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捉蛊记 > 第二十一章 哼哈二将,咋多一人

第二十一章 哼哈二将,咋多一人

  老鬼在我后面捏着鼻子唱道:“该出手时就出手啊……”
  
  我和老鬼一起合唱道:“风风火火闯九州啊……”
  
  两个人说着说着就唱了起来,跟前这四个人的脸一下子就变黑了,八字胡眯着眼睛,一字一句地说道:“你们是在找死,”
  
  我此刻已经将血刀入鞘,抓着一根美术学院里学生经常背着的画筒,人往前走,说找死,谁能赐我一死,
  
  我的话语实在是有些太刺激别人了,刚才在魁梧少女旁边念咒的那人终于人不住了,倏然而上,朝着我猛地拍了一掌来,
  
  这一掌十分有讲究,我与他之间的炁场陡然一空,就好像塌陷了一般,紧接着那黑暗朝着我们这边迅速蔓延而来,宁静的黑暗中仿佛有无穷的力量在翻滚,当那手掌推到我面前不远处的时候,他将丹田之力陡然上移,口中如绽春雷,厉声吼道:“破,”
  
  一声嘶吼,那力量随着声音陡然而出,宛如炮弹一般冲击过来,
  
  此时周遭的炁场塌陷,我避无可避,唯有迎面一战,
  
  对方敢如此嚣张,并非没有任何道理,别的不说,光这一生手段,就足以让人为之敬畏,
  
  我知道对手并不好对付,稍微一个不注意,或许还会在这里栽跟头,认识到了这一点,我开始变得谨慎起来,知道刚才的那个癞痢头不过是五人之中的末流,估计是专门干一些打杂的伙计,比如灭个口啥的,
  
  我面前的这帮人,才是真正值得重视的对手,
  
  眼看着对方那一记重掌,如同出膛炮弹一般拍打而来的时候,我没有任何犹豫,深吸一口气,然后也拍了回去,
  
  我用的,是十三层大散手之中最霸气、最刚猛的大摔碑手,
  
  此法专以阳刚之劲,号拔山举,之雄,以刚对刚,以雄对雄,争锋相对,讲究的就是一个字,
  
  干,
  
  干死你,
  
  砰,
  
  没有任何意外,双方陡然砸落在了一起,对方并不是一个纯粹意义上的修行者,在拍出这一掌来的时候,似乎还摄取了某些自然之力,让我感觉到一股汹涌的力量,迎面而来,
  
  不过对方是厉害角sè,我也不是什么弱者,经历过了那么多的生死历练,诸般力量融合于身,结结实实,哪里会惧怕此人,
  
  一道宛如敲钟一般的闷声响起,两人皆往后退了两步,而那人的脸sè浮现出一抹奇异的神sè,居然没有任何犹豫,将诸般压力给卸下之后,手掌一翻,朗声说道:“再来,”
  
  他的好战之心强烈,而我也是第一次面对西北诸雄,豪情大发,
  
  我将那把伪装的血刀拔了出来,朗声说道:“在下用刀,”
  
  “刀客,”
  
  男人往后一望,那八字胡嘿然笑了,说毛一马,你可是我们北疆刀客之中,唯一有希望赶超当年北疆王的中坚,还会怕这小子,
  
  这毛一马嘿然笑了起来,说倒不是怕,只是没想到居然还有人敢在我的面前提刀子,
  
  他说得坦然霸气,然后朝着我点了点头,说好,来吧,我也用刀,
  
  他说罢,手一伸,从黑暗中飞出了一把长刀来,
  
  这刀的刀身有些阔,前宽后窄,呈现出一种倒三角形的形状来,没有刀尖,而是一种钝性的开阔口,而前方则是用花纹古怪的陨铁打造,显得十分沉重,
  
  这种刀我以前听人说过,叫做阔口刀,十分沉重,简单一点的就有二三十斤,需要极为沉重的比例挥舞,
  
  而瞧见这刀的气势,我估计里面应该加了很多的料,少不得有五十斤,
  
  五十斤啊,这样的重量别说挥舞,就算是提着,都有些困难,而在那毛一马的手中,却是举重若轻,仿佛轻得跟一根羽毛似的,
  
  高手,对方并不孬,
  
  毛一马并不是什么壮汉,恰恰相反,这一帮人里面,就他属于最为jīng瘦的一个,脸上充满了西北汉子那种特有的风霜,给我的感觉好像《士兵突击》里面的大队长袁朗,眼神锐利得很,
  
  与人比刀,他也是有一些兴奋了,掂量了一下,大声喊道:“来,”
  
  说罢,那人提刀而上,宛如猎豹扑来,
  
  眼看着对方这气势如虹,我却也没有半点儿灰心,而是将指头放那刀锋上面轻轻一划,眼看着对方就要冲到我的跟前来时,方才大声喊道:“出来吧,萨拉丁之刃,”
  
