南海一脉的人,我也曾有打过交道,知道这里面的机制,叫做‘它山之石,可以攻玉’,最厉害的就是融练他人的修为,化作己用,也就是佛家所言的‘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具体的办法呢,就是融练体内属于别人的力量,顾名思义,降魔,只要你降住了它,你便又上了一步——对了,给你诅咒的那个,叫什么来着。”

  我说好像是外国神话里面的月亮女神。

  蛇婆婆点头,说你既然进入这个行当,自然知道所谓的神,其实也就是高出人类认知境界的生灵,也就是更为厉害的修行者,而这样的人,即便是一丝意志存留,也是很恐怖的,但如果你能够炼化,只怕未来的成就也会让人意外。

  这就是人有多痛苦,幸福就有多强烈的道理吧。

  蛇婆婆的话语高屋建瓴,让我的心情一下子豁然开朗,赶忙说道:“那第二个提议呢。”

  蛇婆婆说再一个呢,以后你最好别单独行动,而一到月圆之夜的时候,最好藏起来,免得一昏迷之后,什么事情都不知晓,免得被人给拿捏了,那就被动了。

  我点头,说对,这个我会注意的。

  此事说定之后,蛇婆婆便与我闲聊起来,问起我这些天都去了哪儿,对于小米儿的师父,我也没有太多隐瞒,讲起了自己的欧洲之行,又谈起了前往东北邻国白头山和舟山争端。

  听我说起这些,蛇婆婆兴致颇浓,对我说道:“年轻人就是要多出去走一走,俗话说行千里路读万卷书,这对你看待这个世界是很有好处的,如果时机合适,我到时候会带你去另外一个世界瞧一瞧,也能够更好地认知我们身处的这个世界。”

  听到这话,我长鞠到地,说多谢婆婆疼爱。

  蛇婆婆脸上满是笑容,看了一眼小米儿,说这小妮子跟我一块儿的时候,整天都念叨着你,我听都听烦了;不过说起来,能够怀蛊胎而不死,并且缔结了这般的情感,你是世间头一人,我觉得这也是你的造化。

  我想起此事,说这件事情,我一直觉得应该是小米儿的妈妈,也就是给我种下蛊胎的前女友在里面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

  蛇婆婆微笑,说对,有的时候,爱,是这世间最大的变数,有了它,这世界才会变得如此可爱,你说呢。

  我肃然,说婆婆说得对。

  双方闲聊许久,面对着蛇婆婆这样的长辈,我也是直抒胸怀,而蛇婆婆境界绝高,往往随意的指点,便能够让我的心境豁然开朗,彼此也聊得挺投机的,一直到门外传来了敲门声,康妮有些郁闷地说道:“师父,人都等你两个小时了。”

  听到这话儿,蛇婆婆忍不住笑了,对我说道:“得,女大不中留,留来留去留成仇,你看吧,还没嫁人呢,胳膊肘儿就往外拐了。”

  我也笑了,帮衬着说道:“王童兄弟为人开朗,阳光热情,人品家世都极好,康妮也算是得配良人。”

  蛇婆婆说儿孙自有儿孙福,我也懒得管太多——你和小米儿相聚时间不多,带她出去玩儿吧,我见见那小子。

  我躬身行礼,这时小米儿跑过来,牵着我的手往外走。

  出门的时候,我瞧见王童正一脸忐忑地在走廊那儿等待着,大气都不敢出,忍不住笑了,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放心,蛇婆婆人挺好,加油。”

  小米儿牵着我的手直摇晃,结结巴巴地说道:“爸爸、爸爸,我、我们去外面玩儿啊。”

看网友对 第六章 降魔诅咒,父女情深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