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捉蛊记 > 第一章 又是一年春

第一章 又是一年春

梁京打电话过来的时候,我正躲在江yīn梁溪的一个疗养院里养伤,

这儿是慈元阁的产业,而黄胖子的父亲在这里也有股份,所以住几个闲人,对于他们来说,并无太多妨碍,

这儿的环境挺好的,本来疯道人是不愿意跟着去慈元阁的,不过出于核实疯道人身份的目的,最终老鬼还是带上了他,

不过即便是在慈元阁这种信息汇集之地,也并没有能够了解到疯道人的身份,

毕竟慈元阁的崛起是在八九十年代,时间算不得长,而在此之前,慈元阁只是在华东一带比较有影响力而已,算不得势力遍布全国的商业大组织,

老鬼打电话过来的时候,充满了遗憾,

不过话锋一转,他又问我,说他在慈元阁那边碰到了一个女孩儿,听说了他的身份,非要缠着他问我的消息,

老鬼问我是不是处处留情,看人家姑娘对我好像挺有意思的,

我先是愣了一下,然后问那人是不是叫做姚小宝,

老鬼说好像是,

我说既然是,那绝对跟我没有任何关系——你可能忘记了,那女子之前我们是见过的,在莽山的时候,偷了太岁的那女子……

如此一回忆,他倒是想起来了,又听我说起了舟山发生的事情,叹了一口气,说能够进入慈元阁,也算是她的一场造化,总好过在外面风里来雨里去的,担惊受怕,輸入網址:Нёǐуапge.сОm觀看醉心张節

老鬼对我说他可能需要待一段时间,慈元阁这边有一个智囊组织,有人专门在帮着研究黄养鬼下一步的动向,

目前来说,已经锁定在了西川,

他说如果是西川的话,那就只有峨眉山和青城山两处地方,

这两地相隔都不算远,那智囊觉得峨眉金顶的概率大一些,毕竟相比于青城山,峨眉金顶会比较好啃一些,而如果是青城山的话,那就不止需要面对一个宗门,而是青城山的二十一派,其中还有三位修为恐怖的鬼仙,

青城三老之中,梦回子、重瞳子和酒陵大师,那可都是天下间最为知名的大人物,虽然因为某些原因,未曾列入天下十大之中,但凭借着鬼仙之名,就足以震慑一切宵小了,

即便是如今当世第一高人的茅山宗陶晋鸿,天下间唯一得证地仙果位的大拿,也未必敢轻视这三人,

就凭黄养鬼和程程,想在青城山的手中占得便宜,实在是有些天方夜谭,

就算是加上了黄门双雄,以及黄养鬼身后的那个神秘高手,也未必能够动得了那青城山的根基,特别是各地藏有黑舍利的寺院已经得到了悬空寺传信提醒的当下,

更何况听说黄门双雄虽然互为兄弟,但彼此之间的嫌隙却十分深,在一起不火拼就已经很不错了,绝对不可能携手的,

这几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然而老鬼却告诉我,说黄养鬼的目标,他觉得很可能是青城山,

我问为什么,他告诉我说是直觉,

天,

我忍不住翻眼皮,想不到老鬼也有这般意气用事的时候,不过不知道为什么,老鬼说的话,我却偏偏还会选择相信,

不管怎么说,我觉得黄养鬼和她身后的那个势力,有点儿浑水摸鱼、背景深厚的感觉,悬空寺牛不牛,人家就凭着一己之力将其给颠覆了,各种意外和古怪手段,让人实在是有些应接不暇,

谁知道她们还有没有别的什么手段呢,

反正召唤出那罗刹恶鬼的手段,是把我给惊到了,

老鬼还要留在慈元阁里继续分析数据,我也只有由他,毕竟我现在的目标要比老鬼大得多,很容易被有心人瞧见,而老鬼则因为欧洲一行之后,归国而来时整个人的气质和样貌都变化太多,倒是少人提及,

