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侠行天下 > 第七章:那么多话干什么

第七章:那么多话干什么

郝启从来都认为,侠是由两部分组成的,一是心,一是行。

侠的心是什么?侠的心是一种精神,是虽千万人吾往矣,是临危扶弱,虽死不悔,是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犹未悔,是追求公理,追求仁义,追求自由,追求心中所认定的善,并且九死而不悔,这是侠的本心!

侠的行是什么?侠的行是一种决绝,是三杯吐然诺,五岳倒为轻,是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返,是扬眉剑出鞘,是救赵挥金锤,是自古人生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是为了完成自己心中的精神,而做到的最决绝的行为,不必去顾虑世俗,不必去顾虑生死,不必去顾虑退让,不必去顾虑大局,这是侠的行为!

侠啊!只是在夹缝里的人啊,要挣破这夹缝,只能够以头撞地,以身破门,在打破这夹缝的时候,也将自己变得遍体鳞伤,而这……就是侠的写照了。

正是因为要追求心中之善,而选择了最决绝的行为,所以自古就有侠以武犯禁的说法,因为许多时候,要追求公平与正义,并非是所有人期待中的完美,也没有如童话那般的和平优雅,更多的时候,要得到公平与正义,所需要付出的是铁与血,火与剑,生与死!

许多人总是转移了论点,总是将侠与恶人,屠夫什么的结合在一起,因为他们都是追求心中的精神,而做出了最决绝的事情,但……但!

这是不同的,因为一个是追求的善,追求的公平与正义,那怕这公平与正义冒犯了一些人,破坏了一些秩序与法律,但是这公平与正义却是为了帮助更多的人,更弱势的人,帮助那些不被秩序与法律所保护的弱势群体啊。而另一方则纯粹是为恶,是为了心中的欲望而为所欲为的人,这是截然不同的啊!!

“……我们家族被出卖迫害,只有我们两兄弟存活下来。苟且偷生,忍辱负重,终于得到了贵人相助,得到了大机缘,成就了内力境。所以我们复仇有什么不对!”

郝启抓住了其中一名内力境的手臂,任凭另一人从后打来,他双手依然相互一折一扭,啪的一声脆响,这条手臂被他硬生生折为了两段。

“……你是想要行侠仗义吗?你不知道你成为了别人的一把枪吗?别那么傻,别那么中二!我们兄弟俩合力起来,足可以和你拼给两败俱伤,得利的还不是那群肥肠满肚的政客!”

郝启双掌翻动,繁乱似飞花,一掌翻动间。就将他身周数米范围内尽数笼罩,他心甚大,居然一掌就把两名内力境给笼罩在了其中,两名内力境都是大怒大惧,却也躲避不开,只得和郝启连续硬拼几记。

“……我们也是坚持本心,我们也是随心而为,我们也是为了本心而不顾生死,你这样行侠仗义的人,自诩为侠义。和我们又有什么区别!无非就是我们侵犯了你们这些伪君子的权益罢了!”

轰隆声响,郝启手掌上金sè佛印迸发,直接将其中一名内力境打得胸口都凹陷了下去,巨大的力量不但打飞了这名内力境。更是将随同内力境而来的十多名海盗一起击杀,剩余的海盗顿时喧哗了一声,直接向后逃跑崩溃了。

“……我们身后可是有人,你惹到了你绝对惹不起的人!整个蓝海没有人敢惹我们!你怎么不想一想,我们纵横蓝海数十年,为什么就没有内力境敢来与我们做对!?你还真以为是我们查探了内力境后就不出没吗?不!是根本没有内力境敢来接这个任务!你被海天国政府给欺骗了!也就只能够骗骗你这样中二白痴。才出道,不熟世俗的新人!你若敢杀我们,在这蓝海领域,你迟早都是死!天上地下绝没有人能救你,敢救你,不信你就试试!”

啪!啪!啪!郝启只是举拳打出,毫不顾忌,毫不留情,毫不心软,心与行都是杀意满满,拳拳到肉,眼前这个内力境已被他打折了双腿双脚,就这样被他提着拳拳到肉,打得其几乎不成人形,不过毕竟是内力境,生命力强得可怕,此刻依然还在大声嘶吼,而郝启也不回话,依然一拳一拳打去,速度不慢也不快,是一种坚定而稳定的均匀速度,但正是如此,让被打的人更是恐惧升腾,声音也越发的尖锐起来。

“……我们有财富无数,足够买下国度,更有无数功法,其中还有内气境功法三套,套套都足以镇压门派,足以传世千年,更还有天材地宝数十,凶兽狂兽材料上百,你要什么我们都给,海天国国家通缉任务只是一艘横渡蓝海的船只,我们给你三艘!”

