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捉蛊记 > 第十八章 老头的馈赠

第十八章 老头的馈赠

  老头儿哭得稀里哗啦,而那瞎子跪在地上苦苦劝说,他最终还是没有喝一口。

  他将满瓶子的酒都洒在了坟前,说道:“你以前总找我要这酒喝,说这是老人家喝过的,你想沾沾贵气,结果我并没有给你多少,这回,全部都给你吧……我们真的老了,走得越来越远,远到甚至都不可能再看到彼此,也忘记了当年在一起的江湖岁月……”

  瞎子抱着老头,不让他太过于悲恸。

  好在老头儿的定力还是很强的,将情绪收拾起来之后,他在瞎子的搀扶下站了起来,打量着跪在坟边的我们。

  他的目光首先是落在了黄胖子的身上,凝视了许久之后,他开口说道:“黄小饼?”

  黄胖子恭恭敬敬地拜道:“刘三伯。”

  老头儿有些惊讶,说你认得我?

  黄胖子摇头,说我没见过你,但是却知道他有一个领路人,叫做铁齿神算刘——他曾经跟我说过,这世间他只有两个真兄弟,一个是领他进这一行当的你,而另外一个,则是刚刚把他害死的那个忘年交。

  听到这话儿,老头盯着黄胖子,说你的心中,有怨气。

  黄胖子没有说话。

  老头儿看着黄胖子,说这事儿,你也别怪陈志程,你爹他是求仁得仁,他若是不同意,任何人都逼不了他。走到这一步,他已然觉得自己的人生圆满了,但他最放不下去的,却还是你——你既然知道我的身份,那么也应该知道,这个山头yīn宅,是我帮他选的,我当初帮他选了好几个地方,但他最终决定留在了这里,你知道是为什么吗?

  黄胖子摇头,说不知。

  老头儿说这个地方的yīn宅,福泽后人——我知道你父子之间的心结,也晓得你心中恐怕一直对这名份之事十分在意,不过你需要知道,他对你的关心,胜过这世间的一切人。

  听到这话儿,黄胖子的眼泪一下子就流了下来。

  老头儿伸出手来,轻轻地拍了一下黄胖子的肩。

  他的手落下之后,并没有立刻收起来。

  老头儿宛如枯爪一般的手在黄胖子的身上摸着,旁边的瞎子心急如焚,大声说道:“师父,你道破天机无数,已然遭受了天谴,千万不能再算了,否则会死的……”

  他没有办法去阻拦老头儿的行为,只能是苦苦劝说。

  而这个时候,我们方才发现,这老头儿不是在安危黄胖子,而是再给他摸骨。

  传说中黄帝蚩尤大战,战乱平息之后,黄帝命仓诘造字,将九天玄女所授天书内的各种秘术记载下来,此书便是让无数江湖人眼红的《金篆玉函》,经过四千年的散佚增删,分歧成为了五大流派,也就是大家所知道的山、医、命、卜、相,玄学五术,而这摸骨玄学则是相学的手段之一。

  此事属于文夫子一道,而江湖上摸骨玄学最厉害的,则是麻衣神相一门。

  我现在知道了,这个看着好像半截身子入土的老头,便是当代最著名的玄学大师,麻衣神相的门主铁齿神算刘。

  据说此人已经进了大内,成为了中央民顾委的大人物,出入大内。

  没想到居然在这里能够瞧见他,而且还是如此的模样。

  尽管瞎子极力阻拦,铁齿神算刘还是给黄胖子摸完了骨,完了之后,他转过头来,对着瞎子说道:“天命之事,虚无缥缈,我本来就是虱子多了不痒,债多了不愁,这点儿小事,还关系不到我的生死;你不要再多费唇舌,否则我将你再赶出门去,让你自己个儿在江湖上晃荡去……”

  这话儿说得瞎子哑口无言,不敢再多嘴。

  铁齿神算刘则回过头来,对黄胖子说道:“你或许觉得你父亲对你管束太严,但我却觉得,他将你的根基打得十分牢靠;你欠的,是对这世间万物的感悟而已,假以时日,未必不能够达到他的高度。”

  黄胖子朝着铁齿神算刘一拜,说请刘三伯教我。

  铁齿神算刘说此事之后,你去一趟西方,独自一人,徒步而去,从这里,一直走到昆仑山的尽头,走到哪里,就算是哪里,总会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黄胖子浑身一震,说求刘三伯说得详细一些。

  铁齿神算刘哈哈一笑,突然间剧烈咳嗽,没一会儿便咳出了血来,瞎子小心翼翼地扶着他,一双空洞的眼中满是泪水。

  他没有再说了,而是看向了我和老鬼。

  盯着我们许久,铁齿神算刘认真地看着我,说小兄弟,你跟王红旗老局长是什么关系?