  一股磅礴的血光直冲云霄之上,在这样的红光萦绕下,我也劈出了那一刀来,
  
  对方的阔口刀与我解封了的萨拉丁之刃重重撞到了一起来,
  
  砰,
  
  依旧是力量与力量的对决,从表面上来看,对方的兵刃又宽又阔,占据了绝对的有利地位,然而我的萨拉丁之刃一亮相,立刻刺伤了旁人的狗眼,双方重重交击在一起,从刀身之上狂涌出来的力量,是萨拉丁之刃蕴含了一千年的底蕴,毛一马没有能够顶得住,直接连着退了四五步,方才稳住了身子,
  
  他一脸错愕地喊道:“你这是什么刀,这么古怪,”
  
  我没有与他解释,而是挥刀而上,
  
  打架便专心打架,何必唧唧歪歪,
  
  瞧见我这般的态度,那人的脸sè也变得凝重起来,知道敢在他面前耍刀子的人,绝对不是自不量力,而是有着真正的实力,
  
  敢于一战的实力,
  
  双方再一次交手的时候,毛一马摒弃了自己的优势,没有再以大开大阖的刀法取胜,反而走了一路小巧的刀法,
  
  这一路刀法讲究的是技巧,比拼的是胆量,用一种在敌人刀尖跳舞的勇气,与敌人对战,稍微一个不仔细,就会被斩杀当场,然而他却偏偏用那鬼魅一般的身法避开诸般危机,然后从各种出其不意的角度,朝着我的要害刺来,
  
  他不拼力量,纯粹拼起了刀法来,让我有些意外,然而随后却是欣喜若狂了起来,
  
  论刀法,我这个半路起家的家伙,即便是学了当世之间第一流的剑法刀术,也实在是不能够与对方这种浸淫了大半辈子刀术的人比,
  
  不能比,但是我有优势,第一就是解封了的萨拉丁之人丝毫不畏惧与对方刚正面,
  
  第二则是我也并非不会这种刀尖起舞的手段,
  
  我缺的,只是实战的经验而已,
  
  现如今,他却给了我,
  
  没有任何犹豫,我便与他拼斗了起来,用起了细腻的刀法相斗,同时辅以诡异莫测的南海龟蛇技,再加上蛇婆婆刚刚传给我的《镇压麻栗山无相步》,两人展开了一连串让人眼花缭乱的战斗来,
  
  这种不分伯仲、随时都有可能死去的高水平较技,让我感觉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酣畅淋漓,
  
  对方在刀法上面的造诣绝对是稳稳地在我之上,然而当我整合了自己身上的诸般法门,最后与其对抗的时候,却呈现出了一种奇妙的化学反应来,在对方这种强大的外力压迫下,居然开始趋近于完美,无论是身法、刀法还是呼吸转换的那一瞬间,都有着前所未有的高水平,
  
  这种感觉,就好像是打通了任督二脉一样,让我一下子就融会贯通了,酣畅淋漓,
  
  战斗依旧还在继续,而此刻我已经凭借着丰富的底蕴,渐渐占到了上风,不过随着战斗的继续,另一边却也是起了波澜,因为那个瞎眼老头儿终于坚持不住了,瘫软在了地上,而八字胡上前,准备捉拿,却被老鬼拦住了,
  
  这个男人站在瞎眼老头的跟前,然后说道:“我兄弟那边的战斗还没有见分晓,难道你想节外生枝,”
  
  八字胡有些忿恨,指着老鬼说道:“你这个假洋鬼子敢拦我,”
  
  老鬼脸上流露出矜持的笑容来,一字一句地说道:“我说过,一切等我兄弟打完了再说,如果你真的不想等待,我可以陪你打一场,”
  
  八字胡的眼睛一下子就眯了起来,
  
  几秒钟之后,他沉声说道:“看来两位是准备插手到底了,既然如此,你们应该不是那无名之辈才对,报上名来,让我也敬仰一下你们的威名,”
  
  我和老鬼有名是没错的,不过那是在东部地区,而且名声也不是什么好事儿,头顶上挂着红彤彤的悬赏,
  
  这是因为这个,所以我们提都不敢提,
  
  老鬼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平静地伸出了手来,开口说道:“请吧,”
  
  他说完话,将手中的癞痢头一把掐晕,然后束手而立,
  
  八字胡见事情避无可避,朝着那肥头大耳的和尚使了一个眼sè,然后倏然而上,举着双掌就朝着老鬼拍来,那气势叫做一个排山倒海,汹涌如潮,而就在另一边,那收起金钵的胖大和尚也开始动了,
  
  他用金钵之上的金光将场中最难对付的瞎眼老头儿给消耗殆尽,奄奄一息之后,趁着毛一马缠住我,杜老二缠住了魁梧少女,八字胡缠住了老鬼之时,想要将这瞎眼老头给擒住,
  
  他们此番前来,所为的只有一样东西,那就是这瞎眼老头的妖丹,
  
  他别看肥胖,然而身形一动,却宛如猎豹一般,眼看着就要抓到目标,没想到面前一晃,居然又多出了一个曼妙的身影来,拦在了他的面前,
  
  啊,哪儿又来一人,

看网友对 第二十一章 哼哈二将,咋多一人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