郝启放开了提着内力境的一只手,双手繁乱如飞花,掌掌飞腾似罗网,双手舞动间速度奇快无比,而且掌掌都有大力在其中,又是一轮猛打猛击,直接将这内力境给打得无法落地,也无法远离,就在郝启面前一米多的地方悬浮,真仿如落到了天罗地网之中,上不得,下不得,渐渐的,这内力境声息都无,已经被打成了肉泥。

“……饶命,饶命,我们只是小卒子,虽是为了报仇,却也身不由己,身后的势力逼迫过甚,需要大量人来做奴隶,做材料,我们是不得不为,逼不得已,饶命,以后我一定痛改前非,再不……”

郝启依然提起这人均匀殴打,打得整个人都快死时,这才用天罗地网掌将其吊打在半空,前后数十秒,又将这名内力境也打成了肉泥,没有动容,没有呼喊,没有停下,整个战场全都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带着震怖的看着,看着两名声威赫赫,足以在国家体系里称王称霸的内力境,就这样毫无价值的被打成了肉泥,死得不能再死了。

海盗们都跪了下来,抛下了武器,浑身颤抖的看着,而海天国的船员,或者说潜藏的海军士兵们,他们也都浑身颤抖的看着,手里武器什么时候掉落地面的他们都不知道,整个场面只有郝启喘着粗气,浑身都是鲜血与碎肉块,一个人站在两船相间处,迎着暴风雨在那里沉默。

“你们别搞错了啊,谁会******和你们一样?而且我要杀你们也不单单是为了海天国,自己做恶而不觉自己有做错,你们的心思倒是单纯,单纯的作恶而已,但……那又如何!?”

郝启的声音先是低沉,接着越来越大,到最后几乎已经是咆哮着吼了出来,他对着海盗,对着海军,对着这天地间咆哮的暴风雨大声的吼道:“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是,你有你的理由,你有你的道理,你报仇,你随心所欲,你是小卒子,你有大背景,那又如何!我知道你们所做恶行之后,就只想杀了你们,如果你们反杀了我,那什么都不提,或者你的背景后台出来杀了我也可以,若是不然,我们从一开始就是不死不休!”

“所以说那么多话干什么!”

此刻,张恒就在郝启身后担忧的看着他,等到郝启咆哮完之后,他才又一次急急的说道:“喂,郝启,我刚刚说,蓝灵儿变成人鱼跳海游走了,我们难道就这样看着?”

“不,我们当然要管。”郝启摇了摇头,他摸了摸自己身上,全是血肉混合着雨水,刚刚与两名内力境一战,他一心怒火发泄,虽然两名内力境实力都不强,甚至可以用很弱来形容,但是他这样硬打硬冲,自身也肯定是受了伤,再加上浑身血肉腥臭,穿着这一身肯定是不舒服之极。

郝启干脆就撕掉了自己的衣服裤子,只穿着了内裤,又就着暴风雨的雨水洗了一下脸和身体,这才对张恒说道:“我们去海盗岛,让这些海盗带路,他们的两个首领已经被我杀了,不知道那海盗岛是否还有内力境,但是********,我们总是要走上一遭。”

“那蓝灵儿呢!?”张恒一声大吼,他的声音里明显带着了怒意,直接就吼道:“虽说她变成了人鱼,但她还是蓝灵儿,陪同我们一起进入遗迹,更是为了拯救大家而不顾性命的蓝灵儿,真的抛下她不管了吗!?”

“相信我!”郝启认真的看向了张恒道:“我不会辜负你,也不会辜负蓝灵儿,相信我,我们去海盗岛,在那里……不,是通过那里,我们可以找到蓝灵儿,然后……”

剩余的话郝启并没有继续说下去了,但是张恒的神情已经有了缓解,虽然还是焦急,但是怒意确实是没了,剩下的,只有满满的担心……

第二天,暴风雨停息,郝启带着了船长以及几名船员,就登上了由海盗所控制的巨型战列舰,接着就由这些投降的海盗带路,向着那传说中的海盗岛而去……(未完待续。)

看网友对 第七章:那么多话干什么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