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侠行天下 > 第十五章:千里取人头(求月票,推荐票)

第十五章:千里取人头(求月票,推荐票)

(PS:三更完毕求月票,推荐票。)

谭同并没有在郝启摆出拳架子的同时就做出反应,相反,他整个人都呆滞住了,郝启的言语一句一句直指心间,一时间他竟然是想得入迷了。

侠之大者,为国为民,这已经是谭同最基础的信念,是他一辈子的坚持,也是他的武道信念,简直就是如同他的灵魂一般。

但是侠之大者,很多的时候是不问善恶的,甚至也是违背正义的,这点在此时此刻就是最佳的体现,他想要为整个蓝海的人民着想,他想要维持蓝海的秩序与和平,想要保护蓝海众多的国家,所以他不得不包庇这些草菅人命的大世家,大贵族们,即便明知道死在他们手上的奴隶不知道有多少,即便明知道他们与海盗勾结,也万万动不得他们。

而侠之大者,为国为民就是如此,为了国家,为了人民,不得不做出许多许多的妥协,这些妥协甚至不仅仅是自己的退让与自己的委屈,甚至还要有别人的退让和别人的妥协,因为只要危害到这个国家,危害到大多数人的和平与秩序,那么即便这少数人是正义的,即便他们的理念是最好的,也不得不忍痛将他们铲除,因为……他们不是这国这民,他们只是少数派!

但是……这真的是对的吗!?

乍看之下,为国为民,多么崇高,多么伟大,多么值得让人尊敬的大仁大义啊,但是郝启的话却仿佛一道惊雷一样炸开了所有的迷雾,所谓的为国为民,就是不看对错,不看善恶,不看正义,只是要维持住国家的秩序,维持住大多数人的和平而已,若是这国是独裁国家呢!??若是这国已经是腐朽不堪呢!??若是这国早就成了禁锢一切的地狱呢!??那所谓的为国为民,不就是真正最大的罪吗!?

就如同郝启一直以来的理念那样,也如同他一直所思所想的那样,若是他去到了金庸的射雕英雄传与神雕侠侣之中,他最渴望的绝对是去南宋朝廷割了那皇帝与贪官污吏的脑袋,然后唤醒那些自救者,拼却一身性命也好,他全都不介意,因为目的是惊醒那些自救者们,让他们挣脱出枷锁,让整个汉族得到进步,而他……是永远永远,绝对绝对不会去做那所谓的侠之大者,去当那腐朽朝廷的守护神,这就是他的侠道,这就是他的侠之小者,却是真正的大仁大义!

不要说什么当时蒙古紧逼,若是没了南宋朝廷,汉人就会怎么样怎么样,说出这话,就仿佛脖子上没有了狗锁链就无法活下去的奴才一样,他的信念从来都是如此,天救自救者,天行健,君子以自强而不息,若是自己都放弃,自己都在找借口,自己都在等待救世主,那钢刀砍来只知道哭泣躲避逃跑,那么这样的人……也不值得他拼却性命去惊醒了!

隔了许久,谭同站起,抱拳,慢慢说道:“我有些不明白谁对谁错了,但是……我老了,这是我的侠道,也是我的灵魂,更是我一辈子坚信的梦想,那不变的秩序与和平,只愿我有生之年再不见战乱,所以,今日也是对不住了,我也要取你性命,小友,你死之后,我必为你守墓百年,若是我能够成就内气境的话……”

“守墓就不必了,人死如灯灭,身后之事就由我们身后人去评说好了,请了。”郝启默默的说道。

谭同松开了抱拳,摆出了他的拳架子道:“是,身死如灯灭,却是我想多想杂了,请了。”

两人静默,两秒之后,两人同时从谭毅的视线中消失不见,接着,整个静室猛的炸开,而谭毅更是被拳风掌劲给扫飞出数十米开外,他好不容易才站稳下来,这才看到两道黑影以极快的速度在纠缠分离,每一次纠缠相击,都会导致巨大的气浪爆发,要么楼房倒塌,要么地面崩裂,离得稍近,那怕是他这样的内力境都站不住脚,直接就被吹飞出去。

“厉,厉害!”

