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侠行天下 > 第十四章:侠之大小,仁之小大

第十四章:侠之大小,仁之小大

(PS:这两章必须连起来看,所以今天12点更新两章,第三章在六点更新)

除暴联盟。

这是一共两百四十多名内力境界,全部九十六个世家,门派,组织的成员,其中内力境并不全部都是由这些世家,门派,组织而来,也有数个武团加入到联盟中,更有一些依靠关系,依靠利益,依靠亲缘等等加入进来的,当然了,也有类似谭同这样完全凭借正义感而加入的人,只是数目只有少少几个罢了。

谭同手握毛笔,一挥而就,写出了一个大大的静字,这字苍劲有力,笔老墨透,从字而看,给人一种观遍了人生百态的感觉,圆润而不圆滑,谭同写完这字后就放下了毛笔,静静的看着这字,良久后才叹了口气。

在谭同身旁坐着一个老者,这老者恭敬的说道:“父亲,这字写得好,那怕是我看了也觉得心中静了下来,为什么父亲还要叹息呢?”

谭同和他儿子正在一间不大的静室之中,这静室是这处古朴建筑群的其中核心,而在这静室外则是大厅大堂,以及别的广场房间之类,所有的房间以及周边土地,构成了这个古朴建筑群,是只有那些千年世家的大富大贵者才能够拥有的土地。

谭同默默站了起来,他走到窗户旁看向了外面,在那里大堂明亮,隐约有喧哗声传来,那里正在进行着宴会,一共近百名内力境强者正在那里吃喝交谈,交流武学,同时商量如何围杀魔头郝启。

谭同回头看向了他儿子谭毅,慢慢的说道:“满屋的豺狼,满屋的虎豹,其实内力谁不知道啊,他们与蓝海之影海盗团勾结就是事实,自身就是不义,却满口的仁义道德,真真是让人恶心。”

谭毅愣了一下,恭敬的说道:“父亲,若是如此,那父亲为什么要出关呢?您在三年前领悟到了三神境,离那内气已经只有半步之遥,而且父亲的年龄也大了,为什么不继续闭关冲刺内气境呢?”

“因为放心不下。”

谭同摇了摇头道:“这次的事情我是不得不出手,因为牵连实在太大,继续这样闹下去,我担心整个蓝海东部的秩序都会崩坏啊……诚然,这些人都是该死,但是他们却不能够死,那郝启虽然是依着真心,依着侠义而来杀他们为无辜者报仇,但是那郝启却是不得不死……想来真是让人唏嘘啊。”

谭毅有些没明白的问道:“父亲,我不懂,为什么这些人都该死,父亲却要保他们?而从父亲口里所说,那郝启似乎与父亲一般都是侠义为先,那为什么父亲反倒一定要杀那郝启呢?”

“因为杀了他们,这蓝海东部的秩序就没了,而不杀郝启,这蓝海东部的秩序也会一直动荡啊。”

谭同又是叹了口气,但还是说道:“侠者有大有小,大者为国为民,为之以秩序,可以惠及千百万人,可以仁义于天下,所以我推崇法律,推崇秩序,推崇和平,因为或许这对少部分人不公平,但是至少大部分人可以得到保护,所以我每每游历时,总是对那些抱有野心的少部分人斩尽杀绝,那怕他们是怀着崇高理想的野心。”

“而侠之小者,行侠仗义,但是行侠仗义能够救得几个人?救得了身边的人,却救不了更多的人,反倒因为行侠仗义而伤害更多的人,而让更多的人陷入到动荡之中,救得一人,却死了十人,报仇一次,却引得更多仇恨,这样的侠者也未免太过自私,所以我认为这就是侠之小者。”

“呵呵……”

这个时候,一个笑声从屋顶上传来,谭毅脸sè大变,立刻就要呼声喝起,而谭同却是一挥手阻止了他,只是说道:“小友既来,何不下来一叙,我保证这屋中绝无陷阱,若有,不等小友出手,我先把埋伏的人给全杀了。”

“不必,我信得过你,而且也不必你出手,若有陷阱,尽管向我来就好。”

声音落时,一个人影就从屋外闪了进来,谭毅只觉得眼前一花,再看时,一个容貌普通的青年就站在了他父亲的面前。

“今天早上时就感觉到心神激荡,欲起缘心辨生死,小友可知道三神境的特殊?人在三神境,已经不是简简单单的感觉到祸福,更是可以感觉到一些玄之又玄的东西,比如我就有预感,今天晚上我必与小友有一见,所以我就特意在这静室内等待小友了。”谭同说话间,已经坐在了一个蒲团上,同时向旁边的谭毅招了招手。

谭毅几次欲要说话,但都没说得出口,见父亲招收,他只能够叹了口气,为二人准备了茶具,又泡了壶茶,之后再为二人倒满,这时郝启也是不客气,直接坐在了谭同的对面,举杯致意,然后一饮而尽,这才说道:“为你的大侠仁义而敬,听得出来,感觉得到,你是真心的行大侠之义,绝非虚言相欺。”

