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风鬼传说 > 第863章 死得其所

第863章 死得其所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小说网 zetianjixiaoshuo.com,為您提供jīng彩小說閱讀。

第863章死得其所

朝堂上,听明宁南使者的来意,蔡霄和宋晟暗自窃喜。

上官秀和宁南之间可是有血海深仇,风国两次对宁南战争,上官秀皆有参与,尤其是在二次战场中,上官秀率领贞郡军在宁南足足打了一大圈,死在他手里的宁南人,不计其数,甚至在战争后期,上官秀都吃了宁南人的肉,喝了宁南人的血,对上官秀,宁南人又怎会不恨之入骨呢?他去宁南,不知有多少宁南人正等着取走他的脑袋呢!

宋晟老神在在地说道:“我国与宁南,芥蒂颇深,彼此互不信任,而要平灭强大的贝萨国,两国又必须得齐心协力,共同努力,这次,国公殿下若能出访宁南,倒是一个修复两国关系的绝佳契机。”

唐凌暗暗皱眉,让上官秀去宁南,那不等于让他去送死吗?长孙怀德曾经开出过黄金万两、良田万顷、侯爵爵位的条件买上官秀的脑袋,他若出访宁南,犹如羊入虎口,怕是有去无回。

她拿起长孙怀德的亲笔书信,问道:“此书信,是长孙怀德亲手所写?”

宁南使者闻言顿是皱眉,质问道:“风国皇帝在质疑陛下的书信?”

唐凌冷哼一声,没有再说话。长孙怀德以前有给风国写过书信,她也认识他的笔记,这封书信看起来,的确是长孙怀德的笔记没错,不过这与她和上官秀得到的情报不同,长孙怀德明明已是重伤昏迷,又怎么可能从床上爬起来写下这封书信呢?

她看向上官秀,后者眉头微皱,目光低垂,也不知他在琢磨些什么。唐凌停顿了一会,方对宁南使者说道:“堂堂的国公,又岂能贸然出访宁南,此事,断不可能!”

宁南使者腰板一挺,正sè说道:“国公殿下出访我国,方是贵国施放善意、诚心与我国合作的表现,如果国公殿下不肯出访我国,只怕,贵国提出的所谓合作,是包藏祸心,我国也断不会接受。”

唐凌闻言大怒,杏目射到两道骇人的jīng光,沉声说道:“你好大的胆子!”

“在下既然敢来出访贵国,就没打算再活着回到故土,若是风国皇帝觉得在下的话难听,尽管杀了在下就是,在下绝无怨言,若能以在下的一死,突显出贵国的祸心,在下亦死而无憾!”这位宁南使者倒是也横,在唐凌面前,毫不退让,脖子耿耿着,说话时底气十足,当真把个人的生死置之于度外。

唐凌被气笑了,柔声说道:“你当朕不敢杀你吗?镇殿武士何在?”

随着他的话音,从大殿的外面走进来四名禁卫军武士,齐齐插手施礼,说道:“陛下!”

“将此贼拿下,将他的狗头,送回宁南!”

“哈哈!”宁南使者面无惧sè,反而还仰面大笑起来,眼中满是轻蔑和鄙夷之sè。不等禁卫军武士走到他的近前,他已转身主动向外走去。

“等一下!”蔡霄突然出列,制止住禁卫军武士,他慢悠悠地说道:“国公殿下,千金之躯,岂能草率出访你宁南,你宁南又如何保证国公殿下的安全?”

“我国陛下,已在书信中郑重做出承诺,确保殿下出访我国期间的安全,而且为表诚意,我国陛下业已撤销先前悬赏的圣旨。我国诚意十足,而贵国,哼哼!”说到最后,宁南使者冷笑两声,故意没把话说完。

蔡霄没有再多问,而是举目看向唐凌。他的发问,看似稀松平常,实际上,把宁南的诚意都问出来了,现在,如果上官秀还不肯去宁南,那反而显得他太胆小了,两国若因此没有达成合作,那么责任也只在他一人身上。

上官秀是以胆小怯战为由,活活逼死的吴鹏,现在,蔡霄把同样的难题抛到他的头上,看他如何应对。他同意去宁南了,九死一生,他若不同意去宁南,那就是在步吴鹏的后尘。

蔡霄表面上看,不动声sè,但他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字字诛心,

上官秀又哪会不懂蔡霄的心思,他心中暗笑,这次,蔡霄可算计错了。

别看他表面上一直皱着眉头,好像一副心不甘情不愿的样子,可实际上,他是非常愿意到宁南走这一趟的。

唐凌看看蔡霄,再看看宁南使者,最后,她的目光移到上官秀的脸上,柔声说道:“国公,你是如何打算的?”

