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捉蛊记 > 第十九章 总有人看我

第十九章 总有人看我

  送走黄胖子的当晚,我再一次的病发了,在酒店的房间里痛得欲生欲死,皮肉全部都变得血淋淋的,翻来覆去。

  而这一天,并非月圆之夜,距离上一次的爆发也不再是一个月的时间。

  在南海降魔录的作用之下,它变得再无规律起来。

  有着老鬼和疯道人的护法,对于度过这一次的诅咒发作,我倒也是有惊无险,不过越是如此,越让我越发地戒备了起来,因为我在担心一个问题,那就是如果有一天,我身边全部都是那敌人,只要我倒下,就有无数人冲上来,要喝我的血、吃我的肉,到了那个时候,我可该怎么办?

  毫无办法么?

  我的心中越发沉重,而这一次,我再次见到了那个有着浅绿sè头发和瞳孔的外国大洋马,拥有着绝美脸孔的她,这一次远远要比上一次要清晰太多。

  我能够感受到她,而她也能够感受到我。

  两人仿佛近在咫尺,然而实际上却又隔着无数的时空,遥遥相视。

  我借助着她诅咒的力量洗刷自己的经脉,一遍又一遍,就好像用铁刷子不断地刷着自己的皮肉一般,那种痛楚难以与人述说,而她则瞧见我这般的行为,对我越发愤恨。

  最恨的人一直不死,这对一个神灵来说,简直就是一件无比屈辱的事情。

  这简直就是亵神。

  我能够感觉到她眼中的恨意,也能够感觉到她对我必杀的决心。

  但她终究触摸不到。

  当我从无尽的痛苦之中挣扎着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恢复了人的模样,而之前一切的内伤隐忧,已经全然不在,身子反而显得比以前更加强壮。

  这一个月一次的痛苦,现如今反而变成了让我调理身体的过程。

  而这一切,却全部都是因为南海降魔录的神奇功劳。

  若不是它,我早就痛苦而死了。

  如此想想,还真的有好笑,作为男人的我,不但破天荒的生了一个孩子,而且还得忍受这每个月都来一次的痛楚,而且经历了上一次蟆怪儿的容颜大变,越来越像是一女人了。

  老鬼这么一丝不苟的人,有时候都会跟我开玩笑,叫我“王妈”。

  不是说好的隔壁老王么,怎么就变成王妈了?

  我宁愿是隔壁老王。

  每一次的诅咒之夜,都会让我耗尽精神,元气大伤,所以一时半会儿也离开不得,第二日我在屋子里好生调养,而第三日的时候,快剑马六返回了梁溪,而慈元阁的阁主方志龙则带着我们去了一个早已国企改制了的肉联厂。

  到了地方,我方才知道,这儿曾经是以前一字剑工作和生活过的地方。

  黄晨曲君与慈元阁的关系是相依相扶,而作为慈元阁的大供奉,他也算是方志龙的半个老师,所以对于这一位天下十大,方志龙的心中也是充满了不舍和感伤。

  他父亲在洞庭湖闹龙一事中陨落,而现如今慈元阁最大的靠山一字剑又在攻占邪灵教总坛的时候慷慨就义,对于他来说,是一次很大的打击。

  慈元阁在这江湖上开门做生意,和气生财,但并不是没有竞争者,以及对其怨恨的人。

  任何事情一谈到钱,就容易引人怨恨。

  作为江湖上最会赚钱的门派,慈元阁明里暗里的仇家并不算少,以前的时候,还有父亲的威名、一字剑的坐镇而四平八稳,现如今则很有可能一下子就爆发了起来。

  所以他的心中,其实还是很彷徨和忐忑的。

  所幸这个时候,快剑马六的帮忙,也算是能够勉强稳定人心。

  不过这还是不够。

  所以他很想结交我们,想用我们的恶名,震慑一帮跃跃欲试的宵小,而即便我们的身上也依旧是麻烦缠身,甚至还有可能得罪荆门黄家。

  不过那又如何?

  慈元阁终究还是得有自己的气度,若是事事都看别人的眼sè行事,又如何能够在这江湖上勇敢的立足?

  而我们对慈元阁的消息也十分依赖,对于一字剑的身前也颇有好奇,所以对于他的邀请,我们也没有拒绝,而是跟随着一同前来。

  在当地一个熟悉情况的向导帮助下,尽管肉联厂改制了,但我们还是找到了一些当年曾经与一字剑共过事的老人家。

  谈及黄晨曲君,很多人心中都有印象。

  有人告诉我们,说怎么不记得,太记得了,这个丑汉子是从乡下招工进来的,也不知道走了谁的路子,嘿呀,那家伙简直是丑,太丑了,一脸烂麻子;不过手艺那叫一个好,甭管那猪有多凶,有多猛,他看准了那脖子,就是一刀——他杀猪,从来都只用一刀,再生龙活虎的猪都得倒下,杀得时间多了,一声的煞气,看人一眼,心慌慌的……

  那人还告诉我们,说当时这工作是个热门行业,因为荤腥多,偶尔还能弄点儿猪下水回家改善生活,所以好多厂子里的工人讨的媳妇都不错,但就他不行。

  为什么?