  我说他是我的大爷爷。

  铁齿神算刘点了点头,说明白了,难怪如此的像,如此说来,你就是江湖上最近名声鹊起的隔壁老王吧?

  我拱手,说正是我。

  铁齿神算刘说果然是黄金王家的人,从血脉里都透着一股牛比,听说你最近跟荆门黄家闹得挺僵的啊?

  我瞧见他的情绪似乎舒缓了许多,又想起他可是行走大内的人物,便忍不住地给荆门黄家下眼药,说还行吧,主要是荆门黄家看我不爽,连大内第一高手都动用了,就是为了杀我一个籍籍无名的小辈人物。

  铁齿神算刘有些惊讶,说黄天望要杀你,怎么可能?

  我说如何不可能?

  铁齿神算刘说小兄弟,不是我说,黄天望什么样的人物,在这世间可是站在了顶峰之上的人,他若是要杀你,你还会站在我面前?

  我说他虽然很强,但我们却也不弱。

  听到我话语里面的自信,他这才打量了一下我的左右,目光最后落到了疯道人的身上。

  不知道为什么,铁齿神算刘在我的感应中,分明就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老头儿,别说我,就算是一普通人,都能够随意拿捏他,但是在他的面前,我却有一种被人看了个透彻的感觉来。

  那是一种精神意志之上的压制。

  他在境界之上,比我强了太多。

  铁齿神算刘看过了疯道人之后,点了点头,说原来如此,如此说来,荆门黄家有点儿太过分了,小孩子过家家的,他大人过来搀和什么,实在是没有气度——我知道你的意思了,放心,不会有下一次了。

  听到他的承诺,我慌忙拜谢。

  虽说我口头上对那神秘人满不在乎,但若真的如他所说,时时刻刻针对于我的话,我日后的行动可就真的是很不舒服了。

  我未必每时每刻都需要待在疯道人身边吧?

  再说了,如果那神秘人真的就是黄天望的话,那他也太欺负人了,你要有本事,找王红旗去,实在不行找王大蛮子去,找我过来刷小怪,算个怎么回事?

  铁齿神算刘的承诺对我来说,是意外之喜,不过老头儿显然是一个精于计算的家伙。

  他盯着我,说这事儿我帮你办了,但我有一事,却需要求你。

  我拱手,说请前辈吩咐。

  铁齿神算刘说我,或者说有人注意到了千年前那印度传来中原的黑舍利,现如今被人有意识地收集起来,这些人的图谋很大,甚至可能会改变整个江湖的格局,所以我希望你能够阻止他们,不要让这件事情发生下去……

  我说此事就算是前辈不吩咐,我也不会善罢甘休的。

  铁齿神算刘点了点头,说很好。

  老头儿的精神很差,说了几句话,整个人的脸sè就变得有些灰败,宛如死人一般。

  瞎子过来,扶着他准备离开,而人都走到了坡下,他突然抬起头来,对我说道:“忘了告诉你一件事情——你的师父,并没有死……”

  什么?

  我听到这话儿,很得不一下子就蹦了起来,想要找他问个明白。

  然而瞧见铁齿神算刘一下子萎顿的模样,却还是放弃了。

  看得出来,他的精神很差,我若是拉着他纠缠不休的话,只怕会出事。

  这样的人物,可是国宝级的存在,谋算的都是庙堂之上的大事,和天下的福祉,千万不能有事。

  不过他的话语,还是让我无比振奋。

  要知道此刻的我,其实都已经陷入了绝望之中,尽管一直想要找黄养鬼问个明白,但我其实都已经觉得师父存活的可能性已经是十分渺茫了,但没想到他居然告诉我,我的师父,并没有死。

  倘若是别人,我或许还会怀疑,但是这位铁齿神算刘的话语,可不能小视。

  我听过他的许多传说,也知道此人话语的份量。

  目送着此人的背影一直消失于林间,我们都没有再多言,而是心中默默感动着。

  三天之后,黄胖子守完了灵,与我们在附近的一家小店里吃了一顿饭,算是分道扬镳之前的最后一次相聚。

  经过慎重决定,他最终还是选择遵循铁齿神算刘的话语,独自前往西方。

  虽然一直没有得到承认,但一字剑死了,这衣钵,总是需要有人继承的,他不能辱没父亲的名声,也绝对不能做扶不起的少爷。

  唯有艰苦的修行,能够让他快速成长起来。

  因为服丧,所以这一顿饭,既无荤腥也无酒,大家举起了茶杯相碰。

  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

看网友对 第十八章 老头的馈赠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