谭同没说话,也是满饮一杯,这才说道:“我出生于没落世家谭氏门中,当时百国战乱,谭家从上到下战死无数,我父亲留给我的最后一句话是,宁当盛世犬,不为乱世人,我铭记于心,所以自我有能力之后,就光行这大仁大义,只为了秩序,和平,也望你能懂我这念。”

“我懂,所以才赞叹。”郝启也不迟疑,也不虚言,直接说道:“但是我不取你这念。”

“我知道。”谭同叹了口气,这才说道:“所以你要对这些勾结了海盗的人斩尽杀绝,你偏激了,小友,你虽然行的也是侠义,虽然也是在行侠仗义,但是你偏激了,你这是小仁小义,那些海盗所杀的人已经去了,但是活着的世人却是更多,你可知道,你这一念而起,整个蓝海东部,甚至你要牵连更广,整个蓝海都会生灵涂炭,死的就不是几万几十万了,甚至可能几百万,几千万人,你心中可忍?你心中的侠者之道可容?”

郝启却是站了起来,他来回走动了几步,这才认真肃穆的抱拳对谭同道:“本来是不想争辩,因为我对你杀心已定,可以说,我是必要杀你,杀你之心远超所有,但是这个问题还真得和你说个清楚,否则也不是我的侠道。”

谭同还没说话,谭毅已经是大怒而起,他直接瞪着郝启道:“你难道真如外面那些人所说的良心都坏了吗?我父亲好言相劝,你自己也认同了我父亲的大侠仁义,怎么还要说出这种没有良心的话来?”

谭同又挥了挥手,也是肃穆抱拳道:“小友可尽数言明,说实话,观小友从领悟内力到如今的言行举止,我也是很奇怪小友如今的偏激,也想不通小友为什么就非要如此?”

“那你可听好了,确实,你是侠之大者,也可以认为我是侠之小者,但是侠之大者不一定就是大仁大义,而侠之小者也不一定是偏激的行侠仗义!”

郝启依然抱拳,依然肃穆,他说道:“我始终坚信一点,那就是天救自救者,天行健,君子以自强而不息,试问一个人,只是麻木的承受着任何苦难,只是怨天尤人,只是期待着救世主的出现,只是等待着别人来解救,那这样的人可还有值得拯救的希望吗?不,没了,这样的人活着和死了没什么区别!”

“你的大侠之道,诚然是动人心扉,就和我知道的一个大侠一样,明明是腐朽不堪的偏安王朝,这人明明有几乎天下第一的本事,明明可以夜取皇帝头,以震慑那腐朽朝廷,又或者是痛下决心,痛下杀手,从那腐朽朝廷尸体上诞生出新生,但是他没有,固执于所谓的大侠之道,迂腐的为这偏安王朝守卫了数十年疆土,诚然一时可以偏安,但那有什么用?不自救的依然是不自救,沉睡愚昧的依然是沉睡愚昧,到最后终究是化为了焦土,而偏安朝廷以及民众更是死了千万计,这样的大侠之道和你所坚守的秩序,与牢笼合宜!?与禁锢人思想的监狱合宜!?”

“想我人类,从蛮荒走来,初时弱小,豺狼虎豹都可以欺辱我人类,但是我们人类自强而不息,从痛苦与失败中找到答案,找到真理,一代一代的牺牲,一代一代的错误中慢慢走向强大,最终成为了万物之灵,难道这是秩序和和平可以铸就的?诚然,失去了秩序与和平,就意味着乱世的民不聊生,但是在错误的秩序之下,一代代愚昧的被欺压,被奴役,永无解脱,永无进步,这样的秩序与和平与死了有什么区别!?”

“是,我行侠之小者之道,但是这偏激,这恶即斩,这善即还,却可以惊醒这世上更多的人,没错,这恶是杀不绝的,我杀了一个还有两个,杀了两个还有四个,一代代都有恶的诞生,但是我做了这事,那怕只是惊醒了一个两个与我同样思想的人,他们懂得了天行健,君子以自强而不息的精神,那么他们就一定有救,他们可以慢慢的多起来,慢慢的进步,到最后,这世间必然会在这痛苦,失败,乱世之中得到更多的进步,到那时,恶人作恶,就会有人去惩罚去制止,人类社会也会有更大的未来与希望!”

“这……亿万倍强于你的秩序,强于你的大侠之道!”

郝启说到这里,放下了抱拳,而是摆出了拳架子,他冷冷的说道:“我的心意不会改变,我必杀你!因为……”

“我想要的是来自心底革命的呐喊,那怕只是惊醒那少数人!这……”

“就够了!”

看网友对 第十四章:侠之大小,仁之小大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