上官秀哼笑出声,说道:“既然蔡大人都已问明宁南人的诚意,我若不接受邀请,岂不显得我太胆小懦弱、我国也太无诚意了吗?陛下,臣,愿出访宁南。”

唐凌的眉头拧起,意味深长地说道:“国公可要考虑清楚,上京到天京,千里迢迢,路途遥远,如果国公不愿意前往,也没有谁可以硬逼着国公前去。”

上官秀明白唐凌对自己的担心和话外之音,他故作面无表情,横了蔡霄和宁南使者一眼,傲然说道:“陛下放心,臣从不受任何人的要挟,臣是自愿出访宁南的!”

看起来,上官秀像是在和蔡霄置气,不过唐凌却能听出他语气中的坚决。唐凌注视他许久,即没有点头同意,也没有表示反对,而是对禁卫军武士说道:“带宁南使者到行馆休息。”

“风国皇帝还没有给在下一个明确的说法……”宁南使者不肯离开,但左右的禁卫军武士已不由分说的走上前来,把他拽了出去。

等宁南使者离开大殿后,唐凌再次看向上官秀,问道:“国公真打算出访宁南吗?”

上官秀说道:“我国与宁南之间,的确芥蒂太深,这次要合力征讨贝萨国,我到宁南走一趟,与伪帝面谈,倒也利于我国的大计。”

唐凌沉吟了片刻,疲惫地叹了口气,微微抬了抬手,站于旁边的女官唱吟道:“有事早奏,无事退朝!”

众臣无事上奏,女官宣布退朝。

蔡霄和宋晟结伴往外走,出了大殿,宋晟皮笑肉不笑地说道:“想不到,上官秀这么轻易就答应了出访宁南。”

“他不答应也不行!”蔡霄冷笑道:“宋大人可别忘了,上官秀是怎么坐上大将军宝座的。提出与宁南人合作的是他,如果他不敢接受宁南人的邀请,那岂不是在自己打自己的脸吗?他在军中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威信和声望,可就全付之东流了。”

宋晟忍不住仰面而笑,说道:“这次上官秀可是搬起石头砸了他自己的脚。宁南人对上官秀恨之入骨,他一旦进了宁南的地界,只怕,是再也回不来了。”

蔡霄眯缝起眼睛,说道:“就算宁南人肯放他回来,你我,也绝不能错过这个良机,再让他回到风国!”

宋晟眼睛一亮,收敛笑容,目光深邃地点点头,幽幽说道:“从长计议!蔡大人,此次机会难得,你我得好好谋划一番才是!”

“到我府上做客?”

“蔡大人请!”“呵呵!宋大人请!”

皇宫,御书房。

进到御书房内,唐凌立刻转回身形,对随后跟进来的上官秀急声说道:“阿秀,你疯了不成?难道你看不出来,这次宁南人邀你出访是个计谋?”

“的确是个计谋!”

“那你还……”

“定是辛继瑶出的计谋!”上官秀笃定地说道:“我的谋略,或许能骗的过其他的宁南人,恐怕未必能骗的过辛继瑶。她定然是起了疑心,所以才想出一个邀我出访宁南的计谋,探我的虚实!”

“如果你不去呢?”

“她会认为我心中有鬼,不敢去。”

“如果你去了呢?”

“她会……杀了我。”上官秀含笑说道。

“什么?”

“如果我真去了宁南,辛继瑶怕是也无法判定我国的图谋究竟是宁南还是贝萨,以她的性格,在举棋不定,难以做出准确判断的时候,便会想到斩草除根,永绝后患,只要杀了我,不管风国在暗中图谋什么,都会大大受挫,于宁南,有百利而无一害。”

唐凌闻言,脸sè顿变,紧张地抓住上官秀的手。上官秀继续说道:“不过,这个险,倒是值得一冒!这次国战,我国的计划是兵分三路,下路的贞郡军可以藏身在沙赫,中路的两支军团,也可以躲身在深山老林,唯一麻烦的就是上路,而上路又是整个进攻计划的核心。百万大军,要如何才能不引起宁南人的怀疑,驻扎在宁郡和宁南的交界处?这个问题,一直在困扰着我,现在,这个问题倒是可以光明正大的解决了。”

“你出访宁南,我国的百万大军便可以名正言顺的驻扎在两国边境,以此来威慑宁南,让宁南人不敢对你轻举妄动!”唐凌也是个极为聪明的人,立刻就理解了上官秀话中的意思。

他点点头,说道:“没错!我是国公,陛下担心我出访宁南期间的安危,调动百万大军到两国边境,以做震慑,合情又合理。如果我真在宁南遇险,那么我国的出兵,更是师出有名,名正言顺,在道义上,我国可占据主动!”

“阿秀把一切都算计到了。”唐凌喃喃说道。

“是!辛继瑶心机颇深,不过这一次,她却露出了破绽……”

他话还没说完,唐凌突然尖声打断道:“你把一切都算计到了,可你偏偏漏算了你自己,你明知道辛继瑶要致你于死地,你还要去天京?”

上官秀想不到她会这么激动,他愣了片刻,说道:“香儿,大将军自尽的时候我就对你说过,有些时候,必须得有人做出牺牲,只要死得有价值,只要死得意义,就死得其所!”

看网友对 第863章 死得其所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