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侠行天下 > 第一章:相忘江湖

第一章:相忘江湖

“这么说……当时蓝灵儿已经陷入到了假死状态了?”

郝启依靠在窗边,窗户外就是那清亮得仿佛宝石一样的湖泊,这是苏图卡部落的圣湖,也是苏图卡部落得以生存的源泉,所有靠近这圣湖的住宅都是最高档的住宅,只能够由部落族长,遗迹部落长老,或者部落里的武士们居住,而郝启就居住在这样的一栋房子里。

此刻离那遗迹一战已经过去了一个星期时间,而郝启依然还有轻伤在身,原因就是当时在遗迹一战中,他真的是受伤太重,而且是真的伤到了根本,那怕是以内力境的自我修复能力,一个星期后的现在,距离痊愈也还有最后一丝才算完结。

相比于郝启,蓝灵儿的伤势却是要重了许多,按照苏图卡的说法,蓝灵儿其实肉体在那时已经死去,只是依靠着丹田里的一股内气勉强维持着最后的能量循环,不过所谓败也绝脉,成也绝脉,正是因为先天绝脉让蓝灵儿无法习武,但也正因为这先天绝脉成了她最后的生机,因为体内没有能量循环系统,所以才可以承受内气大规模的入体,就如同一块绝缘材料可以承受高压电一样,若是普通人的话,大量的内气入体直接就撑爆撑炸了,但是对于先天绝脉来说,就仿佛绝缘体对高压电的绝缘一样,内气几乎不会伤害到蓝灵儿。

在内气的修复下,才死去没多久的肉体得到了生机,之后就被苏图卡带在身边每日温养,而直到一个星期后的现在,蓝灵儿才恢复了意识,与她相比,郝启的情况简直好了百倍。

在郝启旁边,苏诗烟正慢慢的给他削着水果,这是一种苏图卡部落特有的水果,是一种在圣湖中生长的水生植物所结的果实。香脆清甜,在这炎热的沙漠中吃上一颗,简直就和郝启前世夏天时吃一块冰西瓜一般,只是产量很小。一般都只是拿来招待贵客,又或者是部落族长与长老们食用,而郝启等人现在自然是苏图卡部落的贵客了,这些水果采摘下来后都供应给了他们,连苏图卡都没吃上一颗。

“是的。”苏诗烟削好一颗之后。就将水果放到了一个银盘子中,接着她挽了挽自己的秀发,露出了一边的耳朵,这才说道:“蓝灵儿很勇敢,但是苏醒之后就哭了,现在估计正在吃饭,虽说有内气时刻温养,但是她毕竟是先天绝脉,内力内气无法容纳入她体内,只能够保持生机。无法代替身体的能量消耗,现在是饿得狠了。”

郝启看着苏诗烟的耳朵,他觉得这耳朵很漂亮,特别是苏诗烟长长的乌黑秀发,配上她那大家闺秀的气质,以及绝对算得上是选美冠军级美女的容貌,这耳朵看起来真的是超级漂亮,她现在的姿态看起来也好性感,让他一时间看得有些呆了。

苏诗烟半低着头削水果,削着削着脸就红了。她抬头嗔怪的瞟了郝启一眼,让郝启尴尬的打了个哈哈,两人一时间陷入到了沉默中,还有一种很奇特的暧昧气氛也在两人间流转。

隔了不知道多久。郝启才说道:“怎么不见张恒?他莫不是跟随苏家的人一起进入遗迹了吧?”

苏诗烟摇了摇头,将银盘子放到了郝启的床旁,这才说道:“是被你给刺激了,当时说什么不好,非要说他是累赘,现在我看他每天练武都勤奋得过了。这会伤身伤神。”

郝启却是沉默,片刻后摇头道:“不会伤身,伤神倒是要注意……其实也好,以后要和我走遍七海,甚至去到更遥远的彼方,没有实力是去不到目的地的,这一行,不知道要经历多少艰难险阻,有些事情可以退避,但有些事情是永远也无法退避的,没有武功,就无法守护自己最重要的人和事,所以由他去吧,他也是成年人了,自有自己的分寸,若真是伤了身,伤了神,一次两次之后,他也知道了节制。”

苏诗烟点点头,她沉默着,脸上微微红着,好半天后才忽然说道:“你……你对我到底……”

“哈哈哈,没什么哦。”郝启直接打断了苏诗烟的话,急急的,急得仿佛是在害羞一样的说道。

“你!”苏诗烟立刻怒目看向了郝启,眉目间自是极美,又比别的美女多了许多英气,看得郝启又差点一呆,苏诗烟也不管,直接说道:“什么叫作没什么?你觉得哄骗人很好玩吗?还是说,你当时逞英雄,只是打算一个人去死?”

