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捉蛊记 > 第五十四章 萨祖天山,会能惨死

第五十四章 萨祖天山,会能惨死

当我们赶到了那个保健会所的时候,时间已经是晚上九点半了,

作为一个西部偏远的城市,这个保健会所却显得十分豪华,修建得气势恢宏,估计应该能够在这个城市里面排上前三,甚至是第一把交椅,

五辆防暴车出现在了会所的跟前,然后从上面走下了二十来人,

除了我们几个之外,其余人都是全副武装的样子,

这架势刚刚出现,立刻就有人迎了上来,笑吟吟地对宋思明说道:“领导,领导,请问是那个部门的,”

宋思明没有回话,旁边的秘书不软不硬地说道:“有关部门的,”

那人是这夜场的经理,赔着笑说道:“领导,有什么事情,您尽管说,我们这里绝对是干净的,正正经经做生意呢……”

我们这次过来,是瞒着一部分人的,不过到底还是怕走漏了消息,于是很着急,哪里来得及跟这家伙废话,直接就将他给推开,然后匆匆往里面走,那经理追过来,说各位领导,到底什么情况,你们有搜查令么,

他见没有人理他,便拿出了手机来,不知道是打电话找人,还是通知里面消停一点儿,

有人过来,将他给控制住,而我则跟着宋思明往二楼方向走去,

宋思明的秘书一边走,一边拿对讲机跟线人确认,说人还在2015房没有,败独壹下嘿!言!哥

那人回禀说在,不过刚才好多衣着暴露的工作人员纷纷往外走,是不是你们到了,

秘书说你不要管那些,我们不是过来扫黄的,盯住人就是了,

线人说目前没有瞧见人出来,这帮家伙胆子野得很,刚才还在抱怨到底是哪个不长眼的,没事跑这儿来打秋风呢,回头铁定要整一下……

说话间,我们已经来到了二楼儿的2015房间的走廊前,有一个人影在尽头处朝着我们挥了挥手,然后消失了,

他是线人,讲究的是秘密行动,最好不要跟太多的人打照面,

我们来到了2015包厢的门口,听到里面有震耳欲聋的音乐声传来,然后有人拿着话筒歇斯底里地唱道:“亲爱的,你慢慢飞,小心前面带刺的玫瑰……”

听见这声音正是那杜老七的,宋思明一大脚踹了过去,然后走进里面,

他一进去,立刻就有一大群人涌了进去,紧接着就是开灯,并且将音箱给关掉,里面一片混乱,而当我走进里面去的时候,包厢里面的众人都给制服了,

正中被按到茶几上面的,正是之前跟我们有过一面之缘的杜老七,

房间里面一大群的人,他没有瞧见我们,却看见了宋思明,

即便是给人控制住,他也依旧不害怕,而是朝着宋思明喊道:“宋叔,宋叔,是不是搞错了啊,我是杜宇峰啊,我爸爸是杜XX,咱们是一家人啊,”

他叫嚷着,而宋思明则走到了他的跟前,又打量起旁边的三个人,

看过之后,他表情冷漠,说昨天从库房拿走的扇子在哪里,交出来,

杜老七人给按住,眼眉低垂,看不见他的眼神,不过能够感觉到他的嘴角抽动了一下,但这家伙却很嘴硬,直接否认道:“宋叔,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昨天是去过基地,但没有拿过什么东西啊,我从昨天到现在,一直都在这个会所里,不信他们可以给我作证,”

宋思明没有说话,而这个时候我却忍不住了,

我一个箭步走上前去,然后猛然揪起了那家伙的脖子来,然后猛然一下,将他给压在了墙上,愤怒地说道:“杜老七,不要以为你有一个当政委的老爹,就可以随意拿人东西,信不信我现在就弄死你,”

杜老七瞧见我陡然出现,吓了一大跳,说你、你怎么出来了,

我没有理会他,再一次问道:“我的扇子呢,”

杜老七的脑筋转得很快,居然一下子就反应了过来,哇啦啦大叫道:“宋思明,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将这杀人犯给放出来,我告诉你,你要这样做,这官儿就当不下去了,”

宋思明在旁边瞧着,也不阻拦,说我当不当得下去,是组织说了算的,轮不到你来管,

砰,

我一记窝心拳捶到了杜老七的胃部,他喝多了酒,“哇”的一声就呕吐了出来,我偏身躲开,然后继续再来一拳,

我打人的时候,屋子里的那些人都扭过了头去,当做没瞧见,

这种自然的程度,当然让人诧异,

而我这一通打,杜老七的肚子里顿时就是翻江倒海,将昨天晚上吃得东西都给吐了出来,

他这几天估计也是日日征伐,身子有些虚,给我打了一通,胃里的东西给吐了个精光,顿时就虚脱了,艰难地说道:“你小子敢打我,信不信我老爹……啊,”

