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捉蛊记 > 第四十章 态度冷淡,心有芥蒂

第四十章 态度冷淡,心有芥蒂

一语引动天雷,暴雨如注,这场面当真是让人震撼之极,我仰头望去,瞧见大雨将肆虐悬空寺的烈焰给浇灭了去,心中骇然不已,

这会能方丈,当真是让人有些惊诧,

太了不起了,

他居然能够在一瞬间祈求大雨,要知道这个时节,悬空寺方圆几百里,下雪倒还有可能,但是下雨就实在是一场奇迹了,而偏偏就下起了这么大的雨来,更是了不得,

我瞧见冰冷的雨滴拍打着四周,整个悬空寺陷入到了一层蒙蒙的雨雾之中去了,

大雄宝殿这儿陆续赶来了一些僧人,瞧见方丈大发神威,招来大雨,将吞噬悬空寺的大火给浇灭,纷纷跪倒在地,高声宣扬着佛号:“阿弥陀佛,”

我左右找老鬼和黄养鬼,都瞧不见人,只看见地面上有两面破烂的令旗,顾不得别的,走到瞎眼老头的跟前来,低声问道:“老鬼呢,”

瞎眼老头一脚踏着那矮个儿的老鼠壮汉,指着外面的悬崖说道:“那女人跳崖了,他追了过去,”

啊,

我往瞎眼老头指的地方望了过去,瞧见是万丈深渊,

老鬼乃血族出身,能够化作蝙蝠飞舞,所以我并不害怕什么,但黄养鬼又是什么情况,

她难道也能够如那罗刹恶鬼一般飞行么,輸入網址:Нёǐуапge.сОm觀看醉心张節

我这边与瞎眼老头低声交流着,这时突然间周遭的炁场一边翻涌,却见盘坐在地的会能方丈遥遥指着,呵斥道:“你这邪魔外道,如何还敢回我悬空寺,”

这劈头盖脸一顿骂,让瞎眼老头的脸上有些挂不住,他没有说话,只是平静地望着那位老和尚,

这时会空禅师走上前来,指着瘫软在地的法江说道:“王东来是过来给悬空寺报信的,反倒是你的好徒弟,勾结外敌,不但偷了悬空寺镇压的黑舍利,而且还将我悬空寺千年基业给毁之一空,焚烧殆尽……”

他大声说着,并不畏惧会能方丈的威势,

听到这话儿,会能方丈皱着眉头说道:“会空师弟,当前残局,如何行事,我自有计较,请不要混淆视听,”

啊,

我听到这话儿,便知道这位大师傅显然还是维持了以前的强势性格,刚愎自用,多少也有一些忧愁,

会空禅师被方丈一阵抢白,脸sè十分难看,而这个时候陆续有僧人聚集在了大雄宝殿十几级的台阶之下,冲着出关的会能方丈高声喊道:“方丈、方丈……”

我在这里面听到一声熟悉的声音,扬眉一瞧,却见那茗菁阁的吴法和尚居然也冒了出来,

他正一脸诚恳地望着会能方丈,仿佛之前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他当做自己置身事外,但旁人却不这么想,有刚才在千窟壁附近的僧人瞧见他,顿时间就睚眦欲裂,冲上前就将他给按倒在地,怒声吼道:“你这个法江的帮凶,若不是你在拖延时间,我们寺院又如何葬身火海,”

一时间群情汹涌,按着吴法就一阵拳打脚踢,而吴法和尚却十分聪明,趴在地上不反抗,用他肥硕的躯体抵挡着这些凌乱的拳脚,

他一边挨打,一边面容悲痛地高声喊道:“师父,师父,我是受了法江蒙骗啊……”

有一人恨意凛然,揪着他的脖子怒声大骂道:“受了蒙蔽,好一个尖嘴滑舌的骗子,宝清是如何死的,那可是被你刑讯逼供不成,亲手推落的山崖……”

这人却是满都拉图,没想到他居然带着伤,从千窟壁那边的大殿赶到了这儿来,

即便是被满都拉图喷了一脸的唾沫,那吴法和尚也不在于,拼命跪倒在地,然后大声辩驳道:“法江是方丈亲口任命的临时住持,他有吩咐,我如何敢不干,再说了,私自运送外人潜入悬空寺,这事儿难道茗菁阁就不能过问,既然有危险,为何不直接联系我茗菁阁,何必偷偷摸摸,”

听到这诡辩,满都拉图气得肺都炸了,那小沙弥跟他相依为命,情同父子,却给这肥头大耳的家伙给活活折磨,如此情形,让他如何不愤怒,

气血上头,满都拉图怒吼道:“我杀了你……”