郝启沉默了下来,他看着苏诗烟的容貌,看着苏诗烟的怒意,他忽然伸手卷了一束苏诗烟的乌黑秀发,就绕在手指上道:“你对家族太在乎了,你在家族中有很重要的羁绊,对吧?不然依照你的性子,说实话,当初你家的长老说你不去时,你就已经拔剑出鞘了,但是你没有,你甚至哀求于我,这种羁绊已经达到了让你违背自己的本心的地步,你还想要我说什么呢?我对你的情愫是真,而且经历了这一次的并肩生死,这情愫更深了些,这都是我的实话,但是你敢跟随我一起走吗?抛开你家族的羁绊,和我一起行遍这七海……不行的吧?你的表情已经说明了一切。”

“我是不可能入赘苏家的,别说入赘,连固定住在蓝海都不可能,或许我还要在蓝海游历几年,乃至十几年,但是这有什么意义?若要分离,不如不识,我们虽然已经相识了,但是现在还不算太深,还可以相忘于江湖,不是吗?”

郝启松开了苏诗烟的发丝,凝视着这个让他有着情愫的女子,微笑着说道:“总有些事情需要选择,总有些事情需要取舍,我并不知道你为什么对家族羁绊那么深,但是既然羁绊那么深,就自有你的道理,我不会劝你放弃什么,也不会劝你接受什么,一切都需要你自己去选择,就如同我选择了行遍七海,而放弃了入赘苏家,或者固定蓝海那样,你也需要选择和放弃,而答案早在你心中,所以你想要我说些什么呢?不管我说什么,都不会让你改变选择,你在自欺欺人了,苏姑娘。”

苏诗烟眼中带着了茫茫然,隔了许久,她的眼神才重新有了焦距,看着眼前微笑的男子,第一次的心动,第一次的心悸,第一次有了一种可以随他而去的冲动,但是都在家族的羁绊下渐渐消散,她忽然也微笑了起来,站身而起,对着郝启抱拳说道:“谨受教。”

窗户外的夕阳余晖洒入了屋中,两个人都在微笑,一人坐于床上,一人站在床前,距离很近,距离很远……

此刻,在族长房间里,装所的中老年男子却是微微叹了口气,而正坐在他前面饭桌前吃饭的蓝灵儿努力吞下了口中的食物后,这才问道:“苏图卡爷爷,怎么了?你为什么叹气啊?”

“我在叹人生的生不由己。”苏图卡慈祥的看向了蓝灵儿,走到她旁边揉了揉她的头发,接着又走到了窗户边道:“两百多年前,那时候我还是内力境,那时候我厌恶我的使命,那时候我想要出外闯荡,那时候我想要出人头地,晃眼间就过去了一百多年,回首时,好多的事情都已经无法挽回,时常都觉得很后悔,但是夜深人静时,仔细回想当初,若是再来一次的话,我还是要出去,还是要去经历这些种种,人啊,就是这么矛盾,也就是这么的身不由己,就只能够随波逐流的下去……这方面,我其实还不如这个郝启小子。”

“郝启哥哥?他怎么了?”蓝灵儿显然对郝启很有好感,当苏图卡说起郝启时,她立刻尖着耳朵仔细听了起来。

“他很好,也不知道他到底经历了什么,居然能够如此的洒脱,这样如玉的美人啊,居然连一点的迟疑都没有,我甚至都怀疑他是不是根本不在意,只是从心跳,到内力波动来看,他其实非常在意的,只是在意归在意,抉择却依然照旧,真真是洒脱,也真真是决绝,不过也罢了,若非这样洒脱的人,估计也不会许下游遍七海的志向,哈哈哈。”

苏图卡站在窗边哈哈大笑着,只有他身后的蓝灵儿似懂非懂,想了半天想不出什么,就只顾着再继续吃饭了。

而在窗户外,在圣湖边,张恒正拉着一张弓,形如满月,张弓而立,这是张氏弓斗术特有的练体法,这是一个罕见的将练法与打法彻底分开的武功,只是这种练法对身体素质的要求比较高,而且练习时仿佛身体也如这弓一样被拉扯,很是痛苦,普通人根本无法坚持下来,张恒以前也无法坚持,所以他的武功才那么的差。

只是这一刻,张恒拉着弓,身体都是纹丝不动,只有他的眼神里有着一种复杂的,带着痛苦的羞愧,他脑海中还在不停的回想当时在遗迹里的那一切,无能为力,无能为力,无能为力……

有一种东西名为正义,正义需要高强的武功……没有高强的武功,就无法保护自己最重要的人……没有武功,就无法寻遍那些天材地宝的产生地……没有武功,就无法再待在这个武团里……

武功……武功!(未完待续。)

看网友对 第一章:相忘江湖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