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捉蛊记 > 第九章 夜宿荒山,坟头黑猫

第九章 夜宿荒山,坟头黑猫

  这人问话的时候,颇有一点儿趾高气扬的味道。

  我听见了,心里面顿时就知道不是什么善茬,不过也不好多说什么,平静地微微一笑道:“只是略懂。”

  干瘦老头瞧见我不理会他的挑衅,回过头来,朝旁边另外一个中年人说道:“二爷,一家女不吃两家茶,你们这儿既然又请了先生,那我便走了。”

  他说罢,转身欲走,而这时那被叫做二爷的人慌忙出手拦着,赔着笑说道:“嘿,鹤爷,别啊,你这么走了,我这两孩子怎么办啊?”

  干瘦老头有些悲愤地说道:“那你们做事为何这般不地道?”

  我背负双手,沉稳地望着这干瘦老头,也不言语,脸上带着平静地微笑,这时那郭家的老大终于开口说话了:“鹤先生,这位年轻人是我女儿男朋友的大学同学,是家属,过来看朋友的,此间一切之事,以你为主。”

  听到这话儿,那干瘦老头方才没有再闹,而是给自己找台阶下:“郭书记,你也晓得的,做我们这行,最忌讳的就是同行插手,胡乱指导。”

  郭家老大点头说道:“可以理解,可以理解。”

  二爷好是一顿劝,将这位干瘦老头给哄走之后,那郭家老大走到了我的跟前来,与我握手道:“你好,我是郭晓燕的父亲,多谢你能够过来,她前两日昏迷前,还说起过你。”

  这郭家老大是官场中人,喜怒不要形于sè,手掌宽厚,笑容温和,我不敢怠慢,与他相握,说郭书记你好,我也只是过来瞧一瞧,算不得什么。

  郭书记眉头一抬,说看出了什么没有?

  我说郭书记最近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

  郭书记一愣,这才缓缓地说道:“宦海仕途,无数yīn风暗箭,防不胜防,总是有许多想要扳走我的人在,不过我可以说一点,那就是我个人绝对没有结什么私仇。”

  我指着敞开的门,说二爷呢,又或者别的人?

  郭书记说这个我可不能保证,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尽管讲来便是了。

  我说古往今来,诈尸之事呢,有,但是少,为什么呢?因为人死魂消,魂魄归于幽府,又或者飘散开去,唯有心中怀着无比的怨念和记挂,方才迟迟不肯恋栈而去,我不知道令堂是何情形,但是刚才感受了一下梁京身体里面的气息,却只有yīn森狠毒,而无半点温情慈悲之意,仔细想想,应该是被人设局了。

  郭书记有些发愣,说何为设局?

  我说设局的办法很多,比如在棺材底部画一个血符,让死者难安;又比如抱一只黑猫放在棺材边,或者坟头;再有一个,就是堪舆和yīn宅风水大凶,那才是最可怕的。

  郭书记摇头,说不可能,那yīn宅我们是特地找人瞧了的,说是穴星后靠青山,两边有护,穴星突起明显,稍开窝就坦下穴,穴前内堂平坦,是一处一yīn宅风水,极小的富贵龙穴,可保子孙后辈福祉,连绵不绝。

  我摇头,说如果是这样,我倒是想不到为何会诈尸——人埋了么?

  郭书记说人自然是埋了。

  我说多久了?

  郭书记算了一下,说三天时间了吧。

  我说没有亲自到场看,所以我没有发言权,如果可以,我想去坟头看一下,你觉得可以么?

  郭书记点头,说无妨,不过你一路劳累,先吃点东西吧?

  带着我过来的郭晓芙也附和,说是啊,吃点东西吧,总不能怠慢了您。

  我推辞不过,在郭家随便吃了一顿,然后在郭晓芙一远方堂兄的带领下前往yīn宅去,而郭晓芙也非要跟着一起来。

  如此三人,匆匆赶往yīn宅所在之处,那远方堂兄叫做郭威,跟后周太祖一个名字,不过人挺老实的,沉默寡言,一路上都不怎么说话。

  到了木兰山附近,我们顺着山路走,足足走了一个多小时,方才抵达那yīn宅处。

  这yīn宅修建得漂亮,远远望去,月光下的yīn宅依山傍水,又有园林植株环绕,十分气派,特别是那墓碑修得那叫一个富贵堂皇,让人觉得这哪里是yīn宅,活人都未必能够住得这么好。

  我围绕着那yīn宅瞧了一圈,突然间走到角落处,蹲下身来,看到这儿居然有一个黑窟窿。

  我深吸一口气,感觉有几分腥臭的湿气,又打量了一下旁边的青草,发现居然枯萎了。

  郭晓芙也瞧见了这窟窿,比了一下,发现居然能容一人爬进爬出,不由得骇然,结结巴巴地说道:“我奶奶下葬的时候,也没有怎么弄啊,除了一身寿衣之外,都是一点儿她平日里佩戴的金银珠宝,怎么就引来盗墓贼了呢?”