谭毅看得是目瞪口呆,要知道他父亲就是谭同,数十年教导之下,他早就明白从一神境到三神境的各种变化,特征,能力,以及他父亲到底有多强大。这是一种百年练武,深入骨髓,将武功练到了难以想象境界的强大,可以说,他父亲真的离那内气境也只有一线之隔,而这个郝启,领悟内力不过两年时间,居然就已经强大到了这种程度……这人是妖怪吗!?

与此同时,大量的内力境也从几个房间里冲了出来,他们震撼的看着那两道飞窜的黑影,其中最强的几人忽然惊声尖叫道:“是郝启!这人是郝启!他不是在很远的两千公里外吗!?昨天我才通过电报确信了的,他怎么可能在这里!?”

所有人都是张嘴无言,他们想到了一个可能性,却又不敢相信这个可能性,因为这个可能性太过匪夷所思,也太过可怕了些,以至于他们宁可相信郝启早就不在被他们监视的地方了,那里不过是郝启的一个替身罢了。

而在郝启与谭同的视角中,彼此的身影速度都是快到了极点,交错的瞬间,就可以完成至少十次以上的攻防互换,郝启现在已经是六级易筋经,五级罗汉伏魔功,二级混元功,这样的内力对比别的内力境简直就是碾压式的,但是也只比谭同略强少许,无论是身体素质,反应力等等都只是略微占优罢了。

至于武功招法,毕竟都可以将各自武功的意境完全吻合,而且相比之下谭同的武功还更加纯熟一些,与郝启战斗时谭同已经连换四套拳法掌法指法,每一套都达到了返璞归真境界,而郝启的武功就纯熟上来说就是颇有不如了,所以交手之下,十招里,郝启守为六招,攻为四招。

不过好在郝启的内力毕竟稍微占优,更兼有罗汉伏魔功的恢复能力,所以双方互拼,其实还是郝启占了便宜。

如此,双方至少彼此互攻击了上百招之后,郝启敏锐的感觉到了一种情况,虽然并不明显,但是谭同的体力确实是在下降,或许内力随着年龄的增长可以提纯与增多,但是人体本身的机能确实是会随着年龄变老而开始衰退的,那怕谭同保养极好,又是领悟了三神境的内力高手,但是这种身体机能的衰败却并不由此而改变,或许微弱得很,但是对于郝启这样的人来说,就是如此微弱的体力下降,也是足够巨大的破绽。

“大力金刚掌!”

“安定指!”

郝启立刻就改变了策略,招招都以大力硬碰硬,而他的武功中,威力最大的自然是须弥山神掌,但是这须弥山神掌消耗太大,而大力金刚掌的消耗少了不少,威力也足够,所以再也不与谭同比拼招式的熟练,更是招招往其要害打去,你打我也好,我就是只要先一瞬间打中你要害就行。

这般情况下,谭同也是无法,只能够用他最大威力的武功与之对拼,然后旁人就看到了另一种战斗场面,两个黑影停顿在了空地上,彼此之间只有硬碰硬的对击,每一击都是飞沙走石,每一击都仿如炸弹爆裂,劲风吹袭,气劲四散,那怕相隔百米以上,周围的那些内力境都觉得眼睛都快睁不开,一时间都是相顾骇然。

郝启面目肃穆,一掌从上拍下,谭同立刻反手一指点在掌上,顿时掌指相交,又是打破空气的炸响,地面都因此而被炸得崩裂,还没等这波炸裂停息,郝启又是竖掌如礼,再度一掌击来,而谭同同时也收指握拳,一拳与这掌相交而击,再度又有炸裂声爆开……

从空地上打到了房屋中间,一连片的建筑倒塌崩溃,又从这建筑废墟中再打到了广场,广场的青石地面被踩得四分五裂,仿佛成了碎石地,又从这青石地面打到了荒野之外,树木连片的折断,挡路岩石直接被打得了粉碎,之后又从荒野打到了半山坡,这一路打来,双方招式的威力却是不降反增,而且是越变越大,以至于到最后每一招的对轰,光是气劲都扩散到了百米以外,这已经不仅仅只是风压了,而是真的可以伤人的气劲。

“金刚大手印!”