他猛然扬起了右手,准备一掌拍在那家伙的额头上,将其弄死,然而话音未落,浑身却是一僵,

他动不了了,

满都拉图一脸错愕地望向了盘腿坐在大雄宝殿废墟之前的会能方丈,而后者眉头低垂,淡然说道:“我说过,是非曲直,我自会慢慢弄清楚一切,犯下的罪责,该罚自然得罚,该杀自然得杀,但不是现在——你难道是嫌今天死的人,还不够多么,又或者,是对我这方丈,有什么不满,”

这话儿说得冷淡平静,然而字字诛心,满都拉图听在耳中,心中惊悸,慌忙扔开了吴法和尚,躬身说道:“弟子不敢,”

看得出来,即便是心中再不满,但众人对于会能方丈还是十分敬畏的,

会能方丈镇住了场面之后,环视一周,然后开口说道:“宝勇,你带几个人去千窟壁那边联络众人,将这边的情况通报一下;莫日根,你带着剩下的茗菁阁弟子,守住山门,不要让人趁虚而入;蒙根都拉克,你……”

他是悬空寺方丈,天然拥有着强大的威势,众人听命不敢不从,听命离开了去,

这时那暴雨开始变小了,会能方丈左右一望,瞧向了我们这边,正待说话,突然间眉头一皱,冷声说道:“我让你走了么,”

说罢,他将手在虚空之中,划了一个圆弧,

圆弧在一瞬间变大,化作了一道无形的墙壁,拦在了不远处,而一直在地上装死的程程猛然撞到了上面,发出了一声惨叫,又跌落倒地了去,

将试图逃走的程程拦住之后,会能方丈眉头一扬,开口说道:“吴法,可带得有捆仙绳,”

一直趴倒在地上的吴法和尚听到,赶忙从腰间摸出,高高扬起,说有,

会能方丈点头,开口说道:“将她和法江给捆起来,我回头要仔细审问他们……”

吴法和尚一阵狂喜,连滚带爬地上前而来,将程程和趴在地上不动弹的法江给熟练地捆住,而我在旁边冷眼旁观,知道会能方丈既然开了这口,说明他到底还是会信任吴法和尚的,

也正因为如此,吴法和尚显得十分卖力,

他三两下便将两人捆好,绑到了会能方丈的跟前来,躬身说道:“师父,这两个狗贼捆好了,您说怎么办吧……”

会能方丈还没有说话,这时会空禅师却忍耐不住了,冲着他说道:“方丈,”

他显然是心底里满藏怒火,但会能方丈却不甚理他,转身走到了我们跟前来,盯着我,说道:“你们是,”

我不敢得罪这位悬空寺的掌控者,连忙拱手说道:“会能大师你好,在下南海一脉,与这些烧火破坏悬空寺的家伙是死敌,听到消息,特地过来捉拿她们,”

会能方丈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然后说道:“原来如此……”

我瞧见他有些冷淡,继续解释道:“此事的主谋黄养鬼与我之间,有一段恩怨,不知道您能不能将那个叫做程程的小女孩儿交给我,我这边好跟对方做一笔交易……”

会能方丈看了我一眼,说什么交易,

我说我师父的性命现如今落在了那黄养鬼的手中,我想用这程程来交换我师父……

会能方丈摇头,说不行,此妖女是毁我悬空寺的罪魁祸首,如何处置,我需要听一下长老会的意见,

他拒绝得比较生硬,我心有不甘,再次问道:“那么审问此女的过程,我能够参与么,”

会能方丈皱着眉头,不过没有说话,

他显然也是不愿,

不过这时,会空禅师却再一次站了出来,开口说道:“此番若是没有他们几人仗义出手,只怕凶手早就多了黑舍利,毁了悬空寺,轻松远离了,而我悬空寺不知道还得死多少同门……”

听到这话儿,会能方丈脸上的肌肉扭曲了一下,也不知道是哭,还是笑,

他开口说道:“现在有区别么,”

不过这话儿说完之后,他却还是选择了退让,点头说道:“你们若是不嫌我悬空寺一片混乱,暂住几日,我也没有什么意见——悬空寺此刻一片混乱,你们好自为之,我就不奉陪了了,”

说罢,他朝着悬空寺山门处踏空而去,

在远处,还有厮杀声,却是那些逃散了的罗刹恶鬼在作怪,

我望着他的背影远离,又瞧见一道黑影从崖间倏然而上,定睛一看,却是老鬼,

我三两步走上前去,开口问道:“怎么样,”

老鬼摇了摇头,叹息道:“没有追上——她身上有某种符箓,瞬间就不见了影踪,这边怎么样,”

我说悬空寺方丈出山了,镇住了场面,那个小女孩儿程程被擒住了,

啊,

听到这消息,老鬼左右一看,瞧见了被捆仙绳绑着的程程,没有半分犹豫,快速上前过去,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肥硕的身影却拦在了我们面前,理直气壮地说道:“在没有得到方丈允许之前,你们所有人,都给我退后,”

看网友对 第四十章 态度冷淡,心有芥蒂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