  我看了她一眼,说你们这儿盗墓的事情挺多的么?

  郭晓芙摇头,说不多啊,倒是听说过北边有人搞冥婚,喜欢挖一些刚刚下载的女尸去给人配对,闹得沸沸扬扬,后来给破获了——只是我奶奶都那么大年纪了,也不适合冥婚啊?

  我说也许不一定是盗墓贼。

  她说不是挖坟的,怎么会有这么一个洞出来呢?

  我笑了,说你奶奶之前不是诈尸了么?

  郭晓芙听到,浑身不由得一阵哆嗦,说王哥,这半夜三更的,你可别吓我啊?

  旁边的郭威也是给吓到不轻,脸sè苍白地说道:“不会吧?”

  我说会不会,把坟起开来就知道了。

  郭晓芙连忙摇头,说这怎么可以呢,我爸要知道这个,非得把我的皮扒了不可。

  我知道这个时候将坟挖开来也不现实,那就没有别的手段了,我让两人站定,而我则左右打量了一下。

  这一番看,才发现这墓碑并非端正,而有一些偏颇,坎下有粉砂,左边有浸水,接着有一块无端硕大的怪石,土质古怪,有些发白,正对路冲,怎么看都有些不自在。

  我虽然不是专门从事风水堪舆的文夫子,但一理通百理通,许多东西它是相互的,我这边看着不舒服,想必躺在里面的人,也未必好过得了。

  我大约打量过一番之后,找郭晓芙问起,说给你们指点yīn宅的人,到底是谁?

  郭晓芙说他是武口的风水大师周俊辉,外号平一指,这鄂北一带,好多yīn宅都是他帮着看的,随手一指,便是上佳之处,他早两年就已经金盆洗手,去了海南,我们家也是托了好多关系,方才得到他指点的,怎么了,有问题?

  我摇了摇头,又问道:“那协助你们出殡发丧的,又是何人?”

  郭晓芙说那人叫做孙富佳,也是这儿混的,不过名气没那么大,除了这件事情,又折腾几次之后,他就关门闭户,听说是要出远门了。

  我问他,说那这个姓孙的先生有没有说什么?

  郭晓芙回忆了一下,然后告诉我,说他也说,告诉我们这片地不好,虽然外表上看着是个小龙穴,但如果家里面没有镇得住的人,只怕会引来灾祸;另外那晚出事了,他是极力阻拦我奶奶入土的。

  我眼睛一亮,说那为何又给安葬了呢?

  郭晓芙说我爸也有些犹豫,结果后来一番商量,觉得还是比较信周俊辉大师一些,毕竟人家的名气摆在那里,而且跟我们家也是多年的老交情了。

  我摇头,说既然是老交情,为什么出事之后,一直躲在海南不回来呢?

  郭晓芙听我的意思,不由得疑惑道:“你是说这yīn宅有问题?”

  我没有直接回答她,而是笑了笑,说道:“对了,小郭,你跟你奶奶的关系如何?”

  郭晓芙说很好啊,我奶奶自小就很疼我。

  我说既然如此,不如你我就在这里,跟她守一夜的坟头吧?

  郭晓芙愣了一下,说啊?

  我说怎么,不愿意?

  郭晓芙犹豫了半天,方才说道:“王哥,若是往日,我也没有什么,只是接二连三地出现这么多稀奇古怪的事情,我肯定还是有些害怕的。”

  我笑了笑,说没事,有我在,不会让任何东西伤到你的。

  得了我的保证,郭晓芙这才安心下来。

  她既然留下,那郭威自然不会多说什么,他来的时候还带了香烛纸钱和贡品,此刻便在坟头上面烧了起来。

  我们赶到yīn宅的时候是夜里十点钟,我说守坟,这两人果真就听了,跪在墓碑前又是磕头又是拜,而我则来到了旁边一处空地处,盘腿而坐,然后默默修行起来。

  我尝试着用南海降魔录来炼化心头那一股yīn郁的气息,只可惜这东西如同泥鳅一样,滑不溜丢的,轻易很难捉摸。

  不过正是如此,却越发显出了修行的难度。

  不知不觉便是深夜,夜露深寒,郭晓芙有些冷,靠在我旁边睡着了,而郭威则强打jīng神,四处巡视。

  喵……

  就在这静谧之时,突然间有一声猫叫响起,我抬头望去,却见坟头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出现了一只黑猫,皮毛油光水滑,而一对眼睛则如同琥珀一般透亮。

  它在坟头上站立,郭威去撵他,结果就朝着旁边跑去,郭威想去追,我一下子就站了起来,说道:“留步。”

  我深吸一口气,摇醒了郭晓芙,然后说道:“来了。”

看网友对 第九章 夜宿荒山,坟头黑猫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