  太丑了,哎呀,我跟你说,有的时候媒人介绍的时候还好好的,但一见到人,那姑娘看得就是直哆嗦,回去之后,整宿整宿地做恶梦,请人招魂都不管用,那叫一个可怕……

  厂子里的领导和同事也不喜欢他,这人的性子怪得很,又不合群,盯人的眼神yīn森森的。

  后来啊?

  后来不知道了啊,听说是跟了一个算命的跑了,而且那算命的还是个男人,也不知道他是咋想的,放着一铁饭碗不要,非要去跑江湖,也不知道现在咋样了,说不定早就死了……

  从肉联厂回来之后,我们所有人都陷入了沉默中,一言不发。

  风,起于青萍之末,止于草莽之间。

  没有那么多年的白眼和痛楚,或许黄晨曲君也走不到今天这样的高度,尽管那个人有着各种各样的缺点,但是对于我们来说,都是高山仰止的存在。

  南海一脉在他的影响下,已经走到了这样的高度,接下来,该我们这一代人来继续走下去了。

  方志龙留在锦官城,并不只是陪我们。

  慈元阁在这里也有分舵,而最近这一带也是十分的热闹,他需要坐镇于此,努力探听一些消息,好为以后的发展打下基础。

  不过正是因为慈元阁的存在,使得我们知道了许多关于攻占邪灵教总坛的细节。

  其实这事儿是怎么封禁都没办法止住的。

  首先第一点,那就是攻占邪灵教总坛,头功者不是旁人,正是与我们曾经有过并肩作战情谊的左道。

  据说这两人乔装打扮,潜伏进了邪灵教,最终找寻到了邪灵总坛的位置。

  随后两人配合潜伏于邪灵教的一字剑、青城派李腾飞等人,制造了各种事变,甚至还策反了邪灵教第三号人物,右使洛飞雨,将那镇守邪灵总坛门户的骨龙给控制,门户大开。

  此战必定为世人所记住,因为除了一字剑黄晨曲君之外,还有无数在江湖上享誉盛名的高手于此折戟。

  死伤者更是无数。

  然而在此战之中大放异彩的却并非旁人,而是那个一直蛰伏在邪灵总坛的掌教元帅小佛爷。

  他一出手,居然将邪灵小镇数万人的性命都给夺了去,炼制成了恐怖血雾,数万生灵竟然被他的虫子吞噬一空,随后他又在邪灵教生死存亡之际,运用大法力,将大半个邪灵峰都给挪走了去,并且将邪灵秘境给炸毁了。

  邪灵教总坛虽然被攻下了,但这些人到底去了哪里,是否会狗急跳墙,一切的未知都让人心中焦虑。

  整个江湖也为之沸沸扬扬,无数人奔走,都感觉到了大变动的时代即将到来。

  事实上,当我一开始听到关于邪灵掌教小佛爷的故事时,心里面多少还是有一些不以为然。

  数万人的性命,举手投足之间,灰飞烟灭。

  什么情况?

  别说是人了,就算是猪,你一个一个的杀,不知道要杀到什么时候,还举手投足之间呢……

  更何况那些人还是他的自己人,这家伙如何下得去手?

  世间真的有这么冷血无情的人么?

  还有那个将整个山峰都给移向了虚空去,这事儿简直就是玄幻了,又不是神话时代,移山填海的事情这个时候扯住了,实在是太假了。

  虽然我自己也是修行者,但却也知道,即便是修行到了地仙之境,毁去一座山头或许并不难,但移动一座山头,而且还能不翼而飞,这就实在是神话故事了。

  根本不可能。

  然而后来我却发现许多人都相信了,江湖上的人,对于邪灵教小佛爷的观感,就如同对神灵一般崇敬。

  这情况让我有些诧异,心中不由得也有些想见识见识,这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人。

  第四天的时候,缓过神来的我与老鬼一起,带着疯道人去锦官城一家很有名的茶馆喝茶,这儿是锦官城乃至西川一带修行者聚会的一个场所,我们过来,也是想感受一下这边的气氛。

  这机会难得,毕竟在这个时候,即便是荆门黄家,也没有心情朝我发难。

  然而一进里面,我就感觉有些不对劲。

  总有人在看我。

看网友对 第十九章 总有人看我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