这句话都没有说完,又给一通打,

终于,被我弄得五荤六素的杜老七终于老实了,缩着身子只抽搐,而我则顶着他的额头,一字一句地说道:“说,东西在哪里,”

杜老七是个软柿子,刚要否认,瞧见我拳头又一次扬起来,知道这回自己是逃不脱了,赶忙喊道:“停、停、停,你的东西不在我这儿,”

我说在哪里,

杜老七几乎是哭着说道:“我昨天跟蒋门神去基地玩儿,路过库房的时候,他看上了那扇子,问清楚之后,非要拿走,我不好拂了他的意思,就找关系把东西给弄了出来……”

我说蒋门神到底是谁,

杜老七说蒋门神就是蒋涛,天山派的掌门公子,

我一愣,啊,天山派,

我没听过,转头望向了宋思明,他在我耳边低声说道:“萨祖天山派始于南宋光宗赵惇绍熙元年,是萨守坚真君与北宋名将杨继业之后杨延天同隐于天山参悟,并且一起创派并制规,最终而成的,天山派传承至晋葛洪真人所创‘丹,派’的第九代传人王世光真君,至今已有八百多年的历史,是西北一带道教魁首,与悬空寺并称为一道一佛,是西北的泰山北斗,”

我皱眉,说是不是很麻烦,

宋思明叹了一口气,说相当的麻烦——萨祖天山派跟西北局的关系相当良好,西北局好多重要职位,都是由天山派出仕的,就连杜老七的父亲,也都是天山派出来的……

我擦,

听到这话儿,我顿时就是一阵头疼,也没有再问,而是揪着杜老七的脖子,说那蒋涛人呢,

杜老七说昨天还跟我在一起,今天早上的时候,告诉我,说他老爹这几天过生日,他准备回去,把这扇子拿给他老爹,当做是生日礼物,孝敬他老人家,

我的肺都给气炸了,说你们特么的居然拿我的东西去送礼,

杜老七一脸惧怕,低头说道:“我哪里知道你杀了人,还能够出来,”

我一口老血闷在心里,恨不得一拳把这家伙给砸死,这时宋思明伸手过来,把我给拦住,然后拉出了包厢来,递了一根烟给我,说你先别着急,消消气,

我说我能消得了气么,这特么的都是什么事啊,

宋思明给我点燃,让我抽了两口,缓过神来之后,然后对我说道:“这小子他爹,你也知道,是我们西北局的二号人物,现如今咱占理,你刚才打了也就打了;但如果不知道收敛,打出了事来,有个三长两短的,萧局他也保不了你,”

我一听就怒了,说那咋地,我就这样捏着,子认了,

宋思明拍了一下我的肩膀,说小王你要是信得过我,那就交给我,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让他好过;另外这事儿我一会儿还得汇报给萧局,毕竟事情涉及到了天山派,得他出面去讨要,

我说有多少把握能够拿回来,

宋思明摸着下巴,说萧局在西北三十多年,威望一直很高,即便是天山派的掌教蒋千里,也得给他几分薄面,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我说你确定,

宋思明苦笑,说我哪里能够给你这么确定的答案,不过你放心,这事儿落在我的手上,不管怎么样,都给你办满意了,

我说我可跟你说好,那天山派要是敢昧了我的扇子,你们这边也没有个说法的话,我就直接杀上天山派去——对了,他们宗门在那儿来着,

宋思明说在天山博格达峰一带,

当夜宋思明将杜老七及其同伙一起带回了基地那边去,而我们这边则并没有跟随一起,而是由宗教局派车,给送到了敕勒山的悬空寺那边去,

我的诸多行李,包括十字军血刀都放在了桃花扇里,这一下子没了,心里面失落得很,

一路无言,等回到了敕勒山上的破庙前,立刻有人过来招呼,我问黄河大师在哪儿,昨天的水泥收到没有,

那人告诉我们水泥收到了,黄河大师和会空禅师等人正在偏殿那里商量事情呢,

我问我们回来了,想去打个招呼,

那人连忙带着我们过去,到了偏殿门口,他先去通报,然后领着我们进了房间,而黄河大师瞧见我们进来,一脸严肃地招呼道:“你们来得正好,有一个坏消息……”

我诧异,说什么事儿,

黄河大师脸sè严肃地说道:“刚刚得到的消息,白狼谷悬空寺昨天夜里被人攻破了,会能方丈战死……”

看网友对 第五十四章 萨祖天山,会能惨死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