“达摩掌!”

“罗汉伏魔劲!”

连番对击中,郝启的达摩掌终于是可以使用,而在使用出这达摩掌时,郝启更是叠加出了目前最强的罗汉伏魔劲,一掌打出,顿时就是璀璨得刺眼的金sè佛光迸发而起。

“太平曲,盛世华章!”

在这金sè佛光中,谭同的神sè忽然变得了跳脱欢乐,同样是一掌打出,隐约间就可以看到这一掌周围出现了人群,山脉,平原,河流,其中有人迎风读书,有人叫卖经商,有人耕地劳作,有人发号司令,一片绿油油的稻田虚幻中,一只手掌从中穿来,同样一招印在了这佛光之上。

轰然炸响,双掌对击处,半山腰直接被打出了一个十多米巨大的豁口来,而在这豁口的两端,郝启与谭同各自站立,但是郝启几乎连气都没回,在脸sè苍白,嘴角鲜红的状态下,又一次强提气来,再度一掌拍出。

身体衰老的机能,那怕只是极为微小的一丁点差距,在这一瞬间这一丁点的差距就被无限的放大,谭同的回气速度就差了这么一点,只能够眼睁睁的看着郝启一掌抬起,一掌打出,周围的一切仿佛都在郝启抬手瞬间被吸扯了进去,但是仔细看时,却又什么都没改变,紧接着,郝启的一掌已经打到了谭同的面前。

欲起缘心辨生死……

这一瞬间,谭同心里叹息,但还是猛的提气举掌,他自创的武功太平曲中的另一绝招,万世太平拳也只能够迎了上去……

待到建筑群落里的内力境赶到半山坡时,所看到的就是谭同毫发无伤的站立当场,而郝启则半跪者不停吐血,周围人都是一阵欢呼,唯有谭毅脸sè大变的向这边跑来,同时脸sè大变,却开始向后慢慢退去的,还有这群人中最强的那两三人。

谭同再度向谭毅挥了挥手,他忽然笑着对郝启说道:“小友,我很好奇,若是那个国家的人都是只想要生存,而非是想要反抗,那么他们是不是在你的世界里,就该是被抛弃的?就该是生死不论的那一批呢?这也算是我最后的问题吧。”

“不,当然不了。”

郝启嘿嘿笑了一声,勉强站身而起,直视谭同道:“虽然我是如此激烈的说他们是奴隶,说他们不值得拯救,说他们是活着和死了没区别,但是他们总有机会的,不然还要教育干什么?不然还要社会的进步干什么?不然还要开启民智干什么?而能够容忍得下他们,同时能够让他们改变为自救者,改变成自强不息的君子,这就是我所期望的进步与改革了,那怕是一次只能够惊醒少部分人,但是这少部分人会因为他们的行为而影响改变更多的少部分人,同时又改变更多更多的少部分人,我们人类……就是这样慢慢进步到现在,而未来必将进步到更辉煌的文明与时代,这其实才是我最期待,也是正在做的事情。”

“现在,借君头一用。”

郝启抱拳,站立,而谭同闻言后细细品味,终于是哈哈大笑,就见得他笑着笑着,忽然浑身鲜血喷出,从胸口,从肚子,从背部,从脑门,从脖子,数秒后,谭同软倒在地,一动都不动了。

郝启松开了抱拳,抹了抹嘴上的鲜血,凝视地上的谭同尸体许久,又看了看站在远处死死瞪着他的谭毅,还有远处那群连动手都不敢的上百内力境,只是一笑,接着他又对向了谭同尸体深深鞠了一躬,再次转身时,却是头也不回的离去了。

洪流一战后,郝启面对除暴联盟的集合,面对毫不停息的暗杀埋伏,他一夜行走了两千公里,在众目睽睽下杀掉了除暴联盟最强高手,蓝海大侠谭同,之后孤身远去,在场竟然无一人敢追,无一人敢言……

除暴联盟刚刚开始,就将崩溃……

看网友对 第十五章:千里取人头(求月票,推荐票)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