再说了,荆门黄家对我的怨恨那是满满的,而老鬼只是顺带着一起而已,

在荆门黄家眼中,我才是最终的罪魁祸首,

毕竟一个亿,

我也没有时间去参与那种具体的事物,因为拿到斩魔决的这一段时间里,我一直都在研读此书,最终确认了一点,那就是此书应该是正本,

不过遗憾的是,书中最关键的几页,给人撕走了去,

我无法确认这几页到底是蒋涛给撕去的,还是那个盗墓的土夫子皮三儿给撕的,又或者从墓中抛出来的时候就已经没了,

相关的事情还是需要去确认的,而在此之前,我还是认真地将已有的内容统统装入脑袋,

斩魔决,顾名思义,它是一种专门针对各类魔头准备的刀诀,

何谓魔,

道教经典《灵宝大法》中,提到了十种魔,分别是天魔、地魔、人魔、鬼魔、神魔、阳魔、yīn魔、病魔、妖魔、境魔,

而在斩魔诀之中,则将其统称为外魔与心魔,

所谓外魔,包含了十魔之中一切外在之魔头,但凡是邪恶极致者,皆为外魔,有形有实,可以用力斩去,

而那心魔,也称内魔,便是《灵宝大法》之中所说的境魔,这是人心之中的yīn暗处,平日里或许会被压制,然而当你冲击更高一层的境界时,它就会蹦出来,由天道控制,被域外天魔附身,纠缠于心中,让你最后无法挣脱这个凡尘俗世,走脱不得,

而如果战胜不了,那便叫做走火入魔,

或者疯癫,或者愚笨,或者一退千里、功力尽失,又或者变成植物人,甚至死去,

所以斩魔诀之中有一句话,叫做外魔好杀,心魔难灭,

因为前者是斩人,后者是斩己,

我读到后来的时候,给惊出了一身冷汗来,这才发现这本斩魔诀并不仅仅只是一本关于拼斗和战技的法门,更是一种关于修行、悟道以及冲击更高峰的一种手段,

斩魔诀尚且如此,那么斩神诀呢,

难怪当初拥有逸仙刀的王家先辈会觉得持有这斩人、斩魔、斩神三诀,会引来上天震怒,唯恐殃及子孙,这才将其给封印起来,不现人事,

用一句现在比较流行的话来讲,那叫做“我发起火来,自己都害怕”,

太强了,

斩魔诀中详细描述了各种魔头的弱点和性质,一直诛杀的种种手段和办法,在我看来,除了是一本刀诀,也是一本博闻广学的游记,我能够在里面瞧见包罗万象的魔头怪物,甚至连悬空寺一战中,最后伸出的那黑手,这里都有描述,

斩魔诀之中,将其描述为黑暗世界的意志,属于天地真魔的一种,

而天地真魔的弱点,在于灭世的心,

若是能够以大无畏的精神和意志,以及悲悯天人的心境与其对战,便能够感受到这世间无数人求生的希望和意志,从而携亿万人之力,将其击退了去,

这是一种很玄妙的境界,而斩魔诀中是这样描述的——“胸中但有浩然气,不教邪魔侵中土”,

梁京来电话的时候,我正在仔细研读《斩魔诀》,翻来覆去,越读越有收获,所以一开始我是拒绝的,

因为我觉得我现在的世界,与梁京等人,以及那些过往的同学再无交集,

我实在没有必要把时间花在那种无意义的吃吃喝喝上,

然而梁京却劝我,说听说他联系到了我,班上好多同学都十分惊喜,就连向馨蓝都打过了两次电话来,一定要让他帮忙转达,让我务必参加,

向馨蓝是这一次同学聚会的发起者和大财东,她的要求,梁京自然一定得办妥,

他还说,毕业超过五年了,聚一聚也好,毕竟如果在拖着的话,以后有家有口了,估计就更难,而如果再往后拖延,说不定有的人,这一辈子都再也遇不见了,

听到梁京的话语,我突然间就回想起了那个白衣飘飘的年代去,

那个时候的我,与此时,是多么的不同,

那时的我对于这世间充满了期待,充满了理想主义,甚至还写诗,

只是最终在社会上撞得,青脸肿,方才沉下心来,

而现在,我更是在为着生存和各种复杂的东西给牵扯着,东奔西跑,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如此想一想,我觉得也许自己是应该放松一下了,

去见一见老同学,老朋友,或许是一件不错的事情,在多年以后,或许也是一段不错的回忆,

于是我答应了,

此时已近年关,老鬼怕我孤单,大年三十的时候特地带着疯道人赶了回来,疗养院给我们单独开了一席,算是年夜饭,我记得那一夜我是喝得有点儿高,抱着老鬼和疯道人说了乱七八糟一大堆的话,

那个春节,没有老家、没有亲人,只有三个南海一脉的同门,

不过我依旧过得挺开心的,就连疯道人也表现得格外亢奋,

过完年之后他们又离开了,在这样的过年气氛下,我感觉到有点儿孤独,所以徒然间就期待起那聚会来,

年初四,我坐车前往金陵,提前到了,也不介意,便乘坐着出租车前往约定好的维景大饭店,到了地方,才发现这地儿简直壕得要命,各种灯壁辉煌,

从出租车上下来的我有些犹豫,而这个时候,身后有人喊了我一声:“嘿,你、你是王明吧,怎么一个人在这里,”

我转身过去,瞧见了一辆黑sè大奔,

看网友对 第一